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 中土风云/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这无人区中马不停蹄的溜了整整两天.

开始时.烈盘还能听到恐怖的淮阴侯在乌云中穿过时的咆哮声.

显然.它追杀智癫不成.回头來却发现自己的手下被一个莫名其妙的神秘家伙干掉了一两千数之多.连散魂碎魄都沒给它留一点.

暴怒是必须的.

它寻着手下给出的线索.从烈盘进入无人区那里开始四处搜索.

可.烈盘既不升空.目标不明显.且在这无人区的地面上.各种自然陷阱和危险之地频频.要躲藏一个人实在太容易.

而且被淮阴侯派下來的那些鬼仙们.搜索起地面來也不怎么尽心.只是敷衍了事的应付交差.毕竟.就算是鬼.也不愿意把自己的‘性命’随随便便的扔在这里.

如此接连两三天之后.淮阴侯似乎渐渐接受了这个事实.不再派鬼仙们下來寻找.而是复归无人区的天空中.如同消失了一样.再不听闻半点踪迹.

厉鬼们恢复了平静.法难城也离自己越來越远.

烈盘总算有机会可以喘上一口气放松下了.

他从镇魂鼎中拉出了朱八.

虽然呆在镇魂鼎里.可烈盘并沒有刻意去封印镇魂鼎.只要有心.毕竟是可以感知到外界一切情况的.

朱八可算是亲眼瞧见了烈盘如何戏耍那些天尊.冲出法难城.又瞧见他如何力抗堪称顶尖道君的人物.虽然最后利用地理环境.借用了那些怨魂厉鬼.特别是借用了淮阴侯之力才能已逃脱.

可.人家毕竟是逃脱了.而且还是从顶尖道君级人物的手下逃脱.

太牛了.就算是朱八都不得不佩服得五体投地.

他一向自命天资高绝.蔑视一切同阶.可那毕竟是在人类、在妖兽.在一切凡俗生灵的范畴内.烈盘这样的表现……要知道.他才刚刚渡完大天劫、刚刚成就真神位.距离现在.才不到两个月的时间.竟然都可以从道君手下逃生了.

这根本就不是一个凡俗生灵所能想像的一种成长速度.

都不用烈盘提.他还在镇魂鼎里被烈盘带着在无人区跑路.躲避淮阴侯追杀那两天.就已经通过秘法联系过家族的族老了.现在.只是给烈盘汇报一下而已.

“族老已将你的事告知北海老妖了.据说.那老妖正在攻打中土大陆.已经迈过北海边界.所幸通知得及时.妖军只波及到了临近北海的几座人类小城镇便已收兵.并沒有对中土大陆造成太大的伤亡.”朱八笑着说:“听族老说.北海老妖知道你非但未死.而且已经度过了天罚雷劫.成就真神.并且.已经能和天尊高手相媲美之后.当场就吓得瘫了下去.”

“它现在已经让北海全面撤军.并且正在和中土大陆的人类修士谈判.”

“谈判.”烈盘说道:“他想谈什么.又有什么谈判的资格.”

朱八摇了摇头:“那就不太清楚了.似乎是想和中土大陆的人类和平共处还是怎么的……应该是想效仿我天元大陆之风吧.”

在天元大陆.虽分八大域.却由人类和妖族共同治理.虽然彼此暗地里的矛盾还是很多.但至少表面上算是和平共处了.

“是吗.”烈盘楞了楞.他本想着北海老妖能与中土大陆互不相犯便行.居然想和平共处.那就意味着北海要对中土大陆开放.北海那充足的灵气资源也要被中土大路均衡化.

这对中土大陆固然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事.可对北海來说.却不见得是什么好消息.

北海老妖究竟想干嘛.

烈盘一时间有点搞不明白.

别说他想不通了.此时远在无尽光年之外的无量老祖等人更想不通.

就在半个月前.北海与中土大陆之间那道无形的隔绝罩壁突然被破坏掉了.

妖兽大军入侵.

只花了短短三天时间.便占领了靠近北海边缘的七座人类重镇.而统管那七座重镇的宗门南华宗.一夜之间便已被屠杀灭宗.

想起当初烈盘初入仙云宗时.宗门面对的第一个危机.便是因南华宗授意.由不周山等三个小门派联手发难而引起的万魔窟事变.

那时.觉得这身处于暗处操纵着一切的南华宗是何等样的一个庞然大物.却不想.只因其靠近北海.现在做了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牺牲品.瞬间便被别人连同整个宗门都给铲平掉了.

这些变故不过只发生在一夜之间.中土仙道虽然早有准备.但大多数汇聚起來的力量全都还集中在无量山.

无量老祖这一年多來可是苦等烈盘而不归.

当初他和了空大师极力支持烈盘.非但拿了大雷音寺镇寺之宝的十星宝矿.还从七秀坊拿了大量灵矿.都是为烈盘准备.最后.还放心的把齐谊、夜摩天、鲜于超、空明和白牡丹.这些各大宗门最顶尖的人才全都留在了南蛮秘境.这一切.都只因烈盘的一句话:“一年后.我会带着他们变强了回來.”

可.一年之期早过.烈盘爽约了.

无量老祖和了空大师等人还沒什么.虽然焦虑、后悔.但他们并不怪烈盘.

在南蛮秘境那样的地方.以这六个最强不过太虚的少年.沒有混出头.甚至被人截杀了也实在正常.这事儿.原本就是风险‘投资’.

可.别的宗门、别的人却未必会这样想.

魔宗宗主早已大发过数次雷霆.唯一的亲生儿子现在生死不明.就因那姓烈的一句话.他先迁怒于仙云宗.被无量山和大雷音寺插手.无量老祖借口曾答应过烈盘.让烈蓉跟在无量老祖身边.非但直接把烈蓉接去了无量山.甚至还将仙云宗的所有高层都一并带入了无量山门中.才让他们躲过一劫.

可随后.魔宗又迁怒于无量山和大雷音寺.若非这两派实在太过强大.如今备战北海.更是空前团结、实力强横.否则早就已经打了起來.可.即便沒打起來.到最后面对北海这样的强敌时.魔宗也沒选择和无量山等宗门站在一起.

不止是魔宗.还有很多别的宗门也是如此.有的是如魔宗一样.认为无量老祖如此维护仙云宗以及那个烈盘太过迂腐、太过不可理喻.而也有的.纯粹只是因为贪生怕死.

天塌下來有大个儿的顶着.这一向都是人类最惯有的想法.

整个原本就已经很弱的中土大陆.这时候可谓已经是分崩离析.让无量老祖等人几乎绝望.

得到南华宗被灭门的消息后.无量老祖和了空大师就已经有种大厦将倾之感了.

苦等的烈盘到这最后时刻也沒有出现.他们几乎是抱着必死的决心.将所有愿意追随无量山和大雷音寺的宗门联合起來.踏上最后征程的.

中土仙道.就算是死.就算要灭.也得被灭在战场上.

他们在紧临着南华宗的仙云宗布防.因为北海妖族并沒有第一时间就迅速猛攻.只是几波佯攻.被他们撑了下來.可仙道中人也已是损失惨重.

可就在这最绝望的时候.紧跟着发生的事.却让整个中土仙道都傻了眼.

强势无比、占据压倒性优势的北海妖族.突然就停止了一切进攻.

然后.真神出现.

北海老妖亲自來前线了.

还以为这位真神会以摧枯拉朽之势.瞬间出手毁灭整个仙道的防御.却不成想.这位老妖非但沒有攻击.反而主动让妖族大军撤退.并且提出了要和中土仙道高层谈一谈的意愿.

这是.

无量老祖、了空大师、七秀坊已经复活的老坊主千叶冰、仙云宗的向灵莎等人全都蒙了圈儿.

这是什么意思.

“北海妖族撤军.同时打通两界壁障.让北海界的灵气.流入我中土大陆.两界共享.”纵然是无量老祖这样沉稳的人物.听到这话也忍不住有点颤抖.

“人族和妖族和平共处.共享一切资源.妖族不会干涉人族修仙者任何事.”了空大师唱了声佛号.脑子有点转不过弯來.

“有发现任何妖族伤人事件.人族修仙者有权以人族仙道的法则加以制裁.妖族绝无异议.”七秀坊的老坊主千叶冰虽然才复活一年左右.可经历这一年來不断的奔走联合各宗门对抗北海.再加上她曾去过南蛮大陆.知道那里人妖虽共存.但却只是表相.人族和妖族之间的形势比起千年前还要更紧张.

别说人族杀妖了.在南蛮大陆.任何涉及人与妖之间冲突的事件.都会十分敏感.妖族一向强势.绝不肯在这样的事情上低头.可现在.居然愿意遵从人族修仙者的法则..

“北海有连接南蛮大陆的通道..可以任由我界修士随意出入..进入那片灵气更充沛的界域中修行突破.”向灵莎这一年多來也算见过些大世面了.更知道北海是何等样的地方.知道北海老祖这位真神是何等样的存在.

可.对方居然在强兵压境.立刻就可以把整个中土大陆收入囊中的情况下.放弃进军.并且提出这些条件.

不不不.这哪是在和中土大陆提条件.这完全就是在帮中土大陆提条件.

从待宰的羔羊突然变身成座上的贵宾.这种变化.就算是无量老祖这些见惯了大风大浪的老家伙也有点反应不过來.

北海老妖笑了起來.虽然它的心在淌血……

它当然可以理解眼前这帮人的反应.更明白这样的条件会让他们感觉不真实.

但.那又怎么样呢.

自己看似是这场战争的胜利者.将整个中土仙道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可.真正的胜负却并不在这里.

当朱厌族的族老用颤抖的声音.将朱八描绘下的那个可怕的烈盘的消息告诉北海老妖时.它就知道自己已经输了.

这才多久的时间.那个少年.竟然已经可以戏耍天尊了……

最关键的是.他居然真的沒有死.

而且.在那样危险的情况下.那家伙不惜与极乐世界一座大城池.一座拥有着无数天尊和道君的大城开战.只为了让朱八给下界送來一个消息.足可以看得出.那个叫烈盘的家伙对中土大陆究竟是有多么重视.

他沒有死.他很强.而且.他一定会回來.

北海老妖已经再也沒有侵占中土大陆的意愿了.他庆幸的是自己现在陷得还不算太深.庆幸的是.自己灭掉的那个宗门.貌似刚好还是那个烈盘师门的死对头.

还有转圜的余地……

于是.撤退.理所当然.

只是.这还不够.

只要一想到那烈盘的强大.一想到自己曾下重注让人取那烈盘的性命.一想到自己曾侵入过中土大陆.它就惶恐而不安.它担心烈盘回來后.仍旧会找他算账.

所以他得谈判.

作为一个活了上万年的老怪物、老妖精.该有的智慧它绝对不差.

看得出來烈盘是个尊师重道的人.要想让这样的家伙不计恨自己.最好的法子.就是先从获得他师门或者长辈的好感开始.

于是它主动对中土大陆提出了一系列让无量老祖等人想都不敢想的、天大的利好条件.直接就等于是战败赔款、甚至是率领整个北海妖族向中土大陆投诚的地步了.

虽然.让整个北海妖族向它们一直看不起的人族投诚.会是件让妖族蒙羞的事儿……但那得看是什么时候.

要换在一年前.谁有这样的想法.北海老妖绝对一巴掌就直接拍过去了.可现在嘛……

妖族投诚的不是中土仙道.不是他无量山或者大雷音寺.而是那个人.

那个能戏耍天尊的无上强者.

臣服在这样的强者脚下.对北海妖族、对它北海老妖來说.不丢人.

“是的.以后大家都是一家人.”北海老妖淡淡的说道.虽然决定投诚烈盘.也决定要讨好他的长辈师尊.可骨子里.面对无量老祖这些家伙.北海老妖终究还是有一种优越感.它毕竟是真神:“既然是一家人.自然要有个家法家规.一切两族相处之道.就照你们人类的规矩來办吧.”

无量老祖这边一片沉默.沒人知道这位坐在那里都可以让所有人颤抖的真神究竟是打的什么算盘.

最终.还是初生牛犊的向灵莎打破了沉默.

她问得很直接:“妖族提出这样的条件退兵.对我们好处太的多.我们当然愿意接受.但.想知道原因.”她毫不畏惧的看着北海老妖.比起无量老祖等人來说.她反倒是场中显得最轻松自如的一个.

这是自然的.

因为她身份不同.

她是北海老祖亲自、也是唯一指定的.必须需要出席这场谈判的中土仙道中人.

只因北海老祖在此之前就已经调查清楚了.这位向灵莎.是烈盘宗门的宗主.并且.似乎和烈盘之间还有着那么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

所以对她的态度自然不同.甚至.北海老妖的真神威压.都被他严格控制在作用与无量老祖等人的身上.而对向灵莎.不敢有丝毫的无理.仿佛她就是自己的女主人.

“您是我的贵客.既然是您想要一个解释.自当从命.”北海老妖恭恭敬敬的说道.与刚才对无量老祖等人说话时的语气大有不同.

“因为烈盘……不不不.”提到烈盘的名字.北海老妖刚刚还高高在上的那种神态顿时一收.变得恭敬.甚至可以说是畏惧、颤抖.

“我不敢直呼那位的名字.你们知道是谁.就是那位大人.”北海老妖颤着声说:“他曾是您宗门的弟子.他希望我们两族可以和平共处.我为北海妖族之前进攻中土的事感到万分的抱歉和惶恐.愿为那位大人奉上我北海一族的所有.愿为中土大陆的人类仙者带來和平.只求……”

向灵莎、无量老祖等人早都惊呆了.

当‘烈盘’这个名字从北海老妖的口中蹦出來时.他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烈盘.那位大人.

难道.真的就是仙云宗的那个烈盘吗.真的就是那个一年多前进入南蛮秘境.然后如石沉大海般一直沒有消息的烈盘..

他、他究竟是变得有多强.竟然连北海老妖这样真神境界的人物.连提到他的名字都不敢.

只因他的一句话.竟然让强如北海老妖这样的真神.诚惶诚恐的率着整个妖族都來投诚、请罪..

“只求什么.”向灵莎咽了口唾沫.

以前时不曾发觉.只以为是自己对救命恩人另眼相看.可当知道烈盘再也回不來时.她才发现自己的内心深处.居然已经对那个少年产生了情愫.

这一年多來沒有了烈盘的消息.她曾不止一次在宗门里黯然神伤.想起当年在树洞中那少年的相救之情.想起此后在宗门中两人那些看得见摸不着的小小暧昧.一想到这些所有.她就有种心伤烦闷的感觉.

可不曾想.居然在此时此刻.以这样的方式再次听到了那个人的名字.

“只求当那位大人归來时.诸位能替我北海妖族说上一点好话.”北海老妖此时的态度恭敬得很:“原谅我曾对他做过的一些荒唐事.原谅我这次贸然出兵对中土仙道带來的损失.我北海妖族.除了答应先前提出的所有要求外.愿全数赔偿中土大陆因这次战争而遭受的一切损失.”

向灵莎、无量老祖等人全都哑口无言.

万万沒有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皆大欢喜的结果.更沒有想到.那个这些日子來.被中土仙道已经骂臭了的名字.竟然真的成为了所有人的救世主.

场中安静了片刻.向灵莎才问道:“你知道他的消息吗.恩.烈盘的.他现在在哪里.”

看样子.中土仙道是答应了.

北海老妖松了口气.他之前也算是观察过烈盘很长时间.对那家伙的性格算是比较了解.只要中土大陆答应了自己先前提出的那些条件.想來烈盘就算回來.也不会再为难自己.

面对在场这位最重要的向大宗主.北海老妖有问必答.将朱厌族老带來的烈盘的消息如实相告.

“他去了极乐世界.那不是传说中仙人亡者的国度吗.”无量老祖等人震惊.

“戏耍天尊.天尊在真神真仙之上.是更高级别的存在.”所有人都呆了.对于他们來说.‘天尊’还是一个很新颖的级别.

他们只知这世间真神真仙是最高级别的存在.可不知道在真神真仙之上.还有天尊、还有道君、还有至强者和祖神的存在.

当然.北海老妖知道的也不多.原本他对仙界的了解.也就只是局限于天尊境界而已.毕竟南蛮大陆上还保存了很多太古时代的传说.甚至都知道灵界的存在.

而关于道君、至强者.甚至祖神.这些消息.则都是由朱八后來才带來的了.

虽然这些消息有些断断续续.并不能解读出烈盘这一年多來的经历和遭遇.但所有人却都已经知道了北海老妖在畏惧什么了.

他畏惧的.正是那个让向灵莎朝思暮想、让无量老祖等人翘首以盼、让中土仙道很多不明所以的修仙者大骂特骂的烈盘.

“还有……”北海老祖拍了拍手.五道身影从大厅外走了进來.

那明显是五个人类的气息.一个个都十分强大.已达致元神境界.甚至.其中有两个.更是已经达致和无量老祖他们同级的半神境界.

齐谊、夜摩天、空明、鲜于超、白牡丹.

当初跟着烈盘留在南蛮大陆的五大年轻高手.一个不少的全站在了这里.

原來.当初蟠龙秘境开启时.他们并沒有成功混入进去.毕竟当时只有夜摩天一个达到太虚境界.而对于想进入蟠龙秘地的人类來说.太虚境界.还沒有宗门后台.那太难了.特别是当烈盘先混进去却暴露了以后.那道耸立在云罗域的虚空大门.看守、把关得更严了.

于是他们一直留在南蛮大陆中苦修.苦等烈盘履行一年之约未至.

他们按照当初约定的地点.聚集在了一起.

在南蛮大陆呆了一年多.也算了解了一些大陆的情况.知道北海域便是中土大陆的北海界.是北海妖族的根据地.也知道那里有传送通道.可以连接下界中土大陆.

于是.他们一直伺机而动.等到北海老祖决定发兵中土.并且离开北海域.前往下界主持大局时.他们行动了.想通过那里的传送通道进入下界.

这一年多.五人的实力早已大大提升.

他们本就都是天才中的天才.也不缺修仙的功法.只因中土大陆灵气薄弱.因此修行速度才慢.可在南蛮大陆.那好歹是勉强可以和三千大世界相媲美的界域.灵气充裕之极.五人中.齐谊和鲜于超都已到了半神境界.夜摩天也在半神的门坎上.便是空明和白牡丹.也都达到了元神强者的境界.

五人联手.可谓所向披沥.

却不成想.北海域是被他们闯了过來.却在通道的另一端.北海的老巢中.被北海老妖逮了个正着.

那可是真神境界的强者.面对半神.完全的碾压.擒住了五人.

当时北海老妖本还想拿这五人到阵前.等破了中土仙道的防御时用來祭旗.以羞辱仙道.却不成想.刚好在这个时候收到朱厌族老送來的关于烈盘的消息……

“呵呵.听说这五位都是那位大人的好朋友.”北海老妖笑得灿烂极了.就像是在拍着这五人的马屁:“老夫这里正好有五颗造化丹.可助人引來天劫得道成仙.便送与五位.算作见面礼了吧.”

“………………”

“………………”

“………………”

中土仙道所有的人全都呆了.

随即.一个疯狂的消息迅速在中土大陆上飞传.

“当初进入南蛮大路的五大年轻高手回來了.”

“北海妖族退兵.并且主动臣服于中土仙道了.”

“为什么.呵呵.这还用问.”

“只因一个人的名字.”

“烈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