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4章 避而不见/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床上的南宫宸瞪着她所在的方向,艰难地吐出一个字:“药……。”

药?对,他还有药呢。

白慕晴这才想何姐曾经交待过她,如果南宫宸犯病的时候,她要在第一时间把药喂给他吃。

她忙不迭从角落里爬出来,又地从抽屉里拿出那盒药片给他嘴里塞了一颗。

药效起得很快,吃过药后的南宫宸很快便平静下来了,枕着自己的手臂一动不动,似是睡站了。

见他不再躁动,退回角落里的白慕晴暗松口气,手中的花瓶却没有放下。

她就这么坐在角落里,手里抱着花瓶,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床上的人影。

二十分钟后,她看到床上的人影动了,如是好不容易松懈下来的神经再度绷紧。

南宫宸下了床,迈步立于她跟前,就着夜色俯视着她冷笑:“怕么?”

白慕晴张了张嘴,说不怕是骗人的!

她看着南宫宸,却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也猜不透他究竟想怎样。

“你……。”白慕晴花下手中的花瓶,艰难地从角落里站起,蹲了一夜的双腿麻木得几乎无法站立。她的身体一个前倾,低呼一声后扑倒在南宫宸的身上。

南宫辰顺手扶住她的手臂,咬着她的耳珠低喃:“我还以为你和她们不一样,原来也被吓腿软了。”

“不是说你一般不会发病的么?骗我的?”白慕晴全身神经绷紧,秀眉皱起。

南宫宸唇角动了动,目色微沉:“昨晚……是个意外。”

感觉到了她微颤的身体,嘲弄地一笑,他故意搂紧了她的身体。

白慕晴又羞又怯,他到底知不知道……他身上还光着呢,就不能先穿件衣服么……。

“你……不冷么?要不要先穿件衣服?”她好心提醒。

言下之意很明显,让他穿好衣服回自己屋去。

“不冷,抱着你就不冷。”南宫宸继续的唇挪到她的唇上,轻轻地啜吻着,她越是怕他,他就越是喜欢靠近她。

然后一旋身,将她压回床上。

“别这样……。”她的语气带着抗拒。

“为什么不能这样?你是我的妻子。”

“够了!”白慕晴突然火大地推了一把他的身体,从床上坐起瞪着他:“你口口声声说我是你的妻子,那么你尽到了做丈夫的义务么?我已经嫁给你半个月了,你有需要了就来,没需要的时候就把我一个人扔在宅子里不管我的死活,甚至连面都不给我见一下,你……。”

白慕晴说不下去了,气得眼泪直冒。

“我没管你的死活了?”南宫宸看不见她眼里的泪水,却能听见她的哭腔。

“难道不是么?那天晚上我在祠堂差一点被吓死了,你连过问一下都没有。”白慕晴摸了一把眼里的泪雾继续控诉道:“就算我是被父亲卖给你的,可毕竟也是你的妻子啊,为什么就不能让我看看你的样子?”

“你就那么想看?不怕被我吓到?”南宫宸冷笑,想起咖啡厅里的一幕,他知道这个女人已经被沈恪说得越发好奇,越发想看看他的模样了。

在经过咖啡厅的事件后,他突然觉得这事好玩起来了。

白慕晴张了张嘴,她确实有点担心被他吓到,但是心里又实在是好奇极了,特别是听沈恪那么一说后,她真的很想看看南宫宸到底有多丑。

“其实……只要你对我好,我是不会在乎你有多丑的。”她突然安慰起他来。

林安南长得这么帅,可结果呢?还不是劈腿到白映安身上去了?

“所以你也用不着一直对我避而不见,毕竟我们是夫妻,迟早都是要见的。”

见他迟迟不说话,白慕晴迟疑着抬起小手,摸索着抚上他的脸庞:“如果不想让我看到你的样子也没关系,让我摸摸就好了。”

她纤细的指尖一点点地掠过他的面庞,分明是一张轮廓分明的脸,怎么会丑呢?而且丑得不敢见人?

“摸出来了么?”他淡然地问了一句。

白慕晴摇了一下头:“摸不出来。”

“那就别摸了。”南宫宸一把拍掉她的小手,翻身下床。

他不想跟她有太多的接触,更不想让她记住他,毕竟她不是他今生的命定情人,他和她迟早还是要分开的。

他不能因为咖啡厅事件就同情她,任由她在自己面前放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