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9章 从不陪女人买衣服/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粒从小就患有先天性心脏病,而且属于比较严重的。

白慕晴挂了电话,立刻转向南宫宸:“停车!麻烦停车!我要下去!”

南宫宸从她刚刚的聊天内容中已经猜到大概了,这会看她急成这样。不但没有停车反而凉凉地吐出一句:“怎么?你又要去跟那帮没礼貌的野孩子玩?”

“南宫宸!请注意你的说话措词!”白慕晴被他气着了,毫不客气地反驳道:“他们不是野孩子,只是被父母狠心抛弃的可怜儿。他们要么四肢残缺,要么身体有病,说白了其实就是跟你一样是个带病出生的孩子。只不过他们没有你幸运能够出生在有钱家庭里,能够被那么多人宠着爱着……。”

白慕晴说不下去了,摸了一把脸上的泪水冲他吼道:“停车!我要你马上停车!”

南宫宸的脸色微变,继续轻踩着油门。

白慕晴见他没有要停车的意思,也不管危不危险了,抓住他的手臂用力摇晃哭叫起来:“听到没有?小粒快要死了,他想见我最后一面,你听到了没有……!?”

“这里是禁停区。”南宫宸皱眉,情急地甩掉她抓住自己拼命摇晃的双手。

白慕晴听到他这么说。怔了一怔后转过身去趴在车窗上扫视着外面的路况,试图找一个可以停车的地方。

南宫宸侧头看了她一眼,不自觉地问出一句:“孩子在哪?”

“宏恩医院。”白慕晴答道。

车子刚好路过一个路口,南宫宸将车子拐了个方向,往宏恩医院的方向快速驶去,

白慕晴心里太着急了,并未留意到他的态度转变,只一味地催促他开快点。女休阵圾。

车子以最快的速度到达宏恩医院,刚一停妥,白慕晴便推门跨了出去,一边拨打赵飞扬的电话一边往医院里面跑。

比起上次见面时。才短短一个月不到,小粒已经瘦了一大圈,精神状况也差了许多。只是在看到白慕晴的时候,瘦削的小脸上还能绽放出虚弱的微笑唤道:“白老师……。”

“小粒……。”白慕晴雨抓住他抬起的小手,打量着他:“你怎么了?你不是一直都好好的吗?你是不是又没有乖乖吃药了?”

“白老师……可以帮小粒把这张画画完么?”小粒将另一只手上的画纸递给到白慕晴跟前,那是一张只完成了一半的素描相。是上回白慕晴在院子里帮他画。后来被南宫宸搅了局的那张。没想到他居然还留着。

“有白老师的画陪着小粒……小粒就不会害怕了。”小粒依旧笑得一脸天真。

白慕晴忙不迭地接过画,点头如捣蒜:“好,白老师会尽快帮小粒画完的,不过小粒也要答应白老师,一定要坚强地活下去好不好?”

“好。”小粒乖乖地点头。

白慕晴转向赵飞扬,抓住他的手腕:“医生怎么说啊?真的没救了吗?”

赵飞扬偷偷看了一眼病房门口中,南宫宸就站在门外,他悄无声息地挣开白慕晴的手掌道:“医生说如果手术的话还有一线希望,不过手术费用是个问题。”

“需要多少?”

“因为小粒的情况复杂,需要请国外的专家会诊,所以保守估算至少也要五十万。”

五十万……对她和赵飞扬来说确实是一笔不小的数字。

“而且,手术成功的机会很低。我担心……。”赵飞扬不忍心说下去了,眼里既也闪出了泪花。

白慕晴沉吟了片刻,突然站起身子对赵飞扬道:“不管怎么样,还是手术吧,这是唯一的出路,不然小粒就死定了。至于费用方面,我会想办法,你只管跟医生确定手术就好。”

她说完,转身快步往病房门口走去。

“白老师!你要上哪去?”赵飞扬冲着她的背影唤了一句。由于南宫宸在场,叫映安又确实别扭,而且显得太亲密了点,所以他改为和小粒一起叫她白老师。

白慕晴没有来得及理会他,便已经跑出了门口。

白慕晴回到医院门口的时候,南宫宸刚好先她一步回到车上,正欲启动车子离去。看到她出来后,将车窗玻璃降了下来盯着她。

白慕晴拉开后座的门,将里面的新衣服一骨脑儿地提了出来,对南宫宸道:“大少爷你先回去吧,我晚点再回。”

她的脸上尚有泪痕,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南宫宸实在不明白,一个跟她毫不相关的孩子病危,她至于伤心成这样么?宏恩医院里面每天都有那么多人在生老病死,不是很正常的事么?

当然,为了避免再刺激到她,他什么都没说地启动车子离去。

南宫宸刚一离开,白慕晴便立刻跑到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催促出租司机往刚刚买过衣服的百货大楼驶去。

当她将手中的纸袋一股脑儿地放在服务台上,对服务小姐要求退货时,之前还笑得一脸温和的服务小姐立马变了脸色。

白慕晴吞了吞口水,语带歉疚道:“是这样的,小姐,刚刚我和宸少商量了一下,还是不要娃娃装了,换性感一点的款吧。”

听说是换款,服务小姐的脸色终于重新缓和。

“不过宸少今天有事情要忙,所以得改天才有空过来挑款式,麻烦您先把钱退给我吧。”为了能够顺利退货,白慕晴紧接着又说了一句斟字:“不过你放心,你的销售提成我会以现金的方式一分不少地付你的。”

这里的衣服原本就是一个月内无理由退换货的,白慕晴有权利退货,况且还答应了会私下付她销售提成,服务小姐自然很乐意替她办理退货。

之前一共买了五套,白慕晴原本想全部一起退掉的,可是转念一想晚上回家如果老夫人问起,手上连一套衣服都没有的话不好交待,只好留了一套。

四套衣服一共退了五十多万,白慕晴匆匆回到宏恩医院将小粒的医药费交了,还花钱给她请了一位护工阿姨。

将剩下的钱交给赵飞扬后,白慕晴一脸歉疚道:“飞扬,不好意思,我最近都不太方便过来医院照顾小粒,只能你自己辛苦一点了。”

她现在是孕妇,而且还是前三个月的危险期,医院里面随处都是病菌,她实在不适合每天都往这里钻,况且老夫人也不可能允许她天天往外跑。

赵飞扬知道南宫家的家风严谨,自然也不敢劳烦她来照顾小粒,反而很不好意思地苦笑道:“你看你一下子拿这么多钱出来,我都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还给你了。”

“说什么还呢,给小粒治病是我们每一个人的责任。”

“是我把他捡回来的,本该是我的责任,没想到却拖累了你们大家。”赵飞扬仍是一脸的愧疚。

“行了,你就别再自责了。”白慕晴为了安抚他,故作欢快地一笑:“今非夕比,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现在的身份,五十万对我来说根本就是小意思啦。”

是呢,她现在是南宫家的少夫人,未来的女主人,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在等着她。

这么一想,赵飞扬心里稍稍好受些了。

在医院里陪了小粒一阵,白慕晴看看时间,晚餐时间快到了,她必须得赶回去了。

回到南宫大宅,白慕晴步入大厅,发现里面没人后立刻加快了步伐往旋梯的方向走去。原以为可以摆脱南宫家的人,神不知鬼不觉地回到卧室,不想却在自己的卧室门口巧遇了刚好从对面卧室走出来的南宫宸。

她怔了一怔,本能地将提着购物袋子的右手往后一背。

原本南宫宸不太留意她的,反倒是她这个本能的动作引起了他的注意,从上到下地扫视了她一眼后,俊眉微皱:“新买的衣服呢?”

他记得刚刚在医院门口分开时,她手里明明提着四五个购物袋的,眼下手里却只有一个。

“我……。”白慕晴张了张嘴,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才好。

得怎么样的谎话才能让他相信衣服还在?大概是什么样的谎都瞒不过他了吧?

“拿去退掉了?”

白慕晴讶然,他居然一猜就中了!

看来谎是不用说了,说了只会给自己找灾难。

“对不起。”她垂下头去,努力地表现出一脸的歉疚:“小粒需要立即手术,不然就死定了……。”

“所以你就把衣服拿回去退了?”南宫宸气结。

“对不起……。”

“白大小姐。”南宫宸几乎是咬牙切齿道:“你知道我的时间有多宝贵么?陪你买衣服的那一上午,我可以赚几十个几百个五十万了。你知道我从不陪女人买衣服的么?居然把我给你买的衣服拿去退了?”

从来不陪女人买衣服?怎么可能?他身边女人那么多。

也对啊,在这之前他生活得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怎么可能陪着一个女人在街上瞎晃买衣服?只是……也包括他的那位朱小姐么?

白慕晴偷偷用指甲在自己的掌心上掐了一下,提醒自己现在不是八卦好奇这个的时候。

“不然……你说我该怎么办?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小粒死啊。”她低着头胡乱地问出一句。

“要钱你为什么不直接跟我说?”南宫宸恼火道。

白慕晴讶然地抬起脸庞盯着他,她没听错吧?他说要钱为什么不直接跟他说?意思就是如果她刚刚找他要五十万的话,他会同意?

不对吧,他好像才刚缺德地声称过小粒是野孩子的,怎么可能愿意花这么大一笔钱给他治病?

其害她疼爱小粒是有原因的,因为小粒和她的亲弟弟一样患有先天性心脏病,一样可爱坚强,每次看到小粒,她都像看到自己的亲弟弟一样。

如果小粒因为心脏病死了,那么她会很伤心,很害怕,很担心这会是小意的结局写照。

可南宫宸为什么愿意给小粒钱治病?上回还给孩子们安排了住所,仅仅是因为……他娶了她这个事儿妻,为了尽快解决掉这些麻烦事吗?

“为什么这么惊讶?难道在你心里,我南宫宸连这点小钱都出不起么?”南宫宸挑眉。

“不是……。”白慕晴摇了一下头。

出不出得起是一件事,肯不肯出又是另外一件事情,她张了张嘴:“我只是……没想到,我以为你会狠狠地收拾我一顿。”

“如果收拾你一顿能让你以后少管闲事的话,我还真想这么做!”南宫宸咬牙吐出这么一句后,从口袋里掏出一只皮夹,又从皮夹里面拿出一张金卡甩在她怀里,沉声道:“明天自己去把今天挑选的衣服买回来。”

“不用了,我留了有一套……。”白慕晴的话还在口中,南宫宸已经从她身边错身过去,消失在楼梯转角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