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8章 不会有影响/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什么?你强迫她吃药了?”老太太又是一声尖利的叫嚣,随即迈步走上来,抬手又是一下拍在他的头上:“既然她不想吃就算了,干嘛要逼她?下次再这样我收拾你。”

南宫宸皱眉。无比抗议地唤了声:“奶奶……。”

“没事别在这里杵着了,赶紧回自己房间去。”老太太冲他说了一句。

如此莫明其妙的老夫人南宫宸还是头一回遇到,他也不想再呆下去了,最后看了白慕晴一眼,脸色阴郁地往卧室门口走去。

南宫宸一走,老夫人便立刻走过来,打量着白慕晴情急地问道:“药到底吃了没有?”

白慕晴小心翼翼地点了一下头:“吃了。”

老夫人一听这话,气得倒吸口气。

“奶奶,对不起,大少爷他力气太大了,我根本反抗不了。”怀孕初期就吃了感冒药,白慕晴自己心里也担心啊。

看到老太太这副担忧气愤的样子,原本就害怕出事的她更加心慌起来了。

老夫人气结:“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要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怎么突然就感冒了呢?”

白慕晴心虚地垂下头去,她自己不敢告诉老夫人自己会感冒是因为昨天在江边吹风了。

何姐扫了白慕晴一眼,上前挽住老夫人的手臂安抚道:“老夫人。这种事情您生气也没用,也许没有您想象的那么糟呢?还是先让医生过来为少夫人诊断一下吧。”

老夫人深知这一点,只好让何姐打电话让家庭医生尽快过来一趟。

家庭医生很快就赶过来了,看了白慕晴吃的药后。安抚起老夫人:“夫人您放心,这种感冒药对胎儿影响不是很大,而且少夫人只吃了三粒,应该不会有问题的。”

“应该……?”老夫人睨着他:“那就是还会有了?”

“老夫人,是药三分毒,即便是普通人吃了药进去多少也会有影响的,只是因人体质罢了。”医生说完。接着添了一句:“我看少夫人体质挺好的,能吃能喝跟闲人没什么区别,所以我认为不会有影响。”

听到医生这么说,老夫人稍稍放了一点心,但依旧有些担忧道:“就没有什么化药的东西可以吃吃么?”

“有的,一会我给少夫人开一点过来。”医生说道。

医生走后,何姐见老夫人依旧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笑着说了一句:“老夫人,扭说孕吐不严重的都生儿子,我猜少夫人这胎肯定是个儿子。”

老夫人轻叹口气,道:“那也得健康才行啊。”

“健康,医生都说肯定健康。您就别忧心了。”

老夫人点了一下头,随即盯着床上的白慕晴严声道:“从今天起多穿点衣服,天气凉了要注意点保暖,别又生病了。”

“我知道了,奶奶。”白慕晴低眉顺眼地应了声。

*****

好在这一次感冒并不严重,吃过医生开的中药冲剂后,白慕晴的感冒便慢慢好起来了。

晚上,南宫宸一脸狐疑地打量她一番,终于问出了心底的疑惑:“最近你跟奶奶相处得不错?”

白慕晴还在为早上的事情生气,并不搭理他。

她坐在画架前,一声不吭地用铅笔描绘着小粒的样子。她答应过会给小粒画一幅素描,然而直到小粒走的那一天她都没能完成他这个小小心愿,想想都觉得惭愧极了。

明天就是小粒的头七,她要把素描画好送去给他,让他在下面不会觉得孤单。

小粒曾经说过,只要有她送的画陪着他,他就不会觉得孤单。

南宫宸站在她身侧,看着她一丝不苟地画勾勒着小粒的模样却不搭理自己,有些悻悻然的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还是头一回有女人敢给他摆脸色的呢,眼前这个女人真是打破了他太多的第一次。只是虽然意识到了这一点,可他却并未发火,而是改口问了一句:“什么时候也给我画一张?”

他这是在搭讪吗?南宫宸自我寻问了一句,他什么时候沦落到要去讨好搭讪一个女人了?太不应该了!

为了捡回自己差一点丢失的自尊,他紧接着又改口:“去给我放热水,我要洗澡。”

白慕晴被他这连续跳跃的思维弄无语了,不过她并未像往常一样乖乖伺候他,手里依旧挥动着画笔凉凉地说:“不好意思,我没空。”

“白映安你什么意思?”南宫宸被她刺激到了,一所揪掉她手中的铅笔瞪着她:“跟我玩置气是吧?你最好考虑清楚到底要不要这样置下去。”

“我考虑清楚了!”白慕晴抬手将铅笔从他手中抽了回来:“南宫大少爷,从今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咱们井水不犯河水!”

“你确定?”

“确定!”

“你……。”

“我什么?有种你再把药塞我嘴里?”白慕晴气愤地睨着他。

南宫宸扫视她一眼,嗤笑一声:“如果不是我把药塞你嘴里,你的感冒能好得这么快?”

白慕晴无语了,这男人还真是懂得找功劳呢!

不过他说得好像也有点道理啊,如果不是他逼她吃下那三颗药丸,单靠医生开的中药冲剂,她的感冒肯定是好不了那么快的。

况且他又不知道她怀孕,逼她吃药也是为了让她的病尽快好起来,这么一想他虽然霸道了点,但也不是那么不可原谅啊。

不对,她怎么又开始立场松动了呢?怎么能自己为自己找原谅他的借口呢?这万一他逼自己吃进去的是阿莫西林之类的药片,那她不是要立刻冲去医院洗胃了?

“大少爷,你可以出去了。”白慕晴面无表情地扔给他一句,低头继续画自己的画。

南宫宸也没耐心跟她在这里磨蹭,转向往书房走去。

*****

第二天,白慕晴来到小粒的墓前,也将画好的素描带给了他。

“对不起,这画完成得有点迟。”她轻吸了一下鼻子,努力地绽开放出一抹笑意:“小粒不会怪白老师的对不对?”

对于小粒,她除了愧疚还有遗憾,遗憾没能在他活站的时候把画送给他。

在墓园里陪了小粒一阵,白慕晴便转身往墓园门口走去。

在墓园门口她看到一辆熟悉的车子,眼底闪过一抹讶然,她将脚步一拐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慕晴……。”林安南推开车门下车,追了过来道:“你先别走。”

白慕晴在心里翻了一个白眼,真是哪里都有他,看来想当作看不见他都难了。

她回过头去,脸上笑得极度虚伪:“林少,真巧,有事么?”

“我刚刚去孤儿院找你,听孩子们说你到墓园来了,如是就赶过来了。”林安南笑笑道。

白慕晴一听他这话立马就恼火,连虚伪的笑容也装不出来了,瞪着没好气道:“林少爷!你找我做什么啊?我不是已经说过了吗?我对你没兴趣,还有,你是不是不彻底将南宫宸惹毛就不死心啊?”

“慕晴……。”

“我提醒你一句,惹毛南宫宸不会有好下场的,你自己好自为之吧!”白慕晴说完便要转身离去。

林安南冲着她的背影说了一句:“我找你有正事。”

白慕晴脚步一顿,回身睨着他:“什么事?我给你三分钟说清楚。”

林安南迈步走上去,在她面前站定后不说正事,却盯着她一本正经地说:“我不想惹表哥生气,也没想过要跟他抢女人,如果你和他能够恩爱一辈子,那么我也绝对不会去破坏你们。可现在你跟他是什么情况你自己心里清楚,等到你和映安身份互换的时候,你跟他就再无瓜葛了。”

白慕晴双手缓缓地捏紧,又在跟她重复这事了,这件她不想面对却又不得不面对的事情!

“我也说过,就算我跟他以后再无瓜葛,也不会跟你有什么关系。我和你之间,早在你改投白映安怀抱的时候就已经结束了。如果这就是你说的正事的话,很抱歉,我不觉得这是正事,也不觉得有跟你这个不相关的人一起讨论它的必要。”

“慕晴。”林安南见她又要走,情急之下伸手拉住她。

白慕晴气结地瞪了他扣在自己手臂上的大掌一眼,恼火道:“林少爷,你想像上回一样被不怀好心的人拍照上报吗?”

“拍就拍,大不了再找映安出来澄清一下。”林安南不以为然。

“你……。”

“我什么。”林安南嘲弄地一笑:“白映安现在一天到晚做着她南宫少夫人的美梦,这种对她有益的小忙她乐意得很。”

“林少爷,麻烦松手。”白慕晴暗暗决定如果他再不松手,她就一口咬下去了。

林安南果然松了手,却依旧挡住她的去路道:“好吧,我跟你说一下正事,听说你前些天回燕城了?”

“这好像也不关你的事吧?”

“是不关我的事,不过我记得你一直在寻找你外婆的死因,我最近刚好有空,可以帮你调查这件事情。”

白慕晴心下微微讶然,这件事情她以前确实跟林安南提过,只不过当时林安南并没有太放在心上。毕竟拆迁死人是常有的事,谁也不觉得奇怪。

当初都不主张帮她调查,现在却说要帮她调查?

“不用了,我自己会去调查。”白慕晴漠然道,她可不想因为这事又跟林安南扯上关系。

这一次,她直接用手将他的身体推开,往墓园外头走去。

林安南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感觉到了她浓浓的疏离,心里不禁有些挫败。

只是白慕晴越是疏远他,他反而越想征服她,这大概就是男人所谓的征服欲吧。

不过他并不担心,女人是什么生物他早就摸透了,都是水做的,他不相信凭着自己不懈的努力会打动不了她。

林安南的车子在白慕晴身侧停下,车窗缓缓落下,他冲着白慕晴道:“这里离市区太远,没有出租车过来。”

“那又怎样?”

“我送你回去。”

“不必了,我已经叫司机过来了。”白慕晴扭头扔给他一句后,抬手捂住自己的双耳,再也不想听他多说一句。

林安南跟了她一段,最终没有再强迫她,提高车速将车子开远。

*****

虽然拒绝了林安南的好意,不过被他这么一提,白慕晴心里又将外婆被逼死这件事情挂念上了。

她坐在露台上,手里捧着水杯静静地沉思着。

其实之前她有想过去调查这事,不过母亲朱慧却生气地将她责备了一顿,大概意思是连舅舅自己都不追究这事了,她又管什么闲事。

被母亲这么一制止,又遇上了这么一大堆事,她只好将这事放下了。

况且她现在连买走朱家小院的人是何方神圣都不知道,根本不知道从何查起。

桌面上的手机响起信息声,是白映安专用的号码发来的,信息只有短短的两个字‘日记’,只用两个字她就明白过来了。

她拿起手机回了她一句:“我知道了。”

写日子成了她现在每天必备的功课,一天都不能落下。

她放下水杯回到卧室将手提电脑拿了出来,开机,然后开始将自己这两天的点点滴滴记录下来。

想想她跟白映安已有好长时间没见了,也不知道她的准备工作做的怎么样。三个月的时间,似乎很快就会到来。

“真没看出来,你还有写日记的嗜好。”身后突然响起一个泛着嘲弄的声音。白慕晴被吓了一跳,本能地合上电脑,随即转过身来没好气地瞪着他。

“干嘛这么慌张?不就是几句流水帐日记么?”南宫宸不屑地睨了一眼被她合上的笔记本电脑。

又不是写情书,至于这么大反应么?

白慕晴暗松口气,心下暗自庆幸他看到的只是自己写日子的文档,并没有被他看到发送日记的一幕。

她故意眉眼一挑,责备道:“大少爷!下次进我房间的时候能不能先敲门?”

“我已经敲过很多遍了,是你自己一直听不见。”南宫宸说得很无辜:“再说,我进我自己的房间,用得着敲门么?”

“现在这间房是我在住,所以你每次进来必须敲门。”

“OK,我下次会敲大声一点的。”他走到另一张椅子上坐下。

白慕晴不自觉地往旁边靠了一些,扫视着他:“你干嘛?有事么?”

“奶奶怪我不抽时间陪你,我只好上来了。”南宫宸回视着她:“怎么?不欢迎?”

“还用问么?百分百不欢迎。”

“行,那我走了,”南宫宸说着便从椅子上站起。

白慕晴见他果真要走了,心里却又生出一丝不舍,情急之下抬手拉住他的手腕。

拉了他才惊觉自己似乎又在自讨没趣了,她在干什么?在舍不得他吗?怎么能对一个完全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男人依依不舍?

“那个……麻烦帮我倒杯水。”她用下颌指了一记放在桌面上的水杯。

这个理由……应该还好吧?

南宫宸随着她所指的方向望去,她的水杯确实已经空了一半,不过……。

“你在让我给你倒水?”他眉心微皱。

好大的口气。

白慕晴也觉得不可能,这话本就是不经大脑说出来的,如今被他这么一反问她便也觉得自己提了一个很不可思议的条件了。

“怎么……不可以?”她硬着头皮反问。

“你觉得呢?”南宫宸冷笑:“这辈子除了奶奶,我还没有给别人倒过水呢。”

“倒杯水又不是很辛苦的事情,就给她倒一杯呗。”说这话的不是白慕晴,她也没这个气魄去说这种话。

两人同时回过头去,看着老夫人在何姐的陪伴下缓缓地走了进来。

“奶奶。”白慕晴从林子上站起,礼貌地冲她点了一下头。

老夫人瞟了她一眼,望着南宫宸道:“虽然做事要有原则,但偶尔破例一下也没什么,太端着拿着反而觉得累。”

虽然南宫家从来就没有男人伺候女人的先例,不过谁让白慕晴现在是国宝级身份呢?她风在可是怀着她南宫家的子嗣呢。

南宫宸讶然地打量着老夫人,这话也不像是她会说的啊?奶奶最近实在是太反常了。女序找技。

虽然白慕晴脾气好,任劳任怨,伺候人也很周到,但也不至于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俘获了奶奶的真心吧?

这个女人的魅力有如此之大?南宫宸突然意识到自己在很多事情上,好像也受这个女人影响。

不得不承认,她就是有这个能耐!

老夫人故意转向白慕晴,用责备的语气对她道:“你也是,另一天到晚闷在房里,大少爷娶你回来不是当摆设的。”

被点到名的白慕晴怔了怔,望着她:“奶奶的意思是……。”

“大少爷工作一周已经很累了,周末的时候难道你不该陪他四处走走散散心么?”老夫人表面上像是在关心南宫宸,实则是在关心白慕晴。

从燕城回来后,白慕晴除了去参加过一次宴会后看过一次小粒,几乎都是在房间里度过的,如此下去不闷出病来才怪。

白慕晴自然能听出老夫人话里的意思,她偷偷扫了南宫宸一眼,不吱声了。

南宫宸担心老夫人又逼自己跟白慕晴一起出门,忙道:“奶奶,我今天不打算出门,想在家里休息一下。”

“医生说了,你需要多出去活动活动才不那么容易犯病。”老夫人说。

这是实话,医生确实有劝过南宫宸别把自己搞得太累,要多出去散散心,可是南宫宸从来就只对工作有兴趣,几乎不出去休闲活动。

所以不管是为了白慕晴和胎儿好,还是为了南宫宸好,都很有必要将他们轰出家门去。

“去吧,让老王送你们到街上逛逛。”老夫人添了一句。

老夫人口口声声都是为了他好,南宫宸想拒绝都不行了,他不吭声了,转身往卧室门口中走去。

老夫人转向白慕晴,冲她使了个眼色:“快去。”

白慕晴如是起身跟在南宫宸身后离开卧室。

南宫宸对逛街没有丝毫的兴趣,所以当老王问他想逛哪里的时候,他只丢给他一句:“这事不用问我。”

老王如是改为问白慕晴,白慕晴想了想,逛街确实没什么意思,而且也没有什么东西好买的。

“要不去海上乐园逛逛吧。”她说。

那个地方她跟林安南去过,是个很适合休闲的地方。

见南宫宸没有反对,老王如是将车子往海上乐园开去。

海上乐园在西海岸边上,里面各式娱乐设施齐全,饮食也齐全,到这里玩的很多都是情侣,每一对都是儿挽着手,肩并着肩,看得白慕晴好生羡慕。

就她和南宫宸这种关系,压根就不该往这里扎堆的。

不过既然都已经过来了,也不可能就这么回去,四周有不少的女孩都在往南宫宸身上行注目礼,也不知道是不是认出他的身份。

为了让那些女人死心,白慕晴快步追上南宫宸的步伐,抬手挽住他的臂弯。

南宫宸低头扫了她一眼,并未甩开她。

白慕晴如是放下心来,笑盈盈地问了一句:“我们去玩点什么好呢?坐船?不行,我怕我会吐,要不去看看海景好了。”

她兀自计划着,南宫宸依旧没有反对的意思,反正他对这里的一切都没兴趣,随便她干什么都行。

二人刚通过一条小马路,来到海上乐园的小广场时,白慕晴的脚步突然一停。

南宫宸感觉到她的停顿,扭过头去,便看到她正在对着一个甜品站流口水。

白慕晴已经好久没有吃过冰淇淋了,而且是她最喜欢的牌子,她正在纠结着要不要买一只过过瘾。

只是一只冰淇淋,对宝宝应该不会有什么影响吧?她在心里暗暗说服自己。可万一有什么事的话,那她会一辈子都恨死自己的嘴馋的。

“你到底要不要去买?”南宫宸睨着她,不明白一只冰淇淋怎么也值得她考虑这么久。

白慕晴舔了舔嘴唇,决定还是忍了。

刚好在这个时候,一个孕妇在老公的陪同下一边从甜品站里走出来,一边高兴地舔着手中的冰淇淋。

人家都敢吃,自己也吃一只算了,终于找到理由安慰自己的白慕晴点头:“我要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