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6 云罗战(下)/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鹤极仙翁.

此老眼下虽只真魔境界.可却敢号称仙翁.实是有神鬼莫测之手段.乃是南蛮境内真正的非神级有数高手.便比之蜡九等人都还要更胜一筹.只因他是真正渡过大神劫之人.

虽说失败.但那也是因为他修为太过逆天.所降的神劫太过浩瀚.饶是如此.也楞是被此老从雷劫中逃脱出來.虽从此只能将自己禁锢在真魔境.但总算是保了一命.实力之强.足见一斑.便是和南蛮大陆许多真神真仙.此老也可平起平坐.

据说.他是一直自压境界到真魔.以此躲避神劫的追击.若有他出手.万不得已时全力爆发出來.那是堪比真神真仙的力量.杀个小小烈盘.那还不是手到擒來..

至于他说沒有把握.想借云罗天的炼魂幡之类.显然只是托词.趁机想多捞点好处.而且.也不愿拖到最后一步.真个舍命爆发引來天劫.只为杀个烈盘.

在场诸人.可沒有人觉得此老是打算拿命换命的.

云罗天大喜.站起身來冲那人拱了拱手.礼敬之极的说道:“有鹤翁相助.此事必成.至于炼魂旗.鹤翁若是喜欢.拿去便是.云罗天已抱定必死之志.那等身外之物.算得了什么.”

至于说担心此老拿了东西.到时候却不肯拼命.那倒不用担心.

妖道中人.特别是走到他们这一境界的.最重信誉.何况此事.整个南蛮界都全在看着.更是赔上了云罗天的一条老命.鹤极仙翁若是敢拿了东西不拼命办事.那除非以后都不打算回南蛮大陆.并且也不打算管他自己在南蛮大陆的所有同族了.

真凰域.灵道场.

触道悟道.这对于任何一个修士來说.都是一件快乐的事情.

沉浸在生命之道中的烈盘.这一悟道便是足足半月.

天道浩瀚.生命之道更是十大至高天道之一.哪怕只是一点小悟.哪怕即便是对于现如今神魂极强的烈盘來说.这也需要时间.

“原來这就是生命之道.”

烈盘终于完成了一次完整的探究.将自己的凤凰仙体里里外外的研究了一个遍只是附带奖励.真正的所获.还是借此参悟了生命之道本身.

“生命之道并非单一的天道.也不是纯粹的所谓生、所谓恢复.”

“一切都有相对之处.”

“若是这世间沒有死亡.所有人都长生不死.看似满世界都得享了真正的生命之道.可‘生存’这个词也就失去了它本该拥有的意义.”

“若是修士沒有受伤.自然也就谈不上恢复.看似一个个精神十足、完好无损.可‘恢复之道’又还有什么意义呢.”

“永远的健康、永恒的寿命.那不是真正的生命之道.”

“有死才有生.有受伤.才有恢复.”

“正如这世间万物.有低谷才有**.有暴风雨才有晴天.”

烈盘了然.看似简单的道理.却囊括进了那复杂之极的生命之道的秩序神链中.

秩序神链中那些繁复无比的规则组合.相互冲突与矛盾.

看似平和的生命之道.内里却实是蕴含了大波澜、大动静.让最初的烈盘看得有些无所是从.

可现在.他明白了.

真正的生命之道.就是如此这般.

“我來演化一次.”

他心中已有明悟.

此时在神府中演化.

他演化出了一颗种子.控制它生长发育.直到长成一颗参天大树.然后在烈盘的引导下.可惜.和之前烈盘第一次化神府时的演化一样.无法自然老死.也始终沒有自然生长出种子.

烈盘加速了它的腐朽.

并为直接用神力让它老化.而是一寸寸、一点点的蚕食它.让它枯萎.最后尘归尘、土归土.

这次.大树未曾像以前那样直接消散.

而是化为了枯木.残躯竟然滋养了大地.使得这块土地更加肥沃了些.

有死.才有生.虽然并未直接生.但却往那个方向走近了一步.

烈盘继续在这块被滋养过的土地上发育第二颗演化出來的种子.继续往复着第一次的过程.

如此周而复始.不知疲倦.

这般反复了不知多少次.这块土地已经变得非常肥沃了.这次的种子.发芽的过程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更慢得多.仿佛遵循着一种规律.最后竟然结出了一些青涩的果实.

正是如此.

烈盘精神为之一振.尽管那果实还很青涩.也无法成为新的自然的种子.可.这又近了一步.

最后也不知经历了多少次周而复始.肥沃的土地上.一棵大树上终于挂满沉甸甸的硕果.这些果子掉落在地上.钻进土壤中.生根、发芽.不知在这片世界中演化了多少万年.终于成为了茂密的森林.

烈盘放手.放弃一切的神念.

所有的果树立刻坏死.

那是因为沒有空气、沒有水份、也沒有阳光.但那股勃勃生机却留了下來.浸润在这片土地上.经久不衰.

作为神府的掌控者.烈盘能明显的感觉到神府中酝酿满了浓浓的生命之力.只是因为其他条件还不成熟.未曾显化出生命來.

但自己这次的推演却是毫无疑问的成功了.

神府更强大了.所聚集起來的力量更多、更为丰富、磅礴.他感觉自己又比之前强了不少.

现在.自己应该算是已经半只脚踏进生命之道的大门了吧.

心中忍不住窃喜.也有一丝小得意.

生命之道可是十大至高天道之一.天道这种东西.比大道更高一级.本应该是真神真仙境界以上才能参悟.自己竟然在元神境就已触碰到.并有小成.若是让别的修士知道.恐怕非得吓到抽筋不可.

生命之道的领悟.好处可不仅仅只在于神府.烈盘能明显的感觉到凤凰仙体有了质一般的突破.虽然并未有什么新的蜕变.但不论是恢复力还是本身仙体的强度.都比之前强了少说数倍不止.

一个声音此时在他心底响起:“你.终于走到了这一步……”

声音是直接在他心底深处响起的.空灵而浩荡.

能用这种方式与自己说话.不用多想.只有一位.

炼天鼎..

烈盘心中又惊又喜.

自己.竟已能听到炼天鼎的声音了.能与它交流了.

尽管这个声音对自己來说还有那么一点‘嗡嗡’的感觉.仿佛來自极远处的佛唱神音般.威严而无法直视.但.总算是听到了.

自己的神魂.已经强大到这样的地步了吗.以前还一直以为.至少也要等到晋级真仙后才有机会与炼天鼎直接交流呢.

“谢谢你救了我.”烈盘真诚的说:“很早就向对你说这句话了.这次终于有机会.”

当地球部队那七发飞鱼导弹击中自己时.若非炼天鼎.恐怕自己早已在这宇宙中烟消云散.他发自内心的感激.

“是你救了自己.”炼天鼎淡淡的说:“沒有你当时的精血和愿意舍身献祭的意志.就算是我.在那灵气枯萎的世界中.也不会再有丝毫的作为.说不定.就连我的这丝意志.最后也会消散掉.说起來.你也救了我.”

烈盘呵呵一笑:“这么说起來.咱们还真是有缘.”他顿了顿.忍不住问道:“我心中有好多疑问.”

“知无不言.”

“你是曾经亚特兰蒂斯修真文明时代就已经在地球上了的吗.”

“亚特兰蒂斯.”炼天鼎的语气有一丝悲戚:“你对亚特兰蒂斯了解多少.”

烈盘摇了摇头:“只知是一个留传在地球远古的修真文明.”

“你对自身又了解多少.”

烈盘诧异:“我是个來自地球的人类.但却占据了这具身体.”

炼天鼎笑了起來:“后半句对.但前半句却错了.”

烈盘吃了一惊.脑子有点不够用了:“怎么说.”

炼天鼎并未直接回答他.话音中透着一股无尽的古远.

“在所谓的地球上.有盘古开天劈地的传说.这其中.盘古是假.但开天劈地却是真.”

炼天鼎缓缓道來:“在无尽久远之前.当整个宇宙还在一片混沌中时.混沌孕育了一位大神.他本沒有名字.世人皆称他为‘混’.混在混沌中成长.神力无尽.渐渐的.他的身子成长得太大了.初始的混沌空间已经容纳不下他.于是.他打破了混沌空间.宇宙初成.可.他已经在混沌中呆得太久了.宇宙初成之后.混沌散去.无数混乱的规则在宇宙中肆虐.让他深感其烦.”

“终于有一天.他受不了了.立誓要建立新的秩序和规则.他穷尽毕身之力.演化世间十万道.定制十大至高天道.推演三千大道.演化十万小道.他虽然强横.但推演十万道.也终是让他心力憔悴.当天地十万道终于自成循环时.他躺了下去.再也沒有醒來.”

“他的灵魂在无尽的演算中被耗尽.破碎.残魂分化为了四股.各自诞生灵智.是为这片宇宙的四大祖神.而身体却四散而碎.演化为了十件至宝.我.便是其中之一.”

烈盘惊讶.

早知道炼天鼎的來头一定很大.可还是沒想到.它居然是这片宇宙创世神的肉身所化.虽然只是十分之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