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8 新的世界/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烈盘终于见到了祖龙.

沒有想像中那么光芒万丈.但却给了烈盘一种无尽的慈爱之感.

这是在他跟随天后军团撤离极乐世界之后.

祖龙给他带來了炼天鼎.在星云界秘密和他见面的.

以祖龙的神通.即便是在天后的地盘.可要避开天后的耳目不过只是举手之劳.

他告诉了烈盘所有关于新世界的事.以及想让烈盘作为新世界天主最大候选人的计划.

当然还有更重要的.就是让烈盘召集那百万进入者.

祖龙并沒有随烈盘一路去中土大陆.他还有更重要的事.就是去隐蔽天后的耳目.以便让烈盘去中土大陆召人的事进行更顺利一点.

祖龙离开后.众人即刻返程.当然.沒忘了将老二塞到炼天鼎的肚子里.

这是老二自己坦白的.

在极乐世界.几大祖神谈判的时候.炼天鼎去见过无双.自然也就见过了嫌洞天里跟着烈盘修炼太闷.而选择和无双呆在大营里**朱八的老二.

那时起.老二第一次明确知道了烈盘的身份.知道了炼天鼎的來头.

对烈盘.它是发自内心的喜欢.这是第一个给它取名字的‘主人’.

它也意识到了烈盘和天后之间有可能存在的冲突.于是向炼天鼎坦白.它曾经的那个主人.就是天后.

知道了这些.炼天鼎自然不会再让老二出现在天后的视野里.

虽然有新世界的诱惑在侧.可七彩仙土这样的‘宠物’可也不多见.万一天后哪天想起这家伙來.进尔想到烈盘.发现一些可疑之处.最后影响到烈盘回天元大陆‘偷’人的计划呢.

于是回到星云界后.老二就进了炼天鼎的肚子.只有在那里.天后才绝对无法窥视.

他们在星云界中找到了最初烈盘过來的那个通道.以现如今烈盘的天尊实力.再有炼天鼎在旁.通过那通道返回南蛮大陆简直不要太轻松.

到了南蛮大陆.距离就更近了.

朱八一脸的兴奋.他是跟着烈盘一路返回的.他本就已经是无双的弟子.算是祖龙一脉了.

这次回來.他也承担着一定的任务.要召集南蛮大陆中的一些修仙天才.作为跟随烈盘进入新世界的大军之一.

毕竟.南蛮大陆比中土大陆的修仙天才更多.仙道氛围也更好.实力也更雄厚.

而和他们一路的.还有另一人.

凰女.

这是在烈盘他们离开极乐世界时才出现的家伙.

她的辈分.算起來可比朱八要高.和烈盘平等.

她是真凰的唯一亲传弟子.

当初进入极乐世界时.她所知道的东西.就已经远比烈盘.甚至比炼天鼎知道的还要多了.

两界通道就是真凰的本体.穿行两界通道那漫长的一个多月时间.她早和真凰有过了彻底的沟通.

明白了两界之事.甚至更早知道了祖龙的计划.这才不惜要用真凰炼体决.去换取进入极乐世界最深处的机会.

因为.只有到了极乐世界最深处.她才能见到一直呆在那里的真凰的真正元神.才能得到真凰真正的传承.

真凰一脉.自然也就是祖龙一脉.他们是同一阵营.

如今的凰女看起來.可比朱八要强大了不知多少.便比之烈盘.也输不了太多.

她也同样已达天尊境界.

站到南蛮大陆这片土地上.不论是她.还是烈盘.都得将自身的气息尽力压抑下去才行.

否则.已经破碎掉的大千世界.可万万承受不了天尊那恐怖的气息.非将整片空间都撑裂不可.

“好不习惯……”凰女笑着说:“家乡.让人感觉亲切.却也让人感觉狭小.”

这句话.恐怕也只有烈盘才懂.

旁人会误以为她见过了辽阔的星云界和极乐世界.以为南蛮大陆的地盘狭小.可只有烈盘.才知道她说的是这片空间狭小.承载不下天尊那拥有恐怖气息的躯体.

“就在这里分手吧.”烈盘说:“三月后.咱们再在北海汇合.”

三个月.这是祖神和佛祖相互定下的期限.给于各家回去选拔那进入百万人的名单.

“我会带上十万修士的.”凰女点头:“一定会是我南蛮大陆中最优秀的拔尖者.”

相比起星云界、三大仙域或者极乐世界.不论南蛮大陆还是中土大陆.似乎都显得是那么的弱小.这里的修士.似乎都不值一提.

但.这并不意味着此二界中的修士就沒有天赋.

不够强大.只是因为沒有传承.沒有灵气.沒有更多更完整的天道來供他们修行而已.

烈盘相信.此两界中的修士.若进入新世界后.修行速度一定不会比其他两大世界的修士慢多少的.

就像.自己曾经的那些伙伴.

鲜于超、龙印真.或是齐谊、夜摩天等人.

他们的天赋都非常高.悟性都非常强.像鲜于超.竟能在区区元婴境界.就强行掌控剑之十道.

虽然那样的掌控很勉强.可他当时只是元婴境界啊.

这份悟性、坚持和毅力.恐怕换作如星云神子那样的天才.在同样的条件下.都不一定就能做到.

就更别说这两界也诞生了如烈盘、凰女那样真正顶天的天才强者了.

“剩下的就交给我吧.”烈盘淡淡的说.

他要负责的更多.那是剩下的九十万人口.

祖龙已经想过了.与其召集更多的修士进入新世界.不如召集更多的凡人.

毕竟.以中土大陆和南蛮大陆的条件來看.真正有天赋的修行者.绝不可能超过十万之数.

与其让其他一些普通、天赋低下的修行者來浪费余下的名额.倒不如全让给凡人.

毕竟.凡人的繁殖能力更强.多出几十万凡人人口.只需要数千年时间发展.那祖龙一脉的新世界.必将人口昌盛繁华.

只有以这些庞大的人口基数來作为基础.才能诞生出更多的天才和修行者.壮大自己世界的实力.

当然.这样也有一些弊端.比如此一脉的新世界.在初期时会远远不如另外两界的实力之强.参悟天道的速度也会稍慢.

毕竟.参悟天道不只是一个人的事.

比如你参悟混沌道有成.可以引更多的人进入此道.与此同时.别人参悟生命道有成.也可以引你进入生命之道.让你领悟生命之道时有个明师指点.虽然无法直接给你说明道的形态.可毕竟能让你少走很多弯路.自然会更快.

一个人的悟性再高.也总不如百人、千人甚至万人、亿人的总和.

一句话.悟道的人越多.整体速度自然越快.

此一脉的凡人过多.这些凡人无法悟道.前期的速度自然远不如另外两界.

但.此一脉却后劲足啊.人口基数越大.意味着未來的修仙者越多.未來的修仙者越多.迟早可以后來居上.反超他们.

而且.按照四祖神和佛祖之间的约定.在大家进入新世界的初期百万年内.是不允许三界间有任何來往的.

初期的实力稍弱.不会发生无法抗衡另外两界的情况.而百万年时间.已经足够将那庞大的人口基数优势发挥出來.让他们后來居上了.

南蛮大陆中基本很少有真正凡人的存在.再次.也都是先天境界的修行者.他们比凡人强不了多少.也根本无法悟道.却因为逆天修行.自然不合.同样有着修仙者的最大毛病:难以繁衍后代.要他们.还不如要最纯粹的凡人呢.

而要想找最纯粹的凡人.那就只有一个地方.中土大陆.

告别了凰女和朱八.烈盘带着炼天鼎和老二.以及无双和同行的张天道.踏上了返程.

沒有选择走北海之路.

在这里.南冥传送令已经可以生效.

烈盘手中的令符微微一晃.空间破开.一提足.已到了南冥传送令早已设好的出口处.

那是一片庭院.

花香阵阵.一个美丽的少妇正坐在花园里.在她身旁的.还有一对老年夫妇.他们慈爱的看着两个在她眼前奔跑的孩子.

“盘儿.跑慢些.别摔着了.”那老年夫妇中的妇人慈祥的喊道.

旁边那少妇笑着说:“妈.别操心他.小盘皮实.摔不坏.哈.跟哥小时候简直是一个模样.”

这少妇显然是个修仙者.身上的气息十分强大.已是元婴暗结的元婴之境.

竟然拥有子嗣.这显然是任何修仙者最大的奢望和幸福了.

妇人说道:“当妈的人了.说话还沒个正型……”

说着.她显然想起了少妇口中的‘哥’.神色一黯:“你哥去那未知之界.这一去便是数年.也沒个消息.真不知……”

“哎呀.放心吧老妈.”少妇笑嘻嘻的走过來搂着她脖子.就像还是一个顽皮的、在父母身旁撒娇的小女孩:“哥可牛气了.在那个世界混得可好了.听说.早都成了神仙.上次那些妖怪來打咱们中土大陆.你都不知道.哥只是在那个世界说了一句话.就把那些妖怪的头头吓得直接尿裤子.哭着喊着要给咱们中土大陆跪舔呢.”

老妇人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來.伸手在她额头轻轻敲了一下:“什么跪舔.女孩子家家的.说话简直沒个把关.更不像个当妈的人.小心教坏了孩子.”

“不会的外婆.大舅可是咱们的偶像呢.再说.我们才不会知道跪舔是什么意思.”旁边两个小崽子虽然才两三岁.可聪慧得简直不要不要的.听懂了大人的玩笑.笑嘻嘻的躲到一边去.

那少妇和老妇人都笑了起來.连同旁边的老爷子.

老爷子笑着说:“聂霜那孩子差不多该回來了吧.你们小两口天天在山上修行.下來一趟也不容易.都是挑些做任务的时候.回头我让掌柜的把三叔公请过來.晚上弄点好酒好菜.他可早就想你这丫头了.”

“好啊.我也好久沒见三叔公了.晚上正好……”那少妇说话间.突然征住.

她感觉到了一股强大到让她窒息的气息.突然出现在了身后.

那是.

敌人.

不.北海早已对中土大陆无条件投降.沒有任何妖族敢來人类的地盘犯事.

而在中土大陆中.即便是曾经对自家最恨得牙痒痒的魔宗宗主.现在也早已摄于自家哥哥的威势.巴结都还來不及.哪敢來犯.

再说了.身后这股气息的强大.简直无法想像.

这股气息.不属于她曾在中土大陆见到过的任何一人.

沒有任何人.能和这股气息的强大相媲美.

魔宗宗主不行、无量老祖不行.就连那个曾经來过一次中土大陆.散发出让人绝望气息的北海老祖.传说中的真神.也不行.

不.不止是不行.甚至.连比的资格都沒有.

而且.这股气息中.有一种让她莫名亲切的感觉.

她猛然回头.

只见那是一个英俊的男子.微笑着就那么凭空出现.站在那里.

老年夫妇看到他.激动的站起了身來.

而那少妇开朗的面容瞬间凝固.高兴的泪水模糊了眼眶:“哥.”

这少妇.自然正是烈蓉.

而那老年夫妇.自然是烈无心和烈夫人.

“盘、盘儿.”

“天道..”

一家人久别重逢.自然会有说不完的话題.

三叔公也來了.看到烈盘.大概是最让这位三叔公高兴的事.在他心里.烈盘就是他的亲孙子.

“天尊境界.”烈蓉忍不住就想在烈盘身上到处摸一摸.看看这神仙的身子和咱凡人到底有啥区别.

“新的世界.新的大陆.”聂霜也听得满脸的震惊.

他绝对是烈盘心目中排名前列的天赋者.是进入那片新世界后的主力军之一.数年不见.他的修行的速度甚至远远快过了烈蓉.已达金丹境界.也是元婴破府的时候.连跳两级过來的.而原本仙体天赋更强于他的烈蓉.如今不过才刚到元婴巅峰而已.

沒办法.女人生孩子.耽误了一两年……而且.烈蓉这丫头对修行并沒有这些男人那么痴迷.相比起修行.她更看重的是家庭和快乐.小两口这些年來倒也算得其乐融融.相得益彰.

“爸妈也一起去吧.还有三叔公.”烈盘笑着说:“那片新世界灵气充裕.即便你们不修行.也会寿元大增.何况……”

他笑嘻嘻的看着旁边的张天道:“老爹你这位结拜兄弟.如今可是冥界之主.到时候去了那片新世界.他就是新世界里冥界的掌控者.在那什么生死薄上随便勾上几笔.你们也可以长生不老啦.那样.咱们家也算可以永享天伦之乐了.”

“天道叔已经是鬼仙.就和咱们修士的真仙一个级别.而且、而且还是冥界之主..”烈蓉的嘴里都快可以塞进几个大鸭蛋了.

要知道.对他们來说.张天道的修行时间可很短.当初张天道死的时候.烈蓉已经是先天境界了呢.

可.人家从一个散落的魂魄状态.从无到有.修行到鬼仙.而且还成了冥界之主.居然只花了几年时间.

“我在一些奇特的异世界呆过.那些地方的时间流速和外界不同.”张天道解释:“外界你们或许只过了几年.可对我來说.却已经经历了数十万年岁月了.”

“靠……”烈蓉忍不住爆了一句.消息实在太爆炸了.

“不许沒规矩.”烈无心呵斥她.

烈蓉吐了吐舌头.旁边张天道却笑了起來.和以前那个斤斤计较、高高在上的形象大为不同:“蓉儿顺嘴.又不是有意.大哥不必在意的.”

烈蓉笑嘻嘻的说:“还是天道叔懂我.不过……”她歪着头:“要是让张嫣嫣那丫头知道她爹居然成了冥界之主.真不知道会不会吓晕过去……”

“嫣嫣.她还好吗.”尽管明天上仙云宗后就能瞧见.可张天道还是忍不住想提前问一问.

对自己这宝贝女儿.哪怕他已经经历了数百万年修行的时间.可那份父爱.却从未曾被冲淡过哪怕一分.

“她很牛哦.”烈蓉笑着说:“比我修行快.可勤奋了.现在啊.已经是紫府境的高手了.去年仙云宗大比的时候.还拿了第一呢.”

张天道老怀大慰.

烈家的晚宴很快就结束.

一夜长话.烈盘陪在二老身边.接下來的两三日.烈盘都留在了家中.陪着二老和三叔公家常理短.算是聊补自己这些年來缺下的孝道.

烈蓉和聂霜先回了宗门.其一是要让宗门通知中土大陆各宗各派汇集.其二.也是因为张天道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自己的女儿了.

如此隔了数日.收到烈蓉的消息.说各宗门已到.

烈盘暂别二老和三叔公.轻轻在院中撕破一条空间.直接就到了仙云宗大殿之上.

对现如今的他來说.中土大陆那果真是想去何处便去何处.通行无忌.

仙云宗这些年來本就发展迅速.特别是北海老祖投诚之后.明显对仙云宗的向灵莎更高看一眼.并将整个北海势力直接成为了仙云宗的后盾.

现在的仙云宗.早已非夕日阿蒙.明面上就有一个北海老祖真神镇着.无人敢惹.

不论是无量山还是魔宗这些曾经中土大陆首屈一指的势力.现在几乎都是唯仙云宗马首是瞻.

当然.并非因为北海老祖.而是因为.那个去了遥远异界.号称已达天尊境.天下无敌、可以轻易掌控中土、南蛮两界的烈盘.

大殿上.向灵莎正在等候着.同时.在这里的中土大陆巨头们还有不少.

无量老祖、魔宗宗主、七秀坊的千叶冰老坊主、大雷音寺了空方丈.甚至包括北海老祖这尊真神.

几乎所有在中土大陆叫得出名号的大能者们.全都汇聚在了这里.

这一切.显然都只來自于烈盘的召唤.

在此之前.有北海老祖出现的地方.即便是他再怎么表面上去尊重向灵莎、尊重无量老祖等人.可说实话.他那身故意散出來的真神气息.始终还是会给无量老祖他们带來巨大的压力.

可现在的大殿上.北海老祖收敛得就像是一只最温顺的小猫.拼命的把自己的一切气息都掩藏到极致.

今天要來的.可是那个让他惧怕到了骨子里的烈盘.那个现在听说已经达到随手就可以捏死天尊的存在.

何况.就算不说烈盘.此时坐在向灵莎旁边的那个中年儒生……

靠.那家伙真是真神.鬼仙.

北海老祖看他一眼.就忍不住要咽一口唾沫.

因为.在那个叫张天道的鬼仙身后.竟豁然站着两尊道君境界的强大鬼尊.如同保镖或者门神一样杵在那里.

……让道君当随从.我了去的……

这家伙不会是比烈盘更大的boss吧..

北海老祖早就已经吓破了胆.以至于烈盘进入此间的时候.他都还沒有回过神來.

“好久不见了……”烈盘笑着和所有人打了个招呼.

向灵莎、无量老祖、了空方丈等所有人.忍不住同时全都站起了身來.

几年时间而已.相比起修仙者漫长的岁月來说.其实算不上太久.可.这其间发生的事情太多.特别是北海入侵的那段绝望时光.用度日如年來形容也一点不夸张.

再见到烈盘.他们都激动而高兴.正是因为有这少年的存在.中土大陆才能存活到此时.

“烈盘小友.”无量老祖哑住.哈哈大笑.拍了拍自己的嘴:“不对.要论起修行.你可是我的老前辈了.这声小友.可再也叫不出口.”

烈盘却摇了摇头:“在您老面前.我永远都还是那个烈小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