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4 黑武场(下)/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要报名太简单了,

在黑武场,永远都是赌钱的人多,拼命的人少,毕竟是这是一场以生死分胜败的游戏,站在赛场外和站在那擂台上绝对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感受,

向站在那里收门票的守卫告知,说自己是來比赛的,那守卫二话沒说,直接就将烈盘领了进去,丢给了一个负责登记的男子,

“姓名、年龄、境界等阶,來自何处、归属何方势力,在星云界有何战绩,”那男人懒洋洋的问,

“烈盘,二十一岁,太虚境界,來自南蛮界,在星云界无任何战绩,”

其实战绩是有的,世界树旁斩杀本土五位太虚,灵界中又斩杀了來自云罗族的天才云罗战,只是,前一场杀的都是无名匪类,后一场的对手名气虽大,却限于南蛮下界,在这星云界中,可沒几人认识他云罗战,提了也是白提,

那男子又问:“踏足太虚境多久了,”

“三个月,”

“那就是初入太虚了,”男子摇了摇头:“又是一个炮灰,”

到达太虚境后,修为已达一定境界,神魂灵元都十分内敛,因此除非是你实战出手或主动暴露,又或是对方比你高出好几个大境界,否则等闲情况下是很难看穿一个人虚实的,顶多能判断个大概,像烈盘,元神还为凝出,还在混沌蛋中孵化,这一眼就可以看得出來,说是太虚境,那是铁板上钉钉的事,

他做完登记,拿出一块白色牌子递给他:“你被分在太虚神魔组,一会自有人带你去太虚组的擂台,每一场比赛完结之后,你都可以选择挑战胜者,也可以选择不战,挑战成功,可以分得我黑武场接下的百分之一胜利赌金,你的级别越高,能拿到的奖金也就越多,但三天内,若是你仍旧为曾参加任何一战,那就会吊销你太虚境参赛者的资格,以后永世不得出入我黑武场,明白,”

这规则七彩仙土早已给他说过,倒是沒什么不好理解的,

在这里,太虚神魔境便只能和太虚神魔交手,同理,真魔元神境,也只能和真魔元神们交手,竞争只会在同境界中产生,这是黑武场的第一条规矩,若有人谎报等阶境界,以大欺小,那将受到黑武场的全力镇杀,黑武场开场至今数十万年,还从未有人犯过这条忌讳,

至于白牌,那是指你在同境界组别里的地位和身份,金、银、铜、铁、黑、白,总共六级,白牌是最低级的,越阶挑战若是成功,会自动承袭对方的级别,并且,牌色也是赌注参考的一个重要指标,每差一个级别,赔率往往都会两三倍的往上翻,若是白牌直接挑战拥有金牌的所谓黑武王,那赔率一定会达到一个恐怖的地步,当然,这还是参赛者拿取报酬的主要标准,白牌参战一场,输了自然什么都沒有,可赢了却就能拿到一千克树币,往上每一级别都是倍增,特别是金银铜三级,除了最基本的参赛费外,还能按照比例拿到一笔黑武场的赌注抽成,那可就是大钱了,若是比赛的关注度够高,吸引的人和金主够多,一场下來那就是几千万乃至上亿的树币,瞬间就能让获胜修士一夜暴富,成为富家翁,绝对是那些出生贫寒,却又急需大量修炼资源的修士们快速敛财的不二法门,

擂台看起來不是很大,只约莫百余平米见方,四周呈现环型阶梯状圆场环绕,坐满了观众,

就这百余米见方的场地,能够两位太虚境的修士施展,

烈盘有点诧异,可再仔细一瞧,便已知个中奥妙,

这百余米大小的擂台可不简单,乃是以大神通,用无上手段连制出來的一件奇宝,

乍一看很小,可实际上却是如芥子纳须弥一般,内蕴无限广阔的一块天地,虽说把修士塞入这片广阔天地之后很不显眼,但能在此间观战的都是些有些修行基础的,可不像普通人那般眼拙,再加上这件奇特擂台上自带有一些古怪的法阵,自然能让人将这片世界内的一举一动都瞧个清清楚楚,十分奇妙,

烈盘看得大呼过瘾,还能感受到从这片芥子世界中所传递出來的厚厚灵气,

好家伙,这简直就是一方开放型的洞天府地,太神奇了,若是放到下界去,这样的东西堪称镇宗之宝,可在这里,却被黑武场随意的放在各分部,成为一个制式的批量标配擂台,实在不得不让烈盘感慨黑武场的财大气粗和实力,

擂台中正进行着一场比赛,并不是传说中下界新人挑战黑武王那场,而是两个手持铜牌的太虚神魔修士在对决,

这两位都是人类,观其战斗手法和风格,应该是星云界中的本土修士,实力不俗,两人都是用剑,御剑术早已到登峰造极之境,其中一人重势,另一人则重速,在那场中拼杀,剑光纵横、势均力敌,

烈盘瞧了一阵,心中有断,

若是要拿这两人与自己认识的人对比,那此二人的实力大概和仙云宗的任天行任师叔差不多,同在太虚境界,同样用剑,且都在剑道上有着极高的造诣,都各掌握有两三套杀伤力巨大的剑技战招,爆发力十足、持久战和运动战也都堪称极强,几乎挑不出什么太大的毛病來,

只是,这样的修士,在黑武场太虚神魔组内,竟然只是拿的铜牌,

若是在几日前,恐怕烈盘会觉得这很夸张,要知道,任天行可是号称中土剑神,在太虚境内颇有无敌之名,盛名赫赫,可在这星云界,随便一个黑武场拉出两个正在角斗竞技的三等铜牌选手,居然也有任天行那样的实力,

可,在此时的烈盘眼里,却就比较想得通了,

在现在的他看來,若要给太虚境界的修士來一个实战划分的话,最顶尖的级别,应当就是如同自己、云罗战那样,已经完全形成了自己的战法,不用再拘泥于任何战技术法,出手间自含大道法则,方为第一境界,而往下,应该是自己曾经在中土大陆所理解的‘大圆满’,修为圆满,道境达到一个太虚境界所能达到的巅峰,比如领悟了某条大道法则,由此引起天地共鸣,诸多天地法则加身,万法不侵,

而像任天行那样的,确实只能排算到第三个档次里去,自身很强,掌握有很强大的剑战技,爆发力十足,这样的级别,无论是和道境大圆满者,亦或是于形成自己战法的大成者,都绝对无法相提并论,压根儿就不在一个层次上,

不知道这里的所谓黑武王,是否就达到了形成自己战法的境界,

烈盘心中猜想间,赛场上已经分出了胜负,两人拼了个两败俱伤,最后其中一个仗着兵器之利,勉强将对手斩杀胜出,却已是沒有了再战之力,被人扶送出了擂台,

下一场,很快便要开始,

“绞肉机,绞肉机,”

“黑武王,黑武王,”

不少观众们在呼唤起下一场的主角來,

而在这千呼万唤中,还果真走出來了一位‘绞肉机’,

准确的说,应该是‘娇柔鸡’,

那确实就是一只大公鸡,红红的冠子、肥胖的身子,翅膀不大不长,覆在它背上,一副完全无法展翅高飞的样子,偏偏神气活现,走起路來器宇轩昂,就是脚力大得吓人,体重似乎也有点吓人,那细细的四指鸡爪,踩到芥子空间中的地面上时,竟在地面上映出了四个深深的脚印,踩得整个芥子空间都有点微微晃荡,

这绝非是此鸡可以卖弄,

它本名为九目天鸡,乃是上古巨凶九目鸡王的后裔,算是极强的一脉太古遗种,

这一脉,号称太古巨凶中最重量级,曾经的九目鸡王,单凭其体重就压垮过一方下界,其体重何止亿万,,只能在仙界那样坚实的土地上才能生存,

拥有如此骇人听闻的体重,其力量自然也非同小可,且因其体积小,体重却沉,因此其肉身的质量密度是极高极高的,堪比最坚硬的仙矿,防御力极其惊人,在太古时,曾有物力攻击免疫的美名,

九目天鸡虽是数代遗种,未曾有它祖宗九目鸡王那般恐怖,可其肉身强度和防御力仍旧非同一般,堪称太古遗种第一,难怪可成为黑武王,

它在这一域的黑武场内显然极有名声,无数观众都在疯狂的为它呐喊打气,

烈盘也是见猎心喜,自己战法初成,正缺一个这种防御专家來检验自己的攻击力呢,

他想也不想捏开自己的白牌一步踏进了场中去,整个黑武场太虚神魔馆内顿时猛然一静一呆,

这场对决本该是已经注定了的,

九目天鸡的对手是一只來自下界的太古遗种,毕方,巅峰神魔境界,且毕方一脉在太古年间的名声可也不在九目鸡王之下,两者正是势均力敌,被黑武场开出一比一的赌注,

不少观众今天就是冲他二人大战才來的,却不想那毕方还未下场,居然有个白牌太虚不知天高地厚的先捏牌进來了,

按照规则,只要是手持战牌的同组修士,都可以挑战进入擂台的修士,只是这一场的对决双方本已内定,突然跳出这么一个人來,可就有点搅场子了,

有观众起哄道:“那少年,搞什么鬼,咱们是來看绞肉机屠宰下界天才王的,你跳出來搅什么局,”

“这孩子沒见过世面吧,瞧见绞肉机兴奋过头,不小心把他的战牌捏碎了,”

“靠,白牌也敢跳进场去和黑武王对决,这小子绝逼是疯了,”

九目天鸡却满不在乎,对它來说,打谁都一样,它好整以瑕的看着这个急冲冲跳进场來的新嫩菜鸟,这么可爱的楞头青,杀掉有点可惜了,它傲慢的说道:“你是不小心捏错牌子了吗,现在退出也迟了,认输吧,不要耽误我决斗,”

它对那个黑武场给它安排的下界天才王很感兴趣,那可是毕方,在星云界中已经绝迹的种族,和那种未曾见过的族脉交手,绝对会很有意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