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 自己的法(上)/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魔狼的双眸射出黑色死气,如同剑芒传透,

‘这是剑’横挡,

‘砰’的一声,‘这是剑’竟然被磕断了,

追随了烈盘这许久,‘这是剑’也算为他立下过无数汗马功劳,竟然被轻易轰断,

到底只是法器级,连灵器的程度都未曾达到,早在烈盘进入元婴境时,它其实就已经跟不上战斗的步伐了,只是烈盘一直慎用,后來仙道大会只是以武会友,他又未曾真正面对齐谊、夜摩天这等级数的高手,因此未曾出事,

可放到眼下这样层次的战斗里,显然就有点不够看了,

來不及缅怀,压箱底的东西不得不掏了出來,

“盘龙剑阵,”烈盘一声暴喝,三百六十口盘龙金剑齐飞齐射,

古朴的剑阵围绕,与魔狼双眸中不断释放出來的黑死气相碰撞,杀得昏天暗地,

他眸中射光的速度极快,仿佛视线到了何处,何处便有那黑死之光,威力也是大得吓人,更兼有极强的腐蚀性,能魔化所有沾惹上它的东西,

好在,盘龙剑阵也不差,

龙气本就是天地间最正气浩然的气息之一,上古年间便已闻名的盘龙剑阵,更是深得个中精髓,并不畏惧那黑色死气中的腐蚀力量,两相拼杀,竟难分高下,只听得半空中‘乒乒乓乓’的碰击声不绝于耳,四周不时被激荡出去的剑气、黑死气,刮削掉成片的山峰,直打得天崩地裂、日月无光,

附近已经沒有还呆在这里看热闹的人了,那些家伙,要么是早早的就已经远逃,要么就是受这两人激战所波及,被余力轰为了齑粉,

两个都杀红了眼,全然不顾对自身的消耗,

要想把盘龙剑阵的合阵之力最大化的发挥出來,可不比单独操控三百六十口灵剑來得轻松,纵是以烈盘的神魂之强,也有些承受不住,而对手也绝不好受,那黑色死气对云罗战的魂力的消耗,可也不在烈盘之下,血拼数百回合,两人都是气喘吁吁,

黑色死气迸发出來时威力足足小了七八分,再难形成威胁,而烈盘的盘龙剑阵,也因神魂的巨大消耗而无法成型,别说控制剑阵了,他现在连单独控制那三百六十口灵剑都心有余而力不足,

两人都同时将这一神通收了回來,烈盘心中惊诧,这还是他第一次碰上能有同阶修士在神魂上与他比肩的,妖族血脉果然不同一般,

神魂分不出高下,还有肉身,

“杀,”

“杀杀杀,”

两个都打发了兴,再度血拼,

魔狼的双爪巨大无比,血气滔天,蕴含着灭世一般的力量,每一次爪击,都蕴含着一种大道法则,能凝固虚空,让人无可逃遁,只能硬拼,恐怖无比,

‘嘶啦’,

锋利无匹的狼爪如同利刃,从烈盘的金身背部划过,瞬间在他背上拉出一条尺许长的口子,强如烈盘的星宇金身都有些支撑不住,云罗战变身魔狼后的力量太恐怖了,肉身比先前强横了数倍不止,虽速度稍有下降,但力量、攻击大幅度提升,

“哇,疼,”烈盘怪叫,反手便是一拳,

此时他的星宇金身被催化到了极致,在这片太虚灵界,不受身体‘饥饿’的影响,星宇金身可以发挥出最大战力,每一拳轰出,自然而然都蕴含着一股星辰之力,如大星撞來,

这已经不再只局限于法则的范畴,

在此之前的烈盘,所有的战技、道术,都是模仿,可以说是邯郸学步,

学其术法、道则的皮毛,借以一些固定的手段來施展,是为战技、术法,可,这些终究只是小道,

真正的道术、真正的战技,根本就不需要学习固定的模式,

那是一种自然蕴含在道术中的真正神通,一经掌握,任何形态皆可施展,

星宇金身八重,自身强横,沟通天地,已算是开始初步涉足真正的星辰之力,能时刻感受到星辰的浩瀚和无穷力量,举手投足间,自然而然的便已开始融合这样的法则,虽还说不上精通、明悟,可确已是在融汇贯通了,

强势无匹的道则直接融入进拳头中,那便是最强的拳法,

这样的战法是他从未曾接触过的,可境界到了这一步,施展起來却如鱼得水,很快就从刚开始试探般的尝试,到逐步加深理解、运转自如,比之以前他自己学过的任何战技都要更顺手、更强大,

这是自己的战法,是自己修出的星辰法象,所引化來的星辰之力,是自己道则的投影,学习别人的法,无论如何都沒有学习自己的更顺手,

他越打越顺手,

星辰拳,

尺许长的狼爪被这拳力轰中指甲盖的位置,竟生生将那坚硬如钢的指甲盖给打得崩翻起來,鲜血长流,剧疼无比,魔狼一声惨叫,愈加凶残,

两人眨眼间再度拼杀了数百回合,直杀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混身上下淌满了鲜血,特别是魔狼,体型庞大,血如泉涌,却让它愈加疯狂,战力飙升,

两人眼下的境界都是在太虚境内,可实战威力却不知甩了普通太虚境几百条街,连这片太虚灵界都为之震颤,虚空不停的迸裂再愈合,灵源不固,两人爆发出的威力,显然已经快超过此界的临界值了,

便连他们带在身上的一些物品,都开始因承受不住两人的轰击而无法保护周全,

除了身上的乾坤袋,所有东西都被打碎了,包括那颗水晶球,

万域之外,南蛮秘境中的主水晶轰然一暗,失去了眼前的画面,

“调所有临近的水晶影像画面,”云罗域主咆哮道:“先前在这附近的我界中人不少,沒有尽数撤离而被轰杀,肯定有残余的水晶在这附近,”

主水晶上法力震颤,搜动根源,果然又传回几个画面,只可惜,其中大部分水晶画面都被衣物或乾坤袋之类的东西遮掩了,剩下的两三颗虽然在露天位置,却也被杂草、树木遮挡,瞧不见两人大战的具体画面,只隐约能看到那虚空中光华闪耀,肆虐不止,

云罗域主等真神真仙面面相窘,又惊又急,特别是云罗域主,完全沒有料到云罗战连神狼变第一重都施展了出來,却竟然未能击败对手,反倒似开始落在了下风,

确是下风,

论肉身、论力量,云罗战的魔狼形态确是要比烈盘的星宇金身第八重还稍稍强上一线,但,也仅只是一线而已,这并不足以帮它建立必胜的优势,

而进入拉锯战,烈盘凤凰仙体的恐怖恢复力便展现了出來,硬拼互换之下,他比对方恢复得更快,

打着打着,云罗战便又落到了下风,

它不甘的咆哮,怒吼,疯狂攻击,可一击弱过一击、力量每况愈下,而它的对手,那个人类,却仿佛有着永远都用不完的力气、永远都打不垮的身体一般!

“轰隆隆”,

巨响声中,魔狼再度被摁到了地上去,

它有些力竭了,对方那沉重如星辰般的拳头,每一击都能让它感觉到如同遭受了真正的陨石冲击,打得它不住的咳血,

一个恍惚之下,对方抓住空当居然骑到了它的头上,雨点般的星辰砸下,直将它再度轰摁到了地面,

又是一个巨大的天坑,

云罗战疯狂的挣扎,坚硬的地面很快就被它抓出无数道深痕,可,于事无补,

烈盘的拳头不断落下,一拳重似一拳,疯狂的砸向已经不支的它,

恨,恨啊,

云罗战感觉得到体力在非快的流逝,

若是自己在巅峰状态、若是自己在最适合的真魔境,岂会如此,

力量和肉身的不协调,让他根本就沒有发挥出真正太虚境的极至战力,顶多,发挥出了百分之九十,若是再加上最后那百分之十、甚至再加上逆境下的爆发,根本就不会是这样的结果,

“杀了你,我要杀了你啊,”

云罗战已经快疯了,它不顾一切的想要冲破此间太虚灵界对力量的限制,若是能恢复真魔境的实力,不用多,哪怕只有十秒,也足够解决眼前这只讨厌的苍蝇,

可,沒有如果,

一道蓝色的光芒从半空中闪耀而下,代替烈盘的拳头,死死的插进了刚刚开启真魔实力的云罗战的脑袋中,

这蓝光來得既快又突然,

却感觉并非具有杀伤性,而是一种类似传送的大道规则,

烈盘明白,那是云罗战不顾一切的冲破禁制,达到真魔境后,为天地所不容,因此天地强行将他传送走了,

七彩仙土在他神魂里大叫遗憾:“超越此界境界,如此被天地排斥离开,虽然会受到一定的惩罚,但不是很严重的啦,靠,这家伙真是踩狗屎运了,不然轰杀他,”

烈盘也是摇了摇头,其实要说轰杀对方,刚才将它摁到地底的时候就已经可以做到了,但烈盘留了力,他只是想把那家伙给打晕过去,

在灵界,除非使用一些很特殊的道具,否则纯粹交手是无法真正灭杀对方的,顶多只是神魂受创,休养上一两个月而已,

这云罗战太强了,压制到太虚境界还能与自己战斗到这样的地步,若只是赶跑他,无异放虎归山,所以他刚才想真正的灭杀掉这家伙,先将其打晕,然后完成十张元符引來真凰劫,让他受真凰劫的波及而神魂俱灭,那才是一劳永逸的事,可惜,这家伙居然强横到可以强行突破境界,被天地规则排斥,传送离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