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2章 解释的机会/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昏黄的灯光下,南宫宸一手插兜,一手执着高脚杯子,脸上的笑容清清浅浅却难掩怒火。他迈开修长的双腿往二人走来,语带嘲弄道:“那么接下来呢?你们是不是该携手同行,有情人终成眷属了?”

白慕晴惨白着一张小脸,林安南也被他的气势震慑得不敢多言,只是礼貌地唤了一声:“表哥……。”

“宸少……。”白慕晴小心翼翼地站到他身侧,小手握住他的大掌。

“你确定你想握的是我的手吗?”南宫宸执起她的小手,举到林安南面前嘲弄地一笑:“不过此时你也只能握我的,想握他?至少也得等我死了之后。”

“宸少,你误会了,我和林少不像你想的那样。”白慕晴情急地解释道。

都怪这个林安南,没事拉着她的手臂说那么多莫名其妙的话,难道这又是他的一项诡计?为了分裂她和南宫宸?

“放心,我会给你解释的机会的。”面宫宸松开她的小手,员势揽过她的肩膀,带着她往二楼的方向走去。

他的手指如钢般烙在她光洁的肩膀上,压得她生疼,这么在的手劲,可以想出他心里的火气有多大!

白慕晴被他强行带往二楼,为了缓和他心里的怒炎,她小心翼翼道:“大少爷,楼下还有宾客在场呢,你……。”

‘砰’的一声,卧室的门被他踹开,紧接着是她的身体被推了进去。

“啊——!”白慕晴一声低呼,险险地稳住自己的身体,回头盯着他情急道:“大少爷你听我解释,我跟他真的……。”

“我没兴趣知道你跟也怎么样。”南宫宸冷漠地打断她,一把扣住她的手臂将她拽到自己跟前,低头扫视了一眼她身上的礼服:“但我有兴趣知道,你这件礼服是从哪弄来的,为什么要穿上它?为什么要在穿上它之后又跑去勾引林安南那小子?你的心到底有多大?大得想要一口气装下所有的男人吗?”

“我没……。”

‘嘶’的一声,白慕晴身上的礼服被他整片撕了下来,她的身体瞬间暴露。

“喂……你想干什么?”白慕晴慌忙用手扯起掉在脚下的裙子遮在自己身上,一脸愤愤地瞪着他:“干嘛撕我衣服?我说了我跟他没有关系,是他自己非拉着我胡说八道的……啊……!”

白慕晴的身体往前一扑,狠狠地撞入他的怀中,冷冽的气息笼罩下来,压得她不敢动弹。

他一只手掐着她的后脑,将她死死地禁固在怀中,冷戾的语气在她耳边响起:“白映安,我都还没死呢,你就那么迫不及待了?你这双管齐下的诡计使得不错啊,不过你大概忘了一点,嫁给我的女人都活不下去,和我一样活不长的……。”

“南宫宸!”白慕晴咬咬牙,奋力地一把将他推开,瞪着他没好气道:“你要我说多少次我跟他没有什么关系,是他强行拉住我的,还有,你召开今晚的宴会不就是想打破南宫家的传言么?干嘛还提什么死不死?如果连你自己都相信活不过三十岁的预言,那你还有什么资格要求别人不要信?”

她扯了扯自己身上碎裂掉的礼服:“还有这件礼服,如果你觉得它不好看不适合,我换掉就是了,干嘛要追究它是哪里来的,追究我为什么要穿上它?”

南宫宸冷笑:“不是你自己说的么,缠我到死,到分遗产的那一天。”

“那是气话!”

“真的只是气话吗?”南宫宸重新扣住她的手臂往前一拉,另一只手指住露台外面的宴会现场冷声道:“现在只要是跟南宫家有点关系的人都在急着巴结讨好奶奶,为的是什么?不就是等着预言降临的那一天,一起瓜分南宫集团么?”

“我不是!”白慕晴大声反驳:“我从来就不相信什么预言,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分割南宫家的财产。”

“是么?那你为什么要穿这条裙子?难道不是为了勾引我?讨好我?”

“谁勾引你了!你不要脸!”

南宫宸漠然一笑,将她推到在一旁的沙发上,修长的手指在她裸露的身体上轻轻勾勒游移:“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想取代她在我心里的位置,得到我的真心,然后理所当然地继承南宫家的财产。而在这个过程中,你借着南宫家的势力逼散林安南和他的未婚妻,把林安南占为己有,等到一年过后,林氏和南宫集团包括林安南都是你的了。”

他的气息拂在她的脸上,有些醉人,醉得白慕晴都糊涂了。

他到底在说什么?怎么听起来那么像脑残偶像剧的桥段呢?

“她……指的是谁啊?”她迎视着他,小心翼翼地问道。

她比较好奇这个,为什么穿了这条裙子就是想取代她的位置?难道……。

她突然想起朴恋瑶今早跟自己说过的话,南宫宸以前有过一个很爱很爱的女孩,难道是指她么?

南宫宸看着她好奇又迷惑的眼神,一脸嫌恶地甩开她:“装得可真像!”

“我哪有装。”白慕晴跟着从床上坐起,一脸气愤道:“我根本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什么林家南宫家林安南都是我的了?我要这么多对我来说毫无意义的东西做什么?”

“南宫宸!你要真那么担心我继承你的遗产,大可以在遗书上注明南宫家的财产跟我无关,一分都不留给我,这样不就完了吗?”

听到她这么说,南宫宸脸上划过一抹异样的情素。

如果他真这么做的话,她确实无法从南宫家捞到一分钱。

可天底下有谁不爱钱?至少他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见到过这种人。他稳了稳情绪,从床上站起后盯着她道:“今晚你就别再出去了,在屋里好好呆着。”

白慕晴没吱声,不出就不出,反正她也不喜欢外面那种场合。

南宫宸走后,白慕晴将身上被扯烂的礼服脱了下来,洗了个澡换上干净的衣服。

从浴室出来,她的目光落在地上的破礼服上,好好的一件礼服就这么被扯烂了,看着就觉得可惜。

她将礼服从地面上拾起,想起宴会开场时南宫宸看到她穿站这套礼服时的情景,还有他刚刚将礼服撕烂时所说的话。

就算她穿了件漂亮的礼服,但他的反应未免也太大了吧?外面比她穿得漂亮爆露的女人多的是。

会有这种反应,实在是让人难以理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