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5章 戒指拿不下来/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什么意思?你们想怎么样?”白慕晴惊恐地瞪着她。

她看到了南宫宸的病?指的是昨晚他生病时的样子么?

昨晚卧室内一片昏黑,她根本什么都没看到啊!

“眼下你有两个选择,第一,自己选择一样东西结束自己。”老夫人一招手,一位小女佣端着托盘走进来,白慕晴愕然地发现托盘内有白绫、安眠药、水果刀。

她本能地往后退了一步,张了张嘴:“那第二是什么?”

“第二,明天一早去机场,国外会有人伺候你们的起居。”

白慕晴算是听明白了,把她扔到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囚禁起来,这辈子都不能踏入C市一步。

南宫宸你够狠!

白慕晴恨恨地甩开上女佣的手,冷着脸道:“我自己来。”

这是一只金镶玉的圈戒,上面的黑色的玉石圆润明亮,戒指看起来像是从古董店里淘回来的,款式别致好看。

昨晚王大师将戒指套在她无名指上的时候,她还暗暗赞叹了一把这戒指真别致,是她见都没见过的,没想到还没有戴热就要被摘回去了。

当然,这是南宫家的东西,她不稀罕要!

只是......。

她憋足了气息使劲地拔,戒指却纹丝不动地卡在她的无名指上,任凭她怎么拔都拔不下来。

何姐看出了缘故,让小女佣拿来皂水,可惜依然毫无作用。

“夫人,戒指拿不下来。”何姐亲自试过后,恭敬地对南宫夫人道。

“那就想办法把它拿下来。南宫夫人扔下这句,转身离开客厅。

**********************************************

**********************************************

病房内的南宫宸怎么睡也睡不着,如是从床上翻身坐起,从抽屉里面拿出一片安定放入口中吞下。

这些年来,他一直依靠药物才能睡着,而且对安定片越来越依赖,也不知道是不是死期将至的缘故。

好不容易睡着了,却是一个又一个的恶梦袭卷而来,而每一个片段都离不开囚室里的那个女人,还有那枚怎么摘也摘不下来的戒指。

明明只有一面之缘,他却仿佛认识她很久般,越看越觉得眼熟。

画面一转,是她一脸绝望凄怆的表情盯着他说,错过了她,这辈子他就再也找不到真正适合这枚戒指的人了。

南宫宸倏地睁开双目,从床上坐起。

豆大的冷汗从额头上滚了下来,他还是头一次梦到这种梦境,头一次梦到一个女人。

以往那些女人比她可怜,比她惨烈,却从不曾进入过他的梦境!

怎么会这样?就因为她身上有那个女人的影子吗?

他用袖子擦了一把头上的冷汗,下床走到饮水机前倒了杯白开水猛地喝下,然后迈步来到落地窗前,静静地凝视着医院外头一片漆黑的窗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