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6章 把他独自扔下/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大早,何风便被叫到南宫宸的办公室里。

经过秘书部的时候,何风俯身在陈秘书的耳边吹气调笑:“小心肝,知道宸少叫我有什么事么?”

陈秘书没好气地横了他一眼。目露不悦:“请何总自重。”

“小东西,装什么正经。”何总无趣地翻起白眼,他就纳闷了,怎么总裁秘书部的女人个个如同行尸走肉,毫不解风情呢?和他手下的那一干女职员比起来真是差远了。

“何总请。”陈秘书冲他做了一个请进的姿势,脸上依旧没有多少表情。

先不说她有多讨厌这位靠着沈副总裁上位的男人有多讨厌,即便是沈副总裁亲自过来,她也不敢在大庭广众之下打情骂俏啊。

想在总裁秘书部呆上三个月的秘书,首先就得学会这行尸走肉的行事风格,这个道理在入职第一天她就知道了。

调戏不动这些女秘书,何风悻悻然地转身往南宫宸的办公室走去。

站在办公室的门板前,他习惯性地理了理身上的西装,调整好脸上的表情方才敲门走了进去。

面对南宫宸时。脸上瞬间没有了刚刚的不正经,换上一副低眉顺眼的嘴脸道:“宸少,您找我?”

南宫宸正在回复一份邮件,头也不抬地吐出一句:“其实你也不是非要到我这里来一趟,可以直接跟人事经理和财务那边交接就好。”

“宸少……什么意思?”何风心里涌起一阵不好的预感。

南宫宸继续写着邮件,将邮件发出去后方才抬起头来,却是抓起办公桌面上的文件夹怒摔在他的身上,冷若冰霜地吼出一句:“你自己看看你干的好事!”

何风被他突如其来的怒火吓了一跳,看了看地上的文件夹,又看了看他,随即才弯腰拾起文件夹翻看起来。

翻开第一页看到朱老太太的资料时,他便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只是这件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南宫宸为什么会突然提起?而且还冲他大发雷霆。

他知道自己在办理这件事情的时候有瑕疵。为了尽快完成任务把那位年过古稀的老太太逼跳楼了,但当时他真没觉得这是一件多大的事情,况且南宫集团补给朱家的赔偿金都够买十条人命了。

他当时没有将这个情况上报,一方面是觉得没必要,一方面也是因为害怕南宫宸怪他办事不力,影响他升职。原以为这事就这么过去了,没想到事隔这么多年后还会被翻出来。

他偷偷扫了一眼南宫宸,小心翼翼道:“宸少,这事是我当初考虑不周,不过后来我也将事情摆平了,朱家的人拿到赔偿款后也没再找我们麻烦,所以……。”

“所以你就心安理得地告诉我,事情都办妥了?”南宫宸打断他。

“人死不能复生,而且……我当时也不是故意的。”

“当不是故意的?”

何风被他一句话堵得心虚。事实上当初他就是故意的,因为产权属于朱老太太,而老太太又死活不肯卖房,他认为只有铲除了她这个障碍自己才能如期完成任务,如是便联合她那不成材的儿子一起对付了她。

只是……就算他是故意的,那也是为了尽快帮他买下朱家小院,不至于这样就把他炒掉吧?

“你可以出去了。”南宫宸闭了闭眼,漠然地吐出一句。

现在追究这个还有什么用?人都已经死了。

他不敢想象。如果当年朱朱知道自己最爱的家人是被他害死的,还会爱上他,跟他一起回C城吗?

何风的脸色骤变,结结巴巴道:“宸少……您这是什么意思?不会是要因为这事把我赶出南宫集团吧?”

“如果不是看在姑父的面子上。我连今天这最后一面都不想见你。”南宫宸冷硬地说完,甩给他最后一个字:“滚——!”

何风知道南宫宸的性格,他决定的事情别人很难改变,也从不喜欢听下属的解释,眼下无论自己说什么都无用了。

看来眼下最为上策的做法就是识趣地从他眼前消失,然后再找沈副总裁出面说情,也许这样还能有点转寰的余地

何风拉开办公室门板走出去,就看到外间的女秘书们个个都在临危禁坐地看着他,又一次,她们见识到了南宫宸的冷酷无情。

何总可是沈副总裁的亲侄子,又是公司培养了多年的管理层,居然二话不说就把人炒掉了。

果然,何风前脚刚走,沈副总裁沈东阳便赶来求情了。

不过南宫宸早料到他会来,如是让秘书给他送了句话,如果是谈何风的事情就不必进去了。意思很明显,这次谁求情也没用。

没有人知道南宫宸如此大动肝火的真正原因,就连何风自己也始终没弄明白。

颜助理在门板上敲了一下,走进来对南宫宸道:“宸少,沈副总已经说,何总的事全凭您自己安排。”

“嗯。”南宫宸应了声,他知道这事姑父肯定会有不满,不过这并不影响他下这个决定。

“今晚还有什么行程吗?没有的话我下班了。”南宫宸合上本子。

“宸少您忘了吗?今天是冯市长的生日宴,他邀请您出席他的生日宴会。”颜助理道。

换成是以往,不管大小活动别人都会把请柬发到南宫集团,然后由别人替代,可是自从南宫宸爆光后。别人发请柬的时候都会写上南宫宸的名字,以最诚挚的姿态邀请他。

虽然南宫宸大多数仍然是让沈恪替代的,但今天宴会方是C城的市长,而且人家为了掩人耳目还将宴会安上了一个慈善晚宴的名号。

市长点名,任他再不想出席也不好不去了。

南宫宸想了想后,道:“好,我知道了。”

“宸少,请问您是带少夫人出席呢?还是另带女伴?”颜助理恭敬地问道,严肃的眼底泛出一抹小期待。

南宫宸又是一番沉吟后,冲她道:“你去帮我联系一下少夫人,带她去选一套适合她的行头。”

虽然他并不想带白慕晴去,可如果有妻子不带,反带别个女人出席宴会的话难勉受人悱议,毕竟外面的人本就不看好他的婚姻。

“好,我这就去安排。”心底的小期待散去,颜助理点了一下头后转身走了出去。

****

白慕晴睡醒午觉,一心想去医院看看小粒的她,在卧室内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一个好的借口去跟何姐请示出门。

倒是何姐敲门进来了,不等她请示出门便开口通知她今晚需要陪南宫宸一起出席市长家的生日宴。

陪南宫宸出席宴会?她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间,现在已经五点多了,看来今天又无法见到小粒了。

“少夫人,颜助理在楼下等您一起去挑礼服,赶紧下去吧。”何姐说。

“那个……一定要去么?”只要一想到那种各种装模作样,各种阿谀奉承的场面,白慕晴就觉得厌倦。南宫宸又不是不知道,她根本应付不来那种场合嘛。

“这是大少爷第一次出席宴会,您是他的妻子,自然是要陪伴左右的。”自从知道她怀孕后,何姐对她的态度也跟老太太一样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好转。笑笑地说道:“大少现在可是C城众名媛的梦中情人,想当他女伴的女子多得是,少夫人您愿意将这么好的机会拱手让给别的女人么?”女役史圾。

何姐说得有道理,这么热门的老公一个不留神就被别个女人拐跑了,所以她还是委屈自己一下下,把他女伴的位置占稳吧。

临出门前,何姐交待道:“少夫人,千万记得自己是个孕妇,别喝酒。”

“放心吧,我会注意的。”白慕晴说完便出了卧室,往楼下走去。

在颜助理的带领下,白慕晴来到上回跟南宫宸一起买衣服的那家高档百货,颜助理显然对这里极为熟悉,直接便到了一间有名的礼服定制店。

店老板热情地接待了二位,好奇的目光在白慕晴的身上流转。

颜助理浅笑道:“这位是我们宸少的妻子,请您推荐几套适合她的礼服,嗯……不要太奢华,简单大方点的就好。”

南宫宸不喜欢太艳的女人,这一点她心里清楚。

说完她又对白慕晴道:“少夫人,您自己也可以看看,看有没有喜欢的可以拿去试一试。”

“好的。”白慕晴对挑选礼服没有概念,但作为南宫宸的少夫人如果一点主见都没有的话会显得太丢人了,如是她开始装模作样地在货架上看起了礼服。

当然,她最后挑中的还是老板给她推荐的款式。

有了上次的经验,这次她打死也不要白色,而是选了一条湖水绿的及膝小礼服。

礼服穿在她身上大小刚刚好,清新纯净,正是颜助理心目中的形象。颜助理几乎是一眼便喜欢上了,浅笑道:“就这套吧,宸少一定喜欢。”

白慕晴点头,她自己也挺喜欢的。

“少夫人,这是配套的鞋子。”老板从盒子里面拿出一双足有十二厘米高的水钻鱼嘴鞋放在她脚边:“少夫人的脚小巧玲珑,六码应该合适了。”

白慕晴一看那鞋跟,立马将脚丫往后一缩:“不,我不要穿高跟鞋。”

女老板和颜助理相视一眼,颜助理疑惑道:“为什么?”

“因为……我不会穿高跟鞋。”

“可是礼服没有高跟鞋配不起来,而且宴会上的女人都穿高跟鞋。”老板也在一旁道。

“还是给我找一双低跟的吧。”白慕晴呵呵一笑,慌忙添了一句:“万一在宴会上摔倒就不好了,对吧。”

无奈,老板只好给她找了一双大跟的鞋子,虽然还是有点点高,但跟刚刚那双比起来好太多了。

大跟的鞋子穿在脚上确实没那么精致漂亮,但为了宝宝着想,她只好将就着穿了。

颜助理将白慕晴送到南宫宸面前时,不等南宫宸发表意见脸上便率先染上一抹惭愧,一声不吭地守在一侧。

南宫宸扫视了白慕晴一番,整体来看还不错,披肩卷发,淡妆,简单大方的裙子,只是……。

他的眉稍微挑,问出一句:“没有别的鞋子可以挑了么?”

颜助理稍稍低下头去,不吱声。

白慕晴忙道:“是我自己喜欢这种款的,跟太高我怕会摔跤。”

“有我在还怕摔跤?”

“这种事说不好,万一真摔一跤,南宫家的脸就让我给丢尽了,所以……。”她笑得一脸无辜:“为了保险起见,还是穿低跟一点吧。”

南宫宸不说话了。

其实他也并不是那么的在意这些,毕竟去参加宴会不是去炫耀女伴,如果真要炫耀,以她白大小姐的姿质再怎么打扮也比不过会场那些大明星大模特。

他南宫宸还不需要靠一个女人来往自己脸上贴金!

看看时间已经差不多了,他从椅子上站起,顺手挽过椅背上的西装外套道:“走吧,我们现在过去。”

看到南宫宸没有再继续批判她的鞋子,白慕晴松了口气,迈步跟上他的步伐往公司大门口走去。

*****

冯市长的晚宴是在C城有名的花完酒店举办的,两人到达现场的时候,宾客已经到得差不多了。

南宫宸能够亲自到场,冯市长高兴得合不拢嘴,冲着两人好一番美言后让侍者将他们迎入会场。

白慕晴一步入会场便有些不安起来,林家在C城也算是有头有脸的家庭,这种场合必定少不了林安南吧,万一呆会又遇上他怎么办?

她环视一眼四周,还好并没有看到他的身影。

没有看到林安南,倒是看到了父亲和小妈,而此二人也看到了他们,正在往这边走来。

对于这样一对双亲,白慕晴实在不想再看到他们,可是眼下这种场合她除了应付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在南宫宸面前,二老倒是礼貌得很,笑得只见牙齿不见眼地招呼道:“宸少,好久不见,还有映安,最近怎么没回家来吃饭呢。”

白慕晴回给他们一抹虚假的微笑,道:“最近忙,改天我会回去的。”

“好,好,记得带宸少一起回来。”

“我会尽量抽时间回去的。”南宫宸并不想与他们多谈,挽过白慕晴往另一边走去。

南宫宸被一帮人缠着套近乎,大概是宴会厅里的空气不够通畅,白慕晴感觉有些反谓难受,为了不在南宫宸面前突发孕吐,她决定到酒店外头透透气。

当她走出酒店门口时,意外地发现一身工作服的朴恋瑶坐在一旁的花圃上玩手机,她讶然地走过去,打量着他:“恋瑶?你怎么会在这里?”

朴恋瑶听到有人叫她,立刻抬起头来。

“表嫂?你怎么会在这里?”她打量着白慕晴,也是一脸的讶然。

“我跟大少过来参加冯市长的晚宴啊。”

“表哥参加晚宴?”朴恋瑶脸上的讶然更加旺盛起来:“表哥不是从来不参加晚宴的么?怎么今天突然跑来参加冯市长的晚宴了?”

南宫宸以前从不参加晚宴么?这一点白慕晴还真没听说过。

她笑着耸耸肩,道:“大概是冯市长的面子比较大吧。”

“我想也是。”

白慕晴重新打量着她:“对了,你怎么会在这里?等人么?”

“当然不是,今天是冯市长家办慈善晚宴,冯市长担心出事故,要求我们过来待命的。”朴恋瑶用下颌指了一记不远处的救护车,正是宏恩医院发过来的车子。

原来是为了防止宴会发生事故的,这位市长大人想得还真周到。

“你怎么不进去玩?”朴恋瑶问道。

白慕晴笑了笑:“我感觉里面有些闷,出来透透气。”

朴恋瑶点点头,随即又问:“对了,我收到你在燕城买的酸梅糕和小礼物了,谢谢啊。”

“谢什么,原本想给你送过去的,一直找不着机会。”

“特地送去医院?那里要这么麻烦。”朴恋瑶一脸感激道:“你有这份心我已经很满足了,哪还敢让你特地给我送。”

“也不是特地给你送,我这几天也正打算去宏恩医院看一位病人的。”

“谁啊?你朋友么?叫什么名字,我可以和你关照一下的。”

“谢谢啊,他叫小粒,前几天刚做完心脏搭桥手术。”

“小粒?是前几天做手脏手术的那位小男孩么?”朴恋瑶讶然。

白慕晴没想到朴恋瑶知道小粒,笑着说:“对呀,你也知道他啊?”

“我当然知道啊,这个小孩在我们医院住了有一小段时间了,住院期间一直欠费欠得医院都头疼。不过他在前几天的手术中离世了,你不知道么?”朴恋瑶讶然地看着她,看到她脸上的惊愕,紧接着又问:“不会吧?你真的不知道?那孩子的手术风险极大,原本就不应该接受手术的,结果上了手术台就没有再醒过来了。”

白慕晴愕然地瞪着她,半晌才颤声问出一句:“你说什么?小粒死了?”

赵飞扬明明就告诉她,小粒手术很成功,很快就可以出院的。

“是呀……。”朴恋瑶看到她眼里有泪珠滚下来,脸上的表情也跟着变得凝重,拉住她的手掌:“表嫂,还好吧?”

白慕晴没有回答她,依旧是呆呆的。

半晌之后,她突然从朴恋瑶身侧站起,快步往酒店外头的出租站台快步走去。

“喂,表嫂你怎么了?你要上哪去啊?”朴恋瑶快步追上去,拉住她的手腕:“宴会才刚刚开始,你走了表哥怎么办啊?表嫂……。”

白慕晴现在满心满眼都是小粒离世的消息,哪还管得了南宫宸怎么办。她现在只想快点找到赵飞扬,亲口问问他小粒的手术到底成功了没有。

她随手拦了一辆出租车便坐了上去,让司机送她去宏恩医院。

车子开出去不久,白慕晴才空然想到如果小粒真的离世了,那么她现在赶去宏恩医院了也没用,毕竟这么多天过去了,她如是改为让司机将车子开往孩子们新搬的住所。

孩子们现在的住所是在一个新楼盘里面,确实像越飞扬所说,上下两层很宽敞明亮,同积也很在,是个不错的住所。

白慕晴赶过去的时候,赵飞扬和袁瑰正在伺候孩子们吃饭,看到一身礼服,却又一身狼狈的白慕晴,两人的心里都明白她的此番目的了。

赵飞扬跟袁瑰相视一眼,对她说了句:“让我去跟她说吧。”说完便起身往白慕晴走去。

跟着赵飞扬走到门口,白慕晴便立刻转过身来,盯着他质问道:“为什么要骗我说小粒的手术很成功?”

赵飞扬轻吸口气,苦笑道:“还能为什么,不想让你伤心失望,不想打扰你度假。”

“到底是小粒重要还是度假重要你都分不清吗?”白慕晴气结:“如果你告诉我小粒手术失败,我肯定会赶回来的啊。”

“赶回来又能怎样?除了伤心就是难过了。”赵飞扬往前一步,抬手拍了拍她的肩膀:“好了,慕晴,我知道你舍不得小粒,知道你很伤心,可是小粒的病情摆在那,我们早该料到会有这种结果的。”

“都怪我……。”白慕晴突然涌下泪来,痛哭失声:“是我提义让小粒手术的,如果小粒没有进手术室就不会那么快离开人世,是我害了他……。”

她当时只想着一定要手术,这是唯一的出路,却不想这一场手术直接就将小粒送到另一个世界去了。

赵飞扬就知道她会难过,会自责,所以才将小粒的死瞒住她的。

手掌再度在她的肩上拍了拍安慰道:“小粒的病情如果不做手术,医生说也熬不过这个月的,所以你别自责了,你这么做也是为了小粒好。”

“可是如果不做手术,至少他还有一个月可以活……。”

“但是这一个月他会活得很痛苦,咱们努力了,也尽力了,相信小粒能够感受到我们的真心,在九泉下有知的。”

赵飞扬的安慰并没有给白慕晴带去多少安慰,毕竟小粒走了是事实,是她先主张手术的也是事实,她真的很难做到不自责啊。

更多的泪水涌了下来,她哭得更伤心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