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5章 她该听谁的?/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二十分钟后回到卧室,白慕晴拖着沉重的步子回到床上将自己用被子裹成一个粽子。

明明很累,躺在床上的她却没有丁点睡意。

在床上翻来覆去一番,她看到墙上的夜光时针已经指向了凌晨一点。这个时候宅子里面安静得可以听见绣花针落地的声音,一阵风拂来,窗纱飞舞着发出细碎的声音。刚刚才被吓破了胆的她心里不禁泛起一抹寒意,拉紧身上的被子。

她想开灯,才想起这时的灯是被人处理过的,夜里根本不会亮。何姐说过,大少爷在的时候她不准开灯。

下一刻,脑海中换成林安南和白映安苟且在一起的场景,还有白映安那恶毒的语言。

她甩了甩头,闭上眼,真的不能再想了。

门口突然响起一阵敲门声,她动了动身子,没有起身,而是将身体往被子里面缩了一缩,同时用手背擦了一下眼里的泪水。这么晚了,除了南宫宸还会有谁?

进来的果然是南宫宸,暗夜中她依旧看不清他的脸,却可以感觉到源自于他身上独特霸道的气息。

他径直走过来,将她从被窝里拽了出来,大掌捏住她的下颌,指尖却清晰地划过她的面庞,触摸到她颊边的泪水。

“听说你在外同偷男人了?”他的语气中透中浓浓的不悦。

白慕晴愣了一下,本能地摇头否认:“我没有……。”

“白小姐,可别忘了你现在是我的妻子,要哭也只能为了我哭,马上把眼泪给我逼回去。”南宫宸将霸道的个性发挥得淋漓尽致。

白慕晴慌忙用袖子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辩驳道:“我没有为男人哭。”

“那么你在哭什么?”

“我……。”

南宫宸冷戾地一笑:“难道是因为我?怨我没有陪你回娘家?”

“没有……唔……。”

不等她解释些什么,南宫辰已经吻上她的唇,只是她唇畔苦涩的味道令他很不满意。

而最让他恼火的是,这个女人居然很不客气地一把将他推开。

白慕晴感觉到他要发火,忙解释道:“对不起,我今晚没心情……。”

这是实话,她真的一点心情都没有。

南宫宸多少有被刺激到了,心里涌起一抹恼怒,随即一把将她推倒在床上,一边抚摸着她的肌肤一边在她耳边鬼魅地冷笑:“没心情是么?可是我有心情。”

“不要……。”

“我警告你,以后别再让我看到你为了别的男人哭泣,否则……我有的是心情惩罚你。”南宫宸说完,一把抓住她身上的睡衣用力一扯。

‘嘶’的一声,睡衣破裂,白慕晴感觉到肌肤一凉,她知道,他这一次是来真的了……。

***

一个小时后,卧室内重归平静。

南宫宸办完事后就离开了她的卧室,大概是回到他自己的房里去了。

她一直觉得南宫宸是因为自己长得丑不敢面对她,但毕竟这些是南宫家的秘密,她没有权利知道。

因为害怕,白慕晴几乎一夜未睡,直到天蒙蒙亮的时候才迷迷糊糊地睡去。只是没等她真正睡沉,房门便被人敲响了。

走进来的是一位面目死板的女佣,女佣走到白慕晴的床前,也不管她是不是迷糊,盯着她一脸严肃道:“少夫人早上好,这是大少爷让我给您送来的药片。”

白慕晴伸手接过药片看了一眼,原来是事后避孕的。

而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另一位佣人走了进来,将一碗黑乎乎的中药递到她面前,还算礼貌道:“少夫人,这是老夫人特意让厨房给您熬的中药,让您务必在早餐前喝掉。”

南宫老夫人命人做的,那必定是跟助孕有关的了。

看了看手中的避孕药片,再看了看女佣手里的补药,白慕晴突然觉得有些好笑,他们祖孙俩还真是有趣。一个要她怀孕,一个怕她怀孕,她该听谁的?

为了给虎视耽耽的女佣们一个交待,她最终将两样都吃了进去。

说实话,她自己也没想那么早要孩子,毕竟她跟南宫宸毫无感情,未来会发展成什么样也还不知道呢。

而且,如果南宫宸真如传言般活不过三十岁,那一年后不管戒指拿不拿得下来,她都可以自由了,总不能还在他死前给他生一个儿子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