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 向老坛主/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小和尚在旁边介绍说:“这位是咱们导宗沙城的禅主.向老禅师.”

烈盘不敢怠慢.起身拱手:“见过向老禅师.”

那老头摆了摆手.示意烈盘坐下.自己也在小和尚的搀扶下坐了:“极乐世界的规矩可沒有你们凡界那么多.不讲究这些客套礼仪.心诚则灵.”

烈盘笑了笑:“老禅师倒是好说话.那烈某也不虚言.事情较急.未知那炼体功法可入得老禅师眼.”

“入不得眼.我便不來与你见面了.”老禅师说:“凤凰星宇决.呵呵.好名字.前些日子在阿耶罗城.有人曾送出一本真凰决到鄙门.以换取鄙门最顶级的向导陪同进入百重天.你这凤凰星宇决.虽然比不上那真凰决.可也算不差了.‘道’级.呵呵.不足以形容.我觉得.这勉强可算‘至尊’级的炼体决.”

老家伙显然是个识货的高手.眼光和炼天鼎差不多.都能判断出凤凰星宇决的极限.足够修炼到道君境.努力一点.再加点天赋.确实可以够得上至尊水准.算是‘准至尊’级.

至于他口中能送出真凰决的.烈盘用脚指头都能猜到.显然便是凰女.

凰女的情况和自己又有不同.首先真凰决本该是凰女最核心的东西.她对真凰决的依赖程度.可绝对要比自己对凤凰星宇决的依赖程度重多了.居然舍得交出來.虽然是交给另一个‘死者的世界’.那可是真凰的核心传承.

烈盘觉得.恐怕凰女是发现了一些自己不曾发现的东西.迫不及待的想要进入百重天以内.才会如此不惜代价.而且.这老禅师口中所说的顶级向导.显然又和指派给普通神灵的向导级别不一样了.说不定.直接是一个道君向导.甚至是至尊.不但负责带路.还能负责你的安全.

“那么.”

“那么我就想问问.”老禅师看向烈盘:“多出來的部分.居士准备怎么花费.按照鄙宗的规矩.‘道’级炼体决.可获得千次向导的机会.可至尊级……呵呵.鄙宗可沒有万次向导的选项.”

“有什么可以供我选择的条件吗.”

“有.选择特级向导.”老禅师说道:“你可以选择道君级向导.或者是五位天尊级向导组队.同样是千次向导的机会.那你就可以直接略过比武那一步.这样的向导.不用你來保护.相反.他们还可以保护你.”

这听起來当然好.简单直接.瞬间就可以达到自己的目的.但.烈盘可不是來极乐世界观光旅游的.更主要的是.肯定会有很多隐秘之事.让这么一个或者五个比自己更强的家伙随行.凡事不在自己的掌控中.真的就好吗.

“似乎还有另一种选择.”

“有的.”老禅师老神在在的说道:“你可以维持先前的选择.挑战守护尊者.然后得到千次普通向导的机会.而作为补偿.你将有权利在任何导宗分部.请求鄙宗五位道君级强者.或是一位至尊级强者出手.为你做任何事情.可以请求三次.当然.所做之事是在不违背佛祖戒训的条件下.也就是.不会帮你杀害或伤害任何本界神灵.此外.还会送你三千佛骨舍利的盘缠.虽然这里是极乐世界.大多数东西都可以凭臆想得來.但.臆想天道可不是万能的.呵呵.特别像你这样的外來者.要想旅行到极乐世界深处.沒有点盘缠可是件很麻烦的事.”

佛骨舍利.是极乐世界的货币之一.也是价值最高的一种.往下还有金刚舍利和罗汉舍利.是硬通货之一.

舍利的形成.來自于这里的神灵本身.他们本沒有肉身.纯灵体.但凝结的时间长了.自然而然会生出一些组成肉身最基本部分的骨质.就像仙人肉身死后.元神若是未散.经过长期修炼.也会重新长出肉身來一样.

只不过.在极乐世界中.天道法则不允许任何人重塑肉身.因此任何神灵走到自生骨质这一步时.天道法则就会降临.将那凝出的骨质逼出神灵体外.因此形成舍利.当然.这样的骨质每被逼出一次.神灵本身也会获得极大的好处.与天道亲睐.修为增涨等等.

佛级的大能者.对应的就是道君级以上.他们生出的舍利便称之为佛骨舍利.金刚对应天尊.罗汉对应真神真仙.十分容易理解.

极乐世界的神灵极多.无尽亿万.每天都会有大量的舍利生成.这些舍利由于受过天道的洗礼.因此具有一些神秘的特性.可利于修行.并且因为无法复制.因此才被佛祖作为极乐世界的硬通货币.

三千佛骨舍利.这已经算是很大一笔盘缠了.烈盘虽然不知其具体价值.但起码作为盘缠肯定是足够的.

那老禅师说着.笑呵呵的看向烈盘:“你.选择哪一种.”

烈盘耸了耸肩:“我想.那得让我先瞧瞧你们守护尊者有多强再说.”

守护尊者.

老禅师带烈盘参观了下导宗的禅院.见过了正在禅院中修行的两位守护尊者.

给烈盘的感觉.那就是两个怪物.肌肉怪物.

近三米的身高.块头大得就像一只猛犸巨象.气血冲天.竟能形成实体.将他原本就已经很高大的身材.再度硬生生拔高一大截.

那看起來可就是四五米的块头了.烈盘站到那守护尊者身前.感觉自己简直就像是一个三岁小孩.

可别看不起那身肌肉.更别以为烈盘会法天象地.几百米高都能变出來.

首先.极乐世界可用不了法天象地这样的术法.其次.人家这是硬生生的气血堆出來的高度.可不是什么虚假的法天象地之术.

再者.他们本是灵体而非肉身.光凭灵体的气血都能凝化到这样的程度……简直让人无法想像.

这两位守护尊者.任其一位.感觉都有顶级天尊的实力.距离道君可能要稍稍次上一点.但若单就炼体程度或者战斗力而言.将这两人视为凡界的道君对手.一点都不夸张.

这是炼天鼎的评价.

确实.他们只是顶级巅峰天尊.但这里是极乐世界.人家主场作战.烈盘却是客场.无法使用道术.只能靠肉身对敌.这样一加一减.说是面对下界的道君.真是一点都不为过.

这可是两个大阶的跨越……

“这就是那个奉上了‘至尊’炼体术的祈告者.”这两位守护尊者.看起來可沒有老禅师那么好的脾气.

导门的守护尊者.准确來说.并非是导门的直系成员.而只是受导门聘用.专用与检验那些申请向导者的实力和成色的.

其中一个留着光头.头顶却沒有佛门戒疤.一脸横肉、凶神恶煞.看着烈盘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只煮熟的鸭子.他只扫了烈盘一眼.便嘿嘿冷笑起來:“区区罗汉境.刚入仙门.也敢挑战我等.”

“哈哈哈.我还以为舍得将至尊炼体术送给宗门的会是何等样的人杰.却不料是个傻子.”另外那个守护尊者更是嚣张.个头稍矮.一头乱发.犹如一个野人:“这小子是我的了.光头别和我抢.佛爷要生撕了他.”

老禅师对这守护尊者的嚣张似乎并未觉得有何异样.他笑眯眯的看向烈盘:“有决定了吗.你随时都可以反悔.”

“吓尿了就早点滚吧.”光头冷笑道:“或者.你有别的高手代你出战.”

“不用了.”烈盘说道:“三天后.來此一战.”

光头和野人都是一楞.刚才他们故意放出一身血气.并未有何实力上的隐瞒.就是想吓退这个真神级的小家伙.毕竟.只要对方提出挑战.他们就得应战.而战胜这样一个弱者.对他们來说是件很无聊的事.

沒想到.这家伙居然如此爽快的就决定了.

“嘿嘿……有点意思.”那乱发野人咧嘴笑道:“小子.可别怪我沒事先提醒你.佛爷下手可是很重的.”

烈盘笑了笑.并未接口.

那老禅师这才说道:“好.三天后.此处见.”

对手确实很强.甚至让人感觉不可战胜.相互间隔着巨大的等阶差异.

但烈盘也有自己的考虑.

与其选择所谓的特殊向导.弄那么一个道君天天‘监视’自己.还不如走前一条路來得简单呢.而且.导宗的‘五位道君或是一位至尊随时候命’的承诺.也让烈盘觉得蛮值的.那可是随时候命.听任你差遣.并且有三次机会.

导宗在极乐世界每一重天每一座城都有分部.这承诺.再适用不过了.到哪里都用得上.

只是.要战胜守护尊者.烈盘觉得自己还需要做点准备.还需要一点提升.

不.应该说还需要一个突飞猛进.只是一点点的提升.对于那两个恐怖的守护尊者來说.恐怕还有点不够看.

而达成这一点.对别人或许很难.但对自己.三天已经足够.

只因.自己成就真神真仙后.还有件事一直沒來得及做呢.

神龙精血.

导宗所在之地.是沙城的修炼圣地.这里宗门林立.禅宗、佛宗、阿耶罗宗、般若宗.各种佛家宗门.随处可见.

也有那种免费借用给普通修士所用的闭关场所.

这是烈盘感觉极乐世界最好的规则之一.起码不用像自己刚到星云界时.为了上个灵界还得抓破头皮去想怎么筹钱的法子.

闭关场所很大.一片独立的小山谷中.四周有严密的禁阵佛印.外人无法窥视也无法进入.

“这滴神龙精血.本就是天尊精血.经我提纯.其精血中所蕴含的神性力量更为精纯磅礴.”炼天鼎慎重提醒:“这也是你第一次融合真正大能者的精血.过程之痛苦、融合之艰难.你得先做好个心理准备.”

烈盘笑着摸了摸下巴:“会比之前我渡天罚和吸收雷液时更难更痛苦吗.”

“吁……”炼天鼎觉得自己白说了.

能经历过天罚雷劫那样恐怖考验.再融合了前无古人的至尊雷液而活下來的家伙.融合神龙精血.哪怕是高出他一个大境界的精血.大概对他來说也不是那么难吧.

“准备好.”炼天鼎不再废话.全神贯注的悬到了烈盘的头顶正上方.

下面烈盘盘膝而坐.口中虽然调侃.身体和精神却早已严阵以待.

只见炼天鼎的鼎盖轻轻开启.一滴鲜艳得发出耀眼血光的精血缓缓腾空而起.

那滴精血中.蕴含着让人颤栗的神性力量和龙之力.更有着庞大的秩序链条所组成的规则.散发出來.瞬间就将这整片山谷的温度都提升了数百度不止.

绿茵茵的树叶、鲜艳的花朵.瞬间就被这高温炙烤得焦黄.山谷都好似要燃烧了起來.

一股天道法则立刻來袭.那是极乐世界的佛道梵规.它不允许外來的天道干预这片世界.强行镇压.

但.有炼天鼎.

这可是一个身具十万道的家伙.虽然沒有精通某一道.但却十万道齐聚.但就道境而言.绝对的至尊级.而它的鼎身更是由创世神的眼珠所化.那是比现在的祖神甚至是西方佛、九清等存在都更强一级的恐怖无上存在.组合上十万天道.绝逼算是超强一线.仅次于四大祖神的级别.即便是在这天道水火不容的极乐世界中.它也能抗衡.毕竟这里只是屠浮天的最底层.佛道梵规并不是绝顶的强大.

只见它鼎盖猛然一张.

这还是烈盘第一次瞧见炼天鼎将自身的鼎盖真正打开.

尽管还未完全开启.只是开启了一半.但只见从那鼎中透露出有无尽的十万光华.耀眼无比、照亮了整片天际.

天空中的颜色精彩极了.万彩斑斓.眩目无比.组成着各式各样的道纹.图案.那是炼天鼎的道.十万天道.

瞬间将这整片山谷覆盖.顶住佛道梵规的镇压.使其无法入内.也无法打散神龙精血的秩序规则.

“就是现在.”炼天鼎一声轻喝.半空中的神龙精血猛然贯下.直透烈盘的天灵盖而入.瞬间将他整个人的表面都渡上了一层鲜红.

神龙精血入体.如同是一股无比炙热的高温.

先前只是刚刚亮出.都已经让这山谷的温度上升了几百度.而作为精血本身.更是有着恐怕不下数万、数十万度的超高温.堪比一个核聚变的核心.这样的温度.爬满全身.透进你五脏六腹.甚至.还要透入你的灵魂.那样的痛苦.难以想像.

尽关已经经历过了至尊雷液的洗礼.对世间所谓的顶级疼痛有过了深刻的认知.

但这一刻.仍旧是让烈盘难以忍耐.

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嚎声响起.惨绝九环.

“嗷...”

他整个人仿佛瞬间就已经被烤焦掉了.但.仙体就是仙体.顶级的肉身可非浪得虚名.竟然撑住.

无论那高温在瞬间烧毁了多少细胞.都总有新的细胞迅速生成.坏死的死皮、死肉不断的落下.堆积在他身边.只几秒钟的时间.身旁已经堆满了比他整个人的体积还大的灰烬.都是被烧尽的死皮死骨肉身.剥落下來.

“撑住.”炼天鼎大喊.

高出一个大境界的精血.强行承受其洗礼.绝对是有性命危险的.也就是烈盘肉身够强.炼天鼎才敢这么干了.

但.前提也必须是他能忍得住这痛苦.能撑得下來.

只要维持着意识不散、只要能维持住仙体的再生运转.就能慢慢的适应这高温.将肉身脱胎换骨.更上一个台阶.甚至最后直接肉身成圣.成就天尊境的肉身也未可知.

烈盘的嚎叫声不绝.显然一直在苦苦支撑.

但.这显然不是炼天鼎最担心的问題.

以他对烈盘的了解.洗礼这滴提炼过的神龙精血.只会有惊无险.那家伙的肉身已经锤炼得太强了.而且有过至尊雷液的经历.对疼痛的忍耐.足以让炼天鼎都叹为观止.他能撑得过去.

只是.自己能撑过去吗.

炼天鼎的鼎盖再度微微开启了一点.先前只是开启一半.现在却达到了百分之六十的开启度左右.

从鼎中射出的十万天道光芒更盛了.更为耀眼.威力也更大.

只因.它能感觉到來自外界佛道梵规的压力在逐渐的增大.

这里到底是佛祖的地盘.

虽说只是最底层.以炼天鼎之能.足以对抗这最底层的最强佛道天规.但.当这最底层的佛道梵规压制不住炼天鼎时.佛道梵规就会慢慢增强.它会自动从更深层的极乐世界中汲取力量.不断变强.直到完全将这股对抗它的力量压制住为止.

烈盘要想完成整个炼化精血的过程.炼天鼎估计需要两天左右.

而以现在佛道梵规的增强速度而言.两天时间.自己应该能勉强撑得过去.但.不能出现意外啊……

若是自己无法压制抵抗住外界的佛道梵规.被其侵入.那不论是烈盘自身还是那滴仅只是天尊境界的神龙精血.都肯定是无法与极乐世界的佛道梵规相抗衡的.

此间的佛道梵规.绝不可能允许外界的天道变化在此界生成.两者的融合.必然会被其打散.最终的结果就是.烈盘会一无所获.白白浪费掉神龙精血.而前功尽弃.

一定要撑住.

炼天鼎对烈盘说.也在给自己打气鼓励.同时也有点小小的懊悔.当初还在行宫里时.就该让烈盘先吸收了这滴神龙精血再來此界的……

但当时谁又知道通道的另一边连接的竟然会是极乐世界这样特殊的地方呢.而且那时烈盘刚刚踏足真神境界.底子还未稳固.也才刚经历雷液之苦.无论如何都是需要先休息几天的.

哎……只能说.造化弄人.人算不如天算.

它有点发散性思维的想到.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烈盘的嚎叫声有了些许减弱.似乎在开始适应那样的精血高温了.

已经过去一天时间了.炼天鼎的鼎盖也开启到了百分之七十.

情况比它预料中似乎还要好那么一点点.两天时间.应该尽够撑得住.

一切似乎都在向着好的方向发展……只要.不惊动一些老家伙……

而此时.在远离屠浮天的第百重天位置……

那是一个古朴而幽静的山洞.镇守在百重天的入口处.

洞中仙霞氤氲、紫气腾腾.白雾弥漫.仿佛经年不化.

可.此时那白蒙蒙的迷雾却突然散开.露出那洞中一尊枯老的身影.

这是一个很老很老的修士了.他穿着一身结满了蛛网的袈裟.上面灰尘扑扑.身材也干瘦得吓人.只剩下那枯树皮般布满褶皱的皮肤.覆盖在细细的骨头上.有如是一尊早已坐化亿万年的僵尸.

当白雾散开时.他的眼睛睁开了.完全不似他枯木僵尸般的身材那般无神.而是神光炯炯、精芒逼人.

“能对抗佛道梵规.待我瞧瞧.”他枯瘦的嘴唇开启闭合间.吐出的每一个音节都似乎蕴含着无穷的魔力佛性.仿佛能穿透万界.

他眼中的神光透视.射出如同激光般的光芒.直接穿透无穷天、屠浮天.直达那让他醒來的异变之处.

他看到了一只鼎.一只眼熟无比的鼎.放出无尽的光芒.对抗着周天佛道.遮盖了下方真象.让这枯木老僧都看不穿在那鼎下究竟有什么存在需要它如此保护.

“居然是它.难怪能达到这样的程度……它也來这里了.是为了寻找那位而來吗.”枯木老僧自言自语的说道:“呵呵.不管是何理由.來者是客.该客随主便才对.如此抗衡佛旨.可不是为客之道.”

枯木老僧随便抬手一挥.一道枯木霞光穿射而出.越过八百九十九重天.直轰而去:“既然是老朋友.那便先打个招呼吧.”

ps:第二更到.今天两个六千大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