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逼她吃药/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慕晴刚在宴会中露了一脸,人就没影了,在多数来宾都没有见到她的。

如是,宴会中的男女三三两两地又在议论开了。均在好奇为什么南宫宸明明已经娶了妻子,却不见他的太太一起出席宴会。

甚至还有些三八的女子又把可能性猜测到原点上去了,南宫宸的新妻究竟是否还活着,是否如传言中那样没有存活下来。

对于别人的议论,南宫宸不是没有感觉到,只是一直不屑于去回应罢了。

渐渐地,冯市长也有所感觉了,他虽然对于这种非议感到不满,却又不好说什么。思来想去,最终想出了一个办法。

在上台发表讲话的时候,点名感激了南宫宸夫妇的到来,还主动邀请了小两口到台上去陪他一起切蛋糕。

台下掌声雷鸣,所有人的目光都纷纷聚拢到坐在第一排的南宫宸身上。

南宫宸没想到冯市长会来这一招。眉头微皱,心里涌起一抹难堪。他自己也已经一晚上没有见到他的小妻子了,这会上哪找她去?

原本他并不在乎的,反正又不是没有被人议论过,真真假假谁也不好定论。这下好了,被冯市长这好意的一邀请,全场都将看到他只身一人的场景了。

他迟疑片刻,方才从一片掌声中站起身子,迈步往台上走去。

冯市长看到他一个人上来,脸上的表情变了变,俯在他身侧问道:“宸少,您的太太呢?”

“她有些不舒服,先走了。”南宫宸浅笑说道。

“啊?”冯市长怔住了,怎么之前没人跟他说南宫少夫人退场了?敢情他这一举动是在好心办坏事啊。

“谢谢冯市长的厚爱。祝您福如东海。”

冯市长有些尴尬地笑了笑,心里愧疚得想撞墙。他拿起话筒冲宾客们道:“各位,南宫少夫人因为身体不适提早退场了,那么今天就由宸少帮我一起切这只蛋糕吧。”

此话一出,台下立即议论成一片。

南宫宸甚至可以听到有人说:“看,我就说传言是真的,那女人八成已经死了,和以前那些女人一样被南宫家秘密处理了。”

“天啊,好可怜。”另一个声音说。

南宫宸脸色微微一变,但很快便恢复正常,含笑和冯市长一起切了蛋糕。

表面上无所谓的他,心里早已经将白慕晴恨了个透彻,这个女人真是胆大包天了,居然敢在宴会中偷偷开溜?

她难道不知道外界一直在盯着她。等着看她的笑话么?她难道不知道这场宴会对他和她来说意味着什么么?

从台上下来后,他便迈步走到露台,拨通颜助理的电话后咬牙切齿道:“去帮我查查那个女人究竟死哪去了?”

“哪个女人?”颜助理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还有哪个女人敢在我眼皮底下撒野的?”南宫宸这一句话说得极度恼火。

没错,除了她,还有哪个女人敢无视他,扔下他自己快活去的?看来自己最近对她太好了,才会把她纵容得无法无天。

女人不能宠,容易恃宠而娇。这话说得一点都没错!

颜助理正要挂上电话,南宫宸突然制止道:“等等。”

“还有什么事?宸少。”

“顺便查查林安南的下落。”他说。

今晚没有在宴会厅里看到林安南的下落,这不符合常理,很本能地。他就将他们两个联系到一块去了。

********

十点多从宴会中出来,南宫宸刚好接到颜助理的电话,告诉他白慕晴在江边。

眉稍微挑,他漠然地问出一句:“和谁?”

“只看到少夫人一个人。”颜助理问道:“宸少,要不要我现在把她送去会场。”

听到白慕晴一个人在江边,南宫宸心里的火气稍稍削减了一些,只要不是跟林安南在一起,她就还有活下去的机会。

“不用了,我自己过去。”他说完,大跨步往停车场走去。

将小林打发走之后,南宫宸亲自驾着车子往江边驶去。

沿江路虽然很长,不过因为夜已经深的缘入,上面的行人已经没有几个了。远远地,南宫宸就看到那抹熟悉的身影。

他将车子刹停在路边,降下车窗。

这个女人真是不要命了,这么凉的天居然连一件外套都不加就跑来江边吹风,她难道就不觉得冷么?

她的大衣在入会场前留在车上了,这会仍在车后排上放着。只是一肚子火气的南宫宸并没有将她的大衣带下车,而是独自下了车子,奋力甩上车门后大跨步地往她走去。

正沉浸在悲伤和悔恨中的白慕晴根本感觉不到冷,也感觉不到身后有人在靠近。自从离开孤儿院来到这里,她脸上的泪水就干了一拨又一拨。

她甚至忘了自己今晚是出来参加宴会的,忘了自己还穿着性感的礼服。

南宫宸往她身后一站,毫不掩饰气愤地冲着她的背影吼道:“白映安!你到底要什么时候才能学会当一个正常人?”

白慕晴身体一僵,是南宫宸!他怎么会到这里来?

对呵,今晚是他第一次参加宴会,自己却将他一个人扔在会场了。想室这些,白慕晴心里涌起一抹惭愧,只是跟小粒的死比起来,她还是更注重后者的。

她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却惭愧的回头。

南宫宸看到她不搭理自己,心底的火气烧得更旺了,咬牙切齿道:“你是不是电影看多了,以为每一个平凡的女人都能用无礼,无知却自认为可爱的蠢方式来打动有钱男人的心?我告诉你,那仅仅只是电影罢了,现实中没有哪一个男人会喜欢这种自以为是的女人。如果你还有一点廉耻之心的话,就赶紧收起这无聊的小把戏,因为就算你再怎么装,也摆脱不了自己为了钱嫁入南宫家的无耻烙印!”

“我命令你,现在马上给我过来!”南宫宸最后吐出一句。

白慕晴是坐在江边护栏下方的,南宫宸跟她隔了有三四米的距离,刚好是一条人行过道。

见她仍然没有动弹的意思,南宫宸彻底被地惹火了,几个跨步便迈了上去,大掌揪住她的手臂往上一拽:“我叫你上来,你听不到吗?”

他的力大无穷,白慕晴一下便被他从地板上扯起。

昏暗的路灯下,南宫宸看到她一张泛白的小脸几乎被泪水淹没。

她的脸色苍白,手臂冰凉,脚上的鞋子也不知去向。明知道这有可能又是她为了引他注意的小计谋,他还愣了一下,本能地吐出一句:“你怎么了?”女记长巴。

白慕晴也不知道自己最后这一拨泪水是因为小粒还是因为他那几句话所流了,其实南宫宸说得没错,她本来就是为了钱而嫁的,根本没有资格去得到他的青睐,她也不应该因为他的那几句话失心才对。

她原本想擦干泪水,乖乖地跟他一起回到南宫家的。却在抬起泪眼的时候,控制不住地冲他哽咽道:“小粒死了……。”

南宫宸眼底划过一抹讶然,小粒死了?怎么会呢?

前几天在燕城的时候,他还听到她一脸兴奋地告诉他,小粒的手术很成功,而且不会留下后遗症。

对于那个孩子,他对他并没有多少关注,但他知道白慕晴一直视他为亲弟弟般疼爱着,这就是她哭得如此伤心的原因么?

“我不应该主张他手术的,是我害死了他……。”明知道南宫宸没心思关心小粒的事,白慕晴还是忍不住向他哭诉,因为南宫宸是今晚唯一站在她身边的人,除了他,没有第二个人可以让她哭诉了。

“所以你不顾自己正在参加宴会,扔下我一走了之?”南宫宸的大掌依旧扣在她的手臂上,语气虽然有所缓和,却依旧充满着不悦。

白慕晴稍稍停止了哭泣,低下头去任由他教训。

“你知道别人都是怎么议论的么?大家看不到你的身影,都在猜测你可能被我克死了。”提到这个南宫宸就忍不住恼火。

原本特意带她去宴会场上露脸,就是为了打消民众的猜测的,结果她居然跟他玩消失?

“对不起。”白慕晴抽了抽鼻子,一脸歉疚道:“刚刚我一听到小粒离世的消息就疯了,就离开宴会厅了,根本没有考虑到你的感受。”

她知道人言有多可畏,特别是针对南宫宸的,她也知道南宫宸在听到那些议论后心里肯定会难受。

似乎……总是她在给他制造麻烦,带去麻烦。

难怪他刚刚会说出那些话,会觉得她是用这些非正常人的手段来吸引他的注意了。

沉默了一阵,她突然抬起小脸盯着他忧心忡忡地问道:“那怎么办啊?明天你是不是又要上头条了?”

“谁知道。”南宫宸没好气的。

“对不起……。”她重新低下头去,像个做错事的孩子。

南宫宸看着她这副模样,心里有火也发不出来了,低头瞅着她光裸的脚丫:“你的鞋子呢?”

“我……。”白慕晴脚指往回缩了缩,声音嗫嚅:“刚刚掉水里了。”

“这么大个人了,穿个鞋子还能掉水里。”南宫宸不无责备地扫了她一眼:“看看自己现在的形象,还像个女人么?”

白慕晴被他这么一嫌弃,不自觉地用双手抱住手臂,低头看了自己一眼方才发现此时的自己确实糟透了。

身上的裙子皱巴巴脏兮兮的,鞋子也不知道去向,不用说,头上的发型肯定也被江风吹得乱糟糟的了。

一阵风吹来,她不自觉地瑟缩了一下身体,从小粒离世的悲伤中缓过神来的她,终于感觉到冷。

这么凉的天只穿了一条裙子在江边乱晃,难怪刚刚有好心的群众问她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想不开了。

她又给南宫宸丢脸了,真是可悲!

这个时候,南宫宸即便是气得将她掐死,也是一点都不为过的。

“对不起……。”她愧疚地对他说了第三个对不起。

原本冰凉的身体突然一暖,白慕晴愣了一下后讶然地抬起头颅,看到自己身上的深毛领风衣后,又看向眼前的南宫宸。

这是他的衣服!

他不但没有气得将她掐死,反而将自己的衣服披在她身上让她保暖,如此不符合常理的事情别说是她,就连南宫宸自己都觉得自己不像话了。

将自己搞得如此狼狈是她咎由自取,他居然会在看到她发抖时可怜她,还把衣服脱下来给她穿。

“赶紧上车。”南宫宸漠然地扔下这句,转身率先往车子的方向走去。

虽然他的态度仍是冷冷的,白慕晴的心里却是一暖,拉紧身上的风衣,快步跟上他的步伐。

上了车子,白慕晴感激地冲他说了声:“谢谢。”

南宫宸并未搭理她,启动车子往家里的方向驶去。

********

大概是在江边吹风太久的缘故,白慕晴第二天便开始不停地打喷嚏。

怀孕了不好吃药,她只能不停地喝水,希望自己有够靠白开水排毒赶紧好起来。

担心老太太责备,她甚至不敢让第二个人知道自己感冒的事,谎称自己太困,一直窝在卧室内。

今天是周末,南宫宸不用上班,吃早餐的时候他就在疑惑老夫人在白慕晴没有下来吃早餐的情况下,不但没有像以往一样发脾气,甚至连一句责备的话都没有。

吃过早餐,南宫宸在经过白慕晴卧室的时候略一迟疑后推门走了进去。

白慕晴原本坐在床边画画,听到开门声后立刻将手中的铅笔一扔,转身爬到床上捂好被子装睡。

南宫宸推开门,刚好看到她将被子盖在自己身上闭上眼睛的那一幕。

习惯性地眉心一拧,他迈步走到她床前站定,冷声道:“别装了,给我起来。”

原来是他?白慕晴无语地翻起白眼,同时从床上翻身坐起,一边走回画架前一边低咕道:“怎么进门也不说一声,我还以为是何姐呢……阿嚏……。”

她很适时地打了个喷嚏,顺手抄了张纸纸拧了拧鼻子。

“吃药了没有?”南宫宸看到她这样子就知道肯定是感冒了,穿着裙子吹了一晚上的冷风,不感冒才奇怪了。

“吃了。”白慕晴随口胡谄了一句。

“吃的什么药,拿来我看看。”

白慕晴怔了怔,讶然地抬起小脸盯着他,不是吧?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关心自己了?连吃什么药都要关心?

“呃……。”怎么办?她压根就没有吃药啊,而且连药箱在哪都还不知道呢。

“明明没吃是吧?”南宫宸双手环胸,一副审判官的表情:“白大小姐,还记得我说过我最讨厌什么样的女人么?”

“满口谎言的。”白慕晴耷拉下脑袋:“对不起……我吞不下药丸,所以……。不过我有喝很多很多的白开水,相信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很多很多的白开水也不及药丸来得有用,你应该知道我不能感冒,难道你想将病菌传染给我?”南宫宸说着走回柜子前,从里面拿出一盒感冒灵片扔到她怀里。

“我……不是。”白慕晴开始有些心急起来。

她知道南宫宸不能感冒,一感冒就容易犯病,可她是个孕妇,而且现在还是宝宝发育的关健期,根本不能吃西药啊,怎么办?

“不是就赶紧把药吃了!”南宫宸语气严肃了一层。

“我……我真的吃不下……我最怕的就是吞吐药丸了……。”

“难道我想要我喂你吃?”

“不是。”白慕晴虽是这么答着,却依旧没有吃药的丸的动作,南宫宸如是往前一步将药丸从她手里抢了回来,然后打开盒子从里面抠出几粒药丸。

他一手端着白开水,一手拿着药丸在向她逼近。

白慕晴往后退了一步,又退了第二步,最终被她逼至角落。她不停地摇头,语气从抗拒到哀求:“不……我不吃……死也不吃。”

向来霸道惯了的南宫宸何曾被人如此反抗过,心里难勉不快,征服她的欲望也越发的强烈起来。

况且事情已经发展至这种地步,如果他突然妥协的话,那他以后在这个女人面前还有什么威严可言?

“你到底吃不吃?”

“我真的吃不下……。”白慕晴快哭了,因为她了解南宫宸,只要是他决定的事情谁也改变不了,自己再继续反抗下去的话只会惹火他。

南宫宸果然火了,将手中的水杯往旁边桌面上一放,手掌扣住她的手臂用力一拽,白慕晴瞬间便被他拉入怀中。

他的手掌上移捏住她的下颌,强行将她的嘴巴捏开,另一只手将药丸塞入她的口中。

嘴巴被迫一张一合,白慕晴感觉到药丸在自己的喉咙上卡了一下后,便下去了。

是的,下去了。

她用手掐住喉处,一边拼命地咳着一边用惊恐的目光瞪着他,他做了什么?他把感冒药强喂入她的胃里了?这个天杀的王八蛋!

“南宫宸你这个浑蛋!你怎么可以这样逼别人做自己不喜欢做的事情?你以为你是谁啊?我吃不吃药凭什么要让你来决定?!”她扑上去,一边疯狂地用手捶打他的胸膛一边叫嚣着,又急又气的她泪水瞬时便流了下来。

南宫宸抬手抓住她的手腕,冷笑:“不是说吞不下去么?”

“你……我恨你!恨死你这个王八蛋了!”白慕晴气得低头一口咬在他的手背上,南宫宸痛得低呼一声,本能地甩开她。

“我不吃!我就是不要吃药……!”白慕晴一边哭着一边用手指去抠自己的喉咙,试图将药丸从胃里抠出来。

大概是抠得太用力了,胃时一阵翻江倒海的难受起来,她奔向洗手间的洗手台上,胃里的东西却怎么也吐不出来。

南宫宸看到她明明已经很痛苦了,却还是不放弃地用手抠着自己的喉咙,被她这副执拗的样子惹火了。一把将她从洗手台上拉了起来,怒道:“够了!”

他的怒火中夹带了些许歉疚,没错,就是歉疚。

原本只是好心想让她的感冒快点好起来,所以才会逼她吃药的,没想到她的性格这么固执非要跟他一杠到底。

他南宫宸不认输,也从不示软,他如愿以偿地逼她服下药丸,他赢了,却感觉不到丝毫赢的喜悦。

白慕晴彻底地被他惹火了,挣扎着不想让他碰自己,一时间,两人拉扯不休起来。

自从知道白慕晴怀孕后,老太太就对白慕晴的人身安全极为敏感,刚听到动静后便立马赶上来了。

她一走进来就看到两人在浴室里面拉架子,吓得怒吼一声:“你们在干什么!”

浴室内的二人被这一声吼震慑住,同时停止了拉扯。

老太太看到白慕晴两眼泪汪汪以及衣衫凌乱的样子,气得差点没背过气去,忍不住又冲她吼了一声:“白映安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此时的身份?!”

白慕晴知道她指的是自己怀孕的事情,怀孕了还在这里打架,也难怪她会这么生气了,可是……她也不想的呀。想到刚刚南宫宸的行为,她又委屈又难过地抽泣起来。

南宫宸淡淡地瞥了她一眼,对老太太道:“奶奶您别生气,我没事。”

“谁管你有没有事啊?”老太太习惯性地扬起手掌在南宫宸的头上拍了一记,怒道:“都多大人了,还在这里打架,告诉你多少次了夫妻之间要和睦相处。”

老太太说完,转向白慕晴问道:“他打你了?伤到没有?”

白慕晴摇摇头,不吭声。

南宫宸讶然地看着老太太,什么情况?奶奶什么时候关心这个女人多过他了?换成以往,不管是谁的错奶奶都会不分青红皂地把错归咎到对方身上,怎么今天……。

他又看了白慕晴一眼,不过是逼她吃几粒感冒药,至于哭成这样么?

“你到底伤到她哪了?使她哭成这样?”老夫人不放心地责问了南宫宸一句。

没有了老夫人的偏袒,南宫宸瞬间温顺了不少,张了张嘴道:“不就……强迫她吃了几粒感冒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