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8章 陪她逛街/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不自在地动了动身体:“我没事。”

老夫人不放心,非让何姐去请家庭医生过来瞧一瞧。

何姐想了想,道:“老夫人,我觉得少夫人担心得有理。这事不能让大少爷知道,不然以大少爷的性子肯定会逼少夫人把孩子打掉的。”

“他敢?!”老夫人目色一凌。

“大少爷一直很抵触要孩子,哪天偷偷往少夫人的碗里丢一颗打胎药,孩子没了,老夫人您不一样拿他没办法么?”

何姐说的确实有道理,老夫人相信这种事情她那位宝贝孙子肯定干得出来,沉吟片刻,才道:“那这事就先瞒着,别再让第四个人知道。”

“对了,映安,除了你自己还有谁知道你怀孕的事么?”她拉着白慕晴的手问。

白慕晴想了想,除了姚美就没有别人知道了,她相信姚美不会说出去的。也没有理由说出去。如是摇摇头:“没有了。”

“那就好。”老夫人欢掩欢喜:“宸那边你不用担心,等孩子生下来后,我看那小兔崽子还能怎么样。”

“就是,总不能将孩子杀了啊。”何姐也在一旁欢笑附和。

听着她们一唱一和的开心交流,白慕晴却心中百味杂陈。有谁像她一样怀个孩子还要防孩子的父亲像防贼一样?

老夫人兴奋完了,终于想到白慕晴还没有吃早餐。饿坏了她的小曾孙可不好。她立马又牵住白慕晴的手掌微笑道:“看我,只顾着高兴,忘了你还没有吃早餐了。走吧,我们现在先去吃早餐,等宸出门后再请家庭医生过来瞧瞧伤到胎气没有。”

刚刚那一棒子打得那么重,现在光是想着就后悔了。

白慕晴依言地从沙发上站起,跟着她们出了卧室往餐厅走去。

餐厅内,除了南宫宸正在慢条斯理地吃着早餐,所有的小辈都临危禁坐着。不敢动手。看到白慕晴跟在老夫人身后走出来,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白慕晴那被刷红的脸蛋上。

大伙并不意外白慕晴被挨打,她们意外的是,为什么老夫人没有将白慕晴轰出去,换成是以往,老夫人早就将人一顿爆打后扔出南宫家了。

南宫宸掀眸看了白慕晴一眼,眼里没有丝毫的同情。

在他看来,这个屡屡犯错的女人并不值得同情,也不值得再留下。

白慕晴感觉到他的冷漠,心,寒到了冰点。

原来医院里的那一丝丝美好,仅仅只是美梦一场。这个男人终究还是会回到他的本质上,冷酷无情!

她机械性地走到自己专属的位置上坐下。

老夫人也恢复了往日里该有的严肃,环视一眼大伙道:“我今天在这里重申一次,南宫家的祠堂供奉着历代祖宗的灵位,神圣不可侵犯,以后要是谁再敢私闯进去,我绝不轻饶!都听清楚了么?”

“听清楚了。”大伙一至点头,白慕晴那两面红的脸颊,她们可是清楚地看到了。

南宫宸放下刀叉,一边用纸巾擦嘴角一边嘲弄地嗤笑:“奶奶,我以为你会将她赶出去,然后再给我物色一位新妻的。”

老夫人睨了他一眼,在教训白慕晴之前,她确实是这么打算的。不过现象白慕晴怀孕了,她当然就改变主意了。

她回避了一下南宫宸直射过来的视线,清了一下喉咙道:“戒指在她手上,算她走运吧,不过下次如果再犯,我绝对不会因为一枚戒指就放过你。”

后面半句她是对白慕晴说的。

白慕晴低了低头:“我知道了。”

心下却暗自咬牙:南宫宸!你够狠!

早餐后,白慕晴在朴恋瑶的陪同下回到卧室。

朴恋瑶找出药箱,一边心疼地替她护理脸上的红肿一边嗔怪道:“你呀,真是笨死了,都这么久了还不了解奶奶的为人么?奶奶一向是个说一不二的人,教训起人来又严肃又心狠。”

白慕晴被她这么一说,委屈的泪雾瞬间凝满眼眶。

朴恋瑶继续嗔怪:“我一再地叮嘱你,别太把关于南宫家的传言当回事,别去犯南宫家的禁忌,你偏要跑去祠堂一探究竟,现在知道错了吧?”她说着执起白慕晴的右手无名指:“幸好有这枚戒指,不然你早就被奶奶扔出南宫家了。”

白慕晴默默地听着朴恋瑶的责怪,心中一片苦涩。

这个时候,她心里想的居然还是昨晚那不知是梦或是现实的场景,她觉得自己真是没救了!

何姐带着家庭医生过来了,朴恋瑶从沙发上站起,显然对医生的到来感到惊讶。毕竟以白慕晴现在的处境,应该享受不到这么好的待遇的。

白慕晴看到医生进来,一语不发地坐在沙发上。

何姐扫了白慕晴一眼,对朴恋瑶道:“朴小姐,刚刚老夫人用拐杖打了少夫人,我担心她受内伤所以让医生过来瞧瞧。”

“奶奶还用拐杖打了你?”朴恋瑶转向白慕晴,满脸关切:“那你刚刚怎么没跟我说啊,我可以帮你看看的。”

“不用了,恋瑶,你去上班吧,让医生帮我看看就好。”白慕晴冲她浅笑。

将朴恋瑶支走后,家庭医生对白慕晴做了简单的检查,确定了她怀孕的事情,而且胎儿良好。

何姐立马将这个好消息告诉老夫人,老夫人按耐不住兴奋的心情,非要听小曾孙的心跳声。

听到宝宝的心跳透过仪器发出轰隆隆的声音,老夫人高兴地说道:“你们听听,像不像小火车压过铁轨的声音?”

“像,像极了。”何姐在一旁点头:“一听就是个健康的小宝宝。”

“对,健康,肯定健康!”

白慕晴经她们这么一说,越听越觉得这心跳声像小火车,这是她的孩子,活生生存在的孩子!

唇角一弯,不禁也跟着大伙幸福地笑了起来。

打发走医生后,老夫人让白慕晴躺在床上休息,自己则坐在床前拉着她的手道:“映安啊,宸不想要孩子,是担心孩子会遗传到他,生下来就是个病怏子。所以,为了避免孩子不好,你平日里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知道么?”

白慕晴点点头,不自觉地抽动了一下被她撑在掌心里的小手。

“多吃点营养的东西,那些生冷煎炸的垃圾食品咱就别碰了,还有,一定要保持好自己的心情,心情好坏直接影响着胎儿的健康知道么?”

白慕晴仍是点头,她当然知道怀孕的时候心情很重要了,可是生活在这样一个家庭里,面对着这样冷漠无情的一堆人,她要怎么做到保持好心情?

老太太似是看出了她的心思,想了想,盯着她问道:“你是不是对南宫家有很多疑惑,你问出来,我都告诉你。”

白慕晴讶然,老夫人真的愿意都告诉她?

“希望你能消除疑虑,放松心情。”老夫人添了一句。

白慕晴盯着她,差一点就脱口问出关于祠堂后厅的事,话到嘴边却又吞了回去,她刚刚才因为祠堂的事挨了一顿打,如果这会再问这事,不知道老夫人会不会……。

“那个……那天朋友送了我一副叫做《静夫人》的画,是一个很漂亮的白衣女子,我后来把它挂在卧室了,没想到大少爷看到后大发脾气,还激动地把画撕毁了。我一直想知道……他为什么会对那副画那么抵触。”

她问得小心翼翼,问得极其婉转,希望老夫人会主动告诉她关于《静夫人》的秘密。

老夫人听完倒不觉得讶然,反而笑说:“那件事情我听何姐说过了,我当时也觉得奇怪,如是命人把画找出来给我看。后来发现那画中的女子跟朱小姐有几分神似,我想这大概就是宸发疯毁掉画的原因吧?”

老夫人只字不提祠堂后厅的事情,白慕晴的大脑又开始混乱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昨晚的一切真的只是恶梦一场吗?女场有号。

难道《静夫人》跟前世情人并没有什么关系,而是跟南宫宸的初恋有关?

“朱小姐?”她喃喃地问。

“对,宸的初恋情人朱小姐。”老夫人说到这里,无奈地轻叹一声:“别看宸一副冷酷沉默的样子,在感情上面也是个死心眼,认定了一个女人便再也放不下了。其实我并不看好那位朱小姐,但是宸喜欢的女人我想不接受都不行啊,谁曾想,那位朱小姐在听到关于南宫家传言后立马便凭空消失了。”

关于这件事情,白慕晴曾经在朴恋瑶的嘴里听到过,看来是真的!

“真的很像么?”

“眼睛挺像的,一眼就能看出来。”

“那……南宫家的传言到底有多少是真的?”她忍不住问。

“除了宸从小生病是真的,别的都是假的。”老夫人盯着她,一本正经道:“你马上就要成为宸的孩子的母亲了,所以应该给这个家一点信心,好好把这个家经营下去,明白么?”

都是假的?白慕晴狐疑地望着她。

老夫人又说:“说宸奇丑无比,说他病得下不来床,说他克妻这些都只是传言,你看你现在不是好好地活着么。”

“包括什么前世情人也是假的?”

“都是假的。”老夫人道。

白慕晴看着老夫人,她看起来这么认真,一点都不像是骗人的,可是……为何她还是觉得昨晚的事情更像是真实的呢?

*****

自从知道白慕晴怀孕后,老夫人表面上对她仍是苛刻疏离,私底下却对她极好,不但每天吩咐厨子给她弄营养的食物,还一天到晚地对她嘘寒问暖。

不过白慕晴并未因为老夫人的态度转变而欣喜,因为她知道老夫人所做的一切都是因为她腹中的胎儿。

她很清楚,少了这个孩子自己在南宫家根本什么都不是!

今天是周末,早餐时,老夫人扫视了一眼形同陌路的小俩口,迟疑了一下后开口道:“难得今天天气好,宸,早餐后带映安去百货公司添置几件新衣服和首饰。”

此话一出,不仅餐桌上的所有人讶然了,就连白慕晴自己也怔了一下,和大伙一同齐刷刷地望向老夫人。

老夫人见大伙像看怪物一样看着自己,目光闪避了一下后眉稍微扬:“怎么?很奇怪么?作为南宫家的少夫人,身上每天都这么清汤挂面,让人家看到还以为我们南宫家欺负人呢。”

其实她只是担心两人毫无感情的日子会影响到白慕晴的心情,对宝宝不利,所以才会下令让他们一起出门,一方面可以让两人的关系缓和一下,一方面也能让白慕晴出去散散心。

南宫宸侧头扫了白慕晴一眼,刚好与她沉敛的目光相撞。

他看得出来,白慕晴也并不想去。

“还是让沈心陪她去吧。”他说:“女孩子之间比较懂挑。”

“还有我,挑衣服我最在行了。”朴恋瑶放下筷子挽住白慕晴的手臂,笑盈盈道:“而且我知道哪里有一家法国品牌的专卖店,里面的衣服都特别适合表嫂。”

老夫人扫了朴恋瑶一眼,说道:“女人穿衣服是给男人看的,你怎么知道你表哥喜欢什么格调。”

南宫宸掀唇一笑:“没事,映安穿什么格调我都一样……不喜欢。”

白慕晴拿着筷子的手指捏紧,扭头,皮笑肉不笑地冲他扔过去两个字:“谢谢。”

“不客气。”

“好了!”老夫人佯装恼怒地拍下筷子:“做夫妻做成你们这样像话么?昨天人家王太太都问我了,为什么从未见你们两个一起在公众面前露过面,是不是吵架了。听明白人家话里的意思了么?人家是在好奇映安是不是又被你给克死了,所以一直无声无息的。”

“哪个王太太这么缺口德?让表哥收拾她去。”沈恪笑笑道。

老太太没好气地瞅了他一眼。

当然没有人敢在她面前这么缺口德,王太太不过是她捏造出来的罢了。

在老夫人的命令下,白慕晴坐上了南宫宸的车子。车子缓缓地驶出南宫家大宅,一路往市区的方向驶去。

车厢内的二人一路无言,白慕晴靠在椅背上注视着窗外一闪而过的街景,南宫宸则目不斜视地驾驶着车子。

她的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怨怼南宫宸的,虽然两人之间没有感情基础,也深知他心里住着别人,可心里还是因为他之前对她独闯祠堂的反应感到失望愤概。

这几天她和他基本上没有交集,他每天早出晚归的忙工作,而她在家除了画画就是听些舒缓的音乐,然后早早锁门睡觉。

车子停在一家高档奢侈品百货广场面前,南宫宸头也不回地吐出两个字:“下车。”

白慕晴解开安全带,推门下车。

这家百货是C城消费最高,也是她以前到都不敢到的地方,南宫宸居然把她带到这里来了。

当然,她现在扮演的是白映安的身份,作为白家千金小姐如果表现得太穷酸反而容易引起南宫宸的怀疑。

如是在短暂的停顿过后,她率先迈步往百货大楼里面走去。

白慕晴上到二楼女装区后,环视一眼四周迈步往其中一间色彩看着比较鲜艳的专卖店走去。

在她迈入店内时,小手突然被一只温热的大掌握住。

她怵了一下,低头才发现原来是南宫宸牵住了自己的手掌。

“亲爱的,我知道有一家专卖店很适合你。”南宫宸冲她微微一笑,笑得极度迷人。

白慕晴被他的笑容晃了一下眼,心想这男人没事吧?干嘛突然笑成这样。

下一刻,她便明白过来了。

只见四周不管是专卖店服务员还是顾客,均对他投来了即好奇又痴迷的目光,原来这男人是在演戏呢!

既然他要演,她也没有不配合的道理,唇角一弯,她笑着往他身边靠了靠,表现出一副夫妻恩爱的样子。

南宫宸所谓适合她的专卖店,其实是在三楼稍微比较偏静的一角,因为店里的衣服比别家的都要贵,做的大多都是熟客生意,闲逛的人自然就少了些。

南宫宸图个安静,白慕晴倒也无所谓,反正她今天买的不是衣服,而是名牌、面子。

服务员热情地迎上来,按耐着心底的振奋一边偷偷打量着南宫宸一边礼貌地问道:“二位上午好,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么?”

她还是头一次这么近距离地见到这位神秘男人的真身呢,之前都是在报纸上看到的。

“帮忙挑几套适合她的衣服。”南宫宸冲服务员扔下一句后,走到店中央的沙发上坐下。

“好的,这位太太请跟我来。”服务小姐领着白慕晴往货架前走去,开始为她选配起衣服。

白慕明发现这家衣服的款式还是挺不错的,就是价格贵得有点离普,一件毛衫十万多元?有没有搞错!是金子织的吧?

“我觉得这件挺适合您的气质的,不信您问问宸少。”服务小姐一边将衣服在她身上比试着一边道。

“十一万元?不打折?”白慕晴不自觉地问出一句。

“真的很抱歉,我们这个品牌的衣服从来没有做过折扣的。”服务员依旧礼貌温和。

白慕晴扭头望向南宫宸,发现他正双腿交叠地靠坐在沙发上看着自己,脸上是淡淡的浅笑。

她原本想问他能不能另外换一家的,接触到他的目光后来,担心他嫌自己丢了他的脸,只好对服务小姐道:“那我先去试式吧。”

在服务小姐的帮助下,她换上这件天价衣服。

这是一件韩版的宽松款,倒是很适合她既将大起来的肚子。

“宸少,您觉得好看么?”服务小姐含笑问南宫宸。

南宫宸扫视了白慕晴一眼,点头:“好看,把它包起来吧。”

白慕晴肉疼地又挑了几套韩版装,并且一一试给南宫宸看,试到最后一件的时候,南宫宸终于忍不住地吐出一句:“本来身材就没多好,干嘛还尽挑这些显不出腰身的衣服?”

他就不懂了,女人不都喜欢挑能让自己前凸后翘的衣服么?怎么这个女人尽挑这些娃娃装,都嫁人了还装什么可爱。

白慕晴咬牙,掀唇冲他嘲弄地一笑:“你管我,反正我穿什么风格你都一样不喜欢。”

“既然是我陪你来的,你挑什么衣服自己得归我管不是么?”

白慕晴指了指身上的衣服:“我觉得娃娃装很可爱很舒适,像我这种没身材的就适合穿这种格调的衣服。”

南宫宸被她呛得语滞,当然,他还不至于低素质到跟她在人家店里吵起来,只好冲服务小姐微笑:“麻烦把刚刚这几件都包起来。”

“好的。”服务小姐眉开眼笑地打包去了,全当他们的斗嘴是在打情骂俏。

从百货大楼出来后,南宫宸又驱车带着白慕晴去了一家珠宝公司,白慕晴意思意思地订了几款定制款。

南宫宸垂眸扫视了一眼她挑中的款式,都是一些简单的小款。

“你可以挑贵一点的,南宫家不缺你这点首饰钱。”他说。

“不用了,反正买了我也不戴。”白慕晴对接待小姐说:“就这些吧。”

接待小姐点头:“好的,一个月后请二位到公司来试戴,如果有不满意的地方我们还可以重新制作。”

“谢谢。”白慕晴浅笑。

挑完首饰已经是中午饭点了,彼此都没有要在外头一起进餐的想法。

车子行驶在回家的路上,白慕晴无所事事地拿出手机登陆网游的服务器,宸少的头相是黑的,显然已经有很多天没有登陆了。

看来出院后他就没有再登陆过,也是,像他这种生意场上的大忙人怎么可能有时间玩游戏,不登陆才是正常的。

看到她上线,冰封立刻发来问候。

对于她的强制离婚,冰封自己倒是显得很平静,丝毫没有怪罪的意思。

反倒是白慕晴觉得不好意思了,跟他一通道歉起来。

两人在线上聊了一阵,白慕晴的手机响了,是赵飞扬打过来的。

自从知道南宫宸禁止白慕晴去孤儿院后,赵飞扬就极少打扰她,今天突然给她打电话必定是有要事才对。所以几乎是想也不想,白慕晴便摁了接听键。

电话刚一接通,那头便传来赵飞扬略带着急的声音:“慕……映安,你现在有空么?小粒快不行了,他吵着想见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