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0章 你是我见过最蠢的女人/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报导……也难怪南宫夫人会这么气愤了!

“立刻给我拖出去家法伺候!”老夫人又是一声震怒。

如是,白慕晴果然又被拖到了那间能把她吓尿的南宫家祠堂。

只是……这次祠堂里面好像不只有她一个人,还有……他?

白慕晴讶然地打量着这位跟自己纠葛不清,刚上了头条的大帅哥,半晌才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而且是跪在这里的,难道也被老夫人家法了?南宫家的家法都能用到一个外人身上?

南宫宸面无表情,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看不到么?拜你所赐。”

“为什么呀?”白慕晴震惊极了:“那个……你不是跟南宫宸的关系不错么?怎么还会……。”

“少夫人,请跪好。”何姐漠然地将她推到地板上。

白慕晴痛得低呼一声,慌忙爬到南宫宸的身侧跪好。

祠堂的大门被重新关上,里面依旧只有几束昏暗的烛火,诡异的气氛使她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颤。随即扭头看了旁边的男人一眼,还好今晚不是她一个人!

跪在地面上,白慕晴开始胡思乱想,然后扭头盯着南宫宸道:“那个……你到底是谁啊?不会真的是南宫宸吧?”

可是没理由啊,沈恪明明告诉她南宫宸长得奇丑无比的,如果他是南宫宸,老夫人也不至于会看到她跟他的吻照后大动肝火不是么?

南宫宸沉默了半晌,终于扭过头来睨着她:“白小姐,你是我见过最蠢的女人。”

白慕晴被他一句话堵得无语。

南宫宸冷漠地添了一句:“还有,我不喜欢跟蠢人说话。”说完,他起身往门口的方向走去。

白慕晴再度无语,他不是在罚跪么?居然还能说走就走?

如果他走了,这里岂不是又要剩下她一个人了?

“别走!”白慕晴慌忙伸手拽住他的衣角,语气中尽是恳求:“可不可以不要走?我一个人害怕……。”

“这里有那么多的伴,你怕什么?”南宫宸故意用下颌指了一记台上的几十个灵位,冷漠地将她的手从自己的衣服上扯了下去,然后头也不回地往大门的方向走。

守门的仆人居然连拦都不拦就让他走了,白慕晴黯然地跌回地面,这里又只剩下她一个人了。

环视一眼牌位台上的牌位,她寒毛根根竖起。

一整个晚上,白慕晴的目光都死死地定格在里面右前房的偏房门板上,上回她就是在那里看到白影的,好在一夜过去什么动静都没有。

天已经渐渐地放亮了,她闭上眼,也许上回真的是她的幻觉吧,世界上根本没有什么鬼神之说。

手臂微凉,似有水珠滴在上面,白慕晴幽幽地睁开双眼,抬起手臂一看,随即愣住了。

血……居然是血?

怎么会有血滴在她的手臂上?又是从哪滴下来的?

她心头一紧,颤颤悠悠地抬起小脸,这是一幢琉璃瓦加红墙筑成的房子,标准的古风建筑。屋顶上房的装饰可以一目了然,根本没有发现有异常。

好不容易才放下的心又开始紧张沸腾了,白慕晴几乎是尖叫着从地面上爬起,往大门口的方向冲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