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 星云神子/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云罗战心中暗惊,不知这少年是何來头,但观其形,身周并无一丝一毫的仙灵之气,而是如同自己一样,一股巅峰魔性的妖力横绕,

这是一只真魔境界的妖兽,顶多半神境,化为人形,

“你是谁,”云罗战冷冷的喝问,

这少年让他感觉很不舒服,对方看他的眼神,仿佛是一个猎人在看向一只猎物,同时,他也能感受到一种潜在的、巨大的威胁,这个少年,很可怕,恐怕,要比那三个化羽假仙加在一起还要更强,当是这星云界中真正的年轻辈绝顶高手,

“云罗狼族……”那少年自言自语的说道:“很古老的种族了,本该极强,可惜,仅只有一双幽瞳,而沒有云罗狼族本该有的无上雷体,沒有推演价值,”

云罗战脸色骤变,在它们云罗界的传说中,开族老祖,确是既有天生幽瞳,又有一具无上雷体,强大无匹,威震九天,那是真正祖狼的嫡系子孙,可惜传到他这一代,血脉早已不知稀释了多少倍,别说拥有先祖之能,就算像他这样天生了一双幽瞳的,都已是千万年來罕见的复祖型奇才,更多的族人,仅只是顶着‘云罗狼族’的名头,实则已经与普通妖狼无异,

这样的秘闻,便是在云罗族内,都是仅只有族长等少数人才有知情权的,这少年如何得知,而且,那是什么样的口吻,沒有推演价值,,

这是何等的羞辱与奚落,,

云罗战怒极反笑:“哪來的不知天高地厚的杂碎,敢辱我云罗一族,”

“杂碎,是指我吗,”那少年淡淡的问道,

“指的就是你,”

“本想留你一命,训为座骑,但现在看來,”少年轻轻巧巧伸出一只手指,虚空一点:“你连做坐骑的机会都沒有了,”

那一指,未见有何惊天动地之处,仿佛只是虚空遥指,与对方示意,

可,下一刻,狂傲而不可一世的魔狼额头上,却已出现了一个碗口大的血洞,

云罗战瞪大了双眼,

它看到了对方的攻击,也感受到了那股攻击的恐怖,

那本不该是无法防御的,

但它忘了,

灵界一死,虽不会真的身死,但对神魂却是一种重创,于肉身虽无损,却对元神有损,

此时它的元神正是虚弱期,先前爆发黑色死气攻击三大假仙时,再度消耗了本就已经受损的元神,现在的它,肉身虽足有一战之力,但元神虚弱无比,

可偏偏,对方这一指,乃是直接针对它元神的攻击,

这少年太可怕了,一眼便已看穿了它的弱点,沒有多费力气,轻而易举的便已致它于死地,干净利落,

它恨、它悔,

若是自己状态全盛之时,虽说面对此人仍可能难逃一败,但绝不至于毫无反抗之力,绝不至于连逃跑的机会都沒有,

都是那个來自中土下界的卑贱人类,一个仅只有区区太虚境界的人类,

只可惜,这股恨意只來得及维持一刹那间,

现在的它,什么都不知道了,额头正印眉心的位置,那是元神所在,此时被穿透击空,瞬间魂飞魄散,死得不能再死,

三大化羽假仙此时方才齐聚过來,对那少年齐齐拜下:“参见神子,属下等护场不力,罪该万死,”

这三人均为化羽境的大高手,又是灵道场的长老,可面对此子时恭敬无比不说,且还有着一股深深的惧意,以至让他们在参拜时,身子都忍不住在微微颤抖,

“让人毁了灵道场分部,确是该死,”那少年淡淡的说道,

三人闻言,顿时面如死灰,

少年并未急着宣判,而是顿了顿,问道:“我着各部查探,你们这里可有那朱八、凰女的下落,”

朱八、凰女,这是近些日子來,在星云界中极其火爆的名字,据说是因为上头有几位无上大人物对其都十分欣赏,认为是足以比拟星云界最强年轻辈的超级外來者高手,有意要引进招揽,让其归入星云界,待蟠龙秘地开启,进入征战之地,

这虽只是谣传,当事人或许还未知,但却已在星云界闹得满城风雨,不少本界的少年强者,都欲与此二人一战,以检验是否真金白银,

神子,无疑是这些人中最有代表性的了,他倒并不是想要检验什么,而只是纯粹的好战,真正的强者,都是在战火中成长起來的,到了他这样的境界、这样的天赋,都是渴求同阶的对手一战而不可得,

他乃是灵道场场子的亲传弟子,号称星云界年轻辈第一人,一声令下,让遍布星云界的灵道场各分部找人,各分部岂敢不从,

可,这朱八和凰女确是为曾到过此域,让这三人如何回答,

三人脑门处急促冒汗,心知若是能答出,或许可免今日之罪,这本该是一个可以将功赎罪的机会,可若是答不出來……

“沒用的东西,”少年等了数秒,不听闻回答,淡淡的说道:“罢了,今日乃我母祭日,我无意多遭杀孽,你们三人自己去天灵矿脉挖矿一年,以赎其罪吧,”

三人面面相窘,

天灵矿脉去挖矿……那可是自太古时代就存在的异矿异域,根本不在星云界中,其地的仙灵矿甚至纯阳仙矿都有不少,但开采极为困难,且环境恶劣、凶兽横生,就算真神真仙踏足其中,都会有陨落的危险,化羽半神进去挖一年矿,十人里有两三人能回來就已经算是不错了,

可,这也总比立刻就死了的好,

眼前这位主虽然年轻,可却是真正的心狠手辣,视人命如粪土,被他撞上自己三人失事之罪,仅如此判罚,确实已算是法外开恩了,

三人无奈,只得叩首以谢,

那少年点了点头,瞧也不瞧那坠落下地的魔狼尸体一眼,瞬间消散于虚空中,

………………

神魂回到灵道场中的肉身内,那引魂灯还剩有一点点碟底油,毕竟不可能等到最极限的时候再招返,若那时灵界中的元神正在大战,难以集中精神招返,岂不是要真的饮恨,灯内的奇油,应该还够撑上两三个小时的,

现在自己可是穷人,不能浪费,

烈盘取出一个玉瓶,吹灭引魂灯,将灯底的剩油尽数收了起來,反正是自己花钱买的,不要白不要,

只看得呆在他神魂里的七彩仙土一阵无语:“我说,你要不要这么市侩、这么小市民,太抠了吧,这么点东西也要搜刮……”

“说得也是,”烈盘看了它一眼:“下次用你的灵草口粮來换油好了,”

“别啊,”七彩仙土算是明白了什么叫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节约好,节约是一种美德,诶,那引魂灯虽然只是租的,但灯芯是你买的,可以拿走,那玩意在油里泡了那么久,可以再拧出一点油來的,咱们可以回收再利用嘛,”

“你真市侩,这样做太小家子气了,”烈盘白了它一眼,

七彩仙土被噎得不轻,张大了嘴,半晌都说不出话來,

收好灯油,并未急着离开,

在灵界遨游之后,神魂若得到什么好处,当神魂归体时,会携带肉身共同飞跃提高,

烈盘现在就能感受到神魂归体后的诸多好处了,

整个身体、乃至灵魂都火热热的,仿佛浸泡在温泉中一样舒服,

神魂比以前更强得多了,在重新融入肉身的时候,就如同将一个已经膨胀后的东西放入原本的容器里,

原本的容器是绝对装不下的,

好在,这容器可以慢慢的扩大,你可以说它是被膨胀后的神魂强行撑大的,但就是撑大了,只是这个过程來得稍微慢一些,

这就是神魂提携肉身共同提升的原理,

肉身的力量在飞快的增涨,而且,这种增涨与星宇决无关,

星宇决第八重的进度并沒有什么改变,只是纯粹的肉身变得更强了,以适应他现在的神魂强度,同时,也在从‘饱和’状态的神魂中汲取着养分、能量,将两者不断的平衡,

这个过程不是很漫长,但也绝对不短,

足足三个小时过去,烈盘才感觉到这种变化终于停止,

此时的神魂强度,感觉比先前在灵界大战云罗战时要稍微弱上一点,应该是被肉身汲取了一部分能量和好处的缘故,可肉身,却比之前强了至少一两倍,三十波天击雷,所得到的好处绝对是无比巨大的,

两者这样一中和,烈盘感觉能拥有和云罗战一战时百分之九十左右的战力,尽管未能圆满的得到百分之百的提升,但这可仅仅才只花了三天时间,这样的进步,实在已经是让烈盘喜出望外了,并且因为神魂的加持,星宇决的吸食度居然达到了饱和,这玩意,神魂带來能量可以照吞不误,

而且最重要的是,來自道境上的领悟还是完全继承下來了的,雷电壁障中参悟大道的部分,

偏重防御的雷电道则,已经能融入本体的霸之道,蜕变自凤凰仙体的生之道,当然,还有领悟最多、也是烈盘目前最强的蜕变自星宇金身的星辰大道,将这些道则融入自己的肉身、融入自己的术,成为如臂使指、信手拈來的杀伐之术,形成了独属于他自己的战法,

这些,才是他最大的所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