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 自己的法(下)/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可惜了,

他暗自摇了摇头,思及先前那一战,心底不由的对南蛮大陆修士再高看了几分,

自己这一战赢得其实很侥幸,对方看似有着真魔元神境的道心和领悟,同样压制到太虚境时,看似比起自己來更有优势,但实际上呢,太虚神魔境和真魔元神境在道境领悟上的差距并不是很大的,都是伸缩性极强的境界,也都有着一个共同的极限,那就是领悟大道,

道境上,自己并不弱于对手,而在对力量的掌控上,自己是极限爆发、顺风顺水,堪称百分之一百二十的发挥,对手却是久居真魔元神境,早已适应了更高层次的力量对决,乍一把层次拉低下來,不适应是肯定的,

说他发挥失常不见得,但顶多也就是百分之九十或是百分之百发挥,再加上心浮气躁、急怒攻心,不敌自己理所当然,

这家伙的真正实力,单以在太虚境界论,也绝对足以与自己对抗匹敌,

而且,云罗战,确是云罗族乃至整个云罗域第一天才,但,真要放到整个南蛮大路的舞台上,却就不见得是最强了,至少在当初火月桐那小姑娘的嘴里,只有那个朱八和凰女才是真正的绝世强者,无人可比,而似云罗战这样的超级天才,恐怕南蛮大陆至少也还能挖出两三个來,

南蛮八域果然是深不可测,

烈盘可不知南蛮八域并非铁板一块,还有如火云域主、天羽域主等人保持中立,甚至是妖族的对立面,只是瞧见因北海之事,來到星云界中的如云罗域妖族、娑婆域妖族等都视自己为敌,那理所当然的,便已将整个南蛮八域都视为了假想敌,

只要一想到在云罗战之上,还有更加天才更加优秀的朱八、凰女等人,再想一年之约,想到中土之难,就感觉肩上重担沉沉,

唯有击败这些人,才有资格去挑战他们之上的那些真神真仙,才有资格妄言保住中土大陆,

而要想做到这一点,仅仅凭按步就班的修炼,时间是远远不够的,仅仅凭普通的达至真仙之境,也是远远不足的,

必须要更快、更强,

真凰雷劫确实是好东西,给自己的启发和帮助太大了,

烈盘不知道当神魂回归肉身后会带來怎么样的变化,但至少就目前而言三十道天击雷、三波真凰雷劫,确是让他比数日前初踏此地时强了不止一星半点,

特别是第二波真凰劫,在雷电壁障中的领悟,几乎是让他的战力瞬间飚升,真正的触摸到大道规则,超脱出以前还在模范学习前人招式的阶段,演化出属于自己的真正战法,

这是一个大跨越,

第四波真凰劫,会有什么在等着自己呢,

想想都让烈盘觉得期待不已,

此时四下已无人,他迫不及待的就取出那叠已经刻画到最后一步的元符,

可,还沒等他将第一张元符刻完,引來天击雷,

光华闪耀,自他体内升腾而起,

一种莫名言状的力量自冥冥中生起,如冥歌唱响,在招返着他,

时间到了,

烈盘暗自叹息,

要想呆在灵界,除了建立一条通道之外,还需点燃一盏引魂灯,

毕竟还未达真神真仙那样可以元神遨游天地的层次,

别说他区区太虚境,连真正的元神都还沒有凝出,就算是元神境或化羽境,那时候的元神,一般來说都是不够强大的,无法脱离肉身太长久的时间,失去肉身的依附,其元神就会如无根浮萍,很快就会消散于世间,

因此要想到灵界,需有异力护航,那便是引魂灯,点燃此灯的灯油非同一般,乃是一种特殊物质,据说只有真神真仙才能提炼出來,可护住你的元神,使之与你的身体建立一个可以相互联接、依附,并随时归返的通道,

灯油尽,这通道就会很快消散,若此时还呆在灵界,唯一的后果就是与肉身彻底失去联系,不消三五个时辰,便能让你魂飞魄散,

烈盘是很想将这第四波真凰劫渡过再离开的,原本算起來时间也够,可和云罗战这一战,足足打了大半天,耗掉了他所余的时间,

只有下次再來了,

“回家喽,”七彩仙土兴奋的喊,它觉得这个返归的时间來得太恰当了,它可不想陪这个疯狂的人类去抗第四波真凰劫,万一他挂了,自己岂不是也得玩儿完,

“走吧,下次再來,”烈盘欣然,集中神念,听那招魂之歌奏响,神归故里,

在他走后不久,一拨又一拨的南蛮精英赶到,可,这里却早已人去山空,仅留下大战后的一片狼藉,让那些后來的精英面面相窘,无法直视,

而在此,星云界数十域之外,一间灵道场内,一声轰然咆哮,紧跟着,便是房舍爆碎之声,

有人发狂了,

在灵界中被虐身死,元神回归肉身后,按捺不住那种愤怒和憋屈,当场发飙暴走的例子多不胜数,但,敢损毁灵道场房舍的,却还真是少之又少,

只见得尘嚣漫天,哪怕有着阵法保护,这灵道场也足有七八间房舍被毁,成了一片废墟,当中不乏有正在遨游灵界之人的肉身,也惨遭这无妄之灾,元神还未归來,肉身就此湮灭,沒有了肉身的依附,远在灵界的元神一阵心悸、虚脱,方知大难临头,

一头巨大的魔狼在那灵道场的废墟中出现:“天杀的下界杂碎,我必将你肉身千刀万剐、将你神魂拘役、折磨千万年方休,”

它疯狂咆哮,愤怒到了极点,

废墟中,数道身影腾空而起,大喝道:“孽畜,敢毁我灵道场,”

那是几位化羽假仙,身周仙气氤氲、先灵环绕,已有了几分仙家之气,

一张漫天大网凭空结起,从天而降,

“锁神网,”

漫天闪电雷霆齐鸣,无数道恐怖的、手臂粗细的惊雷炸下,

“雷锤,”

万千剑影纵横纷飞,如落花剑英、絮絮飘飘,

“天殇剑道,”

几人一起出手,携无敌之势,袭杀向那魔狼,

“惹我者死,”

那魔狼非但不惧,目中凶光更盛,正是在灵界中刚刚大败给烈盘的云罗战,

此时的它,比之在灵界中时强了不知多少倍,真魔境的战力全面爆发,与它的精、气、神完美融合,非只是道境、肉身、实力的提升,更有一种舍我其谁的大势,

它怒吼声中,爪影纷飞,抓破那漫天而下的锁神网、击散九天无尽惊雷、再杀退那漫天的剑影,

三大化羽假仙的攻势竟被瞬间瓦解,

那三位假仙都吃了一惊,

灵道场很强,超然于星云界一切势力之上,但,也只有几大中央主宫的位置有真神真仙坐镇,普通的灵道场分部,通常都只有一位化羽半神境的存在,像此域,地域算是比较辽阔的了,这才有三位化羽境,却不料,一起出手竟然都未能拿下这下界而來的小小真魔,

三人吃惊的同时,那魔狼已飞快反击,速度奇快无比,数道黑色死气穿射而來,三大化羽假仙见招拆招,可那黑色死气恐怖无比,非但力大、穿透性十足,更可怕的是带有极强的腐蚀性,竟能腐蚀他们的本命神兵,

三人预判不足,吃了个大亏,

本命兵器受到腐蚀,连同他们的神魂也一阵震颤,仓皇间疯狂暴退,赶紧运转真元仙气要炼化那沾染在兵器上的死气,

可此时,魔狼已扑进,

灵界中一败之耻,让它凶性大发,狂怒到极点,眼下送上门來的三大化羽假仙,正是出气筒,

锋利无匹的狼爪划过一位假仙的胸口,撕破他的护身罡气,一蓬鲜血飙起,身影暴退,

魔狼并未追击至死,

它并不蠢,强龙不压地头蛇的道理,它懂,何况,它更明白,星云界的灵道场,其背景之深厚、高手之众多,就算是它老子带着云罗域所有狼族前來,也不会是对手,这样的势力,不可与之结下无解血仇,

因此它在把握着一个分寸,无论在什么地方,强者和天才总会是有特权的,

來到星云界已经有不短的日子了,对所谓的蟠龙造化,也已有了一定的认知,那正是由灵道场背后的一堆真神真仙,也是此星云界真正的主宰们共同掌控的,他们要挑选不世出的天才进入其中,非只是为夺蟠龙造化,更多的,还要深入其中,以便帮助星云界解决一个困扰了此界许多年的大问題,

以自己的实力和天赋之强,只要稍露头角,那绝对能进入那些主宰们的法眼,这些天它一直都在等这样的机会,这次发飙虽然不是蓄意为之,但却也算是顺势而为,

能以真魔境一己之力,对抗三大化羽假仙,这样的战绩,只要沒有真个杀掉三大假仙,未曾结下血仇,仅仅只是‘大闹’一番的话,想必会够资格让那些主宰们挑中的,若是被他们挑中,委以重任,那才是最好的结果,

能在转瞬间看清形势,算得如此之远,云罗战非只是实力超绝,智谋也绝不容小视,且绝对有着很大的胆量,

只可惜,还未曾入得那些真神真仙的法眼,它却是被另一人盯上了,

那是个少年,

从云罗战打伤了那位灵道场长老之后,这少年就出现了,

他穿着一身白玉无暇般的灵袍,就那么云淡风清的悬飘在半空中,不知从哪里來,也不知何时來,仿佛恒古时就已在那里站定,目光深邃的看向云罗战,幽冷的眸子,仿佛能看穿云罗战的五脏六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