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反抗/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慕晴回到卧室换衣服,站在镜子前,她看到手臂上和腰上的两处淤青,是昨天老夫人留给她的。还有额头上的伤口,是那对贱男贱女送给她的。

可是,没有人过问她的伤情,南宫家的人没有,白家的人肯定也不会过问。

她将额头上的伤口尽量处理美观,换了套南宫家为她购置的国际大牌裙装,国际大片皮鞋,还有限量版的包包。

当然,南宫家给她置办这些不是为了讨她欢心,而是为了南宫家的脸面着想,她都懂。

回到白家大宅,白景平果然连班都不上了,专程在家里等她回来。

沙发上坐着还有那对可恶的母女,还有那位本不该出现的林二少爷。一看到她进来,白映安便打量着她调笑:“哟,果然是南宫家的少夫人啊,瞧这身派头,加起来得有五十万了吧?和你以前穿的那些街边货比起来,这种大品牌穿在身上是不是爆爽?”

白慕晴冲她挽唇一笑:“可不是么?走在街上都怕被人抢劫呢,说起来还得感谢你俩让我有这个机会穿上它们。”

她的目光扫过林安南,满满都是嘲讽。

“够了!”白景平打断她们,将手中已经打印出来的相片扔在白慕晴跟前:“你说!这是怎么回事?”

照片打了个滚,飘到白慕晴的脚边。

她低头睨了一眼照片,随即又是一笑了:“姐姐不是已经告诉过你们了么?是我的男人啊。”

“不知廉耻的东西!”白景平暴怒。

白慕晴并未理会白景平的怒火,面色平静道:“既然你们已经知道了,那我就老实告诉你们吧,他是我两年前就开始秘密交往的男朋友,长得帅气非凡,身家比起林氏和白氏都要翻好几倍,至于是哪家公子,为了避免你们去搔扰他,我就不明说了。”

“你……!”白景平已经气得说不出话了。

林安南脸色铁青地从椅子上站起,迈步走到她跟前扬手便要打她:“贱人!”

白慕晴扬手一把挡掉他的手掌,冷笑:“只准你贱,不准我贱么?林少,咱俩现在扯平了,你也不再是我的男朋友,没有资格打我。”

她说完,不理会气愤的林安南,转向白映安:“白大小姐,你现在明白了吧?你抢走的,只不过是我不要了的男人,拿去好好享用吧。”

白映安的脸色也跟着铁青一片。

“白夫人。”白慕情又转向许雅容:“你一定很失望我为什么没有在新婚夜暴毙吧?怎么办?我活下来了,而且活得好好的。”

“还有,爸爸。”白慕晴再转向白景平:“从小到大,您没有对我们母女尽过一分责任,也没管过我们的死活,直至白家有难了,需要我代嫁后才匆匆设计将我招回白家,逼我嫁给南宫宸。如此自私冷漠,您觉得您还有资格当我的父亲么?还有资格管我么?我偷不偷人你管得着么?”

“白慕晴,你居然敢这样跟我说话!”

“既然您不再是我的父亲,那么怎么跟您说话也是我的自由。今天我能来到这里,就是想告诉你们一声,你们想要的都已经得到了,把我母亲和弟弟交出来,我们以后再无瓜葛。”

白慕晴说完,扫视一眼众人:“好了各位,咱们今天就聊到这吧,我先回去了。”

说完,她转身往大门口迈去。

“你敢走?”许雅容在身后失声尖叫。

白慕晴脚步一顿,转回身来:“那么你想怎样?囚禁我?虐待我?但是很抱歉,我现在是南宫家的人,想对我做什么之前,最好先过问一下南宫家的意见。”

白慕晴转身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这……简直是太没教养了!”半晌,许雅容才气愤填鹰地冲着白慕晴离开的方向骂出一句。

直到走出白家大宅,白慕晴才暗暗地松了口气,扭头看了一眼身后的白家大宅,心痛如绞。

刚刚她确实是小出了一口恶气,但是她知道,白映安和许雅容这对母女是不会那么容易放过她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