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5 九目天鸡(上)/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烈盘笑呵呵的说:“上都上來了,打一场先,”

“还笑,这笑容真白痴,”

“他到底有沒有搞清楚状况啊,”

“嘿,小子,输的代价可是死,”

“这小子还真要挑战黑武王,”

“白牌货色滚回家吃奶去吧,一招你就被秒,”

“小朋友,珍爱生命,远离嚣张,命是你自己的,装逼是别人的,”

观众们起着哄打着趣,多久沒见过这么二逼的修士了,那白牌不会是随便给的,而是黑武场根据你报名时候的境界实力來给出的一个评价,

什么样的人才会拿太虚神魔组的白牌,那是初入太虚境不足半年,在星云界也沒有任何可拿得出手的战绩,并且,也沒有家族势力等推荐,这才会给你发白牌,你是最低级的,

“不是说随便挑战谁都可以吗,”烈盘挠了挠头:“这场到底算不算啊,”

算,当然算,

黑武场最残酷的规则之一,便是下场后就得认输或者分生死,什么不小心走错了场、什么一时判断失误挑错了对手,甚至被什么人陷害,捏他牌子故意把他推进场去,诸如此类,在黑武场早已见惯不惊,

一旦有两人同时进场,芥子世界的法阵便已开启,空间封锁,不分胜负生死,法阵是绝对无法打开的,这就意味着,这一战已经开始了,

“你可以认输啊,”观众说,

“认输还可以保住你一条小命,”

“赶紧滚蛋,咱们可沒兴趣花时间看你这种小菜鸟,”

烈盘笑了笑,他舔了舔嘴,对从那片世界外传來的声音充耳不闻,目光已经盯上了前面的九目天鸡:“好久沒吃鸡肉了……不晓得有沒有八宝鸡好吃,”

整个世界瞬间一静,

“我听到了什么,”

“……那小子把九目天鸡比成了八宝鸡,”

“这是拿黑武王当食物的节奏,”

“哈哈哈哈,这是我今年听到的最逗逼的笑话了,”

“有点意思,”九目天鸡眯起眼睛,好久沒碰到过这么嚣张的家伙,居然视自己为食物,

它轻轻朝前跨了一步,沉重的身躯压得整片大地都在颤抖,

“我也好久沒吃人肉了,”九目天鸡以牙还牙,冷笑道:“特别是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人肉,想必会美味得很,”

说话间,一股气势自然而升,血气滔天,如同冲宵而起的实质之物,让它看起來异常恐怖,

“吹牛,装逼,”烈盘笑着说:“你沒长牙,而且是吃素的,”

九目天鸡一呆,原本万千气象,瞬间被这句话打击得为之一窒,就像是一根刺,卡在你的喉咙里,让你吞不下去也吐不出來,

围观者也是醉了,白牌挑战黑武王,这种事情并不是沒有发生过,在黑武场中,永远都不缺自高自大、认不请现实的狂妄之辈,但还真沒有哪个白牌弱者自大到像眼前这位的程度,

“这家伙从哪里來的啊,”

“有资料出來了,”

黑武场的办事效率极高,很快,关于烈盘登记的一切资料便已出现在芥子世界的防护罩上,显示得清清楚楚,

乃是通过蟠龙秘道过來的异界秘道者,

蟠龙秘地在星云界百万年开启一次,而据说,蟠龙秘地是一个由仙界大能者设在此方世界的很大的局,秘地中心在星云界,可也在星云界开通了数百条通往其他界域的秘道,南蛮大陆,也就是曾经的天元大陆,只不过是这许多秘道的其中一个罢了,每次蟠龙秘地开启,这些隐藏在各界的秘道都会一定程度的开启,送來许许多多外界外域的修士,共同参悟蟠龙造化,

这是仙界的无上大帝所设,受天道所默许,因此即便是掌控此界的那些所谓大能者、灵道场的背后势力,也不敢违背这一规律,每次蟠龙秘地开启,他们都不会太过排斥这些外地來的修士争抢造化,

而在星云界的人们,往往将这些通过秘道而來外界修士,统称之为‘秘道者’,

“原來是个秘道者,不知道來自哪一方世界,”

“恩,天元大陆,”

“难道就是那个朱八所在的大陆,”

这次通过蟠龙秘道前來星云界的各界修士中,显然不止有南蛮大陆一界,还有大约十七八个外部世界而來的修士,朱八无疑是其中名头最响亮的,倒不见得说他是所有外來者中最强的,而仅只是因为上头有人称赞过他,将他与星云界神子相提并论,而南蛮大陆其实只是中土修士对其的称呼,在南蛮大陆本地,人们还是延续着上古时代,在大世界破碎前的大陆名称:天元,

“嗨,小子,你认识你们界的朱八吗,”

“竟然和被上面钦点的朱八來自同一大陆,嘿嘿,他们都來自一处,可一个贵为天之骄子,连上面的老祖宗都另眼相看,可另一个咋就这么逗逼呢,”

“区区刚入太虚境不过半年,居然狂妄到想吃九目天鸡这等黑武王的肉,呵呵,他难道看不出彼此间巨大的差距吗,”

四周的七嘴八舌声早已透露出了足够多的信息,

九目天鸡也是醉了,

如果先前烈盘挑衅它时,它还有那么点愤怒的话,那现在,它愤怒的心早已平复,

眼前这家伙就是一纯逗逼,

不是有那么一句话说吗,

我从不试图去战胜一个纯傻逼,因为他会把你的智商拉低到同一个水平线上,然后再用他丰富的经验來击败你,

九目天鸡觉得自己刚才就有点着道了,居然真的生了气,居然真的学那傻逼一样,把‘吃吃吃’的挂到嘴边,

它为自己经不住刺激说了要吃人肉之类的话而感到有点羞愧,这不就正是被一个纯傻逼把自己智商拉低到同一水平线的最好诠释和体现吗,

一个刚入太虚境,不知天高地厚的二货而已,和这样的家伙生气,自己就算有一万个肺都会被气炸的,根本沒有必要,

就当热热身好了,为下一场对阵另一个下界而來的真正高手作作准备,那可一只刚报名就被黑武场定级为金牌的毕方遗种,早已各方面大圆满,开始踏足形成自己战法的一步,只因还未曾在此间一战,才未能拿到黑武王的称号而已,

“十秒,”九目天鸡冷冷的报了个数,却并沒有立刻进攻,

“是十秒内干掉我吗,”烈盘提醒它:“已经过了三秒了哦,”

九目天鸡沒有和他废话,在它看來,干掉这个二货,一秒其实就已经足够了,

它动了,

黑武王,比烈盘想像中的等阶其实要稍稍差上一筹,

按照烈盘所划分的实战境界,太虚境的黑武王,其实也就达到大圆满境界而已,

真正能踏出那一步,在太虚境界就形成自己战法的,那绝对已是可以立足于星云界的超级天才型,可不是在任何一域黑武场都有的所谓黑武王可以比拟的,

只看九目天鸡一出手,烈盘便已知道了,它不是自己的对手,这家伙或许很强,但,还赶不上云罗战,至少,它还沒有踏出在太虚境就形成自己战法的那一步,可云罗战却已经踏出那一步了,当然,云罗战本身已是真魔境界,拿它的战法和还在太虚神魔境界的九目天鸡相比,后者确实有点吃亏,或许,这九目天鸡若是能顺利成长到真魔境,也能达到云罗战那样的战力层次吧,这仅仅只是星云界万域黑武场中坐镇的一个太虚黑武王而已,在星云界,还有许多和它同级别的高手,这里确是藏龙卧虎,

九目天鸡气势很强,移步时直如势倾天下,铺天盖地、遑遑而來,直似要压倒一切,在它身周,天地规则仿佛都已于它融为一体,无比的亲睐它,一切势、一切允许内的规则,仿佛都可由它而动,

看似很强,无可比拟,引得围观者一阵躁动,

可,真的很强吗,

这是大圆满的体现,早在元婴境界时,烈盘便已尝到过了所谓大圆满的境界感觉,与天地规则同步、受诸天规则庇护,诸多道义加身,不管你懂的、还是不懂的道境规则,在这种境界下都可以感知一二,并且可以适量的借调这些规则力量,至少不会给你添堵,

这样的状况确实很强,但,却局限在了‘借’这个字上,

大圆蛮境界的感知力很强,但这种感知力却是天地‘借’给你的,大圆满境界的规则大道威力很强,但同样,这也是天地‘借’给你的,这些,都不是你本身真正拥有的东西,面对上弱者时或许确实可以无往而不利,但当大家境界相同,甚至当对方比你更强的时候,这些‘借’來的力量,就不会再属于你了,

只因,天地是公平的,

“天鸡王还是有点生气啊,呵呵,如此大势相压,那少年恐怕都已经直不起腰了吧,”

“看,那少年果然有点吓傻了,动都沒动一下,”

“估计是被这大势吓晕过去了吧,”

“哈哈,天鸡王赶紧搞定他吧,咱们还等着看下一场好戏呢,”

“这种逗逼,纯粹就图一乐子,乐过了,直接镇杀就行了,”

围观者呼声如潮,可唯有九目鸡王,心中却浑然沒有半点类似的想法,

越靠近那个看似逗逼的外界人类,九目天鸡的心里就越有一种悸动,

对方确实一动不动,但却并不同于以往那些被自己的气势所震慑住的对手,

对方显得很平常,那脸上的笑容并不是装出來的,而且,身为大圆满,凭借自己的洞测之力,九目天鸡感觉自己竟然完全看不透对手的虚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