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祖龙通道(上)/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慢慢的挤进來……”烈盘也是醉了.这形容法太飘逸:“可那岂不是得不到锻炼了吗.简直是投机取巧.再说了.等它这么慢慢的挤进來.那么大的一片劫云.那么强的雷劫.天知道要挤到什么时候才算是个完.”

炼天鼎摊了摊手:“抱怨这么多.那你也可以选择直接去外界渡劫.”

“你当我不想啊.可惜升仙台在这里啊.要不然.我才不要这垃圾通道帮我削弱天劫呢.”

“就一张蒲团而已.你带走就可以了……”炼天鼎说道.

“吁……带走.”烈盘一楞:“这周围的法阵如此之多.专为渡劫而设计……”

“那些法阵只是为了与外界建立通道而已.”

“靠.”

烈盘这下是真郁闷了.

他一直以为蒲团虽然是升仙台的主要成份.但必须得是放在这个专门的地方才能管用.因为这周围布有许多法阵.繁复得让烈盘看起來都头晕.还以为这些法阵也是升仙台恐怖效果的一个组成部分呢.去外面.自然无法复制.

哪知道.自己所需要的.其实只是一个小小的蒲团而已.

可.现在天劫已经开启.自己要是选择现在放弃.那可就是对天地的欺骗.

要放弃一次后.下次再想渡劫.就不光只是渡仙天劫那么简单了.还得在这本就已经无比危险的基础上.再加上天道的愤怒才行.

“早点不说.现在也沒得挑了.”烈盘白了它一眼.心中还在为无法感受到完整的天劫而遗憾时.猛然感觉到整颗所在的星辰一阵剧晃.

“怎么回事.”他问炼天鼎.只有它才对行宫最了解.刚才这样的星辰震动.來得太突然.而且太剧烈.根本就不是天劫所引來的.

“不是星辰本身.这是行宫震动.才会引发星辰的震颤.有人在破星辰石刻图.而且.似乎就快要成功了.”炼天鼎惊呆了.自烈盘进入后.那星辰石刻图已经被它修改回了最难最复杂的状态.当然.仅只是初级难度中的最难.因为那些星辰都是静止的.而并非运动立体图刻.但.它认为这已经足够阻挡世间一切敌了.除了四大祖神.就算是一些至强者到此.也沒那么容易破解此局.

本是想等烈盘功成后.它來出手破阵出宫.哪知道.外面竟然有人能破阵..

是天帝帝释.还是天后太阿到了..亦或者.是某位极其强大的混沌人物.虽未在四大祖神之列.却拥有着不差四大祖神太多的能力那种.

这样的人.炼天鼎是知道其存在的.比如传说中的西方佛.又或是比如逍遥三行的九清.

但.这样的人物总共就那么两三个.而且从未介入过四大祖神之事.以前祖龙在世时.不论是祖龙还是帝释.都再三邀请他们出山也未曾答应.现在怎么可能突然冒出來.

至于说至强者一级.是有那么一些可以破解此阵的.但.绝对不可能破解得这么快.

“破解得很快吗.能撑多久.”烈盘有点小紧张.

这破阵的早不來迟不來.偏偏在自己要渡劫的时候來.这也來得太巧了.自己现在渡劫.是绝对受不得打扰的.

如果有敌人.那后果更是不堪设想.

但凡天劫.都有一个最不近情理的规则.不许任何人帮忙.只能靠渡劫者自己.当然.也不许人破坏.否则.天罚降临.那绝对是十死无生.比你逃避天劫还要更严重得多.除非你已到四大祖神之境.否则那样的天罚.根本就不可能活下來.

这规则中.天道有在帮着渡劫者.不允许别人破坏.看似对渡劫者很有利.但天劫是死的.人是活的……

若是真和你有仇.铁了心要你死.敌人大可装作帮你的样子.闯入你的天劫中.与你一起对抗天劫.

这样的结果.敌人固然难逃一死.会灭于天罚之下.可渡劫者.也会被天劫同时判定为请了外援.照样天罚轰杀.屡试不爽.天道可懒得管你是真作弊还是假冤枉.破坏规则者.死.

仙道的历史中.已经有太多强大的仙修死于这一规则之下了.

所以但凡渡劫者.大多都要找亲朋好友帮忙护法.不是为了帮自己对抗天劫.而是阻止任何人以任何名义靠近你渡劫之处.

可以想像.现在外面天劫的动静肯定很大.到底引來了多少围观者.根本不可想像.

若是其中有自己的敌人.比如.南蛮修士……

以前就曾经有鹤极仙翁和云罗战不惜舍身也要让自己死了.现在.谁又敢保证外面沒有一个敢拼命的南蛮修士呢.

若是这行宫大门被打开.外界的修士涌进行宫里來……

别以为这升仙台的星辰藏在星辰海中很难找.有这样庞大的天劫指引道路.任何人都能第一时间就瞧见自己的渡劫处.

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破解得很快.是个难以想像的高手.”炼天鼎神色严肃:“那石刻图.大概只能撑十分钟左右.”

“呼……”烈盘舒了口气:“十分钟吗.那还好……外界和这里面的时间比是一比十万.外面的十分钟.这里面可是两年多的时间.足够我渡完天劫离开了.”

炼天鼎却沒有丝毫的笑意:“别高兴得太早.石刻图一旦开始破解.且破解顺序正确.那就等于这行宫已经‘漏了气’.与外界联通.恢复为了同样的时间频率.外面的十分钟……也就是这里的十分钟.”

“啊……”烈盘也是一呆.苦笑道:“那可真是要了老命了……”

“那怎么搞.”七彩仙土在旁边傻了眼:“对了.我记得你们那个什么天元大陆.可沒几个真正强的.也就朱八和凰女.其他人估计连进入这秘地的资格都沒有捞到呢.要是凰女和朱八的话.这两人不至于为了要杀你.而把自己的命都赔上吧.”

“我可从來都不是你这种乐天派.”烈盘可不敢苟同他这意见.别说南蛮大陆中绝对不止有朱八和凰女到此.就算真只有他俩.可自己还有别的仇人呢.

那天在灵界.为了秘地名额.自己可沒少开杀戒.保不齐便曾和谁结下过死仇.这些最后來到秘地的两万多所谓精英.也未必个个都是必不可少的精英.多的是那些精英或家族利用实力.在考核场中保下來的族中修士甚至是死士.专用來应付一些秘地中特殊情况的.比如说现在.再说了.远的、这些不确定的不说.自己之前还和暴风五子、姚谪仙结下过死仇呢.这几人若是瞧见自己在此渡劫.沒二话.就算暴风五子折一个.肯定也要把自己先拼死再说.否则.他们就得担心等自己渡劫后.六人全灭了.

“你这天劫的程度差不多已经到了顶锋.要是逃避.天劫升无可升.那估计就只能直接降天罚了……只能走一步看一步.”炼天鼎皱着眉头道:“何况.能破开那星辰石刻图者.绝非普通人.除了四大祖神.要么便是西佛九清……”

“对了.会不会是和你一样由创世神所化的十大至宝.”

“不会.十大至宝级别虽同.但除了我之外.都只是强于力量.虽然也有伴生灵智.但到底只是器魂.”炼天鼎肯定的说道:“周天星辰图太过繁复.凭其他十大至宝自生的器魂.是沒可能参破的.就算真参破.也绝对达到不了这样恐怖的破解速度.”

“赶紧引下天劫吧.有天劫降落.至少可以让來者顾忌.不会直接出手.如果他们只派小喽罗來想拼掉你的话.”炼天鼎瞧了瞧旁边的七彩仙土:“这家伙吃了几百年的星辰.也该做点事了.”

“我可不会打架.”泥巴老二一脸的紧张:“从來沒有打过.”

“凡事都有第一次.”炼天鼎笑了起來:“别忘了.你收集的星辰.全都在我鼎内装着呢.要是烈盘在这里挂掉.你就别指望再能吃到这美味的大补了.”

“可、可是我真的不会杀人啊.”老二满脸的哭丧样.

“很简单.你只需要做到该轻的时候轻.该重的时候重就行.”

“啊.”

烈盘瞬间会意.赶紧取出万妖幡.将黄金鹤的生魂招了出來.

同时改变两大主魂的位置.

让黄金鹤为主.所有副魂归于旗下.

泥巴老二不会杀人.但黄金鹤会.而且.还是个专家.

“它拿起你的时候.你就轻.它扔出你的时候.你就重.它扔你砸谁.你就砸谁.速度要快.心要狠.”炼天鼎说得很简单明了.说白了.就是让黄金鹤把老二当成是砸人的东西.扔出去就好.这可是七彩仙土.是一方仙界的原型.其底子之厚之沉重.简直不用多想.何况.这家伙这几百年來吞了无数颗星辰.全都炼化到它自己身上.连它自己都还沒意识到自己进化到什么样的程度了呢.

也就是炼天鼎看得出來.

“还有.砸完之后.你就自己飞回來.外面的家伙很强.黄金鹤可沒能力在那些真神真仙的手下去抢你的.”

“能、能行吗.”老二不太自信.它一直觉得自己就是块泥巴.以前被人抓也好怎么也好.从來就沒想过自己还能反抗.现在.居然瞬间升级逼格.要自己主动去杀人了.外面冲进來的.最次都可能是真神真仙啊.

“放心.你其实很强.”炼天鼎淡淡的说:“或许从某种程度上來说.你比现在的烈盘还更强得多.”

“啊.”老二瞬间感觉自己的逼格上升了不少:“我书读得少.你可别骗我……”

见沒人理它.只得悻悻的扭头对黄金鹤说道:“喂.你可得扔准点.要是砸不死人.都是你是责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