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又闯祸了/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发现他的目光后,白慕晴本能地将病历本往后背一藏,打量着二人尴尬地笑了笑:“宸少。还有这位美女……好巧。”

“宸少,我们又见面了。”姚美两眼放光地打量着英气逼人的南宫宸,笑得如花痴般。

“少夫人。”颜助理礼貌地冲白慕晴招呼一声,白慕晴尴尬地应着,此时也没心思去猜测这位美女和南宫宸的关系了。

南宫宸冲姚美点了一下头后,目光重新扫向白慕晴背在身后的双手,用一惯的霸道语气道:“什么东西?拿出来给我看看。”团大丰巴。

“没,没什么。”白慕晴本能地摇头。

“宸少,您是应该看看……。”姚美刚说出半句,便被白慕晴一把捂住嘴巴,而她这一捂,手中的挂号回执和病历本便掉落在南宫宸的脚边。

颜助理弯腰将挂号回执拾起。上面显示的姓名为白映安,挂号项目为妇产科。

看到这个项目,南宫宸眸色微沉,睨着她道冷声道:“你是不是应该解释一下为什么?”

白慕晴悄无声息地用手在姚美的手臂内侧掐了一记后,对南宫宸道:“是……奶奶,昨晚她说我这么久没怀孕肯定是身体有毛病,让我来医院做个妇科检查,我不敢惹她老人家生气,只好过来了。”

“是么?”

“是的,不信你回去问问奶奶。”怕他怀疑,她又添了一句:“大少爷,要不你帮我跟奶奶说一下,就说我的身体没毛病好不好,拜托你了。因为……据说妇科检查很痛苦的。”

一旁的姚美在心里只翻白眼。心想这丫头说谎的本领真是越来越到家了啊。

南宫宸再度扫了她一眼,语气淡然:“这是你自己的事情,自己想办法解决。”

说完,迈步往医院大门口走去。

“冷血无情的家伙,鬼才给你生儿子。”白慕晴冲着他的背影低咕了一句。

不过她倒是突然意识到了一点,这家医院好像是南宫宸经常来的地方,她幸好没有在这里人流,不然迟早要被告他发现。

“刚刚那女人长得挺漂亮的,不会是宸少在外面养的……小情人吧?”姚美依旧注视着两人离去的方向问道。

白慕晴摇头:“我哪知道。”

像南宫宸那么有钱有脸的人,在外面养几个女人一点都不奇怪的不是么,可听到姚美这么说,她心里还是有些不是滋味起来。

虽然她不爱他,可他毕竟是她的老公,谁也不希望自己的老公在外面养着别的女人不是么?

被南宫宸这么插一足。人流也做不成了。白慕晴只好离开医院在附近的街道上瞎晃。

姚美仍在苦口婆心地劝着:“你看南宫宸身边随便站个女人都美若天仙,你想让他对你死心踏地,没有个儿子怎么行?所以我劝你还是别打了,留着吧,哪怕是用来稳固你南宫少夫人的宝座也好呀。”

“小美,你再念我就自己逛不理你了。”白慕晴没好气地冲她横眉。

姚美撇了撇嘴,不说话了。

白慕晴的手机响,她从包包里面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是个陌生的号码。

她犹豫着接通,没想到电话那头传来林安南的声音,这个臭要脸的居然还敢打电话给她?白慕晴本能地就想挂掉电话。

林安南曾经的那个号码已经被她列入黑名单了,所以才会换号码的。

“有事吗?”她语气冷淡地问。

“慕晴,我找你有点事,可以到文化宫来一趟么?”林安南倒是显得很平静,仿佛两人之前从未发生过不愉快般。

“什么事在电话里说吧。”

“电话里说不了,我有东西要还你。”

“什么东西?”

“来了你就知道了。”

白慕晴看了一眼旁边的姚美,姚美立马给她比了个手势,压低声音道:“非奸即盗。”

这个时候找她,确实不可能有什么好事,白慕晴也实在想不起自己还有什么东西在林安南那里。

“那个……东西我就不要了,你自己留着吧。”白慕晴说着便要挂断电话,电话那头的林安南却突然说出一句:“我就在文化宫二楼等你,如果你不来我会把东西送到南宫家去。”

“你……。”白慕晴气得几欲吐血,林安南却已经挂了电话。

白慕晴无奈地叹了一声,拿下电话。

姚美在一旁倍感鄙视道:“啧啧,这位林少什么时候也学会南宫宸的霸气了?”

“我哪知道。”白慕晴拽过她的手臂:“走吧,陪我一起去看下。”

两人一起来到文化宫门口,姚美停下脚步道:“我就护送你到这吧,剩下的就不方便参与了,你自求多福。”

白慕晴如是只身一人到二楼去了。

文化宫二楼设有古玩展示厅和画展摄影展等等,白慕晴在大厅里头环视一眼四周,并没有看到林安南的身影,如是拿出手机将刚刚那个号码拨了回去,得到的回应是电话正在通话中。

百无聊赖中,白慕晴迈步往旁边的油画展示厅走去。

这里的画展除了一部份经典作品外,其它作品几乎一季一换,白慕晴以前还是挺喜欢到这里来参观新作品的。

几个月没来,她发现这里又上了许多新品,而最让她感到讶然的是展厅最里面的一个小展厅里,居然展示了好几幅她的作品。

属于她的作品一共有三幅,而这些作品均是当初她送给林安南的,甚至有一幅是前年她送给林安南的生日礼物。画中的男子坐在咖啡角落的一把椅子上,一手捏着茶杯浅尝,一手翻阅着手中的杂志,安静而优雅。

而这个男子正是林安南,是她第一次遇见他时的样子。

三年前的一天下午,她在某咖啡厅里遇见了他,喜欢上了他,这个美好的画面一直刻在她的脑中,也刻在了她的画中。

她不知道这些画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又有什么资格出现在这里,毕竟这里是展厅,只有一些有身份的艺术家的作品才有资格挂上去的。

“我记得当初你第一次带我来这里的时候,曾经说过你的梦想是有一天能在这里看到自己的作品。”身后突然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

白慕晴愣了愣,随即双手一点点地攥起。

“这些画是你曾经送给我的,我一直都保存着,就是为了有一天能替你完成这个梦想。”林安南的声音继续响起,带着浓浓的情意。

白慕晴闭了闭眼,随即转过身去瞪着他咬牙切齿道:“林安南,你这是什么意思?旧情重温吗?”

“可以么?”林安南定定地注视着她。

“你说呢?”白慕晴冷笑。

“如果你和他的结局注定是分离,那么有何不可?”林安南不羞不臊道:“慕晴,我和映安只有利益关系,没有爱情,但和你不一样。”

“我记得当初你们在洗手间缠绵时才大言不惭地说过,你们是为了爱情的。”白慕晴忍住抓过画框砸死他的冲动,咬牙道:“现在知道白映安没有利用价值了?如是想回头了?你当我是什么?”

白慕晴指住墙上的画:“你以为靠着关系把这些画挂在展厅里,我就会感动吗?就会不顾原则地回到你身边吗?林安南我告诉你,就算我跟南宫宸注定只能分开,也绝对不会再回到你身边的,我还没有卑贱到这种地步!”

她现在算是明白了,林安南已经知道白映安和许雅容的计谋,如是又将主意打回她身上,只是她不明白,就算到时候她跟南宫宸分了跟了他,他能从她身上捞到什么好处?

总不会是因为爱情吧?他林安南心里还有懂爱么?

“慕晴,你应该明白,你需要我。”

“林少爷你别自恋了。”白慕晴立马反驳:“我不需要你,所以请你离我远一点。”

她咬了咬唇,盯着他:“还有,你说要还我的东西就是这几幅画吧?现在可以还给我了么?”

“可以。”

“谢谢。”白慕晴上去便要拆墙上的油画。

然而就在她准备离动手的时候,身后突然响起一个熟悉声音:“表嫂?你怎么会在这里?”

白慕晴愣了一下,同时头皮一麻。

朴恋瑶?她又为什么会在这里?

她扫了一眼旁边的林安南后,尴尬地转过身去,看到朴恋瑶就站在小展厅的入口处。

朴恋瑶迈了进来,扫了一眼墙上的油画后,又看了一眼旁边的林安南,脸上闪过一抹狐疑。

“朴小姐,你怎么也在这里?”

“我来为公司选几幅油画,你呢?”朴恋瑶并未多问,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

“噢,我随便过来看看的。”白慕晴走过去挽过她的手臂浅笑道:“你想选什么画?我帮你一起选。”

“那……你这位朋友呢?”朴恋瑶冲林安南笑了笑。

“林少正在等他未婚妻过来,我们是碰巧遇上的。”白慕晴挽着她往门口走:“走吧,我刚刚在外头看到一幅很漂亮的画作,你肯定喜欢。”

“好啊,我去看看。”

白慕晴刚刚只是大致地扫了一遍外厅的画,压根就没有看中哪幅作品特别好看的,不过为了敷衍朴恋瑶,她只好随手指了一幅山水平画给她看。

何恋瑶看了看画作,摇头:“我们老板不太喜欢山水的,倒是对美女比较感兴趣。”她说完突然笑了起来:“我倒是看到有一幅人物画特别好看的,可惜的是展览公司不肯卖。”

“是么?带我去看看。”

“好啊。”朴恋瑶点头,领着她往另一个展厅走去。

朴恋瑶看上的是一幅少女图,画的色渍鲜艳,笔墨凝重却不失典雅,画面上女子身穿复古的白裙,墨色的长发,整体神韵被刻画的惟妙惟肖。

白慕晴讶然地打量着这幅别致的少女图,隐隐间,越来越觉得上面的女孩眼熟,像是在哪见过般。

她不自觉地问道:“这女孩……她是谁啊?”

“这幅画是一位大师临摹而成的,真正的藏品据说被一位大富豪收藏起来了。至于画中的女子,传说她是几百年前的一位官家小姐,后来与一位官爵极高的王爷相爱,并嫁给了他,没想到却遭受了丈夫的背叛,经受不住打击的她最终服毒自尽了。”朴恋瑶道。

白慕晴讶然地回过头去,盯着她:“真的假的?”

朴恋瑶耸了耸肩:“谁知道,反正展厅就是这么记载的。”

白慕晴对历史不太精通,不过这幅画倒是越看越喜欢,越看越觉得亲切,仿佛这女孩就是自己身边的人般。

“是不是很漂亮?”朴恋瑶笑盈盈地问道。

白慕晴点点头:“很好看。”

“想要么?”

“你不是说人家不卖么?”

“如果你真那么喜欢,可以让表哥出面买下她呀,肯定不成问题。”

“他?还是算了吧。”白慕晴笑了笑道。

指望南宫宸给她买画?还是算了吧,估计还没等她开口就会被一口拒绝到底。

“看你什么表情。”朴恋瑶吃吃地笑道:“我听沈恪说表哥宠起一个女人来的时候,也是很变态的,除了天上的月亮,只要是你要的,他都会给你。”

呵呵,那就等他什么时候良心发现,看得到她这位妻子的存在再说吧。

“表嫂,你慢慢看吧,我得忙去了。”朴恋瑶笑着松开白慕晴的手。

“好,你去吧。”

朴恋瑶走后,白慕晴又在这幅少女图前欣赏了一阵,发现明明是很年轻的少女图,却取了一个极其老气的名字,叫《静夫人》。

她绞尽脑汁地想了一阵,却仍旧想不起来自己究竟在哪见过这位静夫人,又为何会觉得她眼熟。

直到闭馆的时间到了,她才在工作人员礼貌的劝离下离开展馆,往门口走去。

她刚迈出展馆,里面便传来工作人员的声音:“白小姐,请等一下。”

白慕晴回过身去,狐疑地打量着正在往自己走来的工作人员。

工作人员笑盈盈地将手中刚包装好的画作递到她面前:“白小姐,这是一位先生送您的《静夫人》。”

“什么……意思?”白慕晴垂眸望着她手中的卷轴,哪位先生送给她的《静夫人》?

“追求者的一片心意,白小姐您就收下吧。”工作人员一脸暧昧地将卷轴塞到白慕晴的怀里,又冲她挥了一下手后,转身往展馆里面走去。

白慕晴讶然地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想问些什么的时候,人已经走远了。

不是说这幅画不卖么?不是刚刚还挂在墙上么?为什么一转眼却到了她的手上?

下一刻,她看到从展馆里面走出来的林安南,心里涌起一抹不好的预感,不会是他送的吧?

林安南单手插兜地往这边走来,注视着她一脸柔情道:“慕晴,其实我只是想让你知道,只要是你想要的东西,我还是会给到你,就像这三年来一样。”

“谢谢,不过我并不想要。”白慕晴脸色阴沉地将画轴推回他面前。

林安南并未伸手去接,垂眸看了一眼画轴浅笑:“都盯着它看了一下午了,还说不喜欢?”

“我说了我不要。”白慕晴板起脸孔。

“东西送给你了就是你的,你有权处理它,如果真那么讨厌它,那么……。”林安南用下颌指了一记旁边的垃圾桶:“垃圾桶在那。”

“你……。”白慕晴气结。

这么贵重的东西怎么能说扔就扔?这明摆着就是在逼迫她收下啊!

“怎么?舍不得扔?那就收下吧。”林安南冲她微微一笑,他赌的,就是她的不舍。

楼梯下方传来一阵沉稳的脚步声,白慕晴头皮一麻,居然觉得这脚步声是那么的熟悉。脚步声越来越近,然后是南宫宸的身影出现在两人面前。

这一下,白慕晴又有股想死的冲动了。

怎么每次都能遇见他?

南宫宸也看到了她,只是帅气的脸上没有半点惊讶和狐疑,甚至连脚步都没有停一下地往两人走来。

刚刚接到匿名短信说白慕晴在这里跟男人幽会时,南宫宸第一感觉就是短信是林安南自己发的,所以并不打算亲自出马的。不过他的车子恰巧从公司开出准备回家,想想反正没事做,干脆顺道过来看看了。

“怎么?这就打算回去了?”南宫宸打量着二人,笑得一脸优雅。

林安南脸上闪过一抹讶然,随即微微垂下眼睑恭敬地唤了声:“表哥。”

“真巧,又遇到你们两个在一起了。”

南宫宸话语刚落,林安南便急忙说道:“表哥你误会了,我和表嫂只是碰巧遇上的。”

“是呀,只是碰巧遇上的。”白慕晴跟着添了一句。

南宫宸并没有看白慕晴,而是将她揽入臂弯,浅笑依旧地注视着林安南:“作为丈夫,我自认为各方面都能够狠狠地满足你表嫂,所以并不担心她会出轨,你放心吧。”

白慕晴小脸一红,很本能就想到了那方面。

林安南的脸色也在微微转变,只是转变得让人难以察觉,下一刻便故作放心地笑了:“表哥能这么想就好。”

“好了,我们回去吧。”南宫宸这句话是对白慕晴说的。

白慕晴慌忙迈开脚步,配合上他的步伐往文化宫门口走去。

直到上了车子,白慕晴才终于忍不住地问道:“大少爷,你怎么会到文化宫来?”

虽然她知道他此时心里肯定很生气,也不适合在这个时候问这个问题,可她还是忍不住问了。

因为她想知道到底是谁在背后搞鬼,南宫宸会出现在文化宫绝对不会是巧合那么简单,那么肯定有人给他通风报信了。而这个通风报信的人会是谁呢?林安南自己设的局?还是朴恋瑶告诉南宫宸的?

朴恋瑶跟她无怨无仇,不可能害她的,倒是林安南这种卑鄙小人有可能干出这种事情来。

不过林安南这么明目张胆地跟南宫宸抢女人,就不怕南宫家把林氏一脚踏平么?真是……一头乱!

她依旧注视着南宫宸,地下车库的光线有些暗,可她还是感觉到了南宫宸眼底的冷漠。

南宫宸并未开口说话,以他一惯来的方式忽略她。

白慕晴却不死心地追问了一句:“我和他真的没什么,你能不能别生气?”

车子在红灯区停下,南宫宸侧过头来,目光掠过她怀中的画轴定在她脸上,淡冷地吐出一句:“回去再收拾你。”

听到他这句话,白慕晴本能地用双手捂住自己的小腹,他的收拾……指的是那种收拾么?她现在可是孕妇,而且还在危险期呢。

****

一整个晚上,白慕晴都要提心吊胆中度过,就怕南宫宸一个没控制住情绪把她狠狠地收拾了。

时针已经指向十一点,她已经开始有些困意了,南宫宸却还没有什么动静。心下开始怀疑南宫宸是不是把今天下午的事情忘在脑后了,不然为什么回来至今都没动静呢?

又是十分钟后,白慕晴来到南宫宸的卧室门口,抬手在门板上敲了敲,足有一分钟后,门板被人拉开了,南宫宸的身影出现在她跟前。

不等他开口,白慕晴便立刻将手中刚刚写好、长长一整页的检讨书举到他跟前,道:“大少爷,这是我在医院跟你分别后至文化宫再次遇见你时的所有行踪细节,绝无半点虚假,如有半句假话……天打雷劈,不得善终。”

“什么意思?”南宫宸皱眉。

“检讨啊,你不是要收拾我么?”白慕晴硬着头皮道:“不是有句话说的么,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南宫宸伸出手,用两只手指将检讨书捏了过去,一番简短的扫视后将检讨书甩回她手里冷笑:“我看是你想勾引我吧?”

“哪有!”白慕晴反驳了一句后,方才发觉此刻南宫宸的身上只围了一条浴巾,发稍和身上还有几粒水珠在往下滚动,性感指数爆表!

她小脸一红,转身便逃。

这么暧昧的场景,她怎能不逃。

换成是以往,她可能会很没出息地被他迷住,然后半推半就地任由他压倒,可现在不一样了,现在她是孕妇,需要全方位保护的孕妇!

“既然洗干净了送上门来,那就如你所愿吧。”南宫宸以救世主的语气说道,同时伸出手臂将她捞回屋内,另一只手顺势将房门合上。

白慕晴慌了,一边抵抗着他的怀抱一边气急败坏道:“大少爷你误会了,我发誓我没有要勾引你的意思,我今天不舒服,请你放我回去。”

“不舒服?哪里不舒服?”

“那个……。”白慕晴原想说自己来例假了,可转念一想,她的例假是月底来的,前个月底她已经用这个借口拒绝过南宫宸了。而现在是月中,如果再说自己来例假的话一听就是假话,况且南宫宸又不是傻瓜。

“我头疼。”

“头疼还能出去勾引男人?”南宫宸毫不温柔地将她推倒在软床上,倾身,冷冽的气息拂在她的脸上:“我原本并不想被你俩的事情影响心情,也不想过问的,可你偏偏要自己送上门来自揭丑事。如果我再不搭理,就显得太糯了不是么?”

白慕晴懵了。

搞了半天他说要收拾她只是吓唬她用的?不是真想收拾?害她白担心了一晚,还很白痴地写了份检讨书上门来求虐?

后悔莫及啊……!

“我……你先看看我的检讨书嘛。”白慕晴情急地嚷了一句,双手抵在他的胸膛。

南宫宸不屑地嗤笑:“有必要么?不用看我也能猜到上面写了什么。”

“那你还……啊……你压到我了。”白慕晴惊叫出声,他的身体刚好压在她的小腹上,令她难受不已。虽然她觉得这个孩子不能留,也不想留,可也不能在床上活生生被他的亲生父亲压死啊。

而南宫宸却并没有因为她的抗拒而停住侵犯,因为几乎每次她都会反抗,他早就习惯了,也早就将她的反抗当成是故意矫情。

他淡定霸道,白慕晴却心急如焚。

趁着他解开裕巾的当儿,她倏她翻身坐到他身上,同时喊出一句:“这次我要在上面!”

逃是逃不掉了,那么在上面总比在下面安全一点吧?

她刚好坐在南宫宸的敏感部位,还很不安分地挪来挪去,南宫宸身体一紧,差点没抗奋得将她掀翻在地。他稳定稳本内的欲火,定定地注视着她:“你确定?”

白慕晴的小脸涨得通红,但还是忙不迭地点头干笑道:“确定,呵呵……你身体不好,医生说不能过度劳累,还是让我来伺候你吧。而且……听说女人在上面受孕的机会低,避免麻烦嘛,呵呵……。”

“难为你这么替我着想,动手吧。”南宫宸眼底闪过一抹邪肆。

像她这种千年‘木头人’,居然还有要求主动的时候?平日里的那种羞涩笨拙都是佯装出来的?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他还真想见识一下她真藏不露的真功夫。

“啊……?”白慕晴张了张嘴。

“啊什么?你不是要在上同伺候我么?”

“哦……好……。”白慕晴尴尬得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可伺候他的话是她情急说出来的,她只能照做。

为了减少尴尬,她抬手在灯钮上摁了一下,一室的亮堂被黑暗替代,她笨拙地俯下身去,笨拙地吻住他的唇,笨拙地……。

****

白慕晴确实笨拙生涩得能抹杀男人所有的X欲,等她好不容易觉悟,认为应该转移阵地的时候,南宫宸已经开始昏昏欲睡了。

她从南宫宸的怀里抬起小红脸,就是昏暗的夜色盯着他问道:“大少爷,你不把内裤脱一下吗?”

没有回应?

她改用手捅了捅他的手臂,稍稍扬高音量:“大少爷……。”

依旧没有回应。

他这是什么意思?睡着了吗?还是……她的技术太好了,把他折腾得犯病了?

想到犯病这等大事,白慕晴慌忙从他身上翻了下来,同时摁开灯扭。室内重新亮堂起来,床上的南宫宸虽然睡得不太安稳,脸色也不是那么的好,不过看着并没有发病的迹象。

白慕晴松了口气,心想这都能睡着,他是有多累啊!

她抬头扫了一眼墙上的时间,凌晨一点,居然这么晚了,怪不得南宫宸都困得睡着了!

不过还好,今晚的这场战斗总算是有惊无险地度过了。

白慕晴松了口气,小手抚上自己平坦的小腹,在心里暗暗说道:“宝贝,咱们终于安全了。”

替南宫宸拉好被子,转身正要悄无声息地下床时,腰上却突然横过来一只如钢圈般的手臂,下一刻便被他揉入怀中。

“大少爷……你不是睡着了吗?”白慕晴低呼一声。

“朱朱……别走。”耳边是他低低的梦呓。

白慕晴怔忡了一下,他在叫她什么?朱朱?不,他不是否叫她,而是在叫他那位心爱的朱小姐。

没错,他曾经爱过的那位女孩姓朱,他亲昵地叫她朱朱。

抱着她却喊着别个女人的名字,这种感觉实在让人心生不适,白慕晴带着几分赌气地挣脱他的怀抱下床。

身后,南宫宸迷迷糊糊地追了上来,重新挽住她的腰身:“别走……。”

“就走。”白慕晴甩开他,下一步便到了床下。

‘砰’的一声,南宫宸的身体紧跟着砸到地上,伴随着一声痛苦的闷哼。

白慕晴原本已经握上门把的手掌因为这声响动停住,回过头,就看到南宫宸一脸痛苦地趴在地面上。

她原想不管他开门板闪人的,可迈出的脚步却终究因为于心不忍而折了回去。如果不是因为他天生有病,她是绝对不会回头找虐的。

“你还好吧?”白慕晴打量着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他,用手推了推他的身子。见他仍是不动后,改为挽住他的手臂试图扶他起身。

明明不是很高的床,他至于摔得这么痛苦么?她表示不解。

当她将他从地面上扶起,看到烟灰色地毯上的一抹暗红,再看到他嘴角的血丝时,惊得低呼一声:“天啊!你流血了?”

是流血还是吐血?她不知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