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5 天后大营/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朱八现在对烈盘早已是佩服得五体投地了.

能在真神境界就单挑号称极乐世界最强的金刚尊者.这、这……

越阶挑战这样的事儿本來是很常见的.但那常常是最强的次一级强者.挑战比较弱小的高一阶强者.

或者说.顶尖巅峰真神.挑战初初踏足天尊境界的高手.

但.要说挑战最顶级的大圆满天尊.这就实在是太夸张了.

这样的越阶.才是真正的越阶.

何况.怒目金刚还是大圆满金刚尊者中.号称排在极乐世界前十位的.他也是天尊境界中的绝顶天才.他也是敢号称可以挑战一些弱小道君的超级高手.

这样的越阶.那简直就已经是疯狂了.

“盘哥.你这肉身是练的什么功法啊.”朱八现在对烈盘全身从头到脚都充满了兴趣.开始以小弟自居.

一个天才有傲气很正常.可.并不代表天才就不会拜老大.

以前不拜.以前锯傲.那是因为还沒有碰到可以让他真正心悦诚服的人.

“沒你的好.”烈盘说.

这确实是老实话.

他的基础是星宇决.而星宇决只是蜕变于饕餮法的一个并不完整、不成熟的功法体系.

可朱八.那可是修炼的货真价实的朱厌法.

在太古大凶中.朱厌可是出了名的肉身强悍.朱八的肉身沒烈盘强.只能说明他练得还不够透彻而已.别扯什么无双和祖龙的传承.烈盘从他们传承來的.都是与十万天道有关的天道法则.和肉身可拉不上什么关系.

朱八愁眉:“我可是诚心求教.给点指点吧盘哥.盘老大.”

烈盘撇了他一眼:“如果非要我建议.可以给你说个笨法子.”

“什么.”朱八展眉.一般所谓的笨法子.其实往往才是最有效的法子.

“喝你自己的血.”烈盘说.

“啊.”朱八呆住:“这是什么法子.”

烈盘微微一笑.

他原本的星宇决是沒这么强的.概因吸收了神龙精血.有了龙鳞法衣这一层的提升.才能达到这样的程度.

而朱厌.在上古时就号称是肉身不逊色于龙族的超强大凶.甚至有可能纯比肉身的话还要更强一些.它们一族的精血.对炼体修士來说绝对是至宝.

“精血炼体.这对任何炼体修士來说.都只是最基本中的基本.你们朱厌族的精血.对任何人來说可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可、可、可……”朱八脑袋都快晕了:“我自己喝自己的血有什么用啊.”

“人家用精血炼体.只是吸收其精血中所独有的血脉特性.以此取长补短.增强自身……”说到这里.朱八突然楞住.然后醒悟道:“我明白了.老大你是让我去找别的强大凶兽的精血.以此來增强我..这确实不失为一条捷……”

“少歪解我的意思.”烈盘淡淡的说道:“你连你们朱厌族的血脉都还沒有走到巅峰.连自己的路都还沒有走完.谈何去吸取别人的长处取长补短.老老实实练你的朱厌法吧.什么时候能走到你们老祖宗在同阶时的极限境界.那时不用我说.你都知道自己的路该怎么走下去了.”

朱八闭嘴.只一句话.却让它领悟甚多.

只是.极限.那谈何容易……

走出那片天尊战场后.极乐世界的佛道梵规已经恢复.龙凤星宇决重新运转.

只小行了约莫十來分钟.肉身的伤势便已尽数恢复.

刚刚明明还步履蹒跚.可现在却已经变得精力十足.这强大到变态的恢复力.看得朱八连咽了无数口唾沫.虽说已经有了要走到朱厌法极致的觉悟.可看到人家这肉身的恢复力.任谁都得流口水啊.

天后大营此时已在眼前.

那是一座散发着巨大神性光芒的阵营.沒有防护用的围墙.最次都是真神境界的大军.围墙什么的.完全就沒有任何防御意义.

取而代之的.则是一座巨大的半圆形保护罩.七彩斑斓、霞光氤氲.将这周围都照映得如同白昼.

沒有守卫.两人径直就穿过了那厚厚的大营防护罩.只是在穿过防护罩时.能感觉到一股神秘的力量从身上扫过.

那应该是在鉴别來者究竟是修炼十万天道的宇宙世界修士.还是來自极乐世界的神灵.

大营中人声鼎沸.随处可见各式各样的宝船漂浮在半空中.亦或是各种形态的洞天府地、法宝帐篷.

不少修士都居住在这里.有的呆在自己的洞天府地或者宝船中.更多的.则是在大营空地上聚集.交流.

这和想像中军律森严的大营似乎有点不大相同.太散漫了吧.

烈盘他们新來.不知该先去何处.直往里面走.

它们看似散乱的分布在这大营中.实则却有规律.

地上画有巨大的九宫格线.问了问一位正闭目养神的天尊.原來这九宫格线是按照营地中修士的实力來分划的.

第九格是提供给真神真仙境界的修士所居住和聚集的营地.而第三格到第八格.则都是天尊们的地盘.第二格.属于此大营中的道君.而第一格.则是天后大营的指挥所.

若是普通人类的军队这样布置.无疑会很混乱.甚至上面有命令的话.都根本无法迅速传令全军.

但这些可都是以天尊为主的强大修士.天后大营中的统帅.更是至强者.甚至有可能会是天后祖神本人.他们要发号施令的话.随便一嗓子.整个九宫营就全都听到了.

而如此布置.最主要的还是让参战修士们自己按照关系亲近來分布和组织.有仇的自然会远远避开.而有交情的则会聚集在一起.既方便大家平时的气氛活跃.也能避免一些不必要的仇家争斗.而且.让相互亲近关系的人在一起战斗.还会更激起他们的争斗之心和保护战友的yuwang.

这样也好.烈盘原本还担心进入天后大营后会遭遇一些盘问或者约束限制.但现在看來.大营里的自由度很高嘛.也不会有什么人來管束自己.

那就先去真神营地瞧瞧.自己來这里最大的目的.就是打探两界通道的事.

烈盘相信两界通道现在一定在天后军团的掌控中.至少.睚眦界那一头的出口.肯定是如此.要想安稳过去.光知道个地点是远远不够的.还得有个通行的凭证.那就是正式颁发给你的宇宙世界法珠.

听说只要加入了天后大营.都会正式派发这东西的.并打上独属于你自己的印记.

而且.那玩意在极乐世界的用处实在太大.战斗时起码会影响你一半的实力.绝对是一件必备品.只要打上自己印记.那就不用担心使用法珠时.会被守在宇宙世界另一端的那几个至强者发现什么异常之处了.

第九格就是属于真神的地方吗.

烈盘和朱八照着那位天尊的指示找了过去.那是在天后大营的尾端处.穿了个通透.

这九宫格极大.每一格都有约莫数十平方公里.九格加起來.堪比一座大型仙城.

他们足足走了一两个小时.

不少天尊们都目睹他们路过.并且很快就认出了烈盘.

他现在太有名了.战胜怒目金刚那一战.早已在大营中传开.甚至.当时在场的天尊.很多都用记忆水晶记录下了整个过程.在大营中传看.

“瞧.那小家伙就是干掉了怒目金刚的那个真神.”

“真的是真神境界……太可怕了.怒目金刚那家伙.我们大营里能胜过他的天尊.一只手都数得过來.”

“才真神境界就已经拥有这样的战力.等他晋级天尊.那得强到什么样的地步.”

天尊们议论纷纷.频频向他投來注视的目光.

烈盘并不在意.这些要看、要议论.那就让他们看个够、议论个够好了.

比起一路过來的那些热闹的天尊营地.真神营地明显要冷清得多.

走进宫格中.只瞧见稀稀拉拉的营帐或宝船分布在这数十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粗略数了一下.约莫只有千余个.

他直接看向这真神营地的最中心.

那里有着一座很大很高的营帐.是每个九宫格内的分营总部.有统一的天后军团的管理者.

拉开那营帐的布帘走了进去.此时里面正站着数百人.都是真神真仙境界.

他们恭恭敬敬的束手而立.正在聆听着营帐中一方小台上一位天尊的话.

瞧见烈盘和朱八进來.那位天尊停止了说话.所有人也都向他们看了过來.

“烈、烈盘.”

数百真神的人群中.突然有人喊了一声.

烈盘一瞧.居然是个熟人.

苍岚宇.

当初和烈盘一起进入睚眦界时.因承受不了睚眦界的超强重力而离开.选择了去别的地方渡劫.他果然成功了.成就了真仙位.

而站在他身边的.豁然还有烈阳等人.都是最开始一起进入祖龙秘地的那帮小伙伴.

唯独不见了碧青.那丫头.本该是这帮小伙伴中的最强者.

此时众目睽睽之下.上面又有天尊大人.一帮旧友也不好叙话.只是点头示意.

台上的天尊原本是一脸严肃之色.可听到‘烈盘’的名字时.明显脸色有了一丝改变.

他轻轻咳了一声.和颜悦色的说道:“原來是烈仙友.今天是初次进入大营吧.先找个位置等一等.待我完事之后.替你补办入营的手续好了.”

大厅中都是一阵安静.数百真神真仙们差点沒把下巴给掉到地上.

台上那位天尊大人是真神营地的总督导.林云天尊.负责领导这帮真神真仙在大营里的一切活动.平日里.那可是个铁面屠夫.无论对上谁.都是一脸的狠色.就算是像神云神子或是黑白童子那样大有后台的天才也不例外.

可今天.瞧见烈盘时这一副嬉皮笑脸算是怎么回事.

烈盘倒沒有多想.点点头站到一边.隐约在人群中又瞧见了一些熟悉的面孔.

星云神子、黑白童子、暴风五杰之流.这些人的脸上明显都带着一丝不敢相信之色.

那个姓烈的.不是在睚眦行宫中渡天罚神劫时已经死掉了吗..

而且.这家伙在天后阵营中明明应该沒有任何背景才对.否则以他的能力.当时怎可能连个保送名额都捞不到.但眼下那一向铁面无情的林云天尊对他的态度.怎会如此、如此尊敬.甚至.带着一丝丝的敬畏..

台下诸神诸仙心思各异.早已无心去听林云天尊的说话.

烈盘倒是听了一些.

说的是和真神战场有关的事.

两大阵营间设有两大战场.天尊战场和真神战场.开设已经有一个多月了.规则就和之前烈盘所了解的差不多.人头积分制.双方各自派遣各境界的修士进入参战.

看起來.这是为了大战前的热身.也是为了给自己一方阵营提升士气.但听林云天尊的话里话外.烈盘却感觉这战场的胜负似乎并不像表面看起來那么简单.毕竟.不论是战前热身还是提升士气.两大阵营都有的是各种各样的办法.而犯不着抛洒大量的真神乃至天尊性命到这里來.

更何况.宇宙世界最近一直在输.倘若是为了提升士气.宇宙世界一方早就该单方面终止这样的战场了.

这应该是一场上位者之间的博弈.是天帝天后与西方佛祖之间的一种赌局.具体赌了什么赌注烈盘不知.但感觉其份量一定不轻.

刚开始那段时间.天后军团虽然处于劣势.可好歹偶尔还能赢上一两场.可最近.不论是天尊战场还是真神战场.都已经连败十三天了.特别是真神战场.在这十三连败之前.他们就已经有过了七连败.

“此事不可再儿戏.”林云天尊在训话时.可和对烈盘的语气与态度完全不同.他声音冷冷冰冰.还带着一丝瘟火:“从明天起.沒有得到我许可的.不许再踏足真神真仙战场.否则白白丢了你们的小命.还影响大局.谁敢私自出战的.一经发现.我必亲手抽其筋、剥其皮.”

他色厉俱桩的呵斥完.这才点名道:“秦天.”

“到.”星云神子从众人中出列.秦天是他的真名.

烈盘顿时想起.朱八曾说当初负责保送那批一百二十名半神的真正星云界主宰.便被称为秦大道君.听说还是天后的亲传弟子.星云神子在星云界中地位极高.背景极大.正好又和这星云界之主同姓.看來.就算不是亲儿子.也肯定有点沾亲带故了.

“黄鑫.”

黑白童子出列.这家伙进入极乐世界后似乎又有了很大的精进.此时看起來神力内敛.早已迈过普通真神初初踏足神域时的那种青涩.甚至已隐隐有迈入高阶之势.绝对是一派高手.

“昊天.”

一个面色红润的少年走了出來.

这少年.烈盘只见过一次.但却是对其大名久仰于耳.关注甚多.

最初.是因为它号称龙族传人.号称來自龙族祖地.而且身上也确实流淌着真龙的血脉.这让同为祖龙一系的烈盘对他破有好感.

可此后.却在朱八那里听说了昊天毁灭掉地球之事.

朱八并不知道地球对烈盘來说意味着什么.所以他说得很随便.就仿佛只是件很微不足道的小事.他只是为了介绍昊天才顺便提起地球也毁了而已.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得知地球已经毁灭的那一刹那.烈盘的心里是百味交呈的.

虽说现在的地球上早已沒有了什么让他留恋的东西.甚至.他的前世还是死在那颗星球上.被一些凡夫俗子用热武器所杀.

可.那毕竟是生他养他的地方.那也是他最尊敬的师傅的故土和埋骨之地.甚至按照炼天鼎的话來说.地球人类一脉.乃是祖龙真正隔代遗传的后裔.要论血脉的纯净.除了祖龙九子之外.就当数地球的人类.身上所具备的祖龙血脉最为纯净了.

昊天毁灭了地球.就等于毁灭了这一切.若他只是单纯天帝天后的人.那各为其主无可厚非.但.这家伙却是真龙一族……

烈盘说不上记恨他.但却总是对他生不起什么好感來.

此时看向他.

昊天外表年纪看起來大约二十來岁.这具化形的肉身模样有些普通.但气质不凡.他也早就突破了真神境界.实力直追黑白童子和星云神子等顶尖的真神真仙.

“苍岚宇.”

林云天尊居然叫到了苍岚宇的名字.这让烈盘稍稍有点意外.

照先前林云天尊的说法.明天的真神战场.显然是要放出自己一方最强的一批真神参战.无论如何都想要夺回一局了.

而苍岚宇.论实力在这批真神天才中不过只算得上二流.

难道他突破真神境界时有什么意外的收获.

烈盘有点疑惑的看了过去.却见那边苍岚宇笑着冲他眨了眨眼睛.走出队列來.

吁……这家伙.感觉和之前确实有了那么点不同之处.不只是因为突破真神的关系……他.似乎另有奇遇.实力虽然比不上黑白童子等人.但却似乎能勉强够得上那一档次了.

林云天尊又叫了一批人的名字.有烈盘听过的.也有他沒听过的.总共三十人.

“明天.由你们参战.”林云天尊厉声道:“只许胜.不许败.”

大厅的动员大会到此结束.真神真仙们散场.显然人人都对站在最末位的烈盘有着浓厚的兴趣.可在林云天尊面前.却沒人敢过來搭话.就连苍岚宇和烈阳等人.也只是和烈盘递了个眼色.示意在帐外等他.

待得帐篷里的真神真仙们全都走光.连同原本陪在烈盘身边一起的朱八.也被林云天尊随口支了出去.

林云天尊这才换了副笑脸迎了过來:“烈仙友.久仰大名.刚才可真是怠慢了.”

烈盘眼下已知道他的职责.乃是这真神营地的头领.虽说只是负责管辖真神真仙.但毕竟不是一般天尊就能胜任的.多了不说.一些普通的天尊.未必就是星云神子等几个最顶尖真神的对手.谈何服众.而且.管理整营这可是块肥差.沒点关系背景怎么上了得位.

瞧这林云天尊.神氲内藏.静如天空.动若雷电.手臂皮肤呈现晶莹白玉之色.那是炼体术达到极高境界才能拥有的表像.这家伙.实力恐怕不在今天自己干掉的怒目金刚之下.

最诡异的是.这林云天尊的那双眼睛.深邃无比.烈盘只瞧了一眼.都感觉仿佛要被吸引进去似的.这可绝不是普普通通的天尊所能拥有的神魂和眼神.甚至.就算是某些道君.也未必能达到如此境界.

这家伙绝对是天后大营的天尊中数一数二的高手.

以他如此实力、如此身份地位.就算已经从别的天尊那里知道自己战胜怒目金刚之事.也沒理由对自己这么客气啊.

烈盘暗暗疑惑.脸上不显.拱手道:“林前辈客气了.烈盘区区后辈.怎敢当林前辈‘怠慢’二字.”

林云呵呵一笑.大袖一挥.

只见一道肉眼不可见的气壁瞬间竖起.隔绝了这整间帐篷.

烈盘心中暗暗一惊.他反应极快.几乎是条件反射似的.龙凤星宇决瞬间蓄势.宇宙法珠和万妖幡同时捏到了手里.

这家伙封闭此间视听.难道是想要对我不利.

这念头尚且未能转完.却见那边林云天尊猛然在自己身前跪倒了下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