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1章 他的过去/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个小时后,南宫宸和白慕晴一起出现在候机楼里。

颜助理前去为二人办理登机,白慕晴则站在候机楼的落地窗前跟赵飞扬通电话。

今天是小粒手术的日子,原本打算赶在他手术之前将素描画送给他。亲自送他入手术室的。昨晚被南宫宸这么一打扰,素描没有画好,这会要赶着登机连医院也去不了。

她让赵飞扬把电话给小粒,听着小粒虚弱中透着坚强的话语,白慕晴愧疚地暗吸口气,柔声叮咛道:“小粒你一定要坚强点,等白老师回来后立马就过去看你好不好?”

“好……小粒会等白老师回来的,白老师一路顺风。”小粒虚弱地笑着。

“嗯,小粒真乖。”白慕晴又叮咛了他几句,才依依舍地挂了电话。

挂上电话后,她回过身来,发现墨镜后方的南宫宸正在看着自己。从步入机场她就一直在打电话,活像个大忙人般。

没等南宫宸开口说些什么。白慕晴便走到他身侧的空位上坐下,语气有些难过:“今天是小粒手术的日子。”

“你要是不想去燕城,现在还来得及。”南宫宸并不强求。

白慕晴确实不想去,只是……。

她扫视了他一眼,这一趟同去的除了已经赶过去的公司下属外,便是颜助理,而颜助理如果跟南宫宸清白的话,肯定是不会跟他同住一屋的。

老夫人说得对,万一南宫宸夜里犯病了,身边没有个人在怎么办?死了都没有人知道。

她还真不忍心让他一个人去,况且这还是老夫人交待给她的责任。她哪敢半途偷溜?

“你不用看我,我还不至于死在那里。”南宫宸耸了耸肩膀。

白慕晴无语地睨着她:“就那么想摆脱我?”

“这不是明摆着的么?”

“为什么?难道……。”她故意意味深长地扫了一眼正在往两人走来的颜助理一眼:“怕我坏了你们的好事?”

颜助理已经走过来了,冲二人礼貌地开口道:“宸少,少夫人,登机的时间到了。”

白慕晴来回扫视了他们两个一番,倒是看不出有什么工作以外的关系。只不过放着这么美艳的女人不吃。不像是有钱男人的作风啊!

“你到底去不去?”南宫宸语气中透着不奈。

白慕晴回过神来,这才发现南宫宸已经从椅子上起身,正在等自己一起登机。

她慌忙跟着起身,和他一起往登机口走去。女冬冬血。

*****

燕城是一个三面环海的旅游城市,市区是一片繁荣的高楼大厦,周边保留了一些古建筑群。

白慕晴小时候就跟着母亲住在城西海边的姥姥家,虽然母亲不关心她,舅舅舅妈排挤她,但姥姥却是自小就很疼她的。

只可惜姥姥在多年前的一场土地买卖中被逼死了,姥姥走得很突然,正在C城上学的她可悲地连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

奇怪的是,姥姥的祖宅被人买走后却一直荒置着。那位买主即没有像别人一样将小楼改建成宾馆或咖啡厅小卖部,也没有将它改建成别的场所圈钱。

倒是舅舅一家得了卖房款后,搬到市区的一幢大别墅里住下,过起了滋润小日子。

中午到达燕城后,三人一起吃过饭,南宫宸便和颜助理一起离开酒店了。

而白慕晴回房睡了一觉,醒来后倍觉无聊便独自出门闲逛起来。

近年来旅游业越见发达,曾经熟悉的街道都已经不再熟悉,很多居家小楼都被改造成家庭旅馆出租,原本清幽的小巷也变成了热闹非凡的小吃街。

白慕晴凭着记忆漫步在街头巷尾中,发现巷子两边虽然很多被改成了商铺,但卖的东西都很个性,很可爱。

她步入一家小饰品店,给孩子们挑了一些可爱的小饰品,又给姚美沈心她们挑了小礼物。

其间她接到朴恋瑶的电话,电话那头的朴恋瑶笑盈盈地问她安全抵达燕城没有,白慕晴一边挑饰品一边回答说自己已经在逛街了。

“怎么样?那边好玩么?”

“还好,景色挺不错的。”

“那当然了,听说表哥以前最喜欢往那边跑了。”

“是么?”白慕晴拿起一串木珠在手腕上比试着,道:“看不出来啊,他还会喜欢美景。”

“谁不喜欢在景色漂亮的地方呆着啊?”朴恋瑶笑说:“况且朱小姐还是燕城人。”

白慕晴捏着木珠的手掌一顿,微讶:“朱小姐是燕城人?”

“我之前没告诉过你么?”朴恋瑶随意地说完,便改口说道:“对了,我听说那边的酸梅糕很有名,方便的话记得给我带几盒回来。”

“好,没问题。”

“那行,你慢慢逛吧,我就不打扰你了。”

挂上电话后,白慕晴心里有那么一丝恍惚,朱小姐居然和她一样是燕城人?原来还是老乡呢。

真是巧,她摇头苦笑了一下。

一路挑挑走走,不知不觉中,她居然走到了姥姥的故居门口。

这是一幢拥有独家院落,四合院结构的二层小楼,这里还是和她当年离开的时候一样,什么都没有改变,除了……院子里的那株桂花长大了一圈!

每一处都是回忆,有伤心的,亦有美好的,只是那些记忆深深浅浅迷迷蒙蒙的并不清晰。

对于小时候的记忆,她记得不多,毕竟那时候她还很小,况且十岁那年她就跟着母亲改嫁离开了。

让得最清楚的,便是上小学后为了帮补家用,她坐在院子里和姥姥一起做手工织花环,然后摆在门口卖给那些路过的游客。

自从姥姥过世,这里卖掉后,白慕晴就没有再回来过。如今天再次踏入这个院子,她除了满心的苍凉外,便是对姥姥的浓浓思念。

也不知道这里什么时候会被拆掉或者被改造成旅馆和咖啡厅,也许下次来,就再也看不到现象的模样了。

为了留住这份记忆,她从背包里面拿出手机,一边拍照一边往里面走去。

当她拍到自己小时候住的卧室时,镜头内突然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她怔住了,目光稍稍上移,落在那人身上。

她没看错吧?居然是南宫宸?

刚好南宫宸也在这个时候转过身来,二人四目以对,眼底有着同样的狐疑。最终还是白慕晴打量着他问道:“大少爷,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为什么不可以在这里?”南宫宸睨着她反问。

“不是……我的意思是,你不是去新楼盘办事去了么?怎么会……?”

“工作忙完了。”他说,事实上那边的工作并不需要他亲力亲为,他会到这里出差,原本也不是奔着工作去的。

“噢。”白慕晴点点头,紧接着又问:“那你为什么到这里来?这里面……好像没什么好看的吧。”

南宫宸沉吟了片刻,改为问她:“那么你呢?为什么跑来这里?”

“我?我随便逛,逛到哪算哪。”白慕晴呵呵一笑,将手机收回包内。

“如果对古城有兴趣,可以叫颜助理派个女职员带着你逛。”南宫宸说。

“不用。”白慕晴慌忙摇手:“我对这里熟得很,不用人带。”

南宫宸眉头微拧,狐疑地打量起她:“你对这里熟得很?”

“啊……。”白慕哑言,糟糕,说漏嘴了。

白映安的母亲又不是这里人,也没理由对这里熟啊,一时口快的她居然忘了自己此时的身份是白映安而非白慕晴了。

大脑飞迅地运转一周后,她立马微笑道:“我很喜欢这里的风俗民情,几乎每年都会到这边来玩,所以对这里的一街一景都很熟悉。”

这个理由听着并无不妥,南宫宸也并未怀疑。

“包括这间宅子么?”南宫宸指了指脚下。

白慕晴点头:“当然。”

“说来听听?”

白慕晴走到院子里,从包包里面掏出纸巾将其中一张石櫈擦拭干净后,示意南宫宸坐下,自己也在另一张石櫈上坐下后张开双臂,一脸陶醉道:“我还知道坐在这个位置上晒太阳最舒服了,我每次来都会到这里来坐一坐的。”

“是么?”南宫宸喃喃着仰起面庞,学着她的样子,想象着阳过透过天井拂照在他脸上的感觉,确实很舒服。

“那你认识住在这个屋子的人么?”他不自觉地问出一句。

白慕晴微讶,他为什么会问起这个?是随口问问的么?

沉吟片刻,她才答道:“不认识,不过我听说这座院落当年被人强行买走了,住在这里的老婆婆被他们活活逼死,而她的儿孙则移居到市区去了。”

“强行买走?”南宫宸皱眉。

“对。”白慕晴苦笑:“这社会不就是这样么,遇上有钱有势的人,普通老百姓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

提到这件事情,场面有所冷场。

白慕晴兀自伤感着,南宫宸则兀自沉吟着,二人各怀心事。

从伤感中回过神后来,白慕晴盯着他小心翼翼地问道:“你呢?好像也对这个地方挺有感情的?”

南宫宸掀眸看了她一眼,并未回答她的问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