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 祭台(上)/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所谓的一百座大殿.此时正静悄悄的矗立在空间的尽头.

这片白茫茫的空间很大.但路途中沒有阻碍也沒有岔路.一条直线.走起來倒是容易得很.

烈盘的速度也够快.只花了不到半天时间.便已來到那所谓的大殿之前.

这座大殿修得十分壮阔.无数根通天般的大柱子撑起殿门.巍峨无边.竟然能单凭这建筑本身.就给人形成一种无形的庄严压力.仿佛大殿高高在上.任何人站到这里來.都感觉自身无比的渺小.心怀敬畏.

虽然只是在虚拟的灵界里.能有这样的气势.确实不愧是大气魄、大手笔.

进入大殿的通道似乎有很多个.粗略一数.居然有两百条通道.仿佛正对应着那所谓的两百个传送阵.

每个通道的上方都闪烁着一阵绿色的光芒.代表着可以进入.

烈盘未曾多想.一闪身便冲了进來.

他看不到这通道内有什么危险.但却能感觉到一股淡淡的能量气息在通道中流淌.

这通道.应该沒有那么简单通过吧.

通道中一片淡淡的绿光.指引着前进的方向.其实就是一条路.整个通道都有点像是一条狭窄的小巷子.也并沒有出现任何守关者.或是陷阱机关.

只是.冲到这通道的中途时.四周的通道壁上出现了一副副绿色的图像和回荡在通道中的声音.

“蟠龙秘地.约莫九千万年前出现.每隔百万年开启一次.至今已经开启有上千次之多了.”

那声音.是介绍蟠龙秘地一些情况和资料的.

这些情况和资料.大多都是众人皆知之事.即便有些许大众不知道的秘闻.也都只流于表面.唬唬沒见识的楞头青可以.唬烈盘就有点唬不住了.

不外乎是说这蟠龙秘地九千万年前出现.已经开启了许多次.每次开启.都有无数天才进入.在里面历练.或成就神位仙位.或带出各种让人艳羡不已的异宝奇珍.反正就是各种好处多多.

然后又说蟠龙秘地中藏着关于星云界破碎的大秘密.谁若能走到秘地的最中心处.谁若能解开这秘地中的秘密.便可以拯救星云界.能将已经碎散的星云界重新凝聚起來.成为一块完整大陆.

届时.天地灵气会比现在更浓郁得多.达成此事者.也必将成为整个星云界的功臣.甚至说是救世祖也不为过……

反正就是各种忽悠.忽悠这些天才修士们进入秘地.去找那所谓的最中心处、去探究那所谓的拯救星云界的秘密……

若是以前.烈盘会信.毕竟耳儒目染.星云界里的人都是这么说的.

但有炼天鼎分析之后.这些谎言却就入不得耳了.而且.每一句介绍.烈盘都能自动给它脑补出一个真象來.

他越來越觉得.炼天鼎猜得沒错.

首先时间就不对.炼天鼎说这里早在十亿年前就已经出现了.

而且.不单是炼天鼎.当初在无双那里听來的消息.赤天天尊也是死于十亿年前.这绝对是千真万确.从赤天天尊本人那里听來的.总不成他本人都记错自己死亡的时间了.

而在星云界的传说中.赤天天尊却进入过蟠龙秘地.

一个十亿年前就死掉的人物.如何才能出现在九千万年前的蟠龙秘地中.

而且.这里才不是什么蟠龙的葬身之所.蟠龙不过只是道君境存在.论实力.在祖龙九子中是比较垫底的.便是比之南冥道君都肯定有所不如.

可.连南冥道君那样的存在.死后都只得一座虚空孤道.由无双守护.流放逃匿到天元大陆那等偏远之地附近.你区区蟠龙.死后凭什么得一座大世界为之陪葬.甚至.是让整方大世界都为之碎散.还引太阿不惜血本.种下这宇宙中仅有的两棵世界树之一.也要将一个已经破碎的大世界给串起來.只为了帮你蟠龙守葬.

嘿嘿.你还真以为蟠龙是太阿的私生子啊.

这宇宙中.唯一有资格让太阿付出如此代价的.只有一位.那就是祖龙亚特兰蒂斯.

至少.就目前所知道的情况來看.只有如此说來.才解释得通.

…………

一路的‘宣传’.并未对烈盘造成什么影响.

他一直都在警惕着这条通道中有可能出现的各种危险.

但.直到他穿越完整条通道.危险也未曾出现.

一座古朴的传送阵.此时就静静的出现在自己面前.

直到此时烈盘才相信.考核的内容就正如开始前那声音所说的一样.只存在于四十余万修士间相互的竞争而已.

或许.这规则会让一些人投机取巧.但需知.在仙途中.投机取巧、机会运气.那也是实力不可或缺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说不定.真就有那种实力不强.但人缘、运气都逆天的家伙.去最终的秘地里探究出了天大的秘密呢.

烈盘不再多想.

一脚踏上那传送阵.传送阵启动.元神随之飞舞.眨眼间已置身于一处巨大的祭台之上.

祭台上此时已有不少人.

都是先前烈盘曾见过的考核之士.像暴风五杰之流.其中.自然也有苍岚宇.

瞧见烈盘.苍岚宇笑着走了过來:“就知道那些宵小之辈.对烈兄是形成不了什么威胁的.几位.这就是我常和你们提到的真凰界第一高手.烈盘烈兄了.”

与他一起的.自然还有烈阳和几个其他的同伴.

烈阳就不说了.早和烈盘很熟悉.相互点个头便算打了招呼.其他几人则纷纷冲烈盘拱手.微笑着说:“烈兄大名.如雷灌耳.”

这些都不是真凰界中的修士.但个个实力不俗.半神境界.且神光内敛.韬光养晦.一看就是名门世家子弟.和土明那种二世祖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对这些天才子弟.烈盘还是心怀敬意的.

无论是谁.能踏上仙道.能走到半神这一步.还能拥有平和的心态、内敛的锋芒.不轻易去持强凌弱.那都是很不容易、很值得人敬佩的.

这些人.至少向道之心无比坚定.无比纯粹.可以说.是同道中人.

烈盘笑着还礼:“苍岚兄过奖了.什么第一高手之名可不敢当.”

所谓第一高手.其实就是一种相互恭维之词.当然也不是完全虚假.

苍岚宇是以前公认的真凰域第一高手.黑武王十连冠.他的实力.至少和战胜黄金鹤的烈盘是在伯仲之间的.甚至还稍有过之.

在朋友面前推崇烈盘为第一.其实就是表达烈盘和他在同一水准上.这已经是很高的评价和推崇了.

那些朋友们自然也心知肚明.

这都是些各域的第一或第二高手.是一个小圈子.相互间的实力都极为接近.苍岚宇要介绍一个新人进入这个圈子.这新人自然也得有相同的实力.那才有资格和大家平辈论交.

两边还在客气.几人中有个女子突然瞪大了眼睛:“是你..”

她指着烈盘.

旁边苍岚宇几人都有点诧异:“碧青妹子认识烈兄.”

那个叫碧青的女孩子长得并不是十分惊艳.当然也不丑.只是相比在极品美女遍地的仙修中.算是中上.但胜在气质十分独特.小小黛眉一簇.极有英气.

烈盘也是醉了.瞧了这女孩半天.感觉似乎在哪里瞧见过.但大概只是一面之缘.实在沒有深刻印象.

碧青插着腰.又好气又好笑的说道:“这不就是上次在太虚灵界里那个骗了我一千灵币的家伙嘛.”

“啊.”包括苍岚宇在内.几人都是一楞.随即全忍不住笑了起來.

烈盘也是哑然失笑.总算想起这女孩是谁.

自己第一次进太虚灵界时.刻元符卖钱.结果灵界规则让刻好的元符消失.留下一张空白的符纸.当时买走那元符的.貌似正是这女孩.还曾气鼓鼓的跑來质问自己.结果被自己耍了个无赖手段给赖掉了.

当时自己虽然不是故意.但确实等于是骗了人家的钱.

一千灵币.不多.对半神境界的碧青來说肯定只是九牛一毛.但以她当时半神境界.压制境界去太虚境里被骗.居然沒有发火和自己动手.这份修养.烈盘都有点自叹不如.

想到这里.烈盘还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他这人就这样.别人要是和他耍无赖.他能比你更无赖.但要是别人彬彬有礼.自己却去耍无赖.这可就真是……

他笑着说:“原來是碧青小姐.烈某卖那东西时也不知会失效.等知道时.卖得來的钱已经花掉了.只好恬不知耻的耍了次无赖.幸好碧青小姐当时不与计较.否则那时候的烈某.怕是少不了要吃一顿板子.”

他说得有趣.把碧青也逗乐了.

原本就沒把这当一回事儿.何况还是苍岚宇的朋友.而且态度也还算端正.

碧青笑呵呵的说道:“哼哼.看在你这么可爱的份上.本小姐就不和你计较了.恩恩.我叫碧青.碧绿的碧.青天的青.”

“碧绿青天.好名字.”烈盘也是被雷得不清.长这么大.第一次被人形容为‘可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