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6章 阴魂不散/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慕晴耸拉下脑袋,心虚地背转身去。

身后安静了几秒,响起南宫宸漠然的话语:“知道我最讨厌什么样的女人么?”

“满口谎言的。”白慕晴依旧耸拉着脑袋。

“知道就好……。”

“对不起。”白慕晴倏地转过身去,抓住他的手腕一脸愧疚地盯着他:“我只是希望你能遵医嘱留在医院静养几天。你看你昨晚吐血了,今天还晕倒了,如果再这么拼命工作的话身体会吃不消的。”

“请原谅我这善意的谎言好不好?我以后再也不会说谎骗你了,否则天打雷劈。”她忙不迭地加了句。

“再也不会说谎?”

“是……的。”白慕晴咬着舌头应充。

天啊!她这是在将自己往死路上逼啊!

以她目前的情况,有哪一样不是在欺骗着南宫宸的?她冒充了白映安的身份,她还瞒着他自己怀孕的事情,在南宫宸面前,她似乎除了性别是真的外没有一样是真的了!

惭愧!真是惭愧!

南宫宸确实很讨厌说谎和虚伪的女人,可是看着眼前一脸愧意的白慕晴,他却丝毫发不起火来。

难道真像她自己说的,她的每一句谎言都是善意的,所以他才恨不起来吗?

南宫宸无奈地轻吸口气,道:“把衣服拿过来。”

白慕晴抬起头来,却并没有依言去柜子里面拿衣服,而是盯着他不怕死道:“大少爷,我是这样想的,既然今天的工作已经结束了。就没必要再出院了,不如再在医院留宿一晚。明天一早打完针再去公司吧。”

“白映安——!”

“对不起,我又错了。”白慕晴重新耸拉下脑袋。

“到底有没有人告诉过你,我讨厌医院,我闻到这里的消毒水味道就想吐,我不相信任何医生?”

还真没有人告诉过她!白慕晴难堪地想。

“不想住也得给我住着!”门口突然想起老夫人的声音,紧接着是老夫人在何姐的陪同下走了进来。

老夫人对于南宫宸又晕倒住院的事情很生气,一进门就板着脸责备道:“跟你说过多少次了,钱是赚不完的,南宫宸就只有一个。公司的事情交给沈恪和你姑父处理。别累坏身体了,你偏就不听。”

“奶奶说的对。”白慕晴迎上去,挽住老夫人的手臂让她在椅子上落座。

老夫人落座之前,抬手在南宫宸的头顶上拍了一记:“臭小子!你想气死我么?”

白慕晴看着南宫宸挨打,还有那被责备得一声不敢吭的神情,差一点笑了出来。

一直以来,让她感觉到最痛快的时刻便是南宫宸被老夫人教训时的时候了,因为只有在这个时候,冷酷霸道的南宫宸才会表现出一副低眉顺眼的孙子模样。

这样的他,看起来甚至有些亲切可爱,不那么高高在上。

南宫宸看到她强忍住笑的样子,唇角微动。却什么都不能说,因为现在是老太太批评教育的时间。

老太太将南宫宸狠批了一顿,命令他不住满三天不准离开医院后,甩手离开病房。

果然是南宫家的女主人,做起决定来丝毫不输于南宫宸的霸气严肃,白慕晴不禁在心底暗暗佩服起她来。

老夫人走后,病房里面又恢复了冷清,相较于白慕晴的暗自高兴,南宫宸却满心烦躁和郁闷。

他没有理会唇角带笑的白慕晴,也没再坚持换衣服,而是闷闷地背对着她躺回床上。

两人互不理睬地呆了片刻,白慕晴看了看时间,盯着他的背影道:“你先休息一下,我出去给你买点吃的。”

等不到南宫宸的回应,她起身离开病房。

走出门口才发现门外还站着两位保安模样的年轻男子,看来老夫人是铁了心不让南宫宸出院了。

白慕晴在附近超市买了几本杂志和两束鲜花还有一些清淡的开胃零食,回到病房时,何姐已经命人把晚餐送过来了。

她将一束鲜花摆在床头桌,另一束摆在窗台上。

南宫宸皱眉,语气明显不悦:“我还没死,你在我身边摆那么多鲜花做什么?”

白慕晴一边整理花束一边认真道:“你不是说闻到消毒水的味道就想吐么?有了这些香艳的鲜花你就闻不到消毒水的味道了。”

南宫宸不说话了,暗自深吸口气,果然,鼻间索绕的全是鲜花的味道。

“还有,这是给你买的杂志,这样你就不会觉得无聊了。”白慕晴又将自己特意为他挑选择的杂志放在床头桌上。

南宫宸扫了一眼杂志,正是他喜欢的财经类。

白慕晴开始从保温盒里给他盛粥,将小碗递给他时:“你放心,有我在这里陪着你,你不会无聊的。”

确实!

南宫宸很认同她这一点,有她这种话多的女人在身边,他确实不用感到无聊,只不过会感到厌烦就是了!

*****

夜里,南宫宸睡在病床上,白慕晴则让朴恋瑶抱了床被子在沙发上躺下。反正她身形小,睡在沙发上不至于太挤。

病床上的南宫宸背对着她显得格外安静,也不知道究竟有没有睡着。

才躺了半个钟不到就腰酸背痛的白慕晴为了不干扰到他,小心翼翼地转了个身,心想这沙发真不是人躺的,整个人陷进去后连转身都艰难。

一阵微风拂来,带着淡淡的花香拂过鼻翼,本该是很好闻的味道,白慕晴却一个喷嚏打了出来。

一整个晚上,白慕晴要么在翻身要么在打喷嚏,好不热闹。直到天蒙蒙亮时才终于困得受不了地睡着过去。

大概是因为睡得不好,梦里全是不好的东西,她甚至梦到一个刚成形的小婴儿正在暗夜中向自己招手哭泣,一声一声地喊着‘妈妈’。

这个孩子看起来是那么的无辜,那么的可怜。

早上八点,医生准时来查房,白天慕被人推醒了。

她睁开眼睛便看到病房内站着一干医生,而推醒自己的正是朴恋瑶。

“对不起,我睡过头了。”她忙不迭地从沙发上坐起身子,并顺手将被子裹成一团堆在沙发一角。

真糟糕,居然睡到医生过来查房。

院长亲自带领一干专家对南宫宸做过检查,说了一通恭敬讨好的话语后方才离开病房,然后是朴恋瑶亲自为南宫宸扎点滴。

在这个空荡中,白慕晴一边将被子折叠好,一边狂打喷嚏。

被她吵了一夜的南宫宸终于忍不住地皱起俊眉:“你有完没完?”

白慕晴小脸一热,不好意思道:“对不起,我……我花粉过敏。”

“花粉过敏?”朴恋瑶笑着收好工具,扫了一眼桌面上的两大束香水百合:“那你还把花放在病房里?我帮你把花拿出去吧。”

“不,不用了。”白慕晴慌忙拒绝道:“我没关系的,喷嚏几下就适应了。”

南宫宸不喜欢消毒水的味道,所以她不能把花拿走。

朴恋瑶点头,用下颌指了一记桌面上的保温盒:“我今早刚熬好的营养粥,够两人份,你们赶紧趁热吃吧。”

“谢谢啊,还要劳烦你给我们送早餐。”

“客气什么,等我和沈恪结了婚咱们就是一家人。”朴恋瑶又是一笑。

朴恋瑶走后,白慕晴到洗手间去洗漱换衣服,将自己完全收拾干净,准备离开浴室的时候,电话响了。女每何技。

正是那个预约人流的号码,白慕晴咬着唇任由它继续作响,脑子里已是一团的乱。

想想也真是巧合,每次她决定去打掉这个孩子的时候,都是南宫宸在搅局。难道这就是冥冥中的缘份么?是他们父子俩总也割舍不断的亲情在作祟?

她又想起刚刚那个可怕的梦,想起那个漂亮小婴儿向自己招手喊‘妈妈’的可怜模样。

小手轻轻地抚上自己的腹部,如果三个月后注定要把南宫家少夫人的位置还给白映安的话,那么这个孩子她要了,总该可以的吧?

现在是秋天,三个月后肚子比现在大不了多少,况且入冬后衣服穿得多就更难被人发现了。

虽然这么做很冒险,但总比残忍地将这个孩子杀死在腹中强啊!

“对不起,我不想做了。”她对电话那头的医生助理说。

从洗手间出来,白慕晴意外地发现原本摆在窗台和桌面上的百合已经被扔入了垃圾桶,她低呼一声,快步冲到垃圾桶旁问道:“为什么把花扔掉?”

“为了自己能有个安静的环境。”南宫宸手里翻阅着手中的杂志,头也不抬道。

白慕晴知道他指的是她不停打喷嚏的事,心下有些愧疚。原本还想让他有个泛满花香的环境的,没想到自己这么不争气,连一点花香都克服不了。

漫漫长日,被强行关在病房里的南宫宸感觉如同坐牢般,烦不胜烦。

白慕晴见他烦躁成这样,转念一想后问道:“大少爷,你会玩游戏么?”

“什么游戏?”

“梦幻西游之类的。”

“不会。”南宫宸表现出一脸的鄙视。

“很好玩的,把你的手机给我,我帮你下载一个软件然后带你玩。”白慕晴不等他同意,便将他放在床头桌上的手机拿了过去,开始下载起游戏软件。

南宫宸原本想拒绝的,转念一想老夫人不但把也囚禁在这里,还把他的工作全部架空了,如果不找点什么乐子,这漫长的三天实在很难熬过去。

将软件下载好后,白慕晴顺带给他注册了一个名叫宸少的ID,还把他拉入自己所在的组队中。

她讲解的很详细,南宫宸原本就聪明,学起来也很快上手。白慕晴很满意于他一点就透的个性,笑眯眯道:“以后你跟着我和我丈夫混就行了,我们会带你一起刷BOSS打道具,以你的聪明才智很快就能晋级的。”

“谁是你丈夫?”南宫宸突然问了一句。

“队长冰封啊。”

“……”

白慕晴没有等到他的回应,一扭头才发现南宫宸正脸色不善地盯着自己。她脑白了一下后,忙解释道:“大少你别误会,这只是游戏规则,游戏里的人物到了一定级别后就可以结婚,很多技能都需要夫妻同心才能打下来的。以后等你的级别够了,也可以找一位女玩家结婚冲技能。”

“你们结婚多久了?洞房了么?生孩子了么?”

“……”这下换白慕晴无语了。

能别这么认真么,汗!

南宫宸倒也没有等她回答,将视线收回手机屏幕上开始刷起了BOSS。

白慕晴暗松口气,拿起自己的手机也开始玩了起来。

她不经常玩游戏,也不是特别喜欢,这个帐号还是她上学时候偶尔玩一下的。后来一直在忙毕业的事情,紧接着便嫁入了南宫家,也根本没心情玩。

冰封关切地问她这段时间上哪去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为什么没有登陆服务器。为了不招来南宫宸的误会,她故意忽略对方的关切。

倒是提着大刀、风度翩翩的宸少嘴欠地说了一句:“她嫁人去了。”

白慕晴大窘,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把他带到自己的队里来了。

“宸少小心!”白慕晴低呼一声,就见南宫宸被队长冰封一刀劈死在地上。她无语地瞪着一旁的南宫宸:“不是跟你说了么,咱们现在是队友,不能提刀就往人家队长的头上砍,现在好了吧,反被人劈死了。”

这男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日子过久了,连玩个游戏也要将自己霸道的个性发挥得淋漓尽致。

“不玩了,没意思。”南宫宸将手机往病桌面上一扔,躺回床上。

南宫宸虽然赌气说不玩了,可被幽禁的时光又实在难熬,午餐过后他又灰溜溜地回到服务区内,跟在白慕晴和冰封后面打怪刷积分。

白慕晴抬头看了他一眼,偷笑起来。

如果让老夫人和南宫集团的万千职员们知道,堂堂南宫集团的掌门人被带着上网打游戏,不知道会不会大跌眼镜呢?

下午玩累了,白慕晴便让他自己找个安全的地方刷积分,然后指了指他的小床:“可不可以……让我睡这里?”

沙发实在是太难睡了,昨晚一觉过后她现在还是腰酸背疼的呢。

南宫宸扫了她一眼,往旁边挪了一个位置,白慕晴便不客气地躺了进去。

泡过消毒水的被子很难闻,不过有他的味道,她喜欢。

小脸不自觉地往他身边靠了靠,几乎是紧紧地挨着他,闭上眼,一夜未眼的她很快便睡着过去。

朴恋瑶下午例行查房的时候,推开门便看到南宫宸正靠在床头上聚精会神地玩手机,而白慕晴则贴着他侧躺在他的身侧,一只手搂着他的腰身睡得安静祥和。

白慕晴嫁入南宫家这么久以来,她每回见到的都是南宫宸对白慕晴的冷漠淡然,何曾见过他们如此亲密的样子?

南宫宸甚至在看到她进来时,将手指放在唇上示意她小声点,别吵醒了白慕晴。

朴恋瑶压低声音问道:“表哥,你下午的药吃了么?”

“没,一会就吃。”南宫宸依旧在操控着手机。

“那一会记得吃啊。”朴恋瑶叮咛道。

虽然她刻意压低了声音,但白慕晴还是被干扰醒了,她幽幽地睁开双眼,刚好看到朴恋瑶离去的背影。再低头看自己,方才发现自己居然是紧紧地粘在南宫宸身上的,手臂还抱着他的腰身。

她睡着之前明明就只是往南宫宸身上靠近一些的,怎么一觉醒来……。

天,难道潜意识里,她白慕晴也是个好色的女人么?

她迅速地将横在他身上的手臂缩回,然后从床上坐起,不好意思地干笑道:“这床太小了,对不起啊。”

“为什么说对不起?”

“我……平日里没那么好色的。”

“前天晚上趴在我身上像小狗一样舔了一晚上的难道不是你么?”某人脸不红气不燥,目光依旧停留在手机屏幕上。

白慕晴的一张小脸却瞬间通红,前天晚上?前天晚上他不是吐血发病了么?居然还记得她趴在她身上舔……。

“那是吻!”她不高兴地纠正。

太可气了,虽然她是第一次主动吻一个男人,技巧不是那么的好,但也不用把她的吻形容成是小狗在舔吧?

“在我看来,狗都比你吻得专业。”

“你……。”白慕晴气结,随即泄气地道:“好吧,你女人多,经验丰富,我比不过你总行了吧?”

她赌气地挨着他靠在床头上,一只手抄过床头桌上的手机,点开服务器。

刚一登上服务器,不管是大众聊天区域还是她的私人信箱都已经被告消息挤爆了。

她迅速地将私人信息看了一遍,有人好言劝她别跟冰封离婚的,毕竟结婚那么久了,也有一些原本就看她不太顺眼的队友骂她忘恩负义,利用完冰封就将人家一脚踹开的。

信息看到一半,她终于理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了,她在两小时跟冰封强制解除婚约了!

两个小时前她正在睡大觉做美梦,怎么可能跑上去跟冰封离婚?而且还是强制离婚的?

到底是谁干的好事!

她恼怒地转向南宫宸,将手机举到他跟前:“南宫宸!是不是你干的好事?”

“是。”南宫宸头也不抬。

“你……你怎么可以这么做?”白慕晴抓狂地叫嚣起来:“我跟他还在做一项很重要的任务,而且马上就要完成了,你居然突然将我们强制离婚了,这么难得的任务机会,你……你赔得起么?”

“没看我正在努力升级么?”

“关我什么事?”

“娶你。”

白慕晴被他最后的两个字噎了一下,他在说什么?娶她?

“想娶我?没那么容易。”

“试试就知道了。”南宫宸终于放下手机,侧身逼了过来:“想娶你有多难?又不是没娶过。”

“你!不要脸!”白慕晴羞愤地将他的脸往后推开,然后拉开被子将身体滑了进去,蒙过头顶。

“为了一个游戏角色这么生气?”南宫宸掀开她头上的被子,脸上也泛起了不悦:“还是你见过他?喜欢他?所以才不想跟他离婚?”

“我才没有。”白慕晴不满地瞅着他控诉:“我只是不喜欢你总是这么霸道,这么自私。”

不过……。

白慕晴心下滑过一抹疑惑,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干嘛那么在乎她跟游戏里的人假结婚?难道是……有那么一点点喜欢她了?所以才会那么在乎?

想到这样的可能性,白慕晴眼角一弯,偷偷地笑了。

她心情大好地拿起手机,一边跟游戏里面的队友们道歉一边笑盈盈道:“虽然你现在还太嫩了没有资格娶我,不过你放心,我会等你的,一直等到你成长到有资格娶我为止。”

在医院朝夕相处了一天一夜后,白慕晴感觉自己已经离南宫宸又近了一步,至少他在面对她的时候不再只有冷漠和厌弃。

仔细感受一下,她还挺享受这种和他在一起的日子的,希望能在这次住院后多多了解他,多走入他的内心一点吧。

只是没等她期待完,朴恋瑶便过来通知他们可以出院了。

南宫宸一听到可以出院,立马松了口气。

白慕晴却有些小失落地问道:“不是说至少要在医院里住三天么?怎么这么快就可以出院了?”

朴恋瑶含笑道:“我看表哥都快闷得发霉了,所以跟主治医生商量了一下让表哥出院。”

南宫宸闷得快发霉了?白慕晴无语,他明明就从早到晚玩游戏玩得很HAPPY好不好?

朴恋瑶又说:“表哥,我好不容易才说服主治医生的,所以你得答应我回到家后好好休息,别再劳累了,不然我没法跟主治医生和奶奶交待。”

“放心吧,我会的。”南这宸收起手机浅笑。

朴恋瑶走后,白慕晴磨磨蹭蹭地从衣柜时将南宫宸的衣服拿出来,伺候他换好后,和他一起往病房门口走去。

电梯在一楼停稳,迈出电梯时,白慕晴意外地看到刚好从外面走进来的林安南。

林安南手里提着果篮,一身深色西装的他显得精神焕发,英姿飒爽。他也看到了她,脚步一顿,愣了愣后打量着二人恭敬道:“表哥表嫂,你们这是要出院?不是说后天才出么?”

白慕晴看到他,身体本能地往南宫宸身上靠过去,小手挽上他的臂弯。

她没有想到会在这里见到林安南,这个阴魂不散的妖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