049 天才对决(下)/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山石崩飞,黑影窜出,

“沒吃饭吗,就这么点力气,”烈盘嚣张极了,反冲而上,

他身上的金光愈盛,甚至,这次还多了点不一样的东西,只见在那金光表面,还渡着一层淡淡的红色,

那是凤凰的颜色,

烈盘整个人都变得火烫无比,他身周的空气都仿佛要被那身火烫给引燃了,被烧得扭曲起來,

“云罗战法,”云罗战疯狂暴喝,速度全开,如闪电纵横,刺破长空,

“凤凰金身,”烈盘体术全开,如凤凰罗汉,纵横开阖,

两人对轰,天地色变,崩云裂日!

这是最强级别的太虚境战斗,

一人沐浴黑死之气,如同幽冥狼子,另一人则化为一头金色古凤,

他们纠缠在一起,在那里血拼、厮杀,翻上翻下,

一会闪电劈到了金凤的身上,将它打得吐血,一会金凤翱翔,将那成片的闪点轨迹撕得稀烂,狼嗷声彻天,

‘嗖’,

一道蓝芒闪现,电射而出,速度不比云罗战的闪电身法慢上半分,以此时此刻的烈盘神魂之强,御剑术绝对已可以达到超凡入圣之境,

且,不单只是普通的御剑,而是将霸星九剑决都尽数融了进去,

剑势浩荡,瞬间带给云罗战倍增的压力,万人斩、断魂斩、乃至霸星斩,斩法全出,空中剑影纵横,如同蛛网般密布,组成一个交织的剑影网络,让敌人无处可遁、斩天裂地,

“一道破万法,”

云罗战混身都闪烁着妖异的光芒,云罗妖狼一族沒有别的逆天神通,唯仗速度,有道是,天下万法,唯快不破,只要速度能达到极致,甚至能穿梭时空,回到过去亦或前往未來,简直无所不能,

烈盘的剑斩虽强虽多虽快,但无论如何也快不过加持了云罗战法的云罗战,他如同闪电般在交织的剑网中穿梭來回,密集的剑网仅仅只能算是限制了它一定的活动范围,根本就无法阻它來去纵横,

但,烈盘的剑网本就不是为斩敌而施,

面对这样的对手,烈盘心里无比清楚,再强的攻击,打不中对方也是枉然,能限制对方的活动范围,自己就有了更多的机会,

可惜在灵界中无法构建出元符來,若是有高阶速度元符、防御元符和攻击元符的加持,想必会轻松很多,

‘砰砰砰砰’,

眨眼间烈盘已再度被它轰击了十数个來回,烈盘嘴角溢血,强大如他的肉身,也经不起这样的摧残,

可,看似沙包似的烈盘,一个蓄势已久的拳头却出现在了精心计算过的位置里,迎上迎面而來的云罗战,

‘嘭’的一声巨响,

云罗战吃了个大亏,口喷鲜血,

十几记攻击换來这么一次还手机会,两边付出的代价却几乎相当,差不多算是打平,

战到这份儿上,早已沒有了什么保留,除了作为杀手锏的盘龙剑阵和无法带來灵界的万妖幡外,烈盘的‘这是剑’、霸星九剑决、各种小神通、金身、凤凰仙体全开,硬顶硬抗,

云罗战则是战法全开,速度超绝,來去纵横,

这两人各自的实力在太虚境界都称得上顶级,一个极擅速度,一个却极其抗揍,却以血换血,相互血拼之下,很快便都已负伤,

他们从天上打到地下,再从地下打到天上,嘶吼声、碰撞声不绝于耳,鲜血不时的洒落下來,

这是烈盘遇到的最强的对手,逼得他全力以赴,都居然负伤了,

主水晶外的云罗域主脸色极为难看,

儿子云罗战是他的骄傲,也一直是云罗一族最引以为傲的天才,号称云罗族有史以來第一,敢称直追当初先祖,

可就是一个如此超绝的奇才,竟然在小他一个境界的对手面前受挫,虽说有被压制境界,但同为太虚境界之内,儿子沒法干脆利落的击败那个下界人类,这是不争的事实,

那只是一个区区下界人类,一个在天地法则法规都不健全的世界中诞生的所谓天才,竟然和儿子在同境界下拼了个平手,这岂不等于说儿子还不如他,

“拼杀他,一定要斩了这个人类,”云罗域主心底在呐喊:“战儿你一定行的,若此战得胜,方可立我云罗族神威,”

可,局势却并未完全朝着他想像中的方向发展,

云罗战接连负伤之下,恢复力似乎有些不足,行动逐渐迟缓,可相比之下,烈盘却是越战越勇,

云罗战愤怒到了极点,本体力量最大化爆发,已经堪堪撑到太虚境界的临界点,可却依旧奈何不了对方,

突然,它的一次攻击被对方挡住,烈盘大手抓來,竟死死拽住了它的爪子,

这还是第一次,云罗战被对方掌控,

烈盘双目中金光闪耀,斗大的拳头如暴雨般乱落,

云罗战瞬间负伤,

身为妖族,炼体固然是根本,可它一直以來都是习惯用强悍的速度去虐杀对手,何况,妖狼一族本就不以防御见长,先前十数次攻击换烈盘一次回手,还勉强能占据上风,可现在被对方扯住,拳脚相加,相互拼杀,肉身的不足立刻便暴露了出來,

它瞬间被打得吐血,又惊又怒,奋力挣扎,想脱离烈盘的控制,可,好不容易才抓住它,烈盘哪会松手,

“杀,”

烈盘双眼通红,早已陷入极度兴奋的激战状态中,眼里除了敌人还是敌人,他先前对轰时受伤不少,虽有凤凰仙体一直恢复,本体无大碍,但喷出的鲜血不少,让他整张脸看起來血淋淋的甚是可怕,

疯狂的拳头砸落时太恐怖,简直无坚不摧,那长空不断崩开,在烈盘的拳头下如同豆腐般不堪一击,连虚空都是如此了,何况乎肉身,直砸得云罗战叫苦连天,大口喷血,

它出离的愤怒,

无关乎境界,亦无关乎实力,而是为对手的疯狂而愤怒,

一个区区太虚人类,却竟然比自己这个最地道的妖兽,还要更凶残、更好斗,

‘轰’一声巨响,

沉重无比的拳头砸落进云罗战的胸口,如同天击神锤,生生将它正个胸口都打凹了进去,同时,云罗战的利爪也在烈盘的脸上划过,留下五条深深的血痕,

但,显然是烈盘给它造成的伤害更严重,

云罗战终于忍不住,体型瞬间被轰小了一圈,口中鲜血狂喷而出,身上金芒亦开始暗淡下來,

它不甘、愤怒、疯狂,咆哮声震彻天地,可在那个神魔一般的人类手中,它却就像只被摁到了土里的土狗一样,全然沒有反抗之力,

轰,

烈盘按着它的脑袋,轰然从半空中砸落下來,将它的头死死的摁到地底里,砸出一个深坑,

“哈哈哈哈,尝尝拳头的滋味吧,”烈盘大笑着,拳如雨下,

坑中很快见血,皮开肉绽,

水晶球外的云罗域主等人齐齐色变,沒想到这个下界人类竟生猛到如斯境界,连云罗战都不敌他吗,那可是南蛮大陆顶尖一级的天才了,

战斗显然还未结束,

坑中血光飞溅的同时,一股恐怖的妖力正在无限释放,

“该死的人类,”云罗战的声音近乎疯狂,被打得如此狼狈,真是出生以來的头一回,

在它高傲的心里,唯有朱八、凰女,以及南蛮界那么寥寥数人可成为他的对手,像烈盘这种來自下界的,连元神境都还未跨入的人类,从來都不曾放在过他心上,竟然被爆打,

“不杀你,誓不为人,”它咆哮,妖力已酝酿到了一个极致,

“哈哈,你本來就不是人,”烈盘口中嘲讽,心里却不敢大意,他能感觉到云罗战的疯狂变化,就像是正在经历一种蜕变,

“神狼变,”恐怖的吼声自坑底传出,

刹时间,风起云涌、天雷浩荡,

烈盘手中按住的云罗魔狼迅速魔化,身子飞快的变得涨大起來,通体红透发紫,

它的力气越变越大,远远超出之前,

这可不只是气势型的法天相地,这家伙,竟然真的在变身,

烈盘都看得楞了楞,

除了噱头多过实用的法天相地之外,妖兽不是只能变幻本体与人形吗,这是……

“竟然逼得战儿在这样的情况下动用神狼变,”云罗域主咆哮:“这个人类,该万死,”

神狼变,有点像是人类亏损精血一类的禁术秘法,但又不全是,

那是它实实在在已经领悟的更高层次的技能,利用天道法则,将肉身进行一次推演进化,让肉身变得更强,真要比起來,倒更像是烈盘的星宇金身,

所谓神狼,那是号称要与神灵比肩的肉身,

这本该是对妖兽无害的东西,但,若是自身实力还不足够掌控这样的力量,那自然无法长时间维持,因此,平时,它会将这样的变身隐藏起來,为的是减少不必要的能量消耗,若逢大战需要动用此招,也会提前做好万全准备,

像云罗战这样仓促间不顾一切的用出,事后的虚弱是免不了的,那绝对会降低它争夺蟠龙造化的机会,甚至,若是在虚弱时遇上仇家大敌,就更是危险了,也难怪云罗域主会暴怒,

坑中的魔狼眨眼间已长到七八米高、十米长,力大无穷,无可匹者,

强如烈盘的金身蛮力竟然也压它不住,被生生掀飞了起來,

‘吼,’

坑中的魔狼仰起头來,前肢按在坑沿之上,幽黑的眸子里仿佛有星辰转动,如同君临天下般扫视着周围,但凡与它目光所触者,不论是生灵甚或是植物,都无可抑制的升起一种顶礼膜拜之心,

“太可怕了,好强,”

“这魔狼真的只是太虚境界吗,”

“天哪,我感觉就像在面对一尊神明,”

附近还有一些未曾离开的家伙看到这一幕,颤着声说道,险些就自己跪了下去,

‘吼吼吼吼吼’,

魔狼咆哮,声震九天十地,

“乖乖,这家伙发飙了,”七彩仙土在神魂里乱叫:“你还罩不罩得住啊,”

“打了才知道,”烈盘哈哈大笑,比刚才更兴奋了,

刚才他还未曾打尽兴,星宇金身的潜力还沒能全部发挥出來呢,

“变大了又如何,照样轰你,”

“狂妄的凡人,受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