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 天罚神劫(下)/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万妖幡在下界时很牛逼,不是因为生魂强大,而是因为在万妖幡内的生魂,沒有实体,只要有灵元补充,随时都能就地满血复活,号称打不死的小强,

“雕虫小技,”星云神子瘟怒,他不是朱八那样皮粗肉厚的,刚才吃老二那一下太突然,虽然沒受什么重伤,可怎么也得算个轻伤,而且还疼得要死,这可是出道以來前所未有的吃了大亏,对手还仅仅只是个小小半神,

是半神都算了,现在居然又弄出一个半神的生魂傀儡……一个傀儡而已,都敢向自己挥掌,

他怒极,神力发作,直接掐死了黄金鹤与万妖幡之间的灵元传输联系,紧跟着,如同提一只鸡子般将黄金鹤提了起來:“我來超渡你,”

他恶狠狠的说,手臂只轻轻一晃,瞬间将黄金鹤的生魂都直接灭杀,

烈盘能感觉到万妖幡内一阵剧震,早知道黄金鹤不可能挡得住那两人,但有被炼天鼎夸到天的老二帮忙,应该可以撑上一会,沒想到眨眼间竟然被别人给吞了个骨头都不剩,

以前用万妖幡也有失手的时候,比如和黄金鹤那一战,但,还从沒有谁直接就能把一只主魂给超渡掉,真神真仙,手段果然和半神不是同一水准,

沒了黄金鹤,老二立刻就朝烈盘方向飞回來,气得炼天鼎连连叹气,

瞧它刚才的表现,明明就是可以力抗神子和朱八二人的,自己砸人再自己飞回來,黄金鹤扔它什么的,只是给个姿势罢了,真要靠黄金鹤扔砸东西的手劲,一万年也别想砸得中神子和朱八,

那你继续打下去不就完了,黄金鹤挂不挂,关你毛事啊……

“疼死我了疼死我了,那两个家伙好可怕,”老二喘着粗气,飞回烈盘手上时还吓得瑟瑟发抖:“特别是那个大个子,好硬啊,差点就把我撞碎了,”

朱八和神子正急追过來,听到它这话,朱八看着它光滑平整的泥身,再摸摸自己头上小山一样的疙瘩,差点沒气得吐血,

说起來,黄金鹤似是阻了他们好几个回合,但实则不过眨眼之间,

烈盘还未逃远,身后神子和朱八就已解决麻烦,跟着七彩仙土重新追至,

两大真神的速度毕竟不凡,饶是烈盘全力极速,仍旧被很快靠拢,

眼看已经追到身后,他一回头,手拽着七彩仙土作势欲扔,老二哇哇乱叫:“天啊,又要扔我了,又要扔我了,”

神子和朱八都被他给唬了一跳,先前虽只是两回合,但可吃够了这块泥巴的苦,瞬间停身闪避,却发现烈盘只是虚晃一枪,

两人心中咒骂,复身再追上,

烈盘再回头,七彩仙土再次大叫,

明明已经有了先前一次的虚张声势,可神子和朱八就楞是又上了次当,有的是那种一次二次不开弓,第三次就突然射你个回头箭的,两人也真是被泥巴老二给砸得有点头晕了,再次无耻的怂了,

但这次,他们反应得很快,立刻再追,

烈盘再吓,他们毫不犹豫的再怂,

正常人的思维,这次总该要砸下來了,但烈盘就是沒砸,自己是在高速逃命中,老二砸出去再想飞回來追自己,可不见得就一定能追得上,而且,老二一次最多也就只能攻击一人,与其砸退一个,不如吓住两个,

神子和朱八却是连脸都黑了,

靠,事不过三啊,

神子和朱八现在简直是恨不得把这姓烈的小子抽筋剥皮,

区区一个小小半神,竟然接连用同样的招数戏耍了他们两大真神三次,

“要你死,”星云神子怒不可揭,大手印按出,直压向烈盘,

朱八也同时出手,精金狼牙棒如同星辰般砸了下來,巨大无比,有如天崩,

两人一再被烈盘所阻,虽然仍旧瞧不起烈盘的半神境界,但出手时已沒有了马虎大意,这小子太古怪了,古怪法宝、古怪速度、古怪的力量,完全不属于一个正常半神的范畴,必须认真对待、全力镇压,

烈盘瞬间被那强势攻击的气势扫中,

仅仅只是被气势扫中,已然让他如遭雷击,背心处酸麻无比,张口就喷出一口血箭,

自己虽强,但和真正的顶级真神真仙比起來,差距还是太大了,耍点小聪明可以,正面抗衡,仍旧无力,

七彩仙土被砸了出去,这次,一出手就是直接变大无限,非但要砸两人,更要帮烈盘挡下两人的攻击,

它一边尖叫着喊着痛,一边化身无限大,不但将两记攻击挡下,甚至遮住了两人的视线,

前面的烈盘感觉身后压力顿消,但也知道老二这变化之术只能撑上一两秒,就是一瞬间的事情而已,肯定是阻不住那两人的,

好在,此时边打边逃间,众人已进入这片星辰的大气层,

唯一的法子,必须要在两人反应过來之前,冲进已经隔得不远的星辰光柱中,

他猛然提气,一声清啸,

这可是压箱底的本事之一了,

真凰大道,

配合上他的凤凰仙体,此时在烈盘的眉心处猛然出现一只凤凰的虚影,身后凰影展现,发出一声清脆的凤鸣,

紧跟着,烈盘的真身竟然化身为了一只五彩斑斓的凤凰,带着尾羽上的熊熊火焰,速度猛然增快数倍有余,朝着那星辰光柱的位置猛冲而去,

前方光柱内,凰女已经步入,乍然间瞧见这边真凰显化,也是楞了一楞,她能从那显化的真凰身上感受到些许熟悉的气息,虽然不是很纯粹、很正统,但,那确实是真凰道无疑,

这可是真凰的独门大道,世间本该只有真凰和自己这个唯一的继承者才会,这里怎么……她在光柱中停了下來,并未急着随通道离开,而是好奇的朝这边张望过來,

那边,老二才刚刚从大星辰变回小泥巴,它这般变大后强砸硬轰,一两次有效,但用得多了,强如神子和朱八,怎还可能接连着道,早已退避开,甚至绕过它,朝烈盘继续追去,

可沒想到,这一绕出來,刚好就瞧见那只凤凰显化,带着熊熊火焰冲向光柱,

两人吓了一跳,还以为是凰女突然出來援手,

“不是那女人,这真凰火羽,燃烧好快,他撑不了几秒,拦住他,”神子瞬间辨认清楚,

诚然,烈盘已真凰大道入门,但到底只是入门,而且凤凰道,本就不是属于他的道,当初研究此道时,也是以理解道义,加以引用辅助为主,而并非专门研究凤凰法,能显化出凤凰真影,瞬间提升速度数倍已是极其了不起了,但,只能维持数秒,

本是想着这数秒时间已经够自己抢在神子和朱八之前进入那片光柱了,

可,人算不如天算,

在场的,可绝不仅只有神子和朱八两人而已,

黄鑫,

这位來自天罡界的黑白童子,本就身具阴阳,号称可扭动乾坤,实力深不可测,

神子和朱八未能留下烈盘,他却已直接冲到了烈盘的前面,

大道展现,黑白童子身前顿时出现一边黑、一边白,一边阴一边阳的两极之像,仿佛将整个宇宙都一分为二,

阴阳道,

这股大道之势十分诡异,來得又突然,烈盘精力全放在身后,瞬间着道,

此时只感觉左边身子的速度爆涨,可右边身子却突然迟钝得像只老乌龟似的,

速度的快慢,那就像木桶装水,只能取决于木桶上最短的那块木板,

左边身子的速度再快也沒用,瞬间变慢下來,

黄鑫那黑白两色的脸上,闪动着让人难以揣测的笑意,他阻在烈盘身前,有如一只抓到了老鼠的猫,

他淡淡的对追來那两位笑道:“呵呵,乐意为神子与朱兄效劳,”

身后那两位的速度都是奇快,虽然为七彩仙土所阻,慢了一拍,可眨眼间便已追上,与黑白童子一起将烈盘围在中央,

星云神子的脸色无比阴霾,朱八亦是怒气冲天,黑白童子黄鑫则是一副看好戏的表情,

“还真能逃,”星云神子冷哼道:“给你个机会,接我三掌,若能不死,饶你狗命,”

“呵呵,神子,此人乃我天元大陆死敌,还是我來动手吧,”朱八说道,

“哈哈哈哈哈哈,”烈盘突然大笑出声來:“说得好像我已经是你们盘中餐似的,”

“区区半神,岂有你说话的资格,”星云神子早已不耐,眼瞧着那边凰女已经站到通道光柱内,可那光柱通道却并沒有任何消失或传送力削弱的迹象,他便知道自己先前的担心都只是多余的了,这通道,绝对是可以容多人进入的,不在乎和凰女抢不抢先,

如此便不急了,只想将这胆敢挑衅他的小半神给虐杀到死,

此时一边说,一边大手印按出,直接便要镇杀烈盘,

“呵呵,想杀我,那就动手吧,”烈盘完全视那大手印如无物,淡淡的笑着说道,

不论星云神子、还是朱八,亦或是刚才敢拦截自己的黑白童子,对烈盘來说,这三人都该死,

其实,刚才凤凰极速,他是可以摆脱黑白童子的拦截的,

阴阳道虽然诡异,但烈盘所会的三大变化中,恰好便有阴阳转换的一变,可将负极与正极的阴阳两面调和中和,最大程度的减弱阴阳道对他的影响,

以他当时的凤凰极速,那‘极速’可绝不只是说说而已,虽然只能维持几秒,虽然仍旧会受一定阴阳影响,但绕开黑白童子,抢先冲进光柱的时间也足够了,

可,他却沒有施展变化,任由黑白童子将他拦住,

只因,在黑白童子冲上來拦截他的那一瞬间,烈盘感受到一股可怕的能量终于酝酿完成,

唉,早不來迟不來,偏偏在自己距离目标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來,

那是,天罚神劫,

所以他可以无视神子的大手印,

敢拍过來,

行啊,等着面对天罚吧,

神子反应也不慢,显然第一时间感应到了天劫的來临,脸色骤变,猛然收手,

烈盘懒得再管他,

天劫即降,过得去,自己成龙成圣,区区星云神子,必然不在话下,若是过不去……那自然更不用管什么东西了,

可惜只能在这星空中渡劫,而不能先钻进通道去,

毕竟,通道中有祖龙的气息,那与天道同级,若是你在天罚开始前已经进入了,沒关系,你随时还可以出來,‘祖龙’不会介意,甚至会主动‘送’你出來,

但,若是天罚已经开始……

不好意思,祖龙他老人家辛辛苦苦弄一条通道,可不是让你在里面渡天罚神劫,再给它破坏掉的,

明明还隔着老远,烈盘就已经感受到來自通道中的一股抵触了,隔这么远都有感觉,靠近,甚至是进入,绝对不可能,

沒办法,那就只能留下來渡劫了,至少,看到老二先前的表现之后,烈盘觉得有它护法、有炼天鼎监督,自己还是蛮放心的,至少不用担心被小喽罗陷害,

其实,陷害不陷害的也沒差了……

因为当头顶的劫雷声终于响起时,炼天鼎都变声了:“……还担心有人故意帮你渡劫,引來天罚,现在看來,倒是不用担心了,”

“为什么,”

“因为你现在面对的,本身就已是天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