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4章 喝醉了/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嗯。”南宫宸随手将西装外套往沙发上一扔,兀自倒了杯白开水走到飘窗上坐下。

白慕晴跟过去,打量着他:“找到她了么?”

看他的表情,应该是没有找到吧?

南宫宸摇头。凄然道:“找不到。”

白慕晴在飘窗的另一侧坐下,小手覆在他的手背上。

她的指尖微凉,覆在手背上如丝绸般柔软细腻。

“都这么多年过去了,咱们可不可以不要再找了?”她注视着他,心里有着心疼。

像他这么高高在上的大人物,不该被一个女人伤至如此啊!

南宫宸苦涩地笑了,这些年来,这句话他对自己说过不下百遍了,可是又有什么用呢?他还是会因为一个像极了她的背影而发疯一晚上。

这一晚上他几乎把整条商业街都翻遍了,甚至还跑到当年她家所住的别墅去找,可是得到的回应依旧是举家搬迁了,别墅的产权也已经易主。

他从窗台上下来,走到吧台上拿了一瓶红酒和两个水晶高脚杯子走过来。随即将倒好的其中一杯红酒递到白慕晴面前。

白慕晴垂眸扫了一眼他手中的红酒,并未伸手去接。

“怎么?连陪我喝杯酒都不愿意?”他晃了晃手中的高脚杯,杯内的红色液体翻滚出小小巨浪,妖娆艳丽。

白慕晴还真有接过它一口干掉的冲动,可是她不能这么做,她是个孕妇!

“你忘了自己肠胃还没好么?不能喝酒。”她说着就要去夺他手中的酒瓶。

南宫宸却顺势抓住她的手掌,将酒杯放入她的掌心:“如果不是为了照顾你,我会选择喝白酒。”

说完,他端起另一只杯子,与她碰了一下后仰头喝尽。

看着他重新将酒杯倒上,白慕晴知道自己是无论如何都阻止不了她了,无奈,只好在他的一再要求下象征性地用嘴唇碰了一下酒液。

红酒是挺有年份的好货,只是再怎么好的酒。像他这么一杯接一杯的喝也伤身啊。

“好了,别再喝了。”她强行将酒杯从他手中夺走,盯着他没好气道:“不就是一个女人么?看看你都把自己弄什么什么样了。”

“你根本什么都不懂。”

“我怎么不懂啊,我又不是没有被男人抛弃过,可是你看看我有像你一样把自己搞得狼狈不堪吗?”

这一次,南宫宸并没有将酒杯抢回来,他将头颅靠在窗棱上,笑得一脸凄楚:“反正她也不要我了,弄成什么样子又有什么关系?呵呵,真是的,连她也怕我,她明明说过不怕的……明明不怕……。”

说完,他突然坐直身子,双手掐着她的肩膀:“你有尝试过被人害怕遭人嫌弃的滋味吗?一定没有吧?但是我有。我从小就生活在这种滋味中。当初就是在燕城西郊,和我玩得好好的几位新朋友听到我是个不祥之人后立马全跑光了,然后我就迷路了,被雨淋得病发了。好不容易遇到一个不怕我不嫌我的人了,我以为自己可以一辈子与她相惜相守,可最终呢?原来不过是痴梦一场……。”

“不要再说了。”白慕晴倾过身去,将他紧紧地抱住:“你不是没人要,至少我要你。我不怕你,不嫌弃你。”

“你不怕我?”南宫宸冷笑。

“好,我承认一开始是有些害怕,因为我从未遇到过这种事情。因为外头的传言传得太离谱了。可是现在我不怕了,以后也不会怕的,不管以后遇到什么事情我都会陪你一起度过的,请你相信我。”

“换成是两个月前,你还会说这句话么?”南宫宸又是一声冷笑:“不会的对吧?”

白慕晴怔了怔,她知道南宫宸指的是知道他真实身份以之前。但她可以对天发誓,她真的不是因为看到了他的长相,知道他不会克妻后,才决定好好跟他过下去的。

从被迫嫁给他的那一刻起,她就已经认命接受一切了!

也难怪他会这么想了,自从他在南宫家的宴会上现身后,有多少女人在扼腕惋惜,悔之无及,就连白映安那个有钱有势的千金大小姐都在梦想着成为他的妻子。

南宫宸并没有将白慕晴推开,也累得无力将她推开了,就这么任由她抱着自己。

白慕晴在他怀里轻吸口气,苦笑道:“如果我说我和她们不一样,你肯定也不会相信,也没有理由让你相信。”

她终于放开他,打量着他道:“发泄够了么?如果够了就赶紧进去洗个澡吧,我煮了粥,去给你盛上来。”

聚餐的时候他就没有怎么吃,这一个晚上顾着找他的朱小姐,大概也不可能有心思吃东西了吧。

白慕晴离开卧室之前,还贴心地进入浴室替他放了一缸洗澡水。

等她把粥热好端上来的时候,南宫宸已经靠在窗台上睡着了。

她如是走过去,推着他的手臂小声唤道:“大少爷,你不洗澡可以,但粥一定要吃,不然晚上会饿的。”

南宫宸刚刚连着灌下大半瓶红酒,红酒的后劲大,这会已经渐渐开始有些醉意了。

南宫宸确实是饿了,他努力地稳了稳身体,接过她手里白粥快速地吃了起来。

吃完粥,他在白慕晴的搀扶下躺到床上,大概是动作太大的缘故,胃部突然一阵翻江倒海起来。身体往前一扑,刚刚吃进去的白粥如数吐出,还不偏不倚地吐到白慕晴的身上。

白慕晴躲闪不及,刚换上的睡衣全脏了。不过此时她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慌忙上前住南宫宸的身体关切道:“大少爷,你还好吧?”

南宫宸趴在床沿又是一番猛吐后,胃部终于吐空了,也终于舒服些了。

他一脸嘘脱地倒回床上,看着一身狼狈却丝毫没有在意的白慕,心里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他难受地一招手,示意他不用管自己。

白慕晴给他倒了温开水,语带嗔怪道:“看看,叫了你别喝那么多了。”

伺候他喝过温水后,她又问:“刚刚吃的粥全吐出来了,要不要我再去给你盛一碗?”

“不用了。”虽然很饿,但实在没胃口。

白慕晴看得出来他没有食欲,也不再勉强,走进浴室开始收拾自己。她洗完澡后,方才想起自己只带了一套睡衣过来,如今睡衣被他吐脏她就只能用浴巾裹身了。

好在南宫宸已经睡下了,看不到她裹着浴巾的样子。

将自己收拾干净,又把地板清理干净后,白慕晴才打了一盆热水端到床前,用毛巾帮南宫宸擦脸擦手。

温热的毛巾覆在脸上很舒服很温暖,白慕晴帮他擦过脸,正准备将毛巾挪开时,握着毛巾的小手突然被他的大掌裹住。

她愣了一下,慌忙用另一只手捂紧身上的浴巾,本能想要挣脱他的大掌时,却被他攥得更紧了。

“陪我……睡会。”他的声音低如呢喃。

白慕晴使劲地转动了一小手,语气酸酸地抵抗道:“我说过很多次了,不是你的朱朱!”

“我知道。”他仍在梦呓着。

他知道?白慕晴停止了挣扎,一脸讶然地打量着他。他真的知道吗?真的没有把她当成朱小姐?

虽然眼下的他很可怜,很招人同情,可如果要她扮演朱小姐讨他欢心她还是很不乐意的,这是最基本的原则问题!

“那你……告诉我,我叫什么名字?”为了保持距离,白慕晴故意在床边磨蹭。然而不等她想好该怎么办,南宫宸已经将她强行拽到床上,掐入怀中了。

被他这么一拽,白慕晴身上的浴巾终于脱落。感觉到她身上的光裸,南宫宸用手在她身上摸了摸,然后撑起身子盯着她,目光尽显嘲弄。

白慕晴知道他肯定是误会了,忙澄清道:“我仅有的一套睡衣被你吐脏了。”

“抱歉……。”他的手掌在她身上游走,身体渐渐地起了反应,白慕晴担心他兽性大起自己吃不消,忙抓住他的手掌,盯着他一脸乞求道:“伺候了你一个晚上,我已经很累了,可不可以改天?”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她就不信他还不放过自己。

南宫宸听到她这么说果然停止了侵犯,手臂一收改为抱住她。

折腾了一晚上,其实他也很累了。

第二天白慕晴早早便起来了,到附近买了简单的食材回来煮了早餐。

等她回到卧室时,南宫宸刚好睡醒从床上坐起。

“睡醒了?”白慕晴打量着他。

南宫宸看着她,想起昨晚的点点滴滴,心下不禁自嘲。

昨晚自己究竟做了什么?!

为了一个不可能再回来的女人失魂落魄了一晚上,还把自己喝得狼狈不堪,这样的南宫宸连他自己看了都厌恶。

“昨晚……辛苦你了。”他难得温和地对她说出一句。

换成以往,他只会觉得她昨晚所做的一切都是理所当然,因为她是他买来的妻子,他也从来没有用平等的目光去看待过她,因为不耻。

大概是时间久了,他渐渐地发现她跟别人确实是不太一样的,所以才会对她的态度有所改变吧。

不说他自己,就连白慕晴听到他用这种口气说话都觉得不习惯了。不过想起昨晚,她确实是挺鄙视的。

她略带嘲弄地一笑:“原来你还记得自己昨晚都干了什么傻事呢?”

“什么意思?”南宫宸装傻。

“没什么。”白慕晴从椅子上拿起一件大衣扔给他:“赶紧把衣服穿上,小心着凉了,还有,洗漱好了就赶紧下来吃早餐。”说完便转身离开卧室下楼去了。

南宫宸走进浴室洗漱干净,还顺带洗了个澡,出来的时候已是一身清爽干净。他抬腿往卧室门口走时,目光不小心落在沙发上的购物袋上,购物袋上面的LOGO正是昨晚那家披肩专卖店的。

脚步停了一停,重新往门口走去。

吃早餐的时候,南宫宸埋头吃着碗里的瘦肉粥,坐在对面的白慕晴一边吃粥还一边用手机刷网页,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燕城的特色和交通情况。

她太久没有回来燕城了,很多地方都发生了改变,所以想趁这次回来再去熟悉熟悉。

“你今天打算去哪里逛?”南宫宸突然问出一句。

“不知道,正在找呢。”白慕晴吃了一口碗里的粥,头也不抬地随口回应。

“要我陪你去么?”

“嗯?”白慕晴终于抬起头来,讶然地打量着他。

她没听错吧?南宫宸主动开口说要陪她出去逛?这不像他的办事风格啊!

昨天求他陪自己去逛商业街的时候,求了好久都没求动呢,最后还是因为没车才被她拐过去的。

“怎么?不需要?”第一资献殷勤,居然得不到应得的欢呼声,心中难勉有些不爽快。

他能够主动提出陪自己去逛街,白慕晴当然满心欢喜,但她也不是那种为了自己快乐就不顾别人方不方便的人。

“可是……你今天不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去做么?”白慕晴打量着他说,昨晚她还没到家时,就曾接到颜助理的电话,提醒她别带着南宫宸逛太晚,因为第二天还有要事要办。

“算了,还是让小林陪我去吧。”白慕晴呵呵一笑,随即问道:“对了,小林最终被你炒掉了没?”

“没有。”南宫宸低头继续吃粥。

既然她都这么说了,他自然没有继续自荐讨好的理由,况且他今天确实有正事要去办。

原本他是想着把事情推给颜助理去处理,正正式式地陪她一天,以报她昨天的照顾之恩。

“我以为你会把他炒掉的,不错,是个有爱心的老板。”白慕晴冲他竖了一下大拇指,笑得一脸赞许。

南宫宸面色平淡地瞥了她一眼,他也以为自己会把小林炒掉的。

看来自己最近确实改变了不少,而让自己慢慢改变的人正是眼前这个成事不足,败事一大堆的女人。

白慕晴和南宫宸一起出门,在新楼盘门口下车后,南宫宸果然把小林派给了白慕晴。

小林是个活泼开朗的男孩,关于昨晚自己差一点被开除的事情他也已经听说了。

一见到白慕晴,他便感激涕零道:“少夫人,昨晚真是多亏你了,谢谢。”

“昨晚?”白慕晴尚有些蒙,她压根就没把这么一点小事放在心上。

“我都听颜助理说了,是您替我向宸少求情,我才得以保住工作的。”小林憨憨一笑道:“昨晚我就不应该擅离职守的,害得宸少没车坐。”

换成以往,他早被炒掉了。

“这么小的事情,不足挂齿,以后好好干就行了。”白慕晴冲他笑了笑。

“我一定会的。”小林大声应允。

车子启动后,车厢内安静下来,白慕晴不由得心想,如果自己昨晚不那么多事地为小林求情,南宫宸就会站在酒店门口等小林赶过来,就不会被她拐去商业街,不会遇到那个女孩,不会找了她一整晚……。

她甩了甩头,自己这是在想什么呢?

如果南宫宸心里有那个女人,不仅仅是商业街,走到哪都会有她的影子,走到哪都会想到她。

其实她今天拒绝南宫宸陪自己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她压根就没有打算去哪里逛,而是决定去外婆的坟上看看,祭拜祭拜她老人家。

将南宫宸放下后,她便要求小林送她去城北的墓园了

****

南宫宸将正事办完,合上文件夹后摁了内线电话。

很快,颜助理便走进来了,在他跟前站定后一本正道:“宸少,您忙完了?”

“嗯。”

“那我现在跟您报告一下朱家小院的事。”颜助理将手中的文件夹递到南宫宸面前:“这是朱家人员的基本资料表,还有当年购买朱家小院时的所有文件。”

南宫宸翻开文件夹,第一张便是朱家老太太的基本资料,而她的离世日期正是他购买朱家小院那段时间。

继续往下翻了几张,他的动作突然一顿,停在一个人的资料上。

熟悉的名字,熟悉的容颜……。

朱珠,一个朴实中带着点可爱的名字,他还记得自己第一次问她叫什么名字时,她不好意思说出口,让他叫她小朱就好。

他笑说小朱不亲密,要叫她朱朱,她恼羞成怒地嚷嚷说他才是猪。

后来叫着叫着,他就慢慢将她猪猪的名字座实了。

“宸少。”颜助理唤了声,南宫宸回过神来,稳了稳情绪道:“你说。”

“我已经调查过了,事情是这样的,当初何总出面跟朱老太太的儿子朱志文谈购买朱家小院的时候。朱志文一听说可以补偿给朱家市区别墅立马便同意了,可是朱老太太却死活不肯卖掉小院,还以自杀相威胁。何总为了尽快完成任务,联合朱志文一家将老太太逼出小院,老太气急之余从二楼跳下,摔断腿骨。不过奇怪的是,老太太明明只是外伤,却在被送入医院的第二天便离开人世。坊间有传是朱志文为了得到老太太的这套房产,趁机将她杀死的,真相究竟是不是这样,恐怕只有朱志文才知道了。”

南宫宸沉吟着,若有所思。

“但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朱老太太是在朱家小院买卖中被逼死的。”颜助理接着说。

果然!果然是被逼死的!

南宫宸放在文件夹上的双手一点点地攥紧,凄然一笑:“看来还是我的错。”

当初他只想匿名买下那栋小院,给朱家安排一个好的住所,所以才派何风去跟朱家的人谈,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

想来当年何风是误解了他的意思,以为他是对朱家小院有兴趣才派他去的,而当时急于上位的何助理为了尽快完成任务讨他欢心,如是联合朱志文逼死了朱老太太。

他深知朱老太太是唯一疼爱朱珠的亲人,也是朱珠最爱最在乎的亲人,然而,他却在无意中将她最爱的人害死了。

“宸少,您别这么说。”颜助理开口安慰道:“这不关你的事。”

“怎么会不关我的事?如果当初不是我多事,朱老太太不会死。”南宫宸无奈地轻吸口气,抬头望着颜助理:“有查到朱老太太的墓地在哪么?”

“已经查过了。”颜助理道,事情办全面是她的特点,就连老太太生前最喜欢百合花她都调查清楚了。

“宸少您要去墓地祭拜朱老太太?”颜助理狐疑地问道。

南宫宸点头。

“我去给您备车。”颜助理说完走了出去。女土何血。

*****

白慕晴在外婆的墓前陪伴了她好长一段时间,才幽幽地吸了口气,用手背擦去眼底不小心泛起的泪雾。

这一别,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回来了,心里纵有万分不舍,却又不得不离开。

她还记得自己当年离开朱家的时候,外婆用她苍老的手掌牵着她,老泪纵横,依依不舍,最后还把兜里最后的几十块钱硬塞给她。

外婆对她说,如果认亲的道路不好走,那就回来燕城,燕城不管再怎么不好总归是个落脚的地方。

她满口答应着,后来认亲的道路确实不好走,可是有舅舅舅妈在,这个家她是永远都回不来了。

“外婆,你放心,我现在过得很好。”她抬起手掌,指尖温柔地抚过墓碑上老太太的相片:“以后我会每年都回来看你的,给你送喜欢的百合花。”

可惜,不管她说什么好听的话,外婆都无法再回应她了。

白慕晴离开墓园回到车上后,小林打量着眼眶湿湿的她关切地问道:“少夫人,您没事吧?”

“我没事。”白慕晴吸了吸鼻子,并用手摸了摸面颊。

小林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墓园里面,看个朋友至于伤心成这样么?他实在有些纳闷了。

“开车吧。”白慕晴催促了一声。

小林点点头,启动车子往墓园外头的方向驶去。

驶出墓园小路,便是一条通往市区的公路,车子刚驶出去不久,迎面驶来一辆银灰色的豪华轿车。

那车是燕城这边租的,小林和白慕晴并不熟悉,也并未留意到车内正坐着颜助理和南宫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