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0章 小心又闯祸/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身性感礼服的白映安好不容易才等到林安南到场,脸上绽出一抹微笑,迈步迎了上去。

许雅容慌忙拉住她,在她耳边提醒了一句:“有话好好说,千万别冲动。”

“我知道了。”白映安点头,往林氏母子的方向迎过去。

“林伯母,安南,你们来了。”她亲热地走到林夫人身侧,挽住她的手臂巧笑嫣然道:“林伯母今天真漂亮,比平日里年轻了好几岁呢。”

林夫人并不买她的账,悄悄挣开她的手臂低声道:“映安,我不是跟你说过了么,如果不想害惨我们林家,就离安南远一点。”

“伯母……。”

“安南,跟我一起进去跟你姥姥和表哥打招呼。”林夫人用手在林安南的袖子上扯了一下,带头往屋里走去。

林安南扫了一眼面色尴尬的白映安,转身跟着林夫人往屋内走去。

林夫人带着林安南来到客厅内,低眉顺眼地唤了一声妈后,冲林安南使了个眼色,林安南乖乖地唤了声姥姥。目光挪到南宫宸和白慕晴身上时,脸上划过一抹不自在道:“表哥,表嫂。”

白慕晴看到他只身一人,心想难道他真的因为自己的一句话把白映安抛弃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这个男人也太不可靠了。

老夫人睨着林夫人冷笑:“我好像没有给你们林家派请柬吧?怎么也来了?”

林夫人的脸色瞬间一黯,羞赧不已。

大姑南宫玉慌忙走上来,笑呵呵地打着圆场道:“妈,小茹是您的亲女儿,安南又是您的亲外孙,一家人还用请柬么?”

老夫人横了母子俩一眼,不说话了。

从客厅出来,经过一处回廊时,林安南终于忍不住地抗议道:“妈,既然这位南宫夫人不认我们,我们干嘛要拿热脸去贴人家的冷屁股嘛,南宫家再有钱有势,可咱们又不是非得求着她巴结她。”

“你懂什么?”林夫人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你还不知道南宫家的手段?他想让你死你就活不了,本来两家还能做到相安无事的,偏偏你和慕晴那丫头先招惹了人家,这能怪谁呢?”

“我……。”

林夫人打断他:“总之我要你立马跟白慕晴解除婚约,好好跟南宫家的人处好关系。”

见林安南一直在躲避着自己,白映安心里又气又急,最终在洗手间门口将他堵住。

“林安南,你到底是什么意思?”白映安愤愤地瞪着他:“难道你真的打算就这么跟我分手么?”

林安南看着她,眼里有些歉疚:“对不起,我妈的话我不能不听。”

“你妈根本就是不讲道理。”白映安往前一步,盯着他:“当初你就是冲着白氏的家产才跟我好的对不对?现在为了讨好你妈,为了能够成为林氏的接班人,甚至宁愿舍弃白氏这点小财富?林安南你怎么可以这么冷血无情?这么不要脸!”

林安南被她说得火了,回瞪着她:“白小姐,你背着自己的妹妹勾引我,难道不是为了林家的财产么?咱们互相利用,互相配合,一起将事业发扬光大。可是现在你已经对我有害而无益,难道我还要跟你一起缠绵下去么?你不会天真地相信我们之间还有爱情吧?”

“林安南……!”白映安气得低吼。

林安南抬起食指放心唇上示意她噤声:“这时是公共场所,我劝你最好小声点。”

刚在众人跟前受过屈辱,林安南心里正憋屈着呢,哪有心思去哄她,说出来的话自然也格外难听。

“原来你是这样想的,很好,以后别求我回头!”白映安说完,气呼呼地转过向走准备离开时,却被眼前的人影吓了一跳。

白慕晴就站在回廊的壁灯下,眼前的她发丝轻挽,一身白裙胜雪,妆容精致浅淡,清纯得似能滴出水来。

就连白映安一眼之下都没能认出她来,毕竟从小不擅长打扮自己的她今天还是头一次穿这么漂亮、这么能衬托她气质的礼服,把眼下的她比喻成一朵刚出水的白荷丝毫不为过。

白映安身后的林安南一时间也看痴了,仿佛今天是头一次认识白慕晴般。

对白慕晴,他还是有感情的,毕竟刚认识她的时候她还只是一个单纯可爱,每天只顾着教小朋友画画写字的善良女孩。当初爱上她,也是因为她的单纯善良和独特个性。

后来的某段时间里,他跟哥哥林安北在集团中争端不止,而白映安又很恰巧地出现在他的生命里。虽然长着一模一样的脸,但白映安比白慕晴更善于打扮自己,更精致,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让男人无法招架的妩媚气息。

而他,像许多男人一样难逃此劫。

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才毅然地放弃了白慕晴改为跟白映安苟且在一起。

白慕晴打量着面色不善的二人,随即迈步走到白映安跟前,盯着她笑笑道:“白小姐,其实我一直都很想奉送你一句话,林安南他能够这么无情地对我,终有一天也会将那份无情转送给你的,有句老话说得好,淫猫永远忘不了偷腥。”

林安南稍稍垂下脸去,心下很是复杂。

从小到大,白映安只有对白慕晴侮辱耻笑的份,何曾被她这么嘲讽过?白映安的小脸因羞愤而红白转变着,瞪着她道:“嫁给一个早死种,你很得意么?”

“至少我不会被抛弃。”白慕晴纠正道:“还有,南宫宸的身体好得很,嘴巴这么不紧实小心又闯祸了。”

白映安自知理亏,也没脸再跟她继续争执下去,冷哼一声后从她身边擦身而过往宴会场走去。

白映安走出花园,刚好看到南宫宸在临时搭建的平台上冲宾客致词,今晚的宴会是专门为他开办的,上台发表说话是必须的。

他的发言简短却到位,三言两语便结束了。

白映安远远地看着他,看着他优雅地将话筒递给主持人,优雅地下台,和所有在场的女孩一起被这个神秘又迷人的男人迷住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