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4章 宸少晕倒了/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宫宸抬手在床头桌上抽了一张纸巾擦去嘴角的血水,虚弱的双目闭了闭,睨着她:“现在知道我为什么不收拾你了吧?不是不想。而是力所不能及。”

他的唇边泛起一抹清浅的苦涩:“这就是真实的我,如果看不习惯,你也可以学她一走了之,到一个我永远找不到的地方去,到你喜欢的男人身边去。”

白慕晴心头一疼,心里刚刚因为那个女人对他升起的不满也瞬间被一抹同情替代。她看着他,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才能从他身上看到虚弱和无奈。

而这个时候的他,总是特别的招人心疼。

她稍稍回过神来,拉过床上的被子披在他身上关切地问道:“你到底怎么了?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吃药?或者去医院?”

眼下,他的身体才是最重要的不是么?

南宫宸却并不回答她的问题,而是扭头逼视着她:“你是不是想回到林安南身边去?”

“我没有。”白慕晴慌忙摇头:“林安南是我妹妹的未婚夫,我对他仅有的那点感情也早就在嫁给你之后烟消云散了。真的。”

白慕晴原本想控诉一句:你心里还不是想着别的女人。

可转念一想现在不是反驳他的时候,还是别在他的伤口上撒盐让他难受了。

“大少爷,我们现在可以去医院了么?”她小心翼翼地问。

南宫宸却并未理睬,挣扎起从地上站起躺回床上背对着她,淡淡地吐出一句:“你可以出去了。”

“可是你……。”

“放心吧,死不了。”

白慕晴看着他明显比刚刚苍白的侧脸,实行不放心扔下他一个人,他刚刚才吐血了,虽然他不当一回事,可在她看来却是很严重的一种症状。

“要不我还是留下来吧。”她说。

他倏地坐起身子,盯着她:“为什么?你不怕我吐你一身的血?不怕听到我叫别个女人的名字?不怕我死在你身侧?不怕……。”

“我什么都不怕!”白慕晴蓦地打断他,倾身紧紧地抱住他,语带哽咽道:“我说了我不怕你发病,也不相信你会死。我也不怕听到你叫别个女人的名字。因为现在我才是你的妻子。我想一直留在你身边,我想为你生一个孩子……。”

“我不需要!”南宫宸一开始还因为她的话语和行为有些动容,在听到‘孩子’二字后,脸上的表情瞬间凝固,随即一把将她从自己身上推了下去,冷硬道:“我说的很清楚了,我不要孩子,就算是以后想要孩子也不会是你为我生!”

白慕晴心头一疼,盯着他黯然地问道:“为什么?”

为什么不能是她?因为不爱吗?

就在刚刚那一瞬间里,她还在异想天开地希望能从他身上找到留下这个孩子的信心呢,看来注视是要失望了。

这个可怜的孩子,注定是要被人遗弃了。

南宫宸胡乱地应了声:“没有为什么,总之你最好别往这件事情上打歪主意,否则……我会让你付出惨痛的代价。”

“难道你还指望她会回来为你生儿育女么?”白慕晴大概是被伤着了。也不知哪来的勇气盯着他反驳了一句。

南宫宸怔了怔。脸色微变地怒斥道:“以后不准再提她!”

心里,划过一抹浅浅的伤。

是啊,他还指望她会回来为他生儿育女么?这么多年过去了,她大概早就结婚生子,有了自己幸福美满的家庭了。

他一直抵触别的女人为他生儿育女,除了害怕孩子像他一样带病出生外,是否更多的是因为还对那个女人抱有幻想?

他真是疯了,才会被一个姿质平平的女人折磨至此!

白慕晴被他喝斥得哑言,他却恼火地增添了一句:“为什么那么想生下我的孩子?南宫家的财产对你来说就那么重要么?”

白慕晴气结,开口闭口就是财产,这就是被女人伤害过的男人落下的后遗症么?对感情敏感,对财产敏感,感觉只要是接近他身侧的女人都是奔着南宫家财产去的。

如果这个意识在他心里已经根深,那么她确实没什么好说的了。

回到自己的房里,她便躺在床上用手机上网,开始在网上搜索人流医院的信息。她决定了,明天就去把孩子打掉!

他不要她生?她还不想为他生呢!

*****

第二天一早,白慕晴便被人推醒了。

她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眼,发现朴恋瑶正站在自己床前一脸焦急的样子。她立刻从床上坐起,一边用手揉着双眼一边问道:“怎么了?一大早的有事么?”

“你还睡呢,看看这是什么。”朴恋瑶将手中的一份报纸递到她面前。

白慕晴接了过去,随即瞪大双眼,她看到了什么?居然在报纸上看到她和林安南的照片?而且还是亲密无间的?

这组照片正是昨天在文化宫拍的,运用了角度折摄将原本并不亲密的两人拍成了亲密情侣照,而且还点名上面的女主角是南宫宸的新妻。

看到这些照片,白慕晴瞬间睡意全无,气急败坏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朴恋瑶摇摇头,想了想道:“神秘地活了近三十年的表哥,前些日子突然在宴会中正式露脸,媒体介肯定会对他以及他的家人好奇,特别是传言中活不下去的他的妻子,所以……。”

她拍了拍白慕晴的手,安抚道:“不过你放心,我今早出门时一看到报纸就赶过来了,刚叮嘱过佣人将今天的报纸销毁,奶奶暂时不会看到报纸。”

“不过……。”朴恋瑶脸上闪出一抹担忧:“表哥他肯定已经知道了,平日里不管好事坏事,颜助理都会第一时间通知他的。”

虽然老夫人还不知道,可白慕晴还是心急如焚。

以南宫宸现在的知名度,群众发现他的妻子跟别个男人私通时肯定会大跌眼镜,而媒体人便会抓住这一嗜头越传越大,越传越离谱。

即便老夫人现在不知道,到了晚报出来也铁定都知道了。

到底是谁干的好事?她跟林安南见同的时间加起来总共不到二十分钟,居然就让人拍照了?

如果是记者刻意蹲守跟踪的话,为什么没有爆光她去医院妇产科的事情,却只爆光了她在文化宫的事?

她倏地抬起双眸,盯着眼前的朴恋瑶,会是她么?可她满脸写着的关切却不像是骗人的。

还是林安南?她烦躁地甩了甩头,现在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而是应该在晚报出来前想出应对政策才行。

“表嫂,你就别担心了,我想表哥肯定比你更急着平息这件事情,有他出马,没有什么事情是摆不平的。”朴恋瑶安抚道。

“嗯。”白慕晴胡乱地应了声。

“表嫂,我相信你是清白的,也会帮你向表哥解释昨天的事情的。”朴恋瑶望着她。

“谢谢。”白慕晴一脸感激道。

朴恋瑶是昨天在文化宫里的唯一见证人,如果她肯开口说句话的话,事情确实会好办许多。

只是……白慕晴看着她,实在看不出来她的笑容里究竟有几分真诚。

经过代嫁这件事情后,她突然对谁都起了戒心,开始变得不相信爱情不相信亲情,就连友情都……。

昨晚被南宫宸当场抓包后,她脑海中居然很无耻地闪现出一个猜测,会不会是姚美把南宫宸叫来的。

她觉得自己真是疯了,连自己最好的朋友都怀疑!

朴恋瑶离开后,白慕晴便开始在屋里来回踱着步子想解决的办法。她相信以南宫家的势力,不管规模大小的报刊杂志都可以压制住。

可她也相信,只要是有人存心要对付她,照片还可以从另一种渠道继续传播。

想要彻底压制住谣言,就必须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她从床头桌上拿起电话,拨通白映安的电话号码。

电话那头很快传来白映安轻爽嘲弄的声音:“南宫少夫人,听说你又闯祸了?啧啧,之前还一副宁死不吃回头草的嘴脸,怎么这么快就改投林少的怀抱了?”

“白小姐,我们见面谈吧。”白慕晴没有心思跟她们电话里争执,随口说了个咖啡厅地址后便挂了电话。

将自己收拾干净后,白慕晴下到一楼餐厅,发现老夫人果然还不知情,正和朴恋瑶还有沈心有说有笑地吃着早餐。

大家问过安后,白慕晴在特定的位子上坐下,为了不让自己当众反胃孕吐,她舀了一碗白粥配了些小菜便吃了起来。

“表哥怎么还没有下来?”朴恋瑶的话音刚落,餐厅门口便传来南宫宸的脚步声。

白慕晴一看到他便立马心虚地低下头去,不敢与他对视。

老夫人发现南宫宸的脸色再显苍白,心下一疼,关切地问道:“宸,你是不是身体不好?昨晚又不舒服了吗?”

听到老夫人这么问,白慕晴才抬头往南宫宸的脸上望过去,果然看到他脸色苍白。昨晚他吐血了,只有她知道。

南宫宸感觉到她的目光,却并未理睬,冲老夫人浅笑了一下:“我没事。”

“还说没事,脸色这么差。”老夫人心疼道:“身体不好就别去公司了,在家休息一天。”

“奶奶……。”

“这是命令。”老夫人打断他。

南宫宸眉头微拧,坚持自己的决定道:“奶奶,今天公司有点急事,我必须亲自过去处理一下。”

急事?指的是报纸的事么?白慕晴将头颅压得更低了。

老夫人知道南宫宸的个性,语气中多了一份无奈:“公司没你一样运转,身体毁了就没有了,宸。”

“放心吧,我自己有分寸。”南宫宸仍旧坚持要去公司。

白慕晴原想跟着老夫人劝他留在家里休息的,刚要开口便被南宫宸一记冷眼瞪了回来,只好重新压下头颅。

不用想都知道南宫宸此时心里有多火大,她还是别招惹他好了。

*****

吃过早餐后,南宫宸便匆匆出门了,白慕晴也离开了南宫家前往跟白映安约好的咖啡厅。

一见面,白映安就一边用幸灾乐祸的目光打量她一边嘲弄道:“怎么?捅了事情就慌了,急着找我帮忙?我可把丑话说在前头了,我没有这上闲心去管你俩的丑事。”

白慕晴早就习惯了她这副嘴脸,也不生气,只是用严肃的目光睨着她道:“既然你决定要在三个月后替代我,那我的事情不就是你的事情么?”

白映安脸色微变,显然之前并未想到这一点。

不等白映安开口,白慕晴接着道:“现在南宫老夫人还没有看到报纸,所以尚未有丝毫表态,不过以南宫宸现在的人气,这种事情必定会越演越烈,老夫人很快就会知道的。我想白大小姐你肯定也不希望我因为这件事情被南宫夫人赶出家门吧?”

白映安当然不想,她还等着时机成熟,进入南宫家去替代她呢。

她浅淡一笑:“可据我所知,南宫宸现在已经将大部分媒体平台都压制下来了。”

“南宫宸确实会这么做,但你想过没有,现在是网络发达的年代,既便他有个三头六臂也不可能将所有的消息压制住。”

白映安想了想,随即盯着她问道:“你想让我做什么?”

白慕晴盯着她,一本正经道:“我要你以林安南未婚妻的身份现身,然后找家媒体说明一下昨天下午在文化宫和林安南在一起的人也是你。以你白大小姐的能耐,我想这不是什么难事吧?”

“事情是不难,不过我凭什么要帮你?”白映安双手环胸地睨着她。

“请注意,你现在是在帮你自己,不是在帮我。”白慕晴冷笑着端起水杯喝了一口。

“你说如果我不帮的话,老夫人会怎么对你呢?会不会把你杖死?”

说到这个,白慕晴便忍不住地打了个冷颤,她不担心会被杖死,更不担心被赶出南宫家,她担心的是老夫人会将她家法伺候,或者将她像以前那些女人一样送走,永远回不了C城。

况且戒指还在她手上,老夫人也不可能将她赶出南宫家。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你也别指望能顶替我当上南宫家的少夫人了。”

白映安沉默了片刻,冲她伸出手掌:“我要的东西呢?”

白慕晴知道她要什么,也一早就准备好了,低头从包包里面拿出一本记事本递给她。白映安接过去翻了翻,里面整整齐齐记录的全是她在南宫家的点点滴滴。

白映安随意地翻看了几下,将记事本合上娇笑道:“看在你这么听话的份上,放心吧,这个忙我肯定会帮的。”

“是在帮你自己。”白慕晴咬牙重新提醒了一遍。

白映安无所谓地耸耸肩:“随便你怎么说好了,我无所谓。”说完,她从沙发上站起:“先走了,下周记得自觉将记事本送过来。”

白映安走了,白慕晴将身体沉入柔软的沙发内。

原本还跟医生约好今天上午过去做人流的,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而且还处在这样的风口浪尖中,看来人流是做不成了。

在咖啡厅里坐了一阵,白慕晴纠结了良久,才终于拿出手机拨通林安南的电话号码。

她并不想与他再生瓜葛,也深知自己不应该再与他通电话,可她需要知道真相,需要知道究竟是谁在背后陷害自己,否则以后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电话一通,林安南便立刻接起,声音听起来有些烦燥:“慕晴,你找我?”

“林少爷,报纸的事情你应该已经看到了吧?而我打电话给你只想知道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白慕晴一如即往的淡漠疏离。

林安南原本就烦燥的语气微微一沉:“慕晴,你什么意思?在怀疑我吗?”

“难道不应该吗?”白慕晴冷笑反问:“我和你在一起不过几分钟,却那么凑巧地被借位拍照了,如果不是有人故意为之,又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情?”

“这事确实很巧,不过也确实不是我干的,而且这么做对我没好处。”

“难道你不是一心想离间我和南宫宸么?”

“如果是用林氏的前程来离间你们,这个代价未免太大了点。”

白慕晴沉默了,这一点确实没错。

如果让南宫宸知道是林安南搞的鬼,肯定不会那么容易放过他的。

林安南轻吸口气,道:“慕晴,南宫宸刚刚已经派人过来找过我了,你放心,我会配合好你们,一会就和映安招开记者会,尽快把这个误会消除掉的。”

白慕晴微讶:“南宫宸找你做什么?”

“还能为什么?消除影响呗。”林安南有些酸酸地自嘲:“宸少的命令,谁敢不从?”

当他接到南宫宸的命令时,心里虽然像堵了一团棉花般郁闷,但却不得不照着他的要求做。这就是南宫宸,如今连他母亲都要怕他三分的南宫家继承者!

“正好,你可以配合你未婚妻一起出面澄清。”白慕晴说。

听到她这么说,林安南立刻解释道:“我和映安已经结束了。”

“林少,出了这种事情,你还在异想天开地指望我会回到你身边去吗?”白慕晴气结地低吼了一句:“我拜托你,好好和你的白大小姐在一起吧,别再影响我了。”

“不是你让我跟她分的么?”

“我说了,那是玩笑话,如果你非要那么较真的话,那好,我今天就将那句话收回,我祝你们白头到老,永浴爱河,,还有,不管我和南宫宸以后会走到什么地步,本人都不会再跟你有任何瓜葛,拜托你以后永远都别出现在我面前!”说完这些,白慕晴不给他回复的机会,便立刻挂断电话。

挂上电话,白慕晴又独自在咖啡厅里静坐了一会,然后拿出手机上网。

很快便在一家有名的门户网上看到有大逆转的消息,看来白映安表面上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其实心里还是挺上心的,毕竟这关系到她以后能否顺利进入南宫家。

门户网上除有澄清的消息,还有她和林安南的订婚照,内容和照片看起来滴水不漏,无慵置疑。

如果林安南和白映安下午再召开一次记者会,那么这事就基本平息了,她也终于可以放心了。

她的手机响,是一家私人医院打来的,估计是催促她过去人流的。

心下咯噔一跳,她握着手机的手指紧了紧。

刚刚只顾着烦心报纸的事,都差点忘记这事了,她犹豫了一下才接起电话。

电话那头很快响起医生助理的声音:“姚小姐您好,请问您今天有过来人爱医院准备无痛人流么?”团双反才。

为了不被人发现,她是以姚美的身份跟医院预约的。

“我……。”白慕晴另一只手掌不自觉地抚上自己的小腹,她真的要把这个孩子打掉么?心里明明就是万分不舍的。可是昨晚南宫宸的态度又瞬间浮上脑海,只怕由不得她不舍啊!

她无奈地闭了闭眼,道:“我一会就过去。”

又一次来到医院妇产科,白慕晴的心里依旧烦躁不安,特别是当医生叫到她的名字时,她几乎是反射动作地往后缩去。

护士小姐以为她怕疼,还算温和地安慰道:“姚小姐您别怕,胎儿还小,很容易弄掉的,疼一下就过去了。”

很容易弄掉……为什么她听着那么惊耸呢?

姚美的恐吓冒上脑海,这是一条人命,胎儿是有胎灵的……。

一阵手机铃声作响,她被吓了一跳,稳了稳神后才发现是自己的手机响了。

护士小姐冲她催促了一句:“快点啊,不然就过号了。”

白慕晴冲她做了一个抱歉的手势,转身走到走廊另一边摁了接听键,电话那头传来黄助理焦急的声音:“少夫人不好了,大少爷刚刚在办公室晕倒了,现在正在急救中……。”

“你说什么?”白慕晴大惊失色地追问了一句:“大少爷怎么会晕倒的?情况怎么样?还有……在哪家医院?”

问出这些话的时候,她已经转身往电梯的方向跑去了。

“大少爷现在在宏恩医院,不过情况还不知道。”黄助理道,至于为什么会晕倒,他也回答不上来,因为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听到南宫宸晕倒的消息,白慕晴连人流手术都顾不上了,出了医院大门便拦了辆的士往宏恩医院赶去。

无奈的是她现在挑选的这家医院在西区,而宏恩医院在东区,即便是一路畅通的情况下赶过去也得半个小时了。

坐在出租车后座,白慕晴一边频频看表一边不停地催促道:“司机大哥,可不可以开快点?大不了我给您加钱。”

“小姐,这条路上限速,我想快也快不起来啊。”司机大哥在后视镜中看了一眼她心急如焚的样子,关切地问道:“看你急成这样?是很重要的人生病了么?”

“嗯。”白慕晴胡乱地应了声。

“很重要的人生病确实挺让人揪心的,不过急也没用,你还是先冷静一下吧,这样下了车后容易出事故。”

白慕晴心下微怵,很重要的人?南宫宸什么时候成为她很重要的人了?一个连孩子都不允许她生的男人,她为什么要在听到他昏迷的消息后急成这样?

虽然意识到了这一点,可她还是很没出息地催促司机道:“尽量快点吧,谢了。”

等她赶到宏恩医院的时候已经是四十分钟后,南宫宸也已经被转送到普通病房了。

病房内,南宫宸已经睡着了,脸色苍白加上一身病号服的他躺在病床上显得格外憔悴,完全没有了平日里的意气风发。

看到此时的他,白慕晴突然有些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在昨晚看到他吐血的时候就告诉老夫人,如果老夫人知道他吐血了肯定会逼他就医的,也肯定不会放他出门上班的。

“表嫂,你来了?”正背对着门口调整机器的朴恋瑶转过身来便看到靠在门边的白慕晴,脸上绽放出一抹微笑。

白慕晴微讶,打量着一身医护人员工作服的她:“恋瑶?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一直在这里上班啊,你不知道么?”朴恋瑶也是一脸的讶然。

“没人告诉我啊。”

“噢,抱歉,我一直以为你知道呢。”朴恋瑶笑着往她走来。

白慕晴扫了一眼病床上的南宫宸问道:“他怎么样了?为什么会突然昏倒?”

朴恋瑶随她一起看各南宫宸:“现在已经没事了,表哥原本身体就不太好,这几天又太劳累了,情绪波动又大,所以才会晕倒的。不过你放心,沈心会留下来照顾他的。”

“沈心?”她什么意思?白慕晴不解。

“对呀,每次表哥住院都是沈心照顾他的,所以您如果觉得别扭和不熟悉的话,可以让沈心帮你。”

这话听着明明就是好心,也没有什么不妥,可白慕晴听着却格外刺耳。

沈心作为表妹都不觉得别扭,她作为妻子的有什么好别扭的?再说不熟悉的话可以慢慢学啊,谁天生就会照顾人?

她回她一个微笑:“没关系,既然我嫁给了宸少,自然不能再麻灿沈心了,慢慢学着就熟悉了。”

“也是。”朴恋瑶抬手在她手臂上拍了一下:“那我先回办公室啦,呆会你记得让表哥多喝点白开水,还有,药在抽屉里记得按说明吃。”

“好,谢谢。”

朴恋瑶走后,白慕晴重新转回病房内,站在南宫宸的病床前注视着他,南宫宸还在睡,看起来还没有要醒的意思。

她注视了他半晌,不自觉地低喃出一句:“对不起啊。”

如果不是她昨天跑去文化宫,他不会动怒,也不会坚持带病上班。

看来南宫宸这次没有狠狠地教训她一顿,正如他自己说的,是不想因为她影响到他的心情,连带着影响到他的身体。

他肯定也没想到会出来报纸的事情,更没想到压抑了一夜,最终还是被刀影响到了。

大概是刚刚跑得太急了,白慕晴突然觉得小腹隐隐作痛,而且有越痛越烈的倾向。她一手扶着椅背,一手捂着小腹,痛楚地倒吸口气。

心想糟糕了,不会是宝宝要出事了吧?千万别啊……。

好在阵痛很快就有所减轻,等她好不容易才缓过神来,重新站直身子时,一抬头发现南宫宸正在看着自己的。

白慕晴愣了一愣,他什么时候醒来的?

她慌忙挺直腰杆,佯装出一副无事人的样子盯着他关切道:“大少爷,你醒了。”

南宫宸扫视着她,问道:“身体不舒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