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4章 放了她/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宫宸晚上回到家时已经是十点钟了,将钥匙丢给一旁的门童后迈步往楼上走去。

“少爷回来了。”何姐刚好从楼上走下来,打量着他嗔怪道:“少爷今天才刚出院就跑去工作了,老夫人都不高兴了。”

“没关系,我已经没事了。”

“那也不能这么拼啊。”

“我会注意的。”南宫宸点了一下头,迈步踏上楼梯时突然停住脚步,扭头问了一句:“少夫人回来了没有?”

何姐微讶,这么多日来,这位大少爷何时过问过少夫人的行踪?

其实南宫宸也不想关心她的行踪,只是突然想起今天在医院的事,如是就好奇地问一下了。

何姐原本不想把这件糟心事告诉南宫宸的,可既然他问到了,只好如实说道:“少夫人趁着回门的日子跑出去跟男人私会,老夫人一气之下把她家法伺候了。”

“跟男人私会?”南宫宸眸色一沉,好大的胆子!

“是呀,真没想到她会干出这种事来。”何姐说着将手机从口袋里面拿了出来,调出那张‘出轨’照。

南宫宸接过手机看了一眼,眼角微掀。

如果因为这张照片被家法的话,那这只小白兔也太可怜了。

“少爷,你没事吧?”何姐打量着南宫宸,老婆出轨了,他居然嘴角泛出笑意?

“我没事。”南宫宸将手机还回给她,道:“这事就算了,把她带回来吧。”

“可是,老夫人她……。”

“没关系,就说是我说的。”南宫宸抬手在何姐的肩上拍了一记:“把她带回来造人,奶奶不是想抱重孙么。”

“啊……噢……。”何姐点了点头。

从中午被押进祠堂到现在,已经是十几个小时了,白慕晴只觉得双腿麻木得快不是自己的了。

原本还在想这家法挺人性的,至少不会受皮肉之苦,没想到这罚跪比一棒子挥在身上还难受。如果打她一顿,打完也就过去了,可是这罚跪根本就是一场漫长的凌迟啊。

又饿又累的她加上头上带伤,实在有些顶不住了。

祠堂里面供奉的都是南宫家的祖上牌位,里面面积很大,偏房也很多。只是这大晚上的,除了几盏烛火外再无其它照明,四周一片昏暗,安静诡异得让人身体发虚。

她记得当初女佣向她介绍宅子的时候,一说到祠堂就脸色泛白,仿佛这礼堂里面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般。

一想到这些,白慕晴就寒毛根根竖起。

‘吱’的一声,似是门板开启的轻微细响,而且是从右上方的偏房传来的。

白慕晴被吓了一跳,双手不停地搓了搓双臂,目光扫过大堂的每一个角落,最终落在右上方的偏房上。

那是一道老旧的木门,门缝开启了一条拳头大小的缝隙,而在缝隙里面……。

白慕晴背脊一僵,冷汗涔地淌了下来。

她看到什么了?一张面容苍白、目露凶光的女性脸庞?还有那一袭雪白的衣裳……。

耳边隐约可以听到一个声音在低泣:“把戒指还我……。”

白慕晴眨巴了一下双眼,再睁眼时,那女人已经不在了,耳边也没有异常的声音。

刚刚她明明看到了,难道是错觉吗?可是明明不是啊。

一向不相信鬼神之说的她既然也慌了。

她抬起右手,看了一眼无名指是的戒指,戒指……。

刚刚是有人在跟她讨要戒指吗?她的身体一点点地后退,一点点地退。

她知道祠堂的大门已经被上了锁,门口有一位仆人在看守,她终于退到门后了,然后返手用手拼命地拍打大门,一边惶恐地尖叫:“救命啊!有鬼!有鬼……!”

然而任凭她怎么尖叫,门口的仆人就是不给开门。

白慕晴回头看了一眼那道偏门,虽然什么都看不到,可是心里还是怕极了,并且加大了手中的力道:“有鬼……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叫了一阵,门板居然‘呼’的一下被人推开了。

白慕晴愣了一下,抬起泪脸望向来人。

是何姐,这位严肃苛刻的何姐,她头一次觉得她是那么的亲切,就仿佛见到亲人般。

“有鬼……。”她委屈巴巴地哽咽出一句。

何姐冷眼睨住她:“少夫人,文件夹第三页第二条您是没记住还是压根就没看?”

“我……我看了,但是真的有鬼,就在里面……。”

她当然记得第三页第二条写着什么,而且还印象深刻,大意是不准在宅子里面讨论跟鬼神有关的东西。当时她还在想,南宫家的人可以这么迷信,却不让别人讨论,也太霸道了点。

“闭嘴!”

“我……。”

“把她带回主宅去。”何姐扔下这句,扭头便走。

白慕晴抹了一把眼里的泪水,同时松了口气,她终于可以回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