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3章 说好不要她/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宫宸回到大宅,黄助理便来电话了。

“宸少,我已经查清楚了,白景平还有一位从小流落在外头的私生女叫白慕晴,目前已经搬回白家居住,这个白慕晴三年前开始跟林氏集团的二公子谈恋爱。”黄助理的办事效率一向很快,这次也一样。

南宫宸唇角微启:“我知道了。”

难怪她可以做到如此娇纵刻薄呢,原来是傍上林氏集团的二公子了。

***

白慕晴一整天的时间里都是心情沉重的。

下午回到家她就呆在卧室内想心事,就连晚餐都是随便吃了几口了事。

夜里,迷迷糊糊中听到门口传来敲门声,她艰难地从床上撑起,一边揉着困倦的双眼一边下床来到门后将房门拉开。

没等她弄清楚门外是什么情况,一个高挑健硕的身体便往她身上压了过来,她被吓了一跳,本能地扶住他的身体,同时惊呼出声:“喂!你……!”

她原本想问他究竟是谁的,但是在他的身体向自己压到自己身上的时候,她瞬间闻到了源自他身上的独特气息。

不用再问她也能知道此人正是南宫宸!

只是多日不见人影的他怎么会在这大半夜的跑回来?而且还是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是喝醉了么?可他身上的酒味并不浓烈啊。

“喂!南宫宸,你走错门了,你的房间在那边……。”白慕晴奋力地将要将他推出去,却被他一把扔在床上。

他的身体随她一起压了下来,几乎将所有的重量都压在她身上。

感觉他好像很痛苦,浑身荡得跟火炉一样。力道却大得很,只用一只手便将她挣扎的双手控制在头顶上方。带着微颤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你是我的妻子不是么?”

“是……又怎样?”白慕晴可以感觉到他的指腹正在轻抚她无名指上的戒指,仿佛在提醒她此时的身份。

“既然是我的妻子,那就有义务为我做任何事情,不是么?”

“是……又怎样?”

“包括帮我解……毒。”说完,南宫宸已经迫不及待地一把将她身上的睡衣撕裂,然后低头吻了下去。

白慕晴完全听不懂他在说什么,等她意识到他在做什么的时候,身上的睡衣已经被他撕开了。她开始低叫着反抗:“南宫宸,是你说你不要我的!为什么还要跑来我的房里?为什么还要对我做这种事情?你无耻……。”

“我再无耻也比不过你们这些不择手段的贱女人!”南宫宸暴怒地咬住她的唇,不给她回嘴的机会。

白慕晴左右摆动着头颅,口齿不清地低呜:“什么意思……谁无耻了……唔……。”

虽然明知无用,可她还是一直在挣扎,直到南宫宸彻底地占有了她的身体,她才终于放弃了,因为挣扎已经再无意义。

****

夜里,全身裸露的白慕晴被冻醒,她难受地转了个身,手臂触摸到一个暖暖的物体。

好温暖、好舒服……她本能地将身体往前挤了挤。

然而,耳边却在这个时候响起一个奇怪的闷哼声,类似于野兽。

野兽?!

白慕晴倏地睁开双眼,当她意识到自己抱着的不是毛毯而是南宫宸,同时感觉到他好像又犯病了,她被吓得尖叫一声松手,然后屁滚尿流地往床的另一侧翻了下去。

天啊!南宫宸又发病了,何姐不是告诉她南宫宸一般不会发病吗?这才几天啊就发病两回了。

她本能地想要开灯,伸出的手指却迅速收回,她记得何姐跟她说过,遇到南宫宸发病的时候不要开灯,那样他就不会伤害她了。

用手使劲地搓揉了一下双眼,白慕晴瞪着床上周身散发出危险气息的南宫宸,接触到他那两串凶狠却痛苦的目光,实在很担心他会像上回一样攻击她。

她转身连滚带爬地来到卧室的角落,又从桌子上操起一只花瓶,举着花瓶对它说:“我警告你啊,你最好别过来,不然我对你不客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