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 天尊战场/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概.是两个对自己太有信心的楞头青吧.

天尊战场不允许道君以上的强者介入.但.却并不禁止比天尊弱的存在跑进來.

“蠢货.”暗中隐藏的一些宇宙世界天尊暗骂:“这些真神小鬼真不知深浅.以为是所谓的天才便敢越阶挑战强者.殊不知.同为天尊境界.也是同样有强弱之分的.”

“可恶.连隐蔽都不会.就这么暴露在敌人面前.”

“白白送上两个人头.唉.今天看來又得输了.”

“要救他们吗.”

“白痴吗你.我们中无论谁出去单挑.都不是那家伙的对手.要想群攻的话.对方那些隐藏在暗处的高手就可以尽情偷袭.开大桌加餐了.”

他们并不在乎区区两个真神的性命.哪怕是所谓的宇宙世界的天才.他们在乎的.只是今天天尊战场的输赢胜负.

原本就已经很难获胜.已经连输了十几天.在极乐世界.佛道修士天生就占地利优势、天道优势.再这么白白送上两个人头.简直就是……

“看來今天只能放弃了.别出去做无谓的牺牲.”

“两个可恶的小鬼.”

他们暗暗咒骂着.沒有一个人跳出來.

“两只蝼蚁.”怒目金刚一声冷哼.他只希望和强者战斗.对于这样的弱小.杀了都怕脏了自己名声.可.那好歹也是两个胜点积分.

“自己动手吧.”他傲慢的冲烈盘和朱八喊道:“你们可以选择比较舒服的死法.省得在我手里受皮肉之苦.”

“如果我们不动手呢.”烈盘笑着问.

感受到他的镇定.朱八突然醒悟.

眼前这家伙.可是在法难城中戏耍了无数天尊.最后甚至还从两大道君的手下毫发无伤的逃脱掉的变态妖孽.

刚才被怒目金刚那一拳给震住.自己居然把身边这位的实力都给忘了……

怒目金刚不愧其名.横眉竖目.暴声喝道:“那就我來帮你们动手.”

从沒有小辈敢这样顶撞他.他本就已经是火气极度火爆的类型了.被如此顶撞.那还得了.

这脾气一上來.哪还管对方是不是小辈、杀了他丢不丢脸.

怒目金刚拳头一凝.遥遥便是一拳轰至.

拳未至.拳压已先冲近.

狮子搏兔亦用全力.怒目金刚出手.从來就沒有任何留手的时候.

这一拳的力量.甚至比刚才砸向大地发泄那一拳更强得多.光只是那拳压之风.已强到令正在恢复的龟裂地面再度裂开.如同大力撕破了本就有的伤口.

‘轰轰轰轰’.

巨大的冲击声.

一拳砸的沙尘漫天.大地龟裂.那些扬起的尘土、那些受剧烈冲击而上升的气流.竟原地形成了一朵巨大的如同蘑菇般的尘埃云.冲上数里高空.

这恐怖的攻击力.比起刚才那一拳强了不知多少倍.只看得那些隐藏在暗处的天尊、金刚们倒抽凉气、惊诧不已.

这、这还是天尊境界吗.从沒见过那个天尊.有这样的破坏力.

“那可是纯粹炼体的金刚尊者.堪比我界中肉身成圣的顶级天尊.破坏力远在同阶之上.”

“这家伙的攻击太可怕了.和这样的家伙交手.可绝不能正面硬拼.”

“那两个小鬼.恐怕已经直接被轰为尘埃碎片了吧.”

“恩.”

“不对.还能感受到先前那两个小鬼的气息.”

“他们沒死.”

天尊、金刚们惊异.

只见在那巨大的尘埃蘑菇云层上方.怒目金刚的脸上有一丝诧异.悬停在那里.

而在蘑菇云下方.能感受一股气息正飞快的穿过蘑菇云.冲天而起.朝着半空的怒目金刚冲去.

眨眼间.那股气息已冲破了尘埃层.

“真的是那小鬼.”暗处的金刚、天尊们都忍不住惊呼出声來.

那小鬼沒死并不算什么.或许是利用什么特殊技能躲开了.也或许是别的什么取巧之技.

可.他居然就身处在这股巨大破坏力的爆炸范围中心.显然是承受了那股恐怖的伤害.

并且.感受他的气息、看他冲天的速度和动作.这家伙显然沒有受到多大的伤害.而且他居然正面就朝着怒目金刚冲了上去.他、他想干什么..

“好有劲儿的拳头.”烈盘哈哈大笑.

这一拳确实很强了.若是放在普通的下界去.这一拳恐怕都直接够打爆一颗地球那么大小的星辰.

但.要是和此前的智癫佛比起來.这一拳最多就只能算是中平而已.

龙凤星宇决金身全开.烈盘有意尝试.直接用金身抗了他这一拳的伤害.而且是站在轰击的中心处.

直接就单凭肉身抗下來了.虽然有点小伤.但并无伤大雅.

他也是微微有点兴奋.自己明明功力大成.却先是被智癫佛打得七窍生烟、狼狈无比.差点死掉.紧跟着又被恐怖的淮阴侯满无人区的追杀.狼狈而逃.

现在去找天后大营.又偏偏误入了所谓的天尊战场.跳出來这么一个金刚尊者要想收拾自己……

老虎不发威.真当本大爷是病猫了.管你是什么金刚还是天尊.就是比你强.

小爷憋了一个多月的气.正好拿你來撒一撒.

“來而不往非礼也.”烈盘大笑着说道:“我也送你一拳.”

两千倍星辰拳.

密密麻麻的星辰如同流星般冲上.怒目金刚压根儿就沒想到过区区真神竟然能抗下自己那一击.并且还能反击自己.

一楞神间.躲避不及.瞬间全中.

他身体表面被打得如同海滩边的沙坑一样.密密麻麻的布满了凹点.巨大的力量将他掀飞起來.直冲出数十里远.

“好、好强……”

“那家伙是真神罗汉境.”

“……我怎么感觉像是道君伪装的.”

“不.他就是真神.宇宙世界的真神.”

暗中的那些眼睛们惊讶得下巴都掉了下來.口中虽然说什么‘感觉对方是道君伪装’.可一个个的心里却明白.那家伙就是一个真神.

那种独属于真神境界的神性律动.是无论如何都伪装不出來的.

而且.这片天尊战场只不过是两大阵营间的一种热身.根本就沒有必要.也不可能让道君來插手.否则就算赢了.也等于彻底输掉了士气和脸面.

真神.

一个能把怒目金刚打飞的真神.

‘轰隆隆’……

远处的一片小山.被如同炮弹般的怒目金刚砸得四碎.垮塌了下去.成为一片废墟.

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來.

蘑菇云仍旧在升空.远处的废墟也是一片尘埃漫天.

而那个如同神一样的真神境少年.悬空而立.淡淡的看向废墟方向.

“起來吧.这一下还伤不了你.”他说:“只是和你这嚣张的家伙打一个招呼.”

嚣、嚣张的家伙……你丫的真神轰天尊.这里到底谁才是嚣张的家伙啊.

暗中的那些眼睛尽都无语.就连早知烈盘实力的朱八.此时也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这家伙……太变态了.

逐渐平静下來的废墟一阵颤抖.如同有什么活物被掩埋在了那废墟中将要挣脱出來.

‘砰’.

废墟中.无数山石被从里面轰飞.炸了开來.

一道金光灿灿的身影冲天而起.

是怒目金刚.

这时的他.还真是‘怒目’起來了.他两只眼睛瞪得像铜铃一般巨大.整张脸都因愤怒而憋成了紫红色.

烈盘笑了起來:“气大伤肝.瞧你那猪肝脸.”

暗中无数人石化.居然敢如此调戏那个疯子.

“什么..”怒目金刚差点沒一口血喷出來:“气死我了.气死我了.气死我了啊.啊啊啊啊啊.”

他仰天怒吼.双拳狠狠一握.

一股霸道无比的气息从他体内散发出來.

“佛身.”

只见他身上的金色瞬间变得更盛.如同太阳般耀眼.与此同时.整个身子都变得足足大上了两圈.整个人的气势与刚才截然不同.

“超渡你.”他疯狂的暴吼.如同一道闪电般朝烈盘冲了过來.

“呵呵.莫名其妙先攻击我的是你.莫名其妙要求哥自杀的也是你.”烈盘笑了.淡淡的说道:“你有点野蛮.不过正好.我也差不多.那就看看是谁先超渡谁.”

他混身气势一荡.龙凤星宇决金身发威.

这是大敌.比起之前自己在无人区收拾的那些天尊鬼仙完全不可同日而语.虽然都是天尊境界.但那些鬼仙顶多算是入门级.而眼前这家伙.却绝对是世间最顶级的天尊强者一级.

烈盘的身上也发出如同怒目金刚那样的神性金色.也如同太阳般耀眼.发出无尽刺眼的光芒.

这是两颗太阳.都那么耀眼、那么璀璨.碰撞到一起.直如火星撞地球.

‘轰隆隆’‘轰隆隆’‘轰隆隆’.

天空中已经完全失去了两个人的踪影.就算是那些藏在暗处的同为天尊境界的强者们.也瞧不见两人的位置所在.更瞧不见他们的动作和身影.

入眼处.只有那刺眼无比的亮阳之色.晃得连他们都几乎快睁不开眼睛.

入耳的.只有那满空不停响起的巨大空爆声.无数次碰撞、对轰声.如同九天响起的神雷.震撼着这整片大地.

天空不停的炸响.空间不断的被撕破.连同地上的大地.也在不断的龟裂.

两个肉身极限的强者.瞬间杀得难解难分.

“两千倍星辰拳.”

无数大星闪耀.如同流星.在空中横冲直撞.

“金刚**.不灭破体战衣.”

怒目金刚那一身的金色上渡出了一层亮银.金银相间.如同战衣.显得他更加神圣.肉身更强.

野蛮人有野蛮人的战斗方法.这种密集的攻击.对他來说躲起來太麻烦了.也不过瘾.还不如硬來.

他竟然以肉身來硬抗那星辰之力.无数大星轰在他加持的肉身上.瞬间便已撞碎.就像是鸡蛋碰石头.

“两千五百倍.”烈盘再一次提升威力.

就算是怒目金刚这样的野蛮人也有点受不住了.被打的龇牙咧嘴.

“两千六百倍.”烈盘趁胜追击.两千六百倍是一个快要超出极限的数值.会给肉身造成巨大的负担.他咬牙硬顶.

对手很强.在自己不动用万妖幡的情况下.要想赢.就必须发起如狂风骤雨般的攻击.一口气将之击倒.绝不能给对方留任何机会.

毁灭性的攻击下.就算是号称‘不灭破体’的超强防御也顶不住了.

“吼吼吼吼吼.”

怒目金刚如同一只巨猿般发出怒吼.他身体表面的那层‘不灭破体战衣’竟出现龟裂.

成功了.烈盘心喜.看得出这是对方很极限的防御力了.甚至为了这股防御力.都牺牲掉了灵活和大部分攻击.只要被自己轰破.绝对可以灭杀对方.

“小鬼.你想得美.”怒目金刚狂吼:“看佛爷先解决你.”

超强的不灭破体战衣仅只是头上裂开了一条缝.即便是如此密集的不间断攻击.也仅仅只是让这战衣裂了条缝而已……

紧跟着.一道金色的身影从那战衣外壳裂开的缝隙中冲了出來.

“袈裟破魔功.”

他两只眼睛都变成了纯白色.如同沒有了眼球.也如同入魔.

身体外表流光异彩.闪现出一阵七彩之色覆盖在他体表上.如同穿上了一件佛道袈裟.

吼出的声音.也如同佛唱梵音、如同佛祖的狮子吼一般.直震入你的灵魂深处.

“怒目金刚的袈裟破魔功.”暗处有人惊异的喊道.

怒目金刚敢号称极乐世界十大金刚之一.有三大绝学震摄此界.

其一.便是不灭破体战衣.号称金刚尊者境中的最强防御.虽然穿上战衣后身体会变得很不灵活.十分被动.但其防御力.却几乎沒有任何天尊可以攻破.就算是道君境界的强者.要想攻破那不灭破体战衣的防御.也得费上些手脚才行.

而其二.便是这袈裟破魔功了.不灭破体号称最强防御.这袈裟破魔功.则是号称金刚尊者中最强的攻击绝学.身上的战斗光芒爆发时.会让他看起來如同是穿上了一件七彩缤纷的袈裟.这件袈裟或许牺牲了他的一部分防御力量.但此时他的攻击力、移动速度乃至灵活度等等.都会达到最恐怖的极限.

穿上破魔袈裟的怒目金刚.绝对是台最恐怖的杀人机器.

狂风呼啸、佛光映天.

怒目金刚仿佛化身为了一种道.

他如同存在于这片天地中.看不见摸不着.可有似乎无处不在.任何地方都可能突然冒出他的身影、任何位置都可能突然出现他的攻击.

他化身于了这片天地中.

伏魔道.

就如同宇宙世界的十万天道一样.佛道梵规也分有至高道、大道和小道.

而伏魔道.正是佛道梵规中最强的大道之一.

“你是魔.”

怒木金刚的声音在整片天地中响起.无处不在.四处回荡.

“当伏.”

无数只大手从空中朝着烈盘抓了过去.那些大手上都有着佛印.威能无边.将烈盘如同皮球一样在半空中打來打去.

烈盘已经将速度提升到最大化.可.那当袈裟伏魔功催发到最大化.当伏魔道真正轮转起來时.一切被判定为‘魔’的存在.只要存在于这片有着佛道梵规的天地间.那就都无法逃脱出怒目金刚的攻击.

“你有不灭破体.我也有自己的法身.”

烈盘被打得大口吐血.光靠闪避可沒法抗衡这招.

那就硬來.

他大吼.星宇决催发.一片片如同龙鳞般的鳞片覆盖到了他的体表.

“龙鳞法身.”

龙凤星宇决有两个侧重面.一重恢复.那是凤凰仙体.二重防御.便是这吸收了天尊神龙精血后领悟的龙鳞法身.

龙鳞.号称宇宙世界最坚硬的物质、天然防御.本身就已经极度强大.再以法身催动.堪称无敌.

厚厚的龙鳞瞬间将烈盘包裹得就像是穿上了一层盔甲.就和先前怒目金刚的不灭破体法衣一样.只是.比那死板的不灭法衣要灵活得多了.甚至速度上比先前还要更快.

几只大手轰來.将烈盘砸飞.但却被厚厚的龙鳞法衣抵消了大部分威力.真正的肉身并沒有受到多大的冲击.

静下心的烈盘.却早已在这佛道梵规中.找到了藏身于伏魔道中的怒目金刚.

“在这里.”

他突然朝着一个完全空旷的方向轰出星辰拳.

两千七百倍星辰拳.有了龙鳞法衣.连同星辰拳的威力也有了提升.倒不是法衣对攻击力有加成.只是让他的防御更强、肉身承受力更强.自然能挥出更强的星辰拳.

‘噗’.

那原本空旷的天空突然飙出一大口鲜血.遁身于伏魔道中的怒目金刚现身.

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被这记星辰拳轰中了.藏身于伏魔道中.隐遁于这片天地内.本该是无形、无色、无味、无息的.对方怎可能发现.怎可能如此精准的找出自己高速移动中的位置..

“感受你的气就行了.”烈盘说:“这太简单.你面对过的任何对手其实都可以做到.只不过是你强大的攻击让他们分了心.无法静下心來感受而已.呵呵.你这招可沒有你想像中那么高明.”

确实沒那么高明.袈裟伏魔功虽然提升了他的速度、攻击.可也放弃了他的防御.这样状态下的怒目金刚.其防御力就算比起平时都还要更差一些.如同赤身luoti毫无防御的被轰中.这记两千七百倍的星辰拳.差点就让他丧失了战斗力.

怒目金刚这次居然沒有暴跳如雷的反驳.他神情复杂的看着眼前这个只有真神境界的少年.就如同是正亲眼看着一个传奇的诞生.

“你或许真的会成为传奇.”怒目金刚反而平静了下來.

急躁和易怒只是他通常情况下的表现.可当真正遇到值得倾尽一切去战斗的对手时.他就会化身为最狂热的武痴.

现在.他唯一想做的.就是击败眼前这个家伙.

一滴热血在他心脏里燃烧.

他的表情逐渐变得兴奋起來:“只不过.不是今天.更不是在我这里.就算是传奇.也会有失败的时候.”

“呵呵……”烈盘的表情也变得更慎重了许多.他看得出來.对方并不像是那种只会说大话的家伙.

此时.只见怒目金刚身上的七彩袈裟光芒渐渐淡去.一层淡淡的、灰蒙蒙的暗色正慢慢覆盖住他.无数尘粒旋转漂浮.让他看起來如同正站在一片沙尘中.

“世人皆知我怒目有三大绝学.”怒目金刚站身于那沙尘中.让人渐渐瞧不清其模样.他的声音从那灰暗色的沙尘中传出來:“其中两招你已经见过了.不灭破体战衣和袈裟伏魔功.”

“现在是第三种绝学吗.”烈盘嘴上调侃.可已能感受到从对方身上传來的惊人压迫力.心里可并不轻松.也在快速的积蓄着自己的力量.

“哈哈哈.”怒目金刚狂笑道:“就算是同阶的金刚尊者中.也沒几个人见过我用这招.更别说是你这样的真神境界.能死在这一招下.你已经足可以自豪了.”

沙尘渐渐消失.尘埃落定.

怒目金刚身体上的七彩袈裟光不见了、不灭破体战衣不见了.甚至就连他原本身体所散发出的金色佛光也都不见了.

取而代之的.只有一层最普通的古铜色皮肤.就像是一个凡人.

只是.真的是凡人吗.

“小心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