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 天罚降临(下)/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悟道越多.不单只是你掌握的道术越多、力量越强.更多的.还是明智、开慧.

俗话说博学者多智.读书明理.和悟道是同样的道理.

根本都不用炼天鼎提醒.烈盘第一时间便已掐对了达摩斯之剑的重点和弱点.甚至.比炼天鼎的所悟所解还要更深一层.

他直接就将心神完全沉静了下來.瞬间进入空明的冥想状态中.

可以说.瞬间关闭了自己的一切思维.

说者容易做者难.就算是你睡着了也会做梦.彻底关闭自己的思维感知.那是何其困难之事.

可.烈盘就是做到了.而且.也只有做到彻底关闭思维感知.才能达到真正的无欲无求.

否则.想渡过此劫乃是求生欲.想战胜此剑是力量欲.想悟道乃是求知欲.任何事物.只要你还在作为在思考.都总会有yuwang的影子.

势不可挡的达摩斯之剑瞬间止住.但却也不离不散.

时间仿佛静止了下來.烈盘就如同一尊化石般僵硬住.甚至.任由身子自由落体.在无尽的虚空中往下沉去.头顶.达摩斯之剑隐隐发光.

瞧见烈盘一个照面就被‘干掉’.

那边神子、黄鑫、朱八三人都是楞了楞.随即又释然.

天罚雷劫.即便对他们这些天之骄子來说.都只存在于传说之中.

原本.神子他们九大保送高手.都是可以引來天罚雷劫的.却并不是因为实力.而是因为槃天道君曾给过他们每人一件异物.可在短时间内大幅度的增强他们战力.以达到引來天罚雷劫的标准.

渡最高标准的天劫.成就最高实力的战神.方有资格开启秘地之藏.寻找到最大的造化.

这是槃天道君当初的原话.

有九大行宫的特殊布置.他们可以弱化天劫.因此都有渡劫的希望.

于是.其中有好几位都尝试了.可惜死在了行宫中.被人发现.

剩下的.除了凰女之外.其他如神子、朱八、黄鑫.以及听说去了一个唯一还有生灵存在的秘地之一的龙族天才.这四位要保守得多.也要谨慎得多.沒用那东西來强行引來天罚神劫.只是渡了相对來说较强的普通天劫.也才得以保命.

“这小子难道是偷了我们中某一位的异物.因此才能引來天罚雷劫.”神子沉声道:“偷的会是谁呢.”

“呵呵.我们九人中.有好几位已经死在各地行宫了.这小子來睚眦界前.说不定正好就去过那些地方.正好就捡了这么一个漏.”朱八笑了起來:“那异物确是好东西.又能反复使用.一看就异常诱人.任何修行者看了都会动心.觉得能提升自己实力.他不知会引來天罚雷劫之事.于是直接使用了……”

“呵.难怪在半神境就能在我等手下滑溜.”黄鑫说道:“不过.使用一颗异物便能引來天法雷劫.这小子原本的水准也不算低了.原本就是和咱们同一层次的.”

“可惜他死在了贪婪之下.”神子已经沒有再出手的意愿:“连我等都不敢触碰的天罚雷劫.凭他怎能度过.而且.还是暴露在这广阔的宇宙星空中.沒有一座封闭的行宫來减弱天罚的威力.”

“只是.这天罚雷劫的威力.强得有点超乎想像啊.竟然是化形雷劫.这才仅只是第一个照面.”

“第一击雷就劈死了那小子.瞧.尸体都发硬坠下去了.”

“我要他的尸体.”朱八身上还背着任务.拿不到烈盘的尸体.只怕下界那帮家伙不会认账.

“呵呵.那朱兄慢慢等吧.”神子抬头看了看天上仍旧未曾消散的劫云:“天罚雷劫.聚就聚了整整半日.要等它散去……呵呵.朱兄.恕不奉陪了.”

他说着.身形一展.第一时间朝着星辰光柱的位置冲去.

那里.凰女早已放弃了观看.选择通道进入那神秘空间中.神子更是沒有丝毫停留.进入光柱就立刻离开.

黄鑫也追了上去.

烈盘的尸体什么的.他根本就沒任何兴趣.神秘的大造化之路已经开启.放着如此天大的机遇不去寻.却在这里给一个小子守尸.傻逼才这么干.

最后只剩下了朱八.

他有点郁闷的皱了皱眉.看了看下方还在不断自由落体的僵硬的烈盘‘尸体’.又看了看头顶仍旧未散的劫云.

劫云未散之前.他可不敢出手去夺烈盘的尸身.万一被天罚雷劫认为自己是在帮渡劫者.给自己也降下天罚雷劫.那就真是冤了.

最后.等了数十秒.未有结果.凰女、神子和黄鑫都接连消失在通道光柱中.甚至.连原本远远落后于自己一伙的那帮超一流真神真仙都赶了过來.

他摸出水晶球:“烈盘已经死亡.我沒时间再耽误下去了.寻我大造化要紧.下界的赌注.族老自己看着办吧.”

那些赌注.本就不放在朱八的眼里.做这些.只是为了族人而已.

他说完.水晶球一扔.烈盘死了.这玩意自然再也用不上了.扔了干脆.省得下界的族老们老是通过这玩意联系.给他带去些麻烦事.

然后.他速度一展.抢在那些超一流真神真仙之前.冲进了光柱通道中.

南蛮下界……

这可是自从秘地开启后.难得的.也是唯一的一次大捷.

北海老祖、云罗域主.乃至火云域主等人全都在.

北海和云罗已经笑开了花.

那个可怕的人类少年终于死了.天.看他先前出手对抗星云神子那等绝顶真神真仙的时候.北海老祖和云罗域主几乎都已经窒息绝望了.那家伙才只是半神而已.竟然强悍到如此逆天的程度.他日从星云界归來.自己一方注定只有附首称臣的份.

紧跟着又瞧见天劫降临.连神子等人都不敢上前插手.还以为烈盘注定要突破真神.已经势不可挡了呢.以北海老祖的程度.他可不知道有所谓的天罚神劫.

哪知.那么强大的烈盘.居然被天劫降下一柄古怪的雷剑就直接劈死.而且是瞬间劈死.连尸体都僵硬了.

哈哈.真是太大快人心.

“除之前的赌注和悬赏外.朱厌族永世皆乃我云罗域座上之宾.”云罗域主沒忘了趁此机会多拉近两家关系.不用多想.有那小朱八在.只要活着从星云界归來.那以后的朱厌族注定会成为天元大陆的主宰.自己奉他们为座上宾.自己自然也就成为了他们的座上宾.这样的买卖若是不会做.那真是妄活了那么大岁数.

“我北海域也是如此.”北海老祖在南蛮八域中一向以老资格自居.即便面对各大神山、兽主.也都是一直的强硬老大姿态.可这次.面对朱厌族一个刚刚晋级真神沒有多少年的族老.却恭敬了起來.态度十分和蔼.

朱厌族老开心极了:“天佑我族.天佑八儿.”

唯有以火云域主为首的一干人类领袖.按自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主水晶的画面黯然了下來.

下界妖族狂欢.可谁都沒有注意到.在那主水晶黯然下去的那一瞬间.画面中.一道微弱的光芒突然闪现了起來.

那是一丝很微弱的光芒.

起先时.如同夜空中最不起眼的一丝星光.随即越來越亮.仿佛夜空透明.星辰靠近.

是烈盘.

星辰之光.希望之光.觉醒之光.

他当然不是死了.更不是僵硬了.而仅只是自己封闭了七感感知、自己封闭了思维、封闭了神识.以真正的无为无欲无求状态.來对抗那恐怖的达摩斯悬顶之剑.

当他关闭了自身的一切时.达摩斯之剑确实是静止了.

这柄剑素來具有魔性.它只认得生灵内心深处的yuwang.是那些yuwang吸引着它在前进.直到刺透人心.

可.当这些yuwang突然全部消失.它便茫然了.不知该何去何从.

直到星辰光芒亮起.形成了一种无声的驱逐.

星辰只是天体.只是物体.它当然沒有任何的yuwang.达摩斯之剑仿佛感觉自己來错了地方.终于开始淡化.

它的虚影变得越來越薄弱.直到完全消失.

烈盘混身闪烁着闪亮的星辰之光.身上那僵硬的感觉已经散去.身子变得柔软起來.

他自动盘腿坐起.如同一颗星辰般自主悬停于虚空.散发着仿佛神佛一般璀璨的光芒..

不知过了多久.他才悠悠醒转.

头顶的天罚劫云未散.达摩斯之剑却不见了踪影.

这是他在封闭自身前设下的回转时间.若沒有这样的设置.完全的封闭七感后.唯一的结果就只能是永久成为植物人漂浮在虚空中.

“我沉睡了多久.”他问.

“不知道.这里沒有日月可借鉴……大概几天.”炼天鼎赞叹.看到第一劫乃是达摩斯之剑的时候.它都沒有想过还有这样的方法可以破解.

在传说中.达摩斯之剑可是天道最厉害的武器之一.号称可斩一切至尊.就连傲绝九天的至尊强者.都无法和天道的达摩斯之剑相抗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