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2章 从未见他如此狼狈过/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说你的那位朱小姐是燕城人?”白慕晴忍不住又问,问完才惊觉自己真是欠抽,以她和南宫宸现在的关系,还没达到可以彼此分享心事的境界吧?

原以为南宫宸会怒斥她一句。或者冷冷地起身走掉,没想到他却在沉默过后清清浅浅地‘嗯’了一声。

难得他愿意开口谈自己的感情私事,白慕晴几乎受宠若惊。

“是在这里认识的么?”她试着问道。

“是。”

“那……你们相遇的场景一定很浪漫。”

“一点都不浪漫。”

“怎么可能!”白慕晴一副怀疑的模样。

像他这么高高在上的男人,没有一场风花雪夜般的相遇,怎么可能打动得了他的心?

南宫宸又是一番沉吟后,说道:“第一次见她的时候,是在一个很冷的雨夜里,我在这些巷子里迷路了,还很凑巧地犯了病,是她救了我。当时我把她的手腕咬得血肉模糊,她不但没有被我吓跑,还偷偷把我带回家,把我藏在她的床底下。”

顿了顿。他接着吐出一句:“她是第一个不害怕我,不抛弃我的人,哪怕那个时候她才只有七岁。”

七岁,雨夜,床底……为何她会觉得这个桥段有那么一些熟悉呢?是在电影中看过类似的剧情么?

七岁,好小啊,连小学都还没有上吧?

“那个……才七岁你就喜欢上人家啦?”白慕晴忍不住吐槽道:“这是不是有点太早熟了?”

南宫宸浅淡地睨了她一眼:“我是后来才找到她的,安排好她的家人,并把她接到C城。”

“噢,我懂了,长大后回来报恩,然后对她一见钟情。”

南宫宸没有回就她,显然是默认了。

自从离开这里后。他的潜意识里就一直有那么一个信念,除了她,今生他谁也不要,管她什么前世情人还是命定情人,通通都不要!

后来重新回到这里,他理所当然地爱上了她,带走了她。然后将所有的感情寄予了她。

直至……。

“对了,有一点我不明白。她为什么要把你藏在床底?”白慕晴突然想到这一点,如是好奇地问。

“因为她的家人对她不好,她害怕他们会把我扔出去。”南宫宸说。

白慕晴呵呵地笑了:“这样的相遇虽然不是很浪漫,但很有趣啊。”

“可是,她最终还是走了,消失得无影无踪。”

场面再度安静。

白慕晴看着他脸上忽闪而过的伤感,虽然还想趁着他愿意说的时候问更多。可心里却突然感觉不忍,如是笑着安慰道:“算了,你也别太难过了,那谁说得对,谁这一辈子不会遇上一两个人渣?”

“她不是人渣。”南宫宸眸色一沉,不快地盯着她。

哪怕她有负于他,他依然不想别人中伤于她。

在潜意识中,南宫宸记得更多的是当初她将自己藏在床底下悉心照料的情景,而非她听闻他的病后消失不见的抉择。

所以他才会在恨她的同时,却无论如何也无法做到不爱她,不想她。

白慕晴愣了一愣,有些尴尬:“呃……对不起,我没有侮辱她的意思。”

为了不继续勾起他的伤心事,白慕晴突然从石櫈上站起,冲他笑眯眯道:“好了,过去的伤心事咱们还是别提了,走吧,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去哪?”南宫宸并不怎么感兴趣。

“去了你就知道了。”白慕晴见他不动,如是上前挽住他的手臂将他从櫈子上拉起,拽着他往大门口走去。

十分钟后,两人站在一条人山人海的小吃街前。

其实刚刚来的时候,白慕晴并不确定这条小吃街还在不在,如今天看到它不仅还在,而且看起来比以前热闹了,心里欢喜得不行。

记得小时候这条小吃街里面的东西是最多最好吃的,现在看来应该也不会差才对。

“来过这里么?”白慕晴转过身来,盯着他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太久没有吃过这里的小吃了,太怀念了。

南宫宸看着前面人山人海的场景,眉头习惯性地皱起:“你说的好地方就是这里?”

“对呀,里面的章鱼小丸子可好吃了,包你没吃过。”白慕晴不用想也能猜到,像他这么高高在上的人,即便是常来燕城也不可能跑来这里吃小吃的。

“我对小吃没兴趣。”南宫宸嫌弃地说完,扭头便走。

“别呀!”白慕晴慌忙将他拽了回来:“真的很好吃的,不骗你。”

“我说了我想吃。”

让人看到他堂堂南宫集团的大总裁跟一帮游人挤在这里吃小吃,成何体统,再者,街边小吃看着就不卫生。

“好不容易才来一趟,你不想吃我想啊。”白慕晴将他卡在领口的墨镜拿下戴到脸上,然后挽住他的手臂笑盈盈道:“你放心吧,这里的人心里眼里只有美食,没人会留意到你的。”

南宫宸没有来得及闪人,便已经被她强行拖着走入人群。以他的性格,甩手走人才是正常的,可是看到白慕晴一脸兴奋的表情,他只好压下心底的不快与她一起往前走去。

不一会儿,白慕晴就一手羊肉串,一手煎鱼丸子地吃得不亦乐乎。

看到前面有卖葱油饼的,她回身将鱼丸串递到南宫宸面前:“帮我拿一下。”

“脏死了,你自己拿。”南宫宸不快。

“就一下。”白慕晴强行将串串塞到他手里。

“都拿不下了,你还要买?”南宫宸瞪着她的快步往前走去的背影,心想这女人也太能吃了吧?

白慕晴买了两块葱油饼,将其中一块递给他:“这里的葱油饼也很有名的,你试一下。”

“我不吃,你自己吃吧。”

“少爷……。”白慕晴无语地翻起白眼,随即指着前面一位背着新款LV包的男士:“你看看这位先生,还有他……那阿玛尼夹克的那位,人家都是有钱人,也没像你一样拿着端着呀。既然到了这里,就该入乡随俗,好好尝试一下这里的民风特色才不枉此行啊,不然你在老远的来这里做什么?”

“我是来工作的。”

“……”

白慕晴清了清喉咙,换了种方式:“好吧,那么我问你,你现在饿不饿?”

现在已经是下午六点了,正是饭点的时间,怎么可能不饿。

“饿了你就吃。”白慕晴将葱油饼递到他嘴边:“大大方方的,别跟个装腔作势的小女生般。”

她都把话说到这种绝路上了,如果南宫宸再不吃的话不就成了装腔作势的小女生了?他很是不满地睨了她一眼,终于张嘴在葱油饼上咬了一口。

看到他终于吃了,白慕晴开心地笑了:“好不好吃?”

“还好。”南宫宸并不想说谎。

小吃街的很多东西都不输于星级酒店的,他当然知道,只是不习惯在这种地方吃东西罢了。

肚子原本就饿了的他,又被白慕晴这样一番说词,吃了第一口后便一发不可收拾了,在白慕晴的带领下几乎尝遍了小吃街内所有的特色小吃。

逛完小吃街后,白慕晴还拖着南宫宸去逛了另一条精品街,又拉着他在一家特色酒吧内听了会真人唱歌。

在酒吧内,侍者给人推荐店内有名的鸡尾酒,白慕晴摇头拒绝了。

刚刚一个没忍住吃了不少煎炸的小吃,她已经有些后悔自责了,哪还敢喝酒。好在她的身体素质好,孩子一直都是棒棒的。

“给我们两杯果汁吧,谢谢。”她对侍者说。

很快,侍者便给两人端上来一杯果汁。

南宫宸扫了一眼桌面上的果汁,看着她道:“到酒吧来玩却不喝酒?”

“我……怕喝醉了,要你扛我回去。”白慕晴呵呵一笑。

“你想太多了,我顶多也就打个电话叫人把你扛回去。”

“没良心,下次你喝醉的时候别找我。”白慕晴哼了哼声。

南宫宸不以为然地端起果汁喝了一口,目光落向小舞台上的歌者。

那是一位很性感妩媚的女人,歌声却婉转甜美,正在用心地演唱一首水乡小曲,优美的歌声吸引了不少在场男士的目光。

两人都逛得有些累了,喝着果汁,听着如此悠扬的歌曲倒真是一种享受。

一位男侍者走了过来,含笑冲二人道:“二位打扰一下,今天是我们店的十周年庆,店里今明两天正在举办一个活动,也就是收集情侣之间的甜蜜之吻……。”

“不用了,谢谢。”南宫宸不等他说完便拒绝道。

白慕晴却好奇地问道:“有什么奖励么?”

“店里会送给二位一对银质的情侣对戒。”侍者将手中的对戒递到二人面前。

那是一对看起来并不值钱,但款式却很别致的对戒,南宫宸没眼看,白慕晴毕竟是女孩子,对这些小零碎格外感兴趣。

侍者继续说:“我们还会把二位的名字刻在戒指上,打造一对专属于二位的情侣对戒,并在两天后将戒指寄到府上。”

“戒指的样式看起来还不错诶,咱们就吻一下嘛。”白慕晴冲南宫宸笑盈盈道。

南宫宸没好气地睨了她一眼,推了推脸上的墨镜:“我要什么样的戒指我叫颜助理给你订制。”

这女人难道就猜不出来么,酒吧特意收集了这些俊男靓女的吻照是要挂在门口的玻璃墙上供人欣赏的。

虽说这里酒吧成群,每一家都是花花绿绿的,很难让人留意到照片中的人脸,但供人欣赏总是不好,况且他对这种不值两毛钱的破戒指丝毫不感兴趣。

“那不一样的。”侍者继续好言劝说:“这对戒指是二位一起用亲密之吻换来的,还刻有二位名字的,意义非凡哦。”

“就是。”白慕晴赞同地点头,随即挽着南宫宸的手臂摇晃:“咱们又不是没吻过,就吻一下嘛,我喜欢这对戒指。”

见南宫宸仍然不肯动摇,白慕晴不高兴了,扭头带着睹气的意味对男侍者道:“也不是非要跟自己的另一半接吻才算?给我另外找一位男士过来,唔……就他吧。”手指一挥,指住不远处的一位年轻小帅哥。

南宫宸的脸色一沉,不悦了。

侍者张了张嘴,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加答她,还是头一回遇到这种状况啊。刚刚因为看一眼前这二位男的俊女的靓丽,所以才上来收集甜密之吻的,没想到男士如此的不配合。

“这个……倒也没有明文规定不可以,只是……。”

“可以就行了呗。”白慕晴道:“我看他那么面善,应该不会连这点小忙都不肯帮吧?你去帮我……。”

白慕晴的话还在口中,南宫宸已经一只手扣住她的手臂将她的身体转了过来,另一只手拿起她放在桌旁的太阳帽往她头顶一盖,然后扭头从牙缝里冲侍者吐出二字:“相机。”

侍者怔了一下,随即很快便反应过来,连‘哦’了几声后端起挂在胸前的相机将镜头对准二人。

白慕晴在心底偷笑一番,就知道占有欲极强的南宫宸无法忍受别的男人吻自己的老婆!

她用手理了理头上的太阳帽,小脸微微扬起,闭上双眼。

南宫宸的唇覆了下来,带着惩罚意味地吻在她的唇上,还故意用牙齿咬了她的唇瓣。

“OK!漂亮。”侍者万分满意地说了一声,将相机屏幕递到二人面前:“看看,吻得真好。”

照片中的两人看起来确实吻得很热情很甜密,而且因为南宫宸戴站墨镜,白慕晴又戴着太阳帽,不认真看根本看不出来是他们两个。

“请在这里留下你们的地址,我们会连同相片一起寄给你们的,再次感谢二位。”侍者指了指桌同上的留言本后,感激地冲二人欠了一下身后,终于满意地离开了。

侍者走后,白慕晴看着脸色依旧不太好的南宫,想着他刚刚啃咬自己时的情景,抬手摸了摸自己刚被他咬疼的红唇,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

从酒吧回来后,两人便直接回到酒店休息了。

白慕晴洗完澡出来,发现南宫宸闭着双眼躺在床上,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才九点半不到,心想睡得可真早。

刚刚洗澡的时候,她还在心里琢磨着该怎么逃避他夜里极有可有会进行的索取呢。如今看到他睡了,她也就放心了。

只是放心的同时,心里却又有些小失落小敏感,他这是什么状况?难道是到了初恋情人的地盘没心情碰别的女人了吗?

带着小小的醋意,白慕晴走到床前坐下,用手捅了捅他的手背。

南宫宸并未睡着,但也没睁眼,只是淡淡地说了句:“别碰我。”

“怎么了?不舒服?”

“嗯。”

“真的不舒服?”白慕晴瞬间开始紧张起来,不会吧?他又要犯病了吗?怎么办?要叫救护车吗?

“哪里不舒服?要不要送你去医院?”她的语气变得焦急。

“肚子不舒服。”女庄叼弟。

“肚子不舒服?怎么会这样?”

南宫家终于睁开双眼,盯着她:“这么多垃圾食品吃进去,肚子能舒服么?”

什么意思?白慕晴想了想,终于明白过来了,他是在埋怨她带他吃了那些小吃,害他吃坏肚子了。

“矫情,我吃得比你多,怎么不见我有事?”白慕晴虽是这么说着,但还是从床上站起身子,道:“好吧,我去给你买盒消食片回来消化消化。”

两人入住的是别墅酒店,附近并没有药店,好在这里离市中心并不远,她打车在最近的一家药店买了盒消食片,又买了点别的肠胃药回来。

等她回来的时候,南宫宸已经睡着了。

她不自觉地放缓了脚步,倒了杯温水后,轻手轻脚地来到他的跟前唤了声:“大少爷,你睡着了么?”

原想着如果他睡熟了就算了,没想到她只是轻轻地唤了声南宫宸便醒过来了。他睁开双目扫了她一眼:“怎么去那么久?”

“附近没药店,我打车去市区买的。”白慕晴放下水杯,将他从床上扶起后,将药丸放入他手心。

伺候他吃过药,看着他重新睡下后,白慕晴渐渐地也有些困意了。注意着他的睡颜纠结一番后,掀开被子在他身侧躺了下去。

楼上楼下房间一共有四五间,不过这种天气一个人睡有点冷,还是窝在他身侧睡舒服点。没错,就是因为冷,白慕晴在心底自我安慰着。

*****

第二天,白慕晴一睁开眼睛就看到南宫宸一手撑着洗手间的门框,一手撑着腰,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

这么些日子来,只要是南宫宸有一点不妥,白慕晴就会格外紧张,担心他犯病。此时看到他一脸的难受,腾地就从床上坐起,连拖鞋都未来得及穿便冲过去扶住他的一边手臂。

“大少爷你没事吧?”白慕晴打量着他,满脸的关切。

南宫宸睨了她一眼,脸上有些难堪地摇头:“没事。”

“那你……。”

“腿软。”

“腿怎么了?怎么好好的会腿软。”

南宫宸无语,脸色越发的难看:“拉肚子拉的。”

“啊……?”白慕晴讶然,拉肚子拉到腿软?看着他一脸虚脱的样子,她突然‘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如果不是她非把自己拉去吃那些街边小吃,自己哪至于拉成这样?她居然还有脸笑?

原本就恨不得捏死她的南宫宸,被她这么一笑后,更加难堪更加气恼了,睨着她咬牙吐出一句:“笑够了没有?”

白慕晴慌忙收住笑声,却收不住脸上的笑痕,强忍着不让自己再度笑出来。清了清喉咙道:“对不起,我……。”

“你怎么了?”南宫宸在等着她道歉,虽然于事无补,但多少能起些心理安慰吧。

“我真觉得不是那些小吃的错,是你太娇气了。”白慕晴拍了拍自己的胸口:“你看看我,吃过无数次了却一点事都没有。”

“不是我娇贵,是你太皮糙肉厚了……。”南宫宸咬牙说道,话还在口中一转身又钻回洗手间,并且顺手甩上门板。

‘砰’的一声,白慕晴被关在门外。

“喂!还继续啊?”白慕晴隔着门板问了一句,随即吃吃笑了起来:“那么多人吃都没事,就你有事,这不是林妹妹附体是什么?”

还是头一次看到如此狼狈的南宫宸,想到平日里霸道严肃的他,再看看眼下的他,简直是叛若两人啊。

虽然此时的他很可怜,不应该再刺激他的,可机会难得,有仇报仇有冤报冤的机会来了。

白慕晴索性将后背抵靠在洗手间的门板上,双手环胸地跟他聊起了‘天’道:“大少爷,你有没有看过一本书,书上说当你很怕很畏惧一个人的时候,只要想想他蹲在马桶上的样子,自然就不会觉得畏惧了。”

“这一招很管用哦,我大学期间去面试找工作的时候就是这样克服困难的,见到监考官就像见到自家兄弟一样亲切,脚也不抖了,说话也顺溜了。”白慕晴嘻笑着说完后,忙添了一句:“我大学时候找过兼职,段练自己嘛,我……。”

洗手间的门板呼啦一声被人拉开,南宫宸的身影重新出现在她面前,面如死灰地睨着她:“难怪你总能把我的警告和命令当耳边风,原来是有绝招……。”

“我今天就要让你明白地知道,蹲马桶的南宫宸也很是可怕的!”南宫宸说着就要用手去掐她的脖子,白慕晴被吓得连连尖叫着后退躲避。

南宫宸正要追上去好好收拾她,把她的嘴用胶布封了,门口突然响起一阵敲门声。

白慕晴收住脚步,将食指放在唇上冲南宫宸‘嘘’了一声后,往门口的方向走去。

敲门的是颜助理,她扫视了一眼一身睡衣的白慕晴,礼貌地点了一下头:“少夫人早上好,请问宸少睡醒了么?”

“他啊?睡是睡醒了,不过……。”她问:“颜助理找他有事么?”

“新楼盘开盘仪式马上就要开始了,宸少昨天说过要亲自出席。”

“这个啊?恐怕宸少去不了了。”白慕晴替南宫宸表示为难。

“为什么?”颜助理关切地问:“宸少怎么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