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 九清(上)/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雷神.九清.

听到炼天鼎的口气.烈盘也吃了一惊.

那七百年间.炼天鼎闲时曾告诉过他很多仙界真正的主宰巨头.雷神.无疑就是其中之一.而且.还是最神秘的之一.

天地间.创世神‘混’最大.除他之外.便算是四大祖神.只有这一级.才能掌控这片天地间最重要的一些东西.比如十万天道.这才算是宇宙真正的主宰.其他诸如至尊之类.无论他们多强.都只能算是强者.并沒有掌管天地宇宙某样真正的实权.远称不上主宰.

可.主宰只有四大祖神吗.

不.

游离在这天地间.与四大祖神平级的.还有两位.

九清.西方佛.

这两位.虽然未曾有掌管十万天道.但.却掌管着十万天道之外的.另外两样至关重要.甚至可以说影响着整片天地宇宙的命门.

西方佛.掌控所谓的极乐世界.

那里.汇聚着古往今來.所有一切的灵魂神体.

那是亡者的国度.沒有任何活着的人知道在那里.就算是炼天鼎都不知道.

当初六道轮回还健全时.冥界的存在.是凡俗人等的死亡国度.自从祖龙身死、六道崩溃.冥界名存实亡.

可极乐世界.却是仙人们的死亡国度.

但凡成仙.便可跳出六道之外.不再受冥界的约束.可.仙人们也会死.有寿终正寝的.毕竟即便寿命号称无限长.也只是号称而已.道君境都有生命的极限.更别说.自古仙家多战.死于战乱中的仙人强者.就更是不计其数了.那其中最强的.显然便是死于五亿年前的祖龙亚特兰蒂斯.

这些所有的仙人灵魂.死后不去冥界.而是去极乐世界.成为西方佛手下的一员.

可以想像.一个汇聚了古往今來所有仙家亡者的国度.究竟会有多强.掌控了此世界的西方佛.不论是自身实力.亦或是掌控的权利.都绝不会在四大祖神之下.

而九清.沒有西方佛那么神秘.但却也差不了多少.

他所掌控的.便是让任何修仙者都闻之而色变的天劫.不单掌控着一切控制凡人的天劫.甚至.还掌控着可以管束仙人的仙劫、天罚.如果说四大祖神是天道的掌控者.那他则就是天道的真正代言人和行刑者.

“这巨人就是九清..”七彩仙土说话都有点结结巴巴了.尽管它曾是祖神天后太阿的玩物.也算见过世面的.可九清.太神秘了.在仙界中的传说太多.可就是沒有人见过.

太神秘了.无数度过天劫、仙劫.甚至偶有从天罚下逃生的人或仙.都很少有听说谁在劫云中瞧见过九清的化身.

“九清只是一个称号.”炼天鼎断然摇头:“传说中九清在接管天劫天罚时起.便将自己化身为九位.掌控着九种天劫或天罚.其中就包含有这位大名鼎鼎的雷神.雷神掌控的是雷劫.最常见的天劫……所以他不是九清.但.却是九清之一.”

“恩师.”那巨人竟然开口了.他看着的不再是烈盘.而是下方的炼天鼎.并且.沒有再保持端坐.而是站起身來.恭恭敬敬的朝炼天鼎一拜.

九清和西方佛.乃是创世神‘混’的徒弟.

早在天地宇宙还处于一片混沌.未曾开天劈地之时.这两位就已经跟随‘混’在修行了.而炼天鼎是‘混’的眼珠所化.严格说起來.也算是‘混’亲至.自然当得起这一拜.

“我只是‘混’的一部分.”炼天鼎说.对方虽然自居晚辈.可他却不敢真个摆谱.这位可是九清之一.能让太阿、天帝等祖神都深深忌惮的绝世强者.真要论起來.他们比四大祖神的出生年代都要早得多.

“都一样.”雷神淡淡的说道:“何况.那只是一个称呼而已.”

“呵呵.双圣从不在世人面前露面.”炼天鼎问:“今日为何破例.”

“天道将崩.仙途将断.很多以前的规矩早已不存在了.”雷神说道:“譬如今日的天罚.”

“会比以往更严厉吗.”炼天鼎问.

“会.也或许不会.这得取决于他自己.”

炼天鼎和烈盘都同时楞住.不知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雷神显然只是想和炼天鼎打个招呼.他有着更重要的事.作为天道的审判者.他还有事情沒有做完.

他低下头.看向还沒有他脚趾大的烈盘:“知道什么是天罚吗.”

“逆天行事.破坏天道规则运转.乃降天罚.至死方休.”烈盘答.

雷神摇了摇头:“谁告诉过你一定要至死方休.”

“古书记载.亦或是前人告知.”烈盘笑着说:“那有什么区别呢.”

“沒有区别.只是.告诉你这规则的人.也只是一知半解而已.”雷神淡淡的说道:“天道运转.发乎自然.但凡有任何逆天行事之举.都定然会给天道带來一些创伤.所以需要有天罚.既是为了阻止犯规则之人.亦是为了告诫下界诸生.不得再犯.”

“而我.就是掌控此天罚的人之一.呵呵.人们常说触动天罚必死无疑.但他们错了.这世上有太多触动了天罚.却还活得逍遥无比的家伙.他们有的是靠自己的力量对抗了我等掌罚者.也有一些聪明的家伙.知道如何取悦我等或是提出合理的交换条件.从而免去劫罚.但.规则之一.便是不能将免除天罚之事告知任何人.以犯天罚权威.否则那才是真正的至死方休.”

“烈某逆天修行.有什么修为就渡什么劫.况且.烈某小小一届凡俗之人.身无长物.”烈盘此时仍旧还直不起腰來.他的伤势太重.凤凰星宇决也几乎停止了运转.只剩下一丝生理机能在护住心脉.任由身体缓慢生长恢复.但.口气却是强硬得很:“所以.沒什么可以雷神交换的条件.”

“呵呵.”雷神笑了笑.并不在意.只说道:“你是自我掌控天劫以來.第一个能靠自己实力走到这一步的人.我有些爱才.不愿你就此妄死.你所触动的天罚雷劫.该是有史以來的最强程度了.可.你到现在才只走了一半.还有三关.”

下面的炼天鼎插话道:“雷神若能替他免了剩下的三劫.他虽沒有条件交换.我却有.”

都看得出來.烈盘现在的状态.别说三劫了.就算一劫都挨不过去.刚才那些漫天大凶.早已让他力竭筋疲.随便再來一只九头雷火兽或是饕餮那级凶兽.都能彻底要了他的命.

“你的意思呢.”雷神看向烈盘.

烈盘嘿嘿一笑:“沒有谁想要死.可.我却希望可以靠自己度过这次天罚雷劫.”

炼天鼎叹了口气.和烈盘相处那么久.早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脾气.别的事情上.这小子或许很懂得变通之道.

但.只要一拉扯到力量.这家伙就绝对是个死脑筋.

靠自己的力量渡劫.这话还真像他的风格.

炼天鼎也明白.这并不只是烈盘在追求力量的极致.更多的.还是一种向道之心.

就算普通想要成就真神真仙者.沒有稳固如一、排除万难的道心.那是绝对不可能跨越仙凡之别的.更别说.他的目标是四大祖神那一级.

要是连这天罚雷劫都迈不过去.还谈何成就最强祖神之位.

若他在此处退缩的话.

是.他可能真的能避过此天罚.可能真的能修到至强者境.但.要想成就最至高无上的祖神.不可能.道心首先就已经出现了裂痕.自信也就不复存在.这样的人.或许也能很强.但.绝对无法成为最强.

能立于众生之上的祖神之首.岂能是一个畏首畏尾.不敢面对死亡之辈.

虽然这样很危险.但.确实也不失为一种最好也最残酷的磨练.

“很好.”雷神淡淡的说道:“你若选择让它帮忙.那我不会容情.你只有死路一条.但现在……”

“你还有三道天罚.我问你三个问題.错一个.罚你一劫.若三个问題都回答得让我满意.则天罚可免.”

烈盘的脸上无悲无喜.只静静的听着.

“第一个问題.”雷神问:“这修行路上.你杀过多少人.”

烈盘略一沉吟.

这修行一路.死在自己手上的人.其实还真不多.

从安城的轩辕一家开始.直到现在.估计也就一二十位.

相比起别的修仙者來说.这确实是一个很小的数值了.

“一二十人.”烈盘答.

雷神点了点头.又问道:“这修行路上.你杀过多少妖兽.”

烈盘一楞.

妖兽.这可……

这可真有点多.

还在南安镇时.自己就已经穿行在穷荒蛮林中斩杀各种妖兽了.后來为了祭炼万妖幡.为了收取生魂.更是造下过无数的杀孽.往后.不论是在万魔窟秘境.亦或是在南蛮秘境等地.自己都斩杀过数之不尽的妖兽.这.是难以用数量來计算的.

“不计其数.”烈盘似乎感觉到了一点什么.

他想起炼天鼎的话.想起仙界.乃至四大祖神之间的妖与人之争.

他意识到.自己给出的.可能会是一个错误.或者说不能让雷神满意的答案.

雷神的脸上沒有任何表情.只淡淡的问道:“第三个问題.为什么你杀的妖兽.比杀的人要多.”

又是一个让烈盘为难的问題.

为什么.

因为对方带给自己的威胁.大部分时候或许是这样的.烈盘并不噬杀.

可.自己为了万妖幡而杀妖拘魂之类的事.也算是对方妖兽威胁到自己了吗.

要么.非我族类.

这或许也是个很好的理由.若万妖幡所需的是人类生魂.那烈盘在刚接触到万妖幡的时候.大概就会视之为洪水猛兽、邪异妖道.断然不会去炼制.

但.烈盘从内心來讲.并沒有将人与妖兽之间划上那么泾渭分明的分割线.他并不愿意屠戮妖兽.不管是强大的还是弱小的.条件许可的情况下.他会更愿意和平相处.何况.早在炼天鼎刚能与自己交流时.就已经明确告知过烈盘.他來自地球.是龙族祖地的后裔.虽然拥有人型.却应该算是妖兽一族.可在此之后.他仍旧在黑武场乃至真凰域内杀过不少妖兽.如此说來.说‘非我族类’就更荒谬了.

“因为需要.”烈盘最后想出了一个比较贴切的词:“杀了它们.我才能走得更远.才能更强.这与他们是人类或妖兽无关.”

话音落后.空中寂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