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5章 乱吃醋/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问得没什么感情,白慕晴也弄不懂他这一声问候是出于关心还是不满,关心?大概是不可能吧?他现在应该是恨不得将她剥皮削骨才对!

“不……不是的,我就是刚刚过来的时候跑得太急了。”

“为什么跑这么急?”

“因为……关心你啊。”白慕晴顿了一下后。才如实说道。

“关心我?”南宫宸嘲讽地冷嗤一声。

白慕晴看着他,自嘲道:“很可笑是吧?我自己也觉得可笑,刚刚在来的路上我就在想,一个连孩子都不允许我生的男人,我为什么要在听到他昏倒后急得乱了方寸。”

“那么现在呢?悟出来了没有?”

白慕晴点头:“因为你是我的丈夫。”

她转身在床头桌上倒了杯温开水,又从抽屉里面拿出几粒药片,然后俯身一手扶住他的身体,一手帮他将枕头垫好。他的身体极沉,她不太敢用力,生怕这一使劲把孩子彻底弄没了。

好不容易才将他从床上扶起,她将手中的水杯递到他面前:“先把药吃了吧。”

南宫宸扫了一眼她手心里的药片,面色淡然道:“先放着。”

“医生说你醒过来后就得马上吃药。”

“如果吃药有用的话,我还会住在这里吗?”南宫宸烦躁地一把将她掌心里的药片拨掉。

白慕晴愣了一下。低头看着药片散落在地,随即抬起头盯着南宫宸道:“可是如果不吃药,可能你早就死了。”

此话一出,立刻招来南宫宸的一记瞪眼。她心里瑟缩了一下,但还是壮着胆子说道:“大少爷。你在公司是老板,在家是大少。别人都得听你的。可这里是医院,而你是病人,病人就得听医生的不是么?谁说这药没用?如果没用医生就不会给你开了。”

南宫宸冷笑中带着些凄怆,道:“这些药我都吃了几十年了。”

几十年,那不是从几岁就开始吃了?白慕晴心里的那根弦又软了。

换作是她,平日里伤风感冒医生让吃三天药她都顶不顺,几十年,那是怎样的一种概念啊!

“既然几十年都吃了,也不差这一次。乖乖把药吃了吧。”白慕晴重新从抽屉里面配出药丸,和白开水一起递给他,好声道:“我知道吃药的滋味不好受,可是你的身体不行就得吃,你知道你这一晕倒要吓坏多少人么?如果奶奶知道,肯定又要悲恸万分了。”

南宫宸看着她手中的药丸,这一次既然没有将药拍掉,而是乖乖将药拿过去吃掉。

看到他将药丸吃进去,白慕晴欣慰地笑了,第一次觉得自己在他心里还有那么一丁点影响力。

她急忙又给他倒了一杯温开水,笑颜逐开道:“医生还说你要多喝点白开水。”

南宫宸扫了一眼她笑容满面的脸,实在不明白这个女人。他吃不吃药就那么影响她的心情么?至于笑成这样么?

南宫宸接过水杯喝了一口,有些厌烦道:“你笑什么?”

这女人是从火星回来的么?别个女人在他面前都是极力装优雅装娴熟的,哪像她一样不顾形象到莫名其妙。

“因为我觉得你比那帮小屁孩好哄多了。”白慕晴笑呵呵道:“你都不知道,我平时哄他们吃药的时候,哄得嘴皮子干了都没用,特别是小粒子,一看到药就哇哇大哭,然后将药粉撒了我一身,你知道么……。”

白慕晴说到兴致勃勃之处,方才发现南宫宸正在盯站自己瞧,脸上看不出有任何情绪。她赶紧刹住话尾,脸上的笑容一收低下头去:“对不起……。”

“怎么不说了?”南宫宸挑眉。

“我……。”

“你很喜欢孩子?”南宫宸突然问出一句。

如果不喜欢,她怎么会跟孤儿院的那些孩子走得这么近?

“是的。”白慕晴点头,如实道:“孩子多可爱,多纯真啊。”

南宫宸将目光从她身上收回,恢复了惯有的沉默。随即,他拿出手机开始上网看关于南宫少夫人出轨的各方舆论。

“对不起……。”白慕晴纠结了半晌,决定正式跟他道歉一下,语气愧疚道:“昨天的事情真的不像媒体说得那样,虽然我不知道是谁搞的鬼,但我和林安南之间真的什么都没有,请你一定要相信我。”

“我信不信你有那么重要吗?”

“当然啊,毕竟这件事情受影响最大的是你。”顿了顿,她紧接着又说:“不过我已经请求过我妹妹出面帮忙了,希望她能替你解除掉一些烦恼,然后安下心来好好在医院休养几天。”

关于这一点,南宫宸已经看到了。

不过……。

他抬起帅脸看着她:“我比较好奇,你妹妹她为什么要帮助你。”

据他所知,她们姐妹俩是有夺夫之仇,是不共戴天的。

“因为……。”白慕晴脑白了一下,方才说道:“她是林安南的未婚妻啊,发生这种事她也挺没面子的。”

她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南宫宸的反应,幸好,他脸上看起来并没有特别震怒的情素。都已经被折腾进医院来了,她以为自己这次肯定要被他恨死。

针水刚好滴完了,白慕晴正要摁铃叫护士过来拆针,南宫宸却自己用另一只手撕掉胶布,一把将针头拔了下来。

“喂……你干嘛自己拔针。”白慕晴被吓了一跳,慌忙伸手帮他摁住针口,小脸有些刷白地嗔怪道:“护士台就在旁边,这万一把血管扯裂了怎么办?肯定疼死。”

“喂,你下床做什么?医生说你要多休息……。”白慕晴阻拦的话还在口中,南宫宸已经站到地上了。

“没看到我已经没事了么?”南宫宸睨了紧张兮兮的她一眼,道:“去帮我把柜子里面的衣服拿过来。”

“你想干什么?”

“还能干什么?出院。”

“不行,医生说你至少要在医院里住三天……。”

门口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沈心走入病房看到南宫宸站在地上时,也被吓了一跳,快步迎上来扶住他的手臂道:“表哥,你怎么起来了?”

“公司还有点事,我必须要尽快赶过去处理。”南宫宸低头看了一眼腕表。

“什么事情那么重要啊,不能让我哥去处理么?”沈心关切地盯着他,目光温柔如水。

南宫宸浅笑了一下:“不是什么事沈恪都能帮得到我的,放心吧,我已经没事了。”

白慕晴看着他脸上的笑意,真的好难得能从他脸上看到笑容,大概也只有像沈心这样温柔如水的女孩子才招人喜欢,才能让他微笑吧。

嫁给他这么久以来,他还从来没有这样对她微笑过呢。

“表哥,你就听医生的话嘛,公司的事情多一件少一件都没什么影响,但身体累垮了就不好了。”

“沈心,你答应过不会像奶奶一样烦我的。”南宫宸又是微微一笑,抬手在沈心的肩膀上拍了一下,随即将目光转向白慕晴所在的方向。

只是……她人呢?

目光环视绕着病房环视一周,发现她正抱着他的衣服站在阳台上。

习惯性地眉稍一沉,他睨着她问道:“让你把我的衣服拿过来,你拿去阳台做什么?”

“啊,对不起,衣服掉水里了。”只见原本还好好抱在她怀里的衣服突然脱离她的怀抱,掉入盛满清水的洗手盆内。

而她白大小姐的脸上则盛满着无辜,一副她不是故意的样子。

南宫宸怎会看不出她眼底的故意,气得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他张嘴吐出三个字:“白映安——!”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白慕晴赶在他发火之前,双掌合实一脸歉疚道:“大少爷,麻烦你先到床上躺着吧,晚上之前衣服肯定能干的。”

南宫宸果然躺回床上,不过他不是乖乖休息,而是阴沉着脸拿出手机拨通颜特助的号码,让她尽快给自己送一套衣服过来。

白慕晴转向沈心,偷偷冲她打了个眼色。

沈心却只是淡淡地看了她一眼,明显有着对她这种做法的不屑和不认可。

南宫宸挂上电话后,冲二人道:“好了,你们两个都回去吧。”

“表哥,我……。”

“相公,我陪你在这里一起等衣服吧。”白慕晴抢在沈心开口前冲南宫宸道,说完转向沈心,脸上笑盈盈的:“沈心,你还要上学就先回去学校吧,放心,大少爷有我照顾。”

“有你照顾我才不放心呢。”沈心不以为然地低咕了一句。

白慕晴小脸一垮:“你什么意思嘛,我有这么差么?”

难道在南宫家人的眼里,她就是那么的差劲吗?平时什么事情都避开她也就算了,连大少爷生病了都不让她照顾?她可是南宫宸有名有实的妻子诶。

不,是有实,但无名,因为名是白映安的。

沈心倒也没有跟她争,叮嘱了南宫宸几句便离开了。

沈心走后,病房内立刻安静下来,南宫宸睨着她凉凉地开口:“沈心是我亲姑姑的女儿,别什么醋都吃。”

“我……哪有。”白慕晴立马反驳,眼底有着一闪而逝的心虚,为了表示自己的宽宏大度,她辩驳道:“像你这种身边美女如云,连助理都比国际大明星还美艳的男人,我要真吃起醋来,不得在醋缸里淹死啊。”

想到那位美得动人心弦、每天跟南宫宸形影不离的颜助理,白慕晴就觉得浑身不舒服。

不给南宫宸回应的机会,她转身走到阳台上开始处理洗手盆内的湿衣服。

南宫宸的衣服都是国际大品牌的,并不适合水洗,也不能搓,她只好将衣服从水里提了出来,带水一起晾在衣架上。

晾完便坐在阳台上赏起了外头的‘风景’,当然了,外面除了高楼和不太清新的空气外也没什么可赏的。

病床上的南宫宸一边用摇控器扫台一边频频看表,迟迟等不到颜助理过来的他显得有些烦躁。

为了打发无聊的时光,他冲阳台上的白慕晴道:“你去看看颜助理到了没有。”

“噢,好。”白慕晴起向往病房门口走去。

“听着,再敢玩花样我掐死你。”

“好。”白慕晴满口应允,随手合上门板。

以颜助理的办事能力和速度,不该这么久还没有出现的,难道是沈心出手帮了忙?白慕晴一边狐疑地想着一边往电梯的方向走。

来到电梯间时,刚好碰到颜助理提着衣服从电梯里面迈了出来。

一丝不苟的发结,合身的职业套装,精致的妆容……白慕晴暗吸口气,这才是真正的女人啊!

看到白慕晴,颜助理原本严肃的脸上出现一抹清浅的笑痕:“少夫人,宸少说需要衣服,表小姐后来又说不要,我不好打电话干扰宸少,只好将衣服送来了,以备不时之需。”

她将手中的纸袋交给白慕晴。

白慕晴接过袋子,浅笑道:“宸少睡了,确实不好打扰他,衣服交给我就行了。”

没想到沈心果然出手帮忙了,也只有她能联系到颜助理。

“那我就不进去了。”颜助理礼貌地冲她点了一下头,转身摁了电梯下行。

白慕晴打开纸袋,是一套全新的意大利品牌西装和衬衫,看来南宫宸下午确实还有事情要办。只是不知道究竟是因为公事还是国为她和林安南的事情呢?如果是后者的话,那么她就坚决不能让他离开医院。

“那个,颜助理。”白慕晴赶在颜助理步入电梯前问了一句:“请问宸少下午要见的是什么人?”

颜助理盯着她,略一迟疑后平静道:“C城文化部的责任人。”

原本上司的去向她是不可以向别人透露半分的,会告诉白慕晴这事,多少是带着嗔怪的意味。

连颜助理都在怪她惹事,白慕晴羞愧难堪地苦笑了一下。

在电梯间里磨蹭了一阵,她才转身往南宫宸的病房走去,经过医生办公室时,她巧遇了刚从手术室出来的朴恋瑶。

朴恋瑶笑盈盈地问道:“表哥怎么样了?还好吧?”

“挺好的。”白慕晴盯着她,脑海中突然横生出一个酝酿了许久的想法,道:“恋瑶,你现在有空么?我想跟你聊聊。”

朴恋瑶听到她这么说,脸上飞过一抹讶然,随即点头道:“正好手术已经做完了,不忙,走吧,跟我来。”

朴恋瑶冲她微微一笑,转身往走廊尽头的空中花园走去。

白慕晴还不知道宏恩医院还有一个这么大的空中花园,环视了一眼四周争相斗艳的花草,这里很美,可是她并没有欣赏景致的心情,而是开门见山地问道:“恋瑶,既然你是医生,那应该知道大少爷的病情吧?他到底是什么病啊?”

她就是不愿意相信诅咒,就是不信!

可是南宫宸那一会不能自控地伤人,一会吐血的情况又究竟是何缘由呢?

朴恋瑶脸上的笑意淡去,取而代之的是一抹同情和无奈道:“其实说真的,医生根本没有办法定性表哥的病,不仅宏恩医院的医生不能,国外的也一样。”

“怎么会这样……。”

“大家都想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朴恋瑶苦笑了一下,注视着她反问道:“你相信传言么?相信有前世诅咒一说么?如果信的话,那么就只管和大伙一起相信吧。”

“你呢?你也信么?”作为医生,又是新生代的女子,朴恋瑶理应崇尚科学,反对迷信才对。

“我……信啊。”朴恋瑶迟疑了一阵,才答道:“很多时候,事情就摆在那里,由不得我不信。”

“你的意思是,你也相信命定情人一说?你相信宸少只要找到了自己的命定情人就能熬过三十岁?”

“我信。”

“你居然也信?”白慕晴心头一紧,连身为医生的朴恋瑶都相信了,那她还有什么理由不信?

是不是非得把南宫宸还给白映安,他才有活下去的机会?心里的那一抹疼痛又在开始隐隐作祟了。

从空中花园回到病房时,白慕晴发现南宫宸已经靠在床头上睡着了。

她将颜助理送来的新衣服放入衣柜,轻手轻脚地走过去,替他拉好被子,又将他手中的摇控器取下来放在床头桌上。

昨晚身体不舒服,今晚又那么早起床去处理报纸的事情,这会他肯定是累坏了吧?所以才会靠在床上睡着。

为了让他好好睡一觉,白慕晴擅自将他的手机调成静音,又将窗帘拉上调低室内光线,然后回到床边坐下,注视着他安祥的睡脸。女肝医弟。

只有在他睡着的时候,她才敢这样肆无忌惮地端祥他,而且目光一移上去便再也挪不开了。

看了一阵,白慕晴的上下眼皮开始打起了架,然后头颅一低趴在床上睡了过去。

夜幕渐渐地开始降临,白慕晴还没有睡醒,倒是床上的南宫宸幽幽地醒过来了。他睁开双眼,环视一眼四周,随即目光下移,就着窗外最后的一抹日光望向趴在床边熟睡的白慕晴。

白慕晴是面对着她的,头颅枕着手臂睡得安静祥和。

没有多惊艳的五官,却有着属于她的独特气息,特别是一双眸子,灵动可爱。

每次凝视她的双眸时,他的脑海中总会浮现出那个女人的面容,这也是白慕晴跟她最为相似的地方。

他如玉般的手掌微微抬起,不受控制地抚上她的脸,她的眼……。

感觉到别人的干扰,白慕晴如同小猫般嘤咛一声,不耐烦地用手掌抚去脸上的干扰。却在手指确碰到南宫宸的手指时,本能地反手将它攥入掌心,低声咕哝一句:“小意,别闹……。”

在她的记忆里,除了小意会在她睡着的时候搔扰她外,就没有第二个人会干这无聊事了。

南宫宸回过神来,想要抽回手掌时却被她攥得更紧。

“下次再这样我不理你了。”白慕晴不悦地低咕一声,坐直身子。

当她看到眼前的是南宫宸而非小意时,吓得差一点从椅子上蹦起,不过她很快便平静下来了,用手摸了一下自己的嘴角。

还好,没有流口水。

“那个……对不起,我不小心睡着了。”她不好意思地干笑解释。

南宫宸原想质问她小意是谁的,最终却没有问出口,而是垂眸睨了一眼她依旧是抓着自己的小手,面色平淡道:“可以放开我了么?”

白慕晴随着他的目光下移,这才发现自己的另一只手正紧紧地抓着他的大掌,如是慌忙松开他。

等到松开才反应过来,那么是谁在干扰自己?是他?他在摸她的脸?

“你刚刚在做什么?”白慕晴一边抚摸着自己的脸一边问出心底的疑惑。

感觉到她眼底的狐疑,南宫宸有那么一些不自在地将手掌收回被窝内,脸上的表情却依旧平淡无波道:“没什么,你睡得太死怎么叫都叫不醒,我正想把你捏醒。”

“怎么可能!”白慕晴摆明了不信,她睡觉才没那么死。

南宫宸闪躲了一下目光,转移话题:“我的衣服呢?送过来了没有?”

“衣服啊......。”白慕晴停顿顿了一下,摇头:“还没有,听说附近通往南宫集团的路上出了车祸,堵死了,颜助理大概是被堵在路上了吧。”

南宫宸摆明了不相信她的话,拿起床头桌上的手机便要拨号。

目光一接触屏幕才发现上面有数十个未接来电,个个都是重要级别的人物。他放下手机,目色阴沉地盯着白慕晴:“谁准你动我的手机?”

“我......。”白慕晴被他质问得哑言,看着他脸上的恼怒,只好小心翼翼道:“对不起,我只是看你好不容易睡着了,不希望有人打扰到你。”

“多事!”南宫宸斥了她一句,电话刚好接通,那头传来颜助理恭敬的声音:“宸少,下午跟何总的会面我已经代替您完成了,何总态度极好,答应媒体上面不会再出现关于南宫家的绯闻事件,还有.......。”

“我的衣服为什么还没到。”南宫宸冷硬地打断她:“颜助理,如果连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办不好的话,我想你可以考虑辞职了。”

那头的颜助理明显愣了一下,忙道:“宸少,衣服我在接到您电话的十五分钟后就送到少夫人手中了。”

南宫宸冷眸一扫,落在白慕晴的身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