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 目标,法难城(上)/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冲破他.”烈盘大吼.

既然不能以道破道.那就蛮力破道好了.袖里乾坤这样的低阶段招数终是有其局限性的.兜不住真正的强者.

他全身龙息喷薄、龙势奔腾.借势和力來对抗天道法则对他的侵蚀和作用.

同时星辰拳凝聚.凝神聚气.想要击打到这袖里乾坤的壁沿处.

瞧见了.

烈盘眼尖.本又对袖里乾坤十分了解.瞬间瞧见这袖内的边壁所在.一拳轰上.

以他今时今日的实力.就算这袍袖是上品法宝级.也给他直接轰穿了.

可.一只大手迎了上來.

那大手上缠绕着日月星辰.掌中更似是托着一整片星系在运转.

“摘星手.”方儒生的声音自袖外传來.直如天地再轰鸣.

这是在他的袖袍内.这是在他的领域内.洪钟般的声音直似魔音般贯脑.挥之不去.震慑人心.再配合上那号称可以摘星捉月的摘星手.气势十足.

自己是星辰拳.对方居然是摘星手……

烈盘心中暗寒.只觉兆头不好.可就在这一瞬间.他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力量……

被困进这袖里乾坤的世界.反倒与外界的极乐世界分划开了.

这里自成一片天地.冥冥中竟似有一条通道.一头连着这袖里乾坤.而另一头.则连接着无尽距离之外的宇宙世界.

这袖里乾坤竟然独身于极乐世界之外.成为宇宙世界的一部分.

这意味着……

各种熟悉的天道规则纷踏而至.各种熟悉的力量纷纷归來.

烈盘朗声大笑.他终于知道这方儒生为何可以使用天道法则了.

“那就给你摘个够.”

他一声轻喝.不再仅只靠肉身蛮力.右拳一握.无尽距离外的星辰之力疯涌而來.

有段时间沒有这样掌控力量的感觉了.肉身虽强.但掌控自身和掌控天地显然是两个完全不同的级别.

此时星辰之力瞬间聚满全身.在拳头上显化.

数以百计的星辰瞬间遍布.

“摘吧.”烈盘哈哈大笑.挥拳间.数以百计的星辰朝着那摘星手轰出.

既是在自己的领域.方儒生自能感觉到对方的强度.先前对方仅凭肉身之力.他感觉摘星手完全能够将之拿捏住.

可变化仅只发生在一瞬间.当那数以百计的巨大星辰齐齐轰來时.方儒生甚至都还來不及反应.便感觉手掌处钻心的疼痛.

一颗巨大无比的星辰冲來.正冲他掌心.

这股星辰之力大得吓人.好似真有一颗星辰撞击的巨力.

摘星手虽然号称可摘星捉月.可到底只是摘星.而非接星.

静止的星辰好摘动.但这可是高速冲击中的星辰.

好不容易拿捏住.手掌巨颤.

这小小真神竟有如此力量..怎么可能.

可.还沒等方儒生从震惊中回过神來.灾难降临.

数百颗星辰铺天盖地而來.如同陨星雨一般‘轰轰轰轰’的接连轰上.

巨大到让他难以想像的力量冲击到手掌上.非只是摘星手神通被破.连同手掌的本体.也被瞬间轰得稀烂.

“吼.”

方儒生震惊至极.怒声咆哮.

这股力量是过于强大了.远远超出他的想像.可.也不该完全沒有抵抗之力.

若是自己能稍稍提前预警.不论是动用血祭术來硬顶.亦或是放弃袖里乾坤避开这一招.怎么都不至于像现在这样被秒杀.

他反应也算极快了.当此惊变之时.拼着舍了手.以手中精血祭炼.想硬抗这一招.

可那星辰拳余势不止.还未曾等他精血祭炼成功.强大到让他绝望的力量如同碾压般瞬间就将他一切防御、连同整个身体全都轰了个对穿.

这.这只是一个真神..怎么可能有这么强的真神..

方儒生仅只來得及转过这一个念头.整个肉身就已经被彻底粉碎.

一个晶莹剔透的金光元神从他额心处仓皇逃出.却被一只大手横空掠來一把抓住.

烈盘淡淡的说道:“有此天尊修为.本可在宇宙世界中呼风唤雨.却偏要跑來这里送死.那就把命留下吧.”

镇魂鼎一开.瞬间将惊恐万分的方儒生的元神收入其中.

收了方儒生.立刻便感觉到有好几股力量朝自己这方向飞快冲來.

“走.”

烈盘神色一凛.将方儒生已经残破的肉躯和所有遗物一把收了.

同时全身神力灵气一敛.带着净心和老二.瞬间隐沒于黑暗中.

收敛了气息.靠双腿夜行.可也能远远感觉到.追去战斗地查看的那几个家伙不弱.而且.并非极乐世界的僧佛.而乃是來自宇宙世界的修仙者.每一个都有着不弱于方儒生的神力.至少天尊境界.

这是从哪里突然冒出來的宇宙世界的天尊.

烈盘疑惑不解.

无人区.正如向老坛主所说的那样.存在着太多的不确定和危险.

空中随处可见成群结队的怨魂厉鬼或凶兽大妖.一个个气焰滔天.虽然单个战力未必有多强.但却胜在量大.若是有单个或者少数人的修行者想从无人区空中飞过的话.那绝对会遭遇难以想像数量的围攻.唯有真正开着巨型法器.上面刻着佛家法印的大队人马.才能在空中穿行.

这些怨魂厉鬼也好、凶兽大妖也好.似乎并不太习惯住在无人区的地面上.因此相比之下.走地面反倒显得平静得多.

只可惜.这样的平静也只是表面上的.

这一天路程下來.烈盘少说已经遇上了十七八次危险.

路边的一颗很不起眼的小石子.竟然拥有着让人难以想像的怨念之力.才刚刚靠近那百米范围内.就让烈盘感觉被那股怨念所吸引.不由自主的想靠近了过去.

是净心拉住他:“那是怨念石.以前沒有的东西.几亿年前随着冥界那些怨魂厉鬼一起被抛撒到极乐世界來的.据说那种石头的前生.是冥界的断头台.无尽岁月來.不知有多少鬼魂在那石头上被砍断了头颅.上面所聚集的怨气惊人.就算是佛祖都沒法化解.一单靠近.就会被其怨魂所吸引.轻则变得暴戾狂躁.重则直接发疯入魔.烈居士的定力已经很强了.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可以靠近怨念石百米内才受其影响的.一般的天尊.千米范围都靠近不了.”

老二不爽:“这不是变着法儿的夸你自己嘛.你丫的走到这百米范围了.比我老大还清醒.”

净心双手合什道:“小僧自幼修禅.虽沒有如烈居士那样强大的力量.但却佛心坚固.定力异于常人.有佛光扶持.万邪不侵.这怨念石是影响不了小僧的.”他说着.话风就要变:“其实.我觉得烈居士菩萨心肠.正是修禅的最好人选啊.烈居士若是选择修禅.我相信不出十年.必有所成.我……”

“打住.打住.”老二赶紧叫停.净心这家伙.自昨天被烈盘救了之后.长篇大论的谈‘食物’收敛了点.可却极口夸赞烈盘好心肠.千夸万夸、百般劝说.恨不得立刻就把他发展成禅宗信徒一样:“咱老大.不修你那破禅.”

废话.前几天才和你们禅道的老祖宗打了一架來着……修禅.

修残就差不多.

他们又看到了一滩烂泥.好像有生命似的在土地上游动.这些东西平时看起來很不起眼.可在遍布沼泽的地方.随时都有可能突然就从你脚下冒出來.

“那是噬神泥.”

一听名字就很恐怖.

“对任何元神都有着毁灭性的破坏力.只要稍微沾染上一点点.就算是天尊境界、甚至是道君境界的元神都会立刻就被融化掉.甚至.连它们所散发出來的气味.也对元神有着腐蚀的作用.必须赶紧通过.跟我來.”

不消净心來说.烈盘现在都感觉有点头晕了.赶紧跟着净心穿过这片沼泽.

类似这样的危险之地还有很多.全都隐藏在最不起眼的自然界中.稍不留神.就会丧命.

难怪连那些怨魂厉鬼、凶兽邪仙大都都不肯在这无人区的地表居住.而是选择游荡在空中.只因.这地表太恐怖了.

好在.有净心.

禅修精深的他.在此地完全处于一种百毒不侵的状态.难怪导宗的向导.大多都是由禅宗弟子担任.沒有什么战斗力.只会认路而已.因为也只有他们.才有时刻保持清醒的意识踏足此地的能力.禅宗这些和尚的定力、意志.确实是别的任何修仙者都无法比拟的.

唯一的好消息.就是除了地型的复杂和危险之外.这里沒有追兵和怨魂厉鬼的烦恼.

方儒生的那些同伴沒有追上來.甚至都沒有仔细的查找过那附近有用的线索.仿佛方儒生只不过是他们中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死了也就死了.失踪了也就失踪了而已.

尽管这让烈盘暗自松了口气.可也有更大的疑问压到了他头顶.

能将方儒生这样天尊境界的修仙者都视为可有可无的小卒.这得是什么样的人物、什么样的组织才能有的气魄.

历数宇宙世界.这样的人物恐怕也只有两位.

天帝帝释.天后太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