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6章 本该是她的/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说到林家,白映安哭得更气愤了:“妈,你知道吗,原来安南的母亲是南宫夫人的亲生女儿,那个小贱人摇身一变成为我和安南的嫂子了。最可气的是林夫人把南宫家当神一样供着,还非要拉我和安南去跟小贱人道歉。最最可气的是小贱人仗着林夫人的软弱,要求她把我赶出林家,这辈子都不能跟安南在一起。”

“什么?”许雅容气得从沙发上蹦起。

白映安用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妈,我现在是赔了夫人又折兵,让那个贱人给害惨了啊!”

“那……林夫人怎么说?”

“我听安南说,她已经在劝安南跟我解除婚约了。”白映安抓住许雅容的手腕,急得泪如雨下:“妈,怎么办?失去南宫宸我已经很倒霉了,如果再失去安南,那我……。”

“不会的,你放心吧。”许雅容拍着她的手安抚道:“你忘了妈妈曾经说过的话么?你才是白家的千金小姐,白慕晴那贱丫头所拥有的一切都是你的,妈妈有办法让她把一切都归还给你。”

“真的吗?”

许雅容点头:“她敢拆散你跟安南,那么我会让她原封不动地把南宫宸还给你,你等着瞧好了。”

虽然许雅容说得一脸信誓旦旦,可白映安还是没法真安下心来。

许雅容看着眼泪巴巴的她,忍不住嗔怪了一句:“你也是,原本一切都尘埃落定了,你非要去招惹她玩,给了她这么一个反击的机会。”

“谁会想到林夫人会是南宫家的人嘛。”白映安一脸无辜。

“算了,这段时间你先别去招惹她,多花点心思哄哄林夫人,把婚事稳定下来再说吧。”

白映安无奈地点头,随即气愤地嚷了一声:“白慕晴!你别得意得太早!我一定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从小到大,她都没有在她面前这样输过呢,这次一定也不能输!

*****

夜里,白慕晴又做了那样一个梦,一个面容苍白的女子正在向她招手,请求她把戒指还给她。

而她努力地拔啊拔,戒指一如即往地拿不下来。

白衣女子脸色一凛,恶狠狠地扑上来一手抓着她的手腕一手捏着她无名指上的戒指奋力地拔着。她疼得尖叫,眼睁睁地看着大片的血水从无名指上漫延开来,沾了她一手。

“救命——!”她尖叫一声,倏地睁开双眼。

然后,她看到了一身白色连衣裙的沈心正坐在她的床沿上,一只手还握着她的手腕。

冷汗从她的额角滑落下来,原来是沈心!

沈心被她吓了一跳,不过很快便冲她浅笑道:“表嫂,你醒了?”

“你……。”白慕晴低头看了一眼她握着自己手腕的小手,沈心松开她,道:“奶奶让我上来叫你下去吃早餐,你怎么了?做恶梦了?”

白慕晴点点头,是啊,她又做恶梦了,梦见自己满手都是血。大概是因为昨天早上在祠堂里见到血的缘故吧,她就知道回来后肯定又会做恶梦的。

她打量了沈心一眼,吞了吞口水道:“谢谢你,我马上下去。”

“好,那我先下去了。”沈心从她的床沿上站起,转身离开她的卧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