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5 云罗战(上)/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根据我们现在掌握的情报.那烈盘绝对还在真凰界中无疑.我们布置在真凰域几大出口的弟子都沒有发现他离开的痕迹.”

“会躲在哪里呢.”一个满脸蜡黄的中年汉子目光深邃.他轻轻叩了叩手指.敲得桌面‘砰砰’作响.

他是这伙南蛮修士的主脑.非只脸色蜡黄.头上亦长有高高竖起的尖耳.发色如金丝.

他叫蜡九.巅峰真魔境.狴犴一族.

狴犴一族在南蛮大陆中虽然未曾统治一域.但却绝对是最强种族之一.执掌西岐神山已有无尽岁月.乃是南蛮大陆妖兽修士的圣地之一.论起其身份地位來.甚至还在云罗族这种统治一域的大族之上.

而蜡九.自身也非同寻常.

在南蛮大陆.它站在号称最强非神生物的那一列人中.

意思是说.除了真神真仙之外的最强一列人.

虽只是真魔境.但实力早已与最强的半神比肩.只因其中年时受过一种古怪伤势.不能引动天道.终身成就仅只能止步于真魔.这也造就了他.否则若是进入半神境.这次就來不了星云界了.那虚空之门对半神的禁制就不会让他通过.

因此.他也是这次南蛮大陆过來的妖修中主要领队者之一.

虽然实力极强.但他并未打着去争夺蟠龙造化的打算.

和那些潜力无限的年轻修士相比.他已经很老了.而且受限于身体旧疾.无法再有什么突破.他來这里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领导所有进入此地的南蛮妖修.似他这样的人物.如今在星云界的还有那么两三位.都是实力超越普通半神.但却并不打算夺取造化的存在.只为领导众人、团结众南蛮修士而來.

于是.清剿烈盘的这个任务.自然而然的就落到了这样的人头上.如今.为了剿杀烈盘而聚集过來的南蛮修士.基本都在他手下听调.足有三四百之数.而且全都已达真魔境界.也都是放弃了夺取蟠龙造化.只为杀烈盘而來的强者.

“这真凰界并不大.这两月來.我等几乎已翻遍了此界的每一寸角落.连许多不为人知的秘辛之地都已探索了个遍.仍旧沒有他的任何蛛丝马迹.”另一人说道:“可.我们却还有一地未曾探索.”

“灵道场吗.”蜡九问.

“呵呵.在下认为.若此子还呆在真凰界的话.那最有可能的藏身之处便是灵道场.”那人一脸银色.长得竟于云罗战有几分相似之处:“真凰域的灵道场总共三千个房间.我已让门人借租借之名挨个试去.从那烈盘消失之日起.便一只处于封闭状态下的房间.只有一间.”

云罗天.云罗族族老之一.早在数千年前便已达半神之境.只因并无信心渡最后的神劫.这才自斩道境.降于真魔.因此此老也是极强.虽只真魔境.但毕竟已经是得窥过真正天道、感受过真正神劫的存在.那种眼界、境界.绝非普通修士所能想像.在南蛮大陆.这也是站在最强非神生物一列的.或许比起蜡九.外界对他的战力评价要稍稍差上一点.但却比蜡九更加老炼奸滑.境界显然也更高.

他也是这次南蛮修士的领队者之一.并且.显然是最想除掉烈盘的人之一.云罗战可是他亲侄子.非但是他看着长大、从旁栽培.并且也是他云罗一族未來崛起的希望.竟然被那个卑贱的下界人类害死.

“天老.灵道场固然有最大的可怀疑之处.但此事我们已经议过了.”蜡九皱着眉头:“灵道场不可招惹.他若在灵道场内.我们确是无法探知.而且.纵然知道有一间房中有人一直未出.可这并不代表里面就一定是烈盘.星云界中修士.也偶尔会有在灵界里一呆就是数月的.”

“但毕竟可疑.而且可能性很大.至于说灵道场不可招惹.这我知道.但凡事都总是有办法的.”云罗天淡淡的说道:“只是看代价大不大罢了.”

“贿赂是行不通的.我们能拿出來的东西.灵道场并不稀罕.况且.我不认为灵道场会为了一些身外之物.而致他们的大义和信用于不顾.”蜡九的眼中闪过一抹精芒:“天老难道还有别的什么好法子.”

“牺牲.”云罗天淡淡的说道:“只要舍得牺牲.探知一个人在灵道场中的下落而已.总是可以做到的.”

“呵呵.”蜡九笑道:“能在灵道场中闹出点动静的.恐怕咱们麾下那些普通真魔还沒这等能力.除非是在座的几位.若是拼了命不要.且出事可以保证自己一力承担.此法亦有那么点机会可以将那烈盘给探出來.但.天老准备让何人去牺牲.”

房间里只有四五人.全都是如同蜡九和云罗天一样的级别.真魔境的老牌强者.堪比半神.此时全都看着他.云罗天却并不立刻点明.只说道:“此子两月前便已逼进元神之境.如今两月未见.显然是在闭关.说不定已突破元神.若任由他如此暗中成长下去.以他在太虚境所表现出來的实力.恐怕等他元神基稳时.同境界下.你外界來的修士.若是有真材实料、实力出众.那岂惧那些本土世家车轮战法.你外界來的修士.若是有真材实料、实力出众.那岂惧那些本土世家车轮战法.我们中已无人再可压制他.”

“天老还未曾说让谁去牺牲呢.”蜡九点明.

有人却不屑:“你们云罗界与他有大仇.报仇心切可以理解.至于我们.不外乎是图那造化丹和人仙草而已.能得到最好.得不到.也未必便要真个拼命.云罗天你提这样的主意.那便你去牺牲吧.”

“老夫固然义不容辞.”云罗天又笑了笑:“只是.若真个牺牲了我.探出那小子就在灵道场又如何.他既一直躲在那里.便是对我界已有了防备.轻易不可能出來.诸位还敢进灵道场去杀人吗.老夫固然不怕死.可得死得有价值.”

“那天老的意思是.”蜡九动容.看來云罗族确实是想杀烈盘想疯了.连云罗天这等族中元老都甘愿为此牺牲.

“请在座诸位.派一位与我同行.”云罗天淡淡的说道:“我在探明烈盘动向的同时.会牵制住此域灵道场的注意力和强者.那与我同行的道友.便请趁此时下手屠灭此子.”

“哈哈.在灵道场杀人.纵然得手.还岂能活着出來.”有人讪笑:“再说了.以那小子此前表现出來的战力.只怕在场诸位都沒有瞬间秒杀他的实力.更别说若他已晋级元神了.那别说秒杀.百招之内能打得过他都好.”

“以诸位实力.肯下死手.肯偷袭、肯血祭.呵呵.秒杀一个初入元神、毫无防备的少年.总是有机会的.”云罗天说道:“只看诸位中有沒有人有此胆量而已.”

“不可能.在灵道场杀人.那等于是拿命去换.笑话.杀一竖子而已.还要牺牲多人.”蜡九摇头:“天老疯狂.在场诸位可还沒荤了头.人仙草和造化丹固然是大造化.可也得有命拿才行.拿命去换.在座诸位恐怕沒人答应.”

“会有的.”云罗天说道:“诸位早已年老.就算还有些寿元.可终是难以再有突破了.与其留此残身坐于世间.不若为自己的族群换些造化.”

“嘿嘿.蝼蚁尚且偷生.何况我等乎.天老说得可真轻松.”有人冷笑:“再说了.这等若和云罗天你合作.就算最后成功.奖励平半分.一株人仙草或是一颗造化丹.理论上也只有百分之五十的机率造就真神真仙.拿自己的命去换这样一个不确定的东西.你觉得咱们有可能答应吗.”

“说來说去.还是因为代价不够而已.”云罗天微微一笑.拿出一块记忆水晶.一段影像立刻显现了出來.

那是在南蛮界内的云罗域主.

投影显化.

“我已知天老计划.诸位中若有谁肯舍命相助者.不论成功与否.我愿以云祖精血三滴相赠.此外.外界一切与诛杀此子有关的赌注.我云罗族分文不取.”

在场诸人顿时动容.

这等若让云罗天白死.只为了杀一个烈盘.那人仙草和造化丹.云罗族都不要.而且还拿出三滴云祖精血.那可是云罗族老祖宗的精血.真正的天尊境存在.就算是各族真神真仙.都是拿着当宝的东西.比人仙草和造化丹还要更珍贵.

屋子里顿时一片肃静.

隔不多时.终于有人开口道:“老夫千年前渡神劫失败.被打落境界.虽侥幸活了下來.却已终身无望再有寸进.与其留此残身.不若便为我族崛起奉献了也罢.不过.若那小子果真已迈入元神境.老夫只怕沒有万全一击必杀的把握.听闻天兄有一件阴毒法宝.唤作炼魂旗.内藏生魂无数.可噬万敌.嘿嘿.若肯借此物与老夫.配合老夫自炼魂宝.当可一击必杀.”

众人朝出声处看去.只见那是一个满头白发的老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