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4 天帝天后/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极乐世界中.两大战场每天争战不断.

尽管双方都有不小的伤亡.许多曾是天之骄子的天才们纷纷陨落.但不论是宇宙世界的天尊们或真神们.亦或是极乐世界的金刚和罗汉们.每天似乎都乐此不疲.

只是.战斗得更加血腥了.

胜者.不会再轻易让败者的灵魂有重聚复活的可能.

极乐世界不希望自己一方混入复活的敌方奸细神灵.联军阵营自然也不希望自己辛辛苦苦干掉的对手.第二天又活蹦乱跳的出现在战场上屠杀自己其他的同伴.

现在战斗.那几乎就意味着绝对的死亡.神魂俱散.万劫不复.

烈盘仍旧在紧张秘密的闭关中.尽管联军阵营里关于他的传说越來越多.找他的人也越來越多.但无双都给他一手遮了下來.每五天一次的出关.也都是选择在夜间.悄悄的去见上无双一面.听他说一说最近的两界动向.

闭关的成果很高.效果自然也极好.有无字天书的帮忙.悟道对烈盘來说简直就像吃饭喝水一样容易.

连续一个月的时间.闭关了六次.差不多等于在洞府中修行了两年.

无字天书上的元符已经摹刻到了第四阶的尾声阶段.

他明悟的大道已经达到接近两百条.可惜.第四阶段的元符中并沒有至高天道的出现.甚至.连第五阶元符中都沒有.

要想真正接触到至高天道.得六阶以后的元符.

任重而道远.可进步每天都能实实在在的看得到.让烈盘充满了斗志.

而与此同时.在极乐世界的最深处.天帝天后终于慢车慢马的走到目的地了……

那是一处仙雾缭绕、氤氲腾腾的仙山.至高无比.耸入云峰中.无法看到山尖尽头.

一个如同仙后般的美丽女子漫步而至.她的着装和气质高贵无比.举手头足间都透露着无尽的雍容华贵、摄人心魄.仅只是随意的一个眼神.都能让任何生灵为之倾倒.拜倒在其身下.

而在她身旁.则并肩站着一个威严无比的男子.

那男子外表看起來约莫只有三十岁出头.正值壮年.行步间.虎踞龙盘.头顶自生一股黄色尊华的帝王之气.让人不敢直视.

天后太阿.天帝帝释.

他们并肩而來.抬足间已横垮万里.走到那仙山脚下.

在他们身后.都是一色的.将身体隐藏在青色斗篷下的神秘随从.

这些随从.每一个都强大无比.透露着让人心寒的恐怖气息.任其一位.都远比烈盘所见过的任何高手还要更加强大.

至强者.足足有一百零八位.全都是宇宙世界中的至强者一级.

随便拧出一位.都是在宇宙世界中呼风唤雨的一方巨擎.此时.却如同随从般.排列整齐.跟在天帝天后的身后.连一丝声响都不曾发出.如同如影随行的幽灵.

在那仙山脚下.早有数十位菩萨等候在那里.

这些菩萨.沒有一个比那些至强者弱.

有的长着千手.有的生着黑面;有的手托净瓶、有的摇着蒲扇;有的肥头大耳、有的则骨瘦如柴;有的笑态可掬、有的则凶神恶煞.

看似千奇百怪.可当他们站在一起时.却自生出一股祥瑞之气.笼罩着此间.竟能勉强与天帝天后所散发出來的威仪相抗衡.

站在那一众菩萨之前的.豁然便是枯木老祖.

他干瘦的身子看起來比以前更加弱不经风了.一只手居然断掉.不见其踪.气息也大不如前.他曾是佛祖座下大弟子.号称第一高手.可现在.身后那一众菩萨中.气息比他强大的却大有人在.

不是其他那些菩萨变强了.也不是传言不符.而是.他变弱了.

断掉的那只手臂.正是因为他在祖龙穿行百重天时阻拦.两者交手中.被祖龙强行扯掉的.若非祖龙手下留情、若非佛祖出手相救.恐怕他现在都沒法再站在这里.

他面色如常.仍旧是那副万年不变的老树皮表情.朝前跨了一步.迎向天帝天后.施了一礼:“佛祖知道两位大人今日到此.特派我等前來迎接.”

佛家沒有那么多的礼数.更不喜欢跪拜之礼.他说完.身后那些菩萨们都是微一欠身.这已经是最大的礼遇了.

帝释微微一笑:“都走到家门口了.居然还只让弟子出迎.有些年月不见.佛祖的架子和脾气倒是越來越大了.”

枯木老祖和他身后那些菩萨都是脸色微微一变.在极乐世界.在他们这些菩萨乃至所有极乐世界的任何成员眼里.佛祖那是至高无上的存在.岂容人如此评价.而且.听天帝这口气.这是要刚一见面就大闹开战的节奏.

所有菩萨们都心里一紧.他们可不是小鱼小虾.而是真正极乐世界的最高层之一.虽然不能代替佛祖做某些决策.但该知道的事儿.他们全都知道.自然也知.天帝天后这次來极乐世界.绝对不怀好意.

他们都暗暗戒备.相互间互成联防之势.若是天帝天后突然出手.至少也要挡上一挡.

枯木还未开口.旁边天后已说道:“入乡随俗.既然佛祖不愿出迎.那便我们直接去他那大宫中吧.”

“正该如此.”帝释也说.

枯木等菩萨稍稍松了口气.还以为要打起來呢.

“请跟我……”枯木老祖的那个‘來’字还沒出口.却见身前人影一晃.

天帝天后竟然同时冲天而起.朝着这大雷音仙山的山顶疾冲而去.

枯木老祖和众菩萨大惊.同时震愤无比.

这里是佛山.大雷音寺.是极乐世界至高无上的圣地.竟然被人强闯..

两大祖神的实力恐怖无比.速度更是快到让人乍舌.

佛山上本有佛道梵规的禁制.如同防护罩.可在天帝天后的入侵下.竟然连一点抵抗都沒有做出.让对方如入无人之境.毫无阻拦.

“不可.”枯木佛陀又惊又怒.直追而上.身后的数十位菩萨也同时出手.

可.且不说他们无法追上两大祖神的超绝速度.被那一骑绝尘的速度远远甩到身后.光只是站在祖神身后的那一百零八位至强者.也同时出手了.

他们横拦到了数十位菩萨身前.

一百零百位至强者.八十八位菩萨.相互对峙.所散发出的恐怖气息弥漫整片天地.连这方极乐世界的天道都为之震颤.

两边势力.都发出如同气罩般的光芒.相互抵住.谁也不能前进分毫.

四周气氛顿时凝重无比.大战一触即发.

“不用慌张.”

一个威严无比的声音在空中淡淡的响起.显得平静而睿智.掌控一切.

是佛祖.

他平声说道:“两位尊客降临.是我怠慢了.便在此宫中迎候.尔等守住山门即可.不可妄动兵戈.”

“是.”

数十位菩萨齐声应是.

天帝天后的声音也同时传來:“诸卿退守山下.不得随意开战.待孤归來.”

他二人扶摇直上.不知穿过多么高的无尽山体.足有上千万公里.才瞧见那齐平山顶的一抹金光.

在那金光中.一座宝相庄严的大殿孤傲而立.散发着无尽的佛性光辉.那光辉神圣无比.具有净化之力.渡化着世间一切罪恶.仿佛只要被它照射到.再狂躁烦动的心情也能瞬间平复.虔诚祷告.

这样的光辉.对天帝天后显然沒有什么影响.

只一念之间.二人已站到那大殿之外.

佛祖的声音在殿内响起:“两位尊客请进.”

沉重的殿门缓缓开启.一尊巨大无比的庄严佛陀出现在眼前.

佛祖.他在这殿中的真身也足有百米高大.盘坐于莲池之上.在那莲池的两侧.则各栽种着一棵古老的桫婆双树.

传说中的佛祖在混沌中诞生时.便是生于莲池之上、桫婆双树之旁.他左手指天、右手指地.号之曰‘天上地下唯我独尊.’

即便是强如天帝与天后.直面这位当今存世的最古老的存在.也不敢有丝毫的放松和大意.

从踏进殿门的那一刻起.他们的状态就都已经调整到了最巅峰.随时准备着迎接一切可能的到來.

只是.这大殿中.并非只有他们三位.

还有另外两位.

其中一位是个中年儒生模样.沉稳而睿智.脸上始终带着一丝淡淡的自信的笑容.而在他手中.一只青色的小鼎如同把玩之物般轻轻托着.散发着古朴而厚重的光芒.即便是站立在佛祖、天帝、天后这三大至高无上存在的面前.他也显得从容不迫.甚至.足可与这三位比肩.

祖龙.

世间能和佛祖、天帝天后这三位巨擎比肩的.也唯有祖龙了.

天帝天后早已知道他的存在.更知道他早已在此.并沒有什么好惊讶的.

可另一位.则就让天帝天后有点意外了.

那是位女性外表的强者.似乎只是至强者级.而且.只是神灵……

是佛祖的随从.还是佛祖的弟子.看感觉.似乎不太像.

她和祖龙站在一起.隐隐有并肩之势.

她是……

天帝天后猛然醒悟:“真凰..”

“见过兄长和姐姐.”真凰微一鞠身.

四大祖神中.她是最年轻.也是实力最弱的.对天帝天后或是祖龙.一直以兄长相称.他们四大祖神本就是同一体所化.自然是亲如兄弟.

只是.她怎么成为了只有灵魂、沒有实体的神灵.她的肉身呢.而且.她现在的气息.也就只是至强者的程度而已.远远不如她曾经的祖神境界.

真凰虽然是四大祖神中最弱的.但那好歹也是祖神.绝不是至强者可以比肩的.

而且自祖龙消失之后.真凰也就随之失踪.成为帝释和太阿一直萦绕在心头的未解之谜.不想.今日得见.

似乎是看出天帝天后的疑惑.真凰说道:“沒有兄长和姐姐的帮忙.单凭大哥一人.想构建两界通道.就必须要用到不朽之物.而这世间真正能达到不朽境界的实体物质.也就只有我的肉身了.两界通道便是我的化身.在两界问題出现结果之前.我要保证通道的存在.因此只能以灵魂的形态出现.”

天帝天后的脸色瞬间变得有点阴沉.

难怪当初祖龙可以抛开他们两位.也打通两界通道.原來有真凰甘愿牺牲.以不朽之体來化为通道本身……

真凰.果然彻底站到了祖龙的一边.她原本是在祖龙和天帝天后间摇摆不定的.她最重兄妹之情.对祖龙如此.对天帝天后.原本也是如此.可这次……

而且.听她这口气.两界通道乃是由她所掌控.她若是翻脸.随时收回肉身.到那时.进入极乐世界的一切修士.再无任何离开的路径.即便是使用宇宙法珠都不行.毕竟.宇宙法珠能建立起两界的节点.那都是因为有两界通道的存在.嫁接连接了两界的天道.法珠只是巧妙的借用了一些规则.

否则.光凭法珠本身.是无法真正连通两界的.

而且.也沒有任何人可以再踏足这片世界來.

沒有任何后援.和本就不弱于自己的对手.在别人的本土上作战.那对宇宙世界的联军一方來说.将会是釜底抽薪的最大麻烦.会直接左右两边开战的结果.若是带來的这些宇宙世界最顶级的真神、天尊、道君、至强者们全军覆沒.甚至连天帝天后.失去宇宙世界天道法则的支持.那联手能否抗衡佛祖都还得两说.

甚至.就算天帝天后修为超绝.最后能全身而退.可宇宙世界的大部分精英被葬送.他们也将会成为彻底的光杆司令.宇宙世界的仙道水准瞬间倒退十亿年.那时就不是还能不能拯救天道的问題了.连能否守住家门都是个最大的问題.

这还真是一把命门钥匙.现在却捏到了祖龙的手里.一直以为祖龙只是一个老好人、和事佬.却不曾想.也有它用手段、给别人下套子的时候.

“好小妹.亏我这些年月來一直担心你的安危……”太阿叹气道:“你却已经舍弃了我们.”

“不是的.”真凰说道:“我只是舍弃了私心.”

她和天帝天后对视.眼中已经沒有了数亿年前的柔弱.

佛祖笑了起來:“需要给你们几位一点私聊的时间吗.”

“不用.”帝释很快就从感慨中清醒.冷冷的说道:“大家还是直接谈谈正事吧.”

“该谈的.十亿年前的冥界之会就已经谈过了.”佛祖淡淡的说道:“天道将倾.那是你们四祖神维持不力.呵呵.硬要说是我极乐世界在初建时分走了宇宙的原始混沌气.这说法太牵强了.所以.极乐世界沒有义务牺牲自己來成全你们.何况.就算分解极乐世界.让此界天规和原始混沌气融入宇宙世界中.那时天道混乱.无人可以掌控.说不定也只能稍稍延长一下宇宙世界的喘息时间.所以我还是那句话.这样的牺牲和代价.相比起回报來说.太不值.非我贪恋极乐世界.而是我极乐世界中也有不下于你们宇宙世界的亿亿万生灵.此界若灭.它们的家园不复存在.它们的牺牲.才是最大的.”

“佛祖还是这般喜欢说空大高的冷笑话.”天帝说道:“混沌父神创世.佛祖从宇宙世界中分离出混沌气.自建极乐世界.这是不争的事实.两界本为一体.如今兄弟世界有难.岂有冷眼旁观之理.”

“我说过了.两个问題.第一.此举能否真的救世.第二.我极乐世界的生灵如何安置.”佛祖说:“只要你们能解决此二事.便让我放弃极乐世界.又有何不可.”

“说到底.佛祖还是舍不得掌控天地世界的权利.”天后呵呵一笑:“两界融合.天道补全.自然运转.救世是必然之事.虽说到时天道将更为复杂.更难掌控.甚至会颠覆我们曾经对天道的理解.但那不过只是一个难題而已.我相信假以时日.我等终能克服此难.重新掌控完整的天道.只要问題存在.就能解决.怕的就是连问題和麻烦都不存在.那才是真正的无从解局.以佛祖的大智慧.岂会看不到最简单明白的这一点.”

“至于那第二条.早在冥界之会.我们就已经说过.划出真凰仙域.为极乐世界新的乐土.佛祖大可在新的乐土上建立你自己的天道.可.佛祖你却想要整个宇宙.”

“不是我想要.而是防范于未然.”佛祖仿佛永远都不会产生丝毫的怒气.无论说什么话.都总是那般平静淡然:“宇宙世界的修士向來多yuwang、善侵略.就像如今两位尊客对我极乐世界所做之事一样.如今在我的地盘上.两位都已敢兵戎相见.若他日让我极乐世界生灵置身于你们的地盘、你们的世界.受你们的管辖.那将会遭受何等待遇.我实是无法想像.”

“那若将新宇宙世界交由佛祖.我等岂不是要面对同样的问題和麻烦.”天帝的声音渐渐变冷:“说到底.还是得武力解决.强者胜出.”

“呵呵……”佛祖笑了笑:“佛道.本就渡化世人.以慈悲为怀.我极乐世界的神灵菩萨.可从沒有去你们宇宙世界为过半点恶.我來掌控天道.你们有什么不放心的.”

“这可笑话了.”天帝大笑道:“还记得佛祖座下曾有一大弟子名为修罗.创下赫赫修罗界.比冥界还宽阔无边.单只佛祖这一位徒弟双手所染的血腥.被他修罗族所杀的我界修士.简直数不胜数.已可比拟我宇宙世界亿亿万生灵的总和.这还叫‘沒有來我们宇宙世界为过半点恶’.”

佛祖念了声佛号:“佛门叛徒.虽已逐出佛门.可终是个污点……”他并不辩解.只说道:“看來.这次仍旧是沒法谈拢了.”

“永远都谈不拢.”天帝冷哼道:“你不信任我们.我们也不信任你.你不愿放弃的东西.我们也不愿意放弃.十亿年前的冥界之会.那时还觉得有大把的时间可以慢慢考虑.可现在天道将倾.已迫在眉睫.”

“那就.战吧.”他猛然提高声音.整个人一改刚才的平静.峥嵘外显、气势十足.强大的气息瞬间弥漫到整间大殿.

“不急.”旁边天后伸手轻轻按在天帝的肩上.她淡笑着看向一直沒有说话.站在一旁的祖龙:“此战若开启.我们中必有陨落.还是先和大哥叙叙旧吧.说不定以后都沒有这样的机会了.而且.我很好奇.”

“好奇什么.”一直沒有说话的祖龙终于开口.

“好奇大哥來极乐世界这五亿年.究竟做了些什么.”天后看着他:“本还以为大哥已经劝说过了佛祖.甚至已经和他有过了某些约定.虽然不一定是我和二哥想要的……可沒想到.佛祖今天仍旧是和十亿年前一模一样的口气……”

“呵呵.我做的事挺多.修行、抗衡.和佛祖打赌.当然.也包括劝说.”祖龙说:“只可惜.现在看起來.我的劝说似乎并沒有起到什么效果.”

太阿笑道:“这很明显.那我想知道.大哥以前一直希望我们与佛祖间有一个和平的结果.可现在和平无法拥有.那大哥究竟会选择站在哪一边.是帮佛祖.亦或是帮我们兄妹.或者.两不相帮.独善其身.”

“你们两方的想法都还和以前一样.沒什么变化.但我.却和以前的想法有点不同了.”祖龙顿了顿.一字一句的说道:“我谁也不帮.不过.也不会独善其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