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0章 一起出游/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天,白慕晴乖乖回到百货大楼将那几套衣服买下,刷卡的时候,发现南宫宸给她的是一张不限额的金卡。

南宫宸这么随意就将卡给她了。就不怕她拿了他的卡到处刷么?

看来这个男人还真是大方呢,就是不知道对别的女人是不是也这么大方,不知道他一共送出去了多少张这样子的副卡。

不过钱是南宫家的,怎么送是他的事情,她似乎也没有资格管。

从购物广场出来后,她几乎是欣喜若逛地来到医院,然后将金卡塞到赵飞扬的手中道:“飞扬,孩子们的生活费不用愁了,随便刷,不限额的。”

赵飞扬看了看一脸兴奋的她,又打量了一番手中的金卡,浅笑:“是他给你的?”

“对啊。”

“他给你做什么?”

“当然是给我……花啊。”白慕晴说得有些心虚,其实南宫宸并没有说清楚这张卡什么时候还给他啦。不过这只是一张副卡。想来南宫宸是不会收回去了,所以她才敢把卡拿给赵飞扬救急的。

赵飞想几乎是想也不想,便将卡递回她面前。

“还是……。”赵飞扬正想说‘还是把卡还给人家吧’,阳台外头突然走进来一位年轻漂亮的女子。

女子一把夺过赵飞扬手中的金卡甩回白慕晴怀里,然后抬手指住赵飞扬就是一顿叫嚣:“赵飞扬!你什么意思啊?她的钱你就收,我的钱就一分钱都不肯接受!你是不是喜欢她?呵!我早就看出来你喜欢她了……。”

“袁瑰,你别胡说。”白慕晴走过去挽住她的手臂,冲她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这里是医院,咱们小声点好不好?”

“不好!”在这之前就跟赵飞扬闹出一肚子火气的袁瑰一把甩开白慕晴的手掌,没好气道:“小粒是两年前我和他一起在路边捡回来的,也是我的孩子。是我的责任,凭什么他接受你的钱却不接受我的?”

“那还不是因为……。”白慕晴扫了一眼旁边一声不吭的赵飞扬,拉着袁瑰走出病房,来到走廊尽头的露头花园后才松开她的手,打量着她问道:“你不是出国度假去了么?什么时候回来的?”

“今天刚赶回来。”袁瑰没好气道。

“为了小粒放弃度假?”

“对呀,没想到刚回来就被气个半死。”袁瑰说完打视着她。眼底有着探询的意味:“他只肯接受你的钱。是不是因为他喜欢你。”

白慕晴笑了:“瑰啊,你还没看出来么,飞扬其实已经慢慢被你打动了,但又碍于两家的身份地位悬殊太大,不得不刻意地与你划清界线,所以才不敢接受你的钱的。”

袁瑰脸上浮现出一抹讶然:“真的?”

“千真万确。”

“但他也不能为了跟我划清界线不管小粒的死活啊。”

“小粒的手术风险很大,飞扬之前并不提倡手术的。”白慕晴抬手在她的肩膀上拍了一记:“你回来了就好,这样我就不用担心飞扬一个人太孤单了。”

“你那么担心他干嘛?”袁瑰掀眉。

“我跟他是好朋友好哥们啊,当然要关心他了。”白慕晴冲她眨巴了一下眼眸:“不跟你说了,我去看小粒。”

说完,她笑着转身离开空中花园,往电梯的方向走去。

******

白慕晴将那张只完成一半的素描摆在画架上。开始专心致志地画了起来。

明天是小粒手术的日子,她要赶在他进入手术室之前将完成的画送给他。

画画期间,老夫人进来嘘寒问暖过,何姐给她送过一碗鸡汤,侍遇好得让她感觉不自在。

好不容易将她们盼走了,清静了,卧室门口又突然响起一阵敲门声。

白慕晴放下铅笔,起身走过去开门,当她打开门看到南宫宸靠在门口时,本能地便要甩上门板。

南宫宸眼明手快一把将门板抵住,恼怒之色尽显:“白映安,你什么意思?!”

门关不上,白慕晴只好重新将门板打开,盯着他道:“很晚了,我要睡了。”

南宫宸似是喝醉了,淡淡的酒香从他身上氤氲开来。

白慕晴暗暗一慌,心想他不会是想和她滚床吧?千万不要啊,喝醉的男人都很强,她现在还在危险期呢。

南宫宸稳了稳身体,指了指自己:“没看到么?我喝醉了。”

“看到了,那……又怎么样?”

“你说呢?”南宫宸一手板住她的后颈,将她的身体往怀里一带,低头,泛着酒香的气息拂在她脸上:“帮老公洗澡,换衣服,伺候老公睡觉……这难道不是作为妻子的份内责任么?”

果然!他就是奔着这事来的!

自从他上回出院后,其间经历过她独闯祠堂的事,心有芥蒂的两人从未在一张床上睡过,原以为他已经厌倦到不想碰她了,没想到……。

没办法,白慕晴只好将他扶进卧室,将他放在沙发上后进入浴室放了一缸洗澡水,然后开始替他脱身上的衣服。

虽然嫁给他有三个多月,缠绵的次数不少,孩子也怀了,不过帮他脱衣服洗澡还是头一回,这使她还没有开始脱就已经先脸红心跳了。

偏偏他被衫的扣子很紧,紧得她怎么解都解不开。

南宫宸并没有醉得太深,只是太累了,累得不想动弹,所以才会跑来‘骚扰’她的。见她小脸红透,双手也在打颤,忍不住吐出一句:“你装什么害羞?”

“谁装了?”白慕晴没好气地睨了他一眼,小声低咕:“我又没有帮男人脱过衣服。”

“真没脱过还是假没脱过?”其实南宫宸原本想说的是‘我看你也没脱过’。

不过以他对上流社会的了解,现在的千金小姐有哪个不是爱美爱玩爱泡夜店的?都二十好几了,怎么可能没有跟男人上过床?

“又不是我巴着要嫁给你的,所以这事好像没必要欺骗你吧?”

“说得也是。”南宫宸没耐心等她一颗颗慢慢解,不耐烦地抬手扯掉衬衫上的扣子,然后从沙发上站起,脚步不稳地往浴室走去。

白慕晴想回避的,又担心他会在浴室里摔倒,只好拿着睡袍跟了进去。

进去了,就必然逃不掉要帮他脱裤子洗澡。

她的脸色更红了,手也颤抖得更加利害,悲催的是他的皮带扣太高级了,她摸索了半天也没能解开。

南宫宸这次并没有帮她,双手环胸懒懒地靠在洗手台上,脸上是不怀好意的邪笑。

白慕晴无语地飞了他一眼,这男人……光着上身这么久难道不冷么?

好不容易解开皮带的扣子,白慕晴几乎是闭着眼睛以最快的迅速帮他把裤子脱下去的,连一眼都不敢看他下面,然后稍稍侧过身去指着浴缸道:“进去吧。”

南宫宸收了笑,迈步往浴缸走去,然后将向体整个沉入温暖的水中,身上的疲惫瞬间消失了不少,他闭上眼,享受着这份舒适的感觉。

“你要不要进来一起洗?”他突然问。

得不到回应,他睁开双眼环视一眼四周,早没了白慕晴的身影。

白慕晴就是因为害怕南宫宸会一个控制不住自己地将她摁入水中,来一个鸳鸯大浴,所以才会悄无声息地跑掉的。

可是逃开了浴室又如何?她还能逃出这间卧室么?

今晚似乎无论如何都逃不出他的魔爪了,怎么办?她该怎么办?

白慕晴在卧室内来回踱着步子想法子,却半天都没能想出一个合适的借口来,反倒等来了浴室里面水声熄灭的声音。

透过门板可以看到南宫宸已经准备开门出来了,她如是快步往床边走去,掀开被子往里面一躺开始装睡。

除了装睡,眼下也没有其它办法了。

她的耳朵高高竖起,听着南宫宸打开浴室迈了出来,在浴室门口停了停脚步后,径直往大床的方向迈了过来。

她的心头一紧,紧接着便闻到一阵好闻的沐浴乳清香,他的怀抱贴了上来,从身后将她抱入怀中。温热唇瓣贴在她的颈间,开始轻轻地湿吻起来。

如此毫不拖泥带水的直接,将白慕晴心底最后的一抹侥幸抹灭了,看来今晚注定是逃不掉了,只希望他接下来的动作能够轻一点!

她的身体同样泛着沐浴过后的清香,混合着身体本就具备着的独特清爽,很容易就勾起了他体内的冲动。

原本只是因为太累,想找个柔软的身体抱着睡一觉,却不想一粘上她的身就不想放开了。

南宫宸将她的身体扳了过来,唇舌一路吻至她的胸口,手掌已经迫不及待地将她的睡衣欣了下去。

他腰上裹的大毛巾在这一番磨蹭下已经脱落,接触到他光裸的身体,白慕晴身体一酥,体内既也起了对他的渴望。

不过理智很快战胜了欲火,她故意蜷起身体痛苦地‘嘶’了一声。

南宫宸感觉到她的‘痛苦’抬头盯着她:“怎么了?”

“肚子疼。”她难受地说。

南宫宸注视着她,精明的目光直入她的眼底,白慕晴连躲都躲不掉。

“是么?”他邪肆地掀动唇角。

“真的,你可不可以轻点?”她语带哀求。

她现在不敢奢求南宫宸会放弃要自己,只求他能轻点,别压坏了她的宝贝。

“轻点?”南宫宸不置可否:“你的意思是我平时很粗暴?”

“偶尔……确实很粗暴。”白慕晴不客气地如实回答。

这一点南宫宸并不否认,不过如果不是她三番两次地惹火他,他又怎么会对她粗暴?

他低下头去吻住她的唇,随即将红唇挪至她的耳际,在她耳边吹气:“只要你乖乖的,我自然会轻点。”

白慕晴被他这一吹,感觉整个身体再度酥麻起来,她不自觉地抬起双臂抱住他,迷迷糊糊地低喃道:“我会乖的……。”

虽然明知道她是装肚子疼的,南宫宸还是放轻了力度,从头到尾都很温柔,难得的温柔。

直到他从自己的体内退出去后,白慕晴才从情欲中清醒过来,退出他的怀抱。她闭上眼,感觉了一下小腹,似乎并没有不舒服的感觉,这才暗松口气。

她侧过身体,注视着眼前的南宫宸,他已经累得快要睡着了。

换成是以往,他每次都会在完事后起床回到自己卧室去的,今天却没有丝毫的动静,看来是不打算走了。

她撑起身子,拉过被子盖在他的身上,看着他,脑海居然忍不住回味起他刚刚的温柔。

白慕晴轻轻地甩了一下脑袋,心想白慕晴你真是贱透了,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一点小恩小惠居然又开始幻想起美好人生来了。

眼前这个男人是谁?是一个冷酷无情的异类,是给她两颗甜枣必附送她两棒的男人!

******

第二天醒来,白慕晴很难得地发现南宫宸居然睡得比她晚。

以往仅有的几次同床共枕中,她醒来的时候他都不在床上的,今天也不是周末啊,他居然还在睡。

看来昨天他是真的很累,所以才会在要完她就立马睡着过去,而且还一觉睡到现在都没醒。

为了不弄醒他,白慕晴小心翼翼地将他横在自己腰上的手臂拿了下去,正要从被窝里面钻出来,却又被他一把抱了回去。

白慕晴低呼一声,炙热的身体紧紧地贴着他的。

这会两人身上都还是一丝不挂,而南宫宸的手掌正毫不含蓄地覆上她的胸口。

为了避免他无法自控地再来一场晨运,她小心翼翼地提醒道:“大少爷,已经八点了,你不上班么?”

没想到这一招果然揍效,南宫宸抓过床头桌上的手机看了一眼,然后将手机扔回床头桌上,将手掌从她身上收回后坐起身子。

刚睡醒的南宫宸显得有些迷糊,他侧过头,看向一侧的白慕晴,心想自己怎么会在她的房里睡着了。

白慕晴接触到他的目光,脸皮一热,羞赧地抓过被子将自己的身体捂紧。

南宫宸不以为然地暗嗤一声,收回目光下床,迈步往浴室走去。

直到浴室的门被关上,白慕晴才扯开身上的被子下床,拾起地上的睡衣穿在身上。

身侧突然响起两声手机嘀嘀声,白慕晴随意地扫了一眼床头桌上南宫宸的手机,刚好看到手机桌面上的游戏软件显示有消息。

南宫宸居然没有将游戏软件删掉?而且还在线,是在挂机刷积分么?

柄着好奇,白慕晴拿起桌面上的手机划开桌面,点入服务器后果然看到南宫宸正在挂机刷分。

还以为他再也不会登陆了呢?没想到……。

白慕晴偷笑一声,正要将手机放回桌上时,指尖不小心在手机相册上触碰了一下,相册被打开,一个年轻女孩的倩影映入白慕晴的视线。

握着手机的手掌一顿,讶然之情跃上白慕晴的脸庞。

南宫宸的手机相册总共就只有一个分类,相册显示的数量也仅有一张,也就是说在南宫宸的手机相册中除了一张女孩相片外,便再也没有别的内容了。

可以如此幸运地霸占他手机相册的,不用多想也能猜到是他的那位初恋情人朱小姐了。

虽然明知道偷看别人手机是件不道德的事情,可白慕晴还是忍不住将相片点开,只因为……老夫人曾对她说过,《静夫人》长得跟南宫宸的初恋朱小姐很像。

当初听到老夫人说这话时,她就很想一睹朱小姐的芳容,看看究竟是不是真的很像。可碍于朱小姐没有给人留下任何只字片语,她根本不知道上哪看去。

如今天终于有机会了,请原谅她的不道德吧!

照片中的女孩很年轻,看起来顶多二十岁的样子,长相称不上特别漂亮,甚至连颜助理都比不上。不过身材修长均匀,一双眼睛水灵可爱,特别的动人。

这个女孩……乍看上去还真有几丝《静夫人》的味道,特别是那双眼睛,老夫人没有骗她,这位朱小姐的眼睛和《静夫人》真的很神似!

白慕晴握着手机的指节微微收紧,心中那一片躁动不安又开始涌动了,那么南宫宸疯狂地毁掉少女图的原因,真的是因为这位朱小姐么?

而她对祠堂后厅内的所见所闻,又究竟是真是梦?

对了,她记得南宫宸有一回大发脾气时,曾说过会留下她,有一部份原因是因为她身上有这位朱小姐的影子。

她睁大双眸,却怎么也看不出自己跟这位朱小姐的相似点在哪,怎么会有她的影子在呢?

听到浴室内传来扭动门锁的声音,白慕晴慌了一慌,迅速地将手机恩了黑屏后放回桌面。

南宫宸梳洗干净从浴室出来,看到她仍旧春光无限地坐在床沿上,眉稍一挑嘲弄道:“怎么?意犹未尽?”

白慕晴随着他的目光低头扫了一眼自己,方才发现自己睡衣的衣带敞开,酥胸尽现!

刚刚只顾着偷看南宫宸的手机,居然忘了要先把衣服穿好,她俏脸一红,迅速地拉好衣服低头钻入更衣室。

等她换好衣服出来的时候,南宫宸已经离开她的房间了。

*****

一楼餐厅内,老夫人打量着一身休闲服的南宫宸,疑惑地问道:“怎么了?今天不上班?”

工作日不去上班?这可不像她这位工作狂孙子的作风啊。

“去一趟燕城出差。”南宫宸低头吃起碟子里的早餐。

听到燕城二字,白慕晴心里划过一抹异样的情素。

燕城,她小时候生活的地方,一个靠海的古城,她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回去过了。

“不是跟你说过了么,出差这种事情让沈恪去就好,用不着你亲自跑一趟。”老夫人说,身为南宫家女主人的她,无时无刻不在保护着南宫家的这位独苗苗。

“对呀,表哥,这么小的事情还是由我去跑一趟吧。”沈恪附和道。

他就纳闷了,以南宫家平日里最不爱出差的性子,就连很多上亿的单子都愿意假手给手下去谈判,怎么燕城新楼盘开盘预售这种小事反而要自己亲自前往。女冬冬扛。

“不用了。”南宫家不以为然道:“既然现在大家都认识我了,我也没必要再躲着藏着了。”

“就算不用躲着藏着,也不能一天到晚的抛头露面,多危险啊。”

“奶奶,您电视剧看多了。”南宫宸浅笑着给老夫人倒了杯牛奶:“慢慢吃,我先走了。”

“等一下。”老夫人制止他,正要开口下令让他取消行程,何姐却在这个时候开口说道:“老夫人,燕城是个山清水秀的好地方,你就让大少去呗,就当去散散心也好。”

何姐顿了顿,紧接着说:“如果老夫人您不放心大少,可以让少夫人陪着一起过去,两人一起去到那边也好有个照应。”

老夫人听出了何姐的意思,只是燕城这个地方说远不远,说近不近,需要一个多小时飞机才能飞过去,白慕晴又是个孕妇。

不过燕城确实是个好地方,适合谈恋爱,想当初南宫宸不就是在那里遇上朱小姐的么?这么美的地方,让他们两个一起过去培养培养感情也好。

这么想着,老夫人便决定还是让他们一块去了。

白慕晴虽然对燕城挺有感情,也挺想回去看一看的,不过一想到是跟南宫宸一起去便立马失去了所有的兴趣。

她抢在老夫人答应之前开口道:“不,还是让颜助理黄助理他们陪大少去吧,我……我晕机。”

这一听就是假话,不仅南宫宸听得出来,老夫人也听出来了。

不过南宫宸也没有与她一起出行的兴致,难得与她意见一致道:“对,晕机挺辛苦的,还是呆在家里好点。”

“才一个多小时,没等你晕起来燕城就到了。”老夫人故意摆出一副不满的表情对白慕晴道:“宸一个人住在外头,万一犯病了怎么办?你放心?”

“我……。”白慕晴哑言,随即低下头去:“对不起,我没想到这一点。”

老夫人都这么说了,她还有什么理由拒绝?只能是硬着头皮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