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9章 他的过去/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慕晴突然感觉有些愧疚,这事确实是因她而起的。

人家南宫宸之前娶了那么多老婆都没有出过这种事,而她才嫁进来一个多月就把人家给推到风口浪尖中去了,难怪老夫人会气得将她家法伺候,也难怪南宫宸会气得连宴会这么重要的事情都没有跟她说。

南宫宸不跟她说宴会的事,是不是代表着不用她出席了?她可是南宫家的少夫人耶,不出席的话难道不会惹人猜疑?

不过既然南宫宸自己都不在乎,她也没必要在乎了,躺在屋里图个清静也不错。

“表嫂,你和表哥是不是相处得不太和谐啊?”朴恋瑶打量着她问道:“我怎么觉得你们两个很少在一起,而且连话都不怎么说。”

白慕晴无奈地叹了口气,道:“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冷得跟块冰似的,任谁都很难接近的。”

“对了。”白慕晴突然想起什么般,盯着朴恋瑶问道:“他以前那些妻子跟他相处得好么?还有……她们都是怎么死的?不会真的是……。”

她没好意思问下去,也不好意思在朴恋瑶面前提到‘克妻’二字。

朴恋瑶倒是一脸的无所谓,浅笑摇头:“我和沈恪是从两年前开始交往的,也是从去年开始才得以进入南宫家,所以对以前的事情不太清楚。”

“噢……。”白慕晴显得有些失望。

沉吟了片刻,朴恋瑶才重新开口说道:“不过我听沈恪说过,表哥曾经喜欢过一个女孩,还决定要娶她为妻的,可是后来那个女孩听到南宫家的传闻后,就抛弃他远走高飞了。表哥因此大受打击,如是开始接受奶奶的安排一次次地娶陌生女子为妻,说起来,表哥也是挺可怜的。”

白慕晴微讶,她还是头一次从别人口中了解到南宫宸这个人。

“那个女孩……是不是长得特别漂亮?”她好奇地问,能让南宫宸这种冰块喜欢上的女孩,应该得有天仙般的容貌吧?

朴念瑶摇头:“没有人见过她,不过我听说她小时候救过表哥的命,所以表哥才对她有特别深厚的感情吧。”

原来是救命恩人,难怪能一举掳获到这位冰山男的爱情呢!

只是没想到像南宫宸这么优秀的人也有被抛弃的时候,像他这么自尊心强烈的男人,大概很难接受这种打击吧。

从朴恋瑶房里出来,白慕晴在经过南宫宸卧室门口时,不自觉地停住脚步,犹豫了一下后抬手在门板上敲了敲。

“进来。”清越的声音透过门板传入她的耳内。

她推开房门,往里迈了几步后,终于看到了南宫宸的身影。此时的他正站在落地窗前抽着烟,旁边的烟花缸已经落满了烟蒂。

她从不知道他还抽烟,更没想到他抽烟的样子既然也是这么的优雅迷人。

早餐至今不过才短短的一个小时,烟灰缸里却落了那么多的烟蒂,他这是有多不想召开这个晚宴?

他转过身来,毫不惊讶于她的出现,也没问她为什么要进来,而是望着她语气黯然地问出一句:“是不是每个女人都像你一样,听到喜欢的男人结婚,就会想尽一切办法去破坏?”

什么意思?白慕晴愣了一下,随即慌忙解释道:“不是的,我不是跟你说过了么,我对林安南早就死心了,我拆散他们不是为了要嫁给他,而是……。”

“算了。”南宫宸打断她,语气恢复了冷淡:“找我有事么?”

这男人的思维跳跃得也太快了吧?白慕晴无语。

难道他是指今晚的宴会会让世人瞩目?包括那位弃他而去的女孩?他期待着她能回来破坏他的婚姻?

白慕晴晃了晃头颅,她在想什么呢?都这么多年过去了他怎么可能还记挂着一个抛弃过自己的女人?

“那个……。”她有些愧疚地冲着他的背影响说道:“其实我是想进来跟你道歉的,我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对不起啊。”

南宫宸冷笑:“在这个世界上,最没有意义的就是‘对不起’三个字。”

白慕晴被他一句话堵得哑口无言,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

“还有事么?”某人问了一句。

“没,没有了。”白慕晴感觉到了他的不耐烦,转身往卧室门口走去。

*****

晚宴是在南宫家大宅举办的,直到宴会开席前一秒,白慕晴仍然没有等到南宫宸的只字片语。

独自躲在卧室内,她甚至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出席这场晚宴,因为自始至终都没有人告诉过她。

花园里面已是灯火通明,宾客盈门。

好不容易等来了一位女佣给她送礼服过来,她欣喜地接过盒子拆开一看,是一件雪白的一字肩礼服。礼服是荷叶边领设计,腰间簇拥着几朵立体白莲,款式没有多特别,但优雅大方,清秀可人。

只一眼,她便喜欢上了。

佣人让她换好礼服到楼下去迎客,白慕晴不敢怠慢,换好礼服在镜子前转了一圈,看着美,穿在她身上居然也还不错,也不知道是谁的眼光这么符合她心意。

当然,现在不是管这个的时候,她整理了一下身上的礼服后满意地下楼了。

楼下,老夫人和南宫宸正在屋里与宾客寒暄。

看到她下来,老夫人责备地冲她说了一句:“怎么这么晚才下来?”

白慕晴无语,明明就是她们没有通知她下楼嘛。

她低了低头,抬眸的时候发现南宫宸正在打量着自己,不,应该是在打量着自己身上的礼服。那目光虽然有惊,但是没有艳。

什么意思?这套礼服她穿得不好看么?不得体么?可就算不好看也是南宫家给她安排的,跟她无关好吧。

南宫宸抬手一把扣住她的手腕,将她拽到一侧后,扫视着她身上的礼服质问道:“为什么不穿紫色那套?”

“啊?”白慕晴不解,什么紫色那套?

“我问你为什么不穿紫色那套?”

还有紫色的?明明没有了呀,是她没有看清楚吗?

不管怎样,不穿都已经穿了,眼下她只好随口答道:“因为我觉得这套更适合我。”

“马上回去换掉!”南宫宸冷声命令。

“为什么?”

“马上!”

白慕晴见他脸色又冷了一层,不敢再多问地‘哦’了一声,转身便要上楼。

“宸,映安,过来。”老夫人冲两人招手。

白慕晴看了看暴怒的南宫宸,又看了看正在看着自己,等着为自己介绍宾客的老夫人,只好迈步往老夫人跟前走去。

“这位是刘氏的刘总。”老夫人向两人介绍道,随即又为刘总介绍了南宫宸和白慕晴。

宾客来完一个又一个,白慕晴也忙得没时间上楼换衣服,只好作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