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9章 车祸/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要吃就去买。”南宫宸说。

白慕晴无语,人家都是老公去排队,老婆在一旁等吃的。

似是看出了她的想法,南宫宸挑眉:“怎么?你还想让我去给你买?”

“不应该么?”她问得有些无语。这个臭男人,难道不觉得那些正在排队给女朋友买冰淇淋的男人都很有魅力么?

南宫宸看了看队伍,又看了看她,最终也没能拉下脸去给她买冰淇淋,而是扔给她一句:“你还可以选择不吃。”

就知道会是这种结果,白慕晴也不指望他能帮自己去买了,如是抬头问了句:“那你要不要吃?”

“我不吃。”南宫宸拒绝得毫不考虑。上回被她带着吃过一回小吃,他已经受过惨痛教训了,怎么可能还跟她吃这些不健康的食物?

“不吃拉倒,我自己吃。”白慕晴冲他伸出手,食指和拇指相互搓了搓。

“什么?”南宫宸不解。

“钱啊。”

“你自己的钱呢?”南宫宸虽是这么问着,但还是从口袋里面掏出钱递给她。

对钱方面他从不吝啬,也从不会在这一点上限制她。

“我的钱包忘带了。”白慕晴接过他的钱包便往甜品站走去。

队伍前面有四五个人在等,百无聊赖的白慕晴手里把玩着南宫宸的钱包。然后将钱包拿起来欣赏打量。

黑色的钱包,款式并没有多特别,但拿在手上的手感特别舒服。一看就知道是很好的货色。

她将钱包打开,里面除了一些散钱外并没有多余的东西,一张身份证,一张金卡。别的便没有了。

有钱人都喜欢刷卡,但钱包里面空成这样还是有点太不像话了吧,还不如不带的好。

翻开最里面那一格,白慕晴终于找到南宫宸携带它的意义了。

那是一张小小的照片,照片中的女孩唇红齿白、浅笑嫣然,正是他手机相册里的那张照片!

再度看到这张相片,白慕晴心里仍会蓦然抽紧。怎么又是她?怎么无处不在都是她?

南宫宸!这个女人在你的生命中就那么重要吗?她在心里苦笑。

“小姐,请问您想要点什么?”服务员的声音打断她的思绪,她轻吸口气,从钱包里面拿出二十块散币道:“麻烦给我一个原味的冰淇淋。”

“好的,请稍等。”服务员收了钱后给她挖冰淇淋去了。

从服务员手中接过冰淇淋后,她从队伍里面走出来,正浴转身离开甜品站,从甜品站里面走出来的一个人影突然不小心往她身上撞了过来。

“小心!”那人的女同伴低呼一声,将那人往旁边一扯。

白慕晴也本能地往旁边避了一避,然而,她手中的雪糕球还是蹭到了对方的身上,将人家的黑色毛衫撞出了一块奶油渍。

“呀。你这人怎么这么不小心啊?”同伴低呼一声。

明明就是她们从里面出来撞到她的,白慕晴在心里暗想。不过对方的衣服确实被自己弄脏了,不管是谁的错估计都挺郁闷的吧。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她歉疚地冲对方低了一下头。

女同伴拿出纸巾帮她擦拭,奶油渍却越擦越宽,白慕晴虽然没有看到她的表情,可光想着就知道对方肯定很不高兴了。

正纠结着该怎么退场,前方突然响起一个温柔的声音:“没关系,是我不小心撞到你了。”

如此通情达礼的女子?

白慕晴讶然地抬起脸蛋,目光挪到对方的脸上。

下一刻,她怔住了。

这一次不同上回在燕城,在燕城的时候只是远远地、隔着无数的行人看到她,甚至连面容都没有看清楚就一眨眼没了。

可是今天,这个女人就站在她面前,离得如此之近!

纤细的身材,如雪的肌肤,清秀的面容……不就是南宫宸手机相册里的那个女子么。

难道上次见到她不是南宫宸的幻觉,而是她真的回来了?

白慕晴怎么也没想到有生之年自己还能见到这个纠缠南宫宸半生的女人,且跟她离得如此之近。

唯一和上次相同的,就是等她回过神,一转眼之际,这个女人又如同凭空消失了一般。

她怔了怔,环视一眼四周后本能地转身追了出去,然而四周已经没有了那个女人的身影。反倒是南宫宸缓步走过来,扫了一眼那女子离去的方向问道:“刚刚和你在一起聊天的女孩是谁?朋友?”

甜品站里人很多,他是透过人群隐隐约约看到她在跟两名女子交谈的,因为白慕晴跟对方是对立站着的,刚好挡住了他的视线。他看不清那个女人的容貌,却看到了她匆忙离去的背影是那么的熟悉。

明明说好在燕城是最后一次因为她发疯,可再次遇到,他还是无法自控地疯了。

“她……。”白慕晴抬头望着他,张了张嘴道:“就是你在燕城商业街遇到的那个女人……。”

她的话尾还在嘴里,南宫宸已经转身快步往那位女子离开的方向走去。

白慕晴顿住,看着他迅速离去的背影,情急之下追了上去:“宸少!你上哪去?”

四周人来人往,有那么一些嘈杂,南宫宸也不知道是真的没听见她的呼唤还是故意不理会,总之他的脚步一刻都没有停下的意思。

白慕晴突然觉得自己有些笨得可笑,谁会像她一样傻,明明知道南宫宸忘不掉她,还傻傻地告诉他那个女子就是燕城商业街遇到的那位?

到底是她太单纯了还是太蠢了?

南宫宸的步伐比她大,走得也比她快许多,她又急又恼地追在他的身后大声质问道:“你又要去找她了吗?你说过从今以后不会再做这种傻事的,你……啊……!”

白慕晴腿上被什么东西猛撞了一记,身体顺势跪倒在地上。

“喂!找死吗?”急刹停下的车子安静了片刻后,从驾驶室内探出来一名男子,对着白慕晴就是一通骂。

白慕晴这才惊觉自己已经来到马路边上了,而且还不顾危险地闯了红灯。然而她此刻关心的不是自己剧痛的膝盖,而是南宫宸越过马路渐渐没入人群的身影。

“宸……你给我站住!”她挣扎着想要从地上爬起,膝盖上的疼痛却让她一下跌回地上。

司机仍在车厢内骂骂咧咧,大概是希望白慕晴能够意识到错误自己站起来走人,看到她站不起来,车头一拐将车子开跑了。

“少夫人。”老王突然跑过来,弯腰将白慕晴从地上扶起,打量着她关切地问道:“少夫人您怎么样?伤到哪了?”

“我没事……。”白慕晴疵牙裂齿地捂着自己的膝盖,手指却指住马路对面道:“大少爷他……。”

“少夫人您都流血了,就别管大少爷赶紧上医院去吧。”老王扶着她往旁边的停车场走去。

车子驶离海上乐园时,白慕晴的目光仍旧透过车窗死死地盯着马路那边,尽管南宫宸的身影早已经看不到。

*****

一个小时后,白慕晴被安排在普通病房内。

一场小小的车祸让她膝盖破皮,流了不少的血,目前还不能行动的她只能躺在病床上。

老夫人一听到老王说白慕晴出了车祸,吓得魂都去了一半,这会刚好赶到医院的她先是对白慕晴一顿嘘寒问暖,然后又是抓着主治医生一通求证。直到主治医生一再保证白慕晴的腿只是皮外伤,胎儿未受影响后,她才终于放下心来。

听着仪器内传来的剧烈心跳声,老太太松了口气扭头盯着何姐道:“和上回听的一样对不对?”

“对,孩子还是好好的,老夫人只管放心吧。”何姐笑盈盈地安慰道。

放下心来的老夫人终于再度将目光转向白慕晴,表情瞬间变得冷漠。

每次都是这样,先关心完她和孩子后再来教训她,白慕晴低下头去,她甚至可能猜到老夫人接下来会责备些什么了。

“对不起,奶奶,是我自己不小心。”她主动道起了歉。

老夫人瞪站她气愤地责备道:“这才两个月不到呢,你不是感冒就是车祸,十月怀胎那么长,真不知道你还会再弄点什么意外出来!”

“我以后会注意的。”

“你每次都这么说!”老夫人仍是一脸的气愤:“你是不是非要逼我把你软禁起来才能消停?”

“不要,奶奶。”一听到软禁,白慕晴立刻乞求道:“以后我会尽量少跟大少爷出门,尽量照顾好自己。”

是的,以后再也不跟那个臭男人出门了,和他出门每有一回是顺利的。她现在算是明白了,男人的心不在自己身上的时候,自己在他眼里根本就是连粪土都不如。

他的心里眼里只有他的朱小姐,只有她!

想着想着,她的泪珠儿便突然滚了下来,也不知道是出于委屈还是生气。

老太太见她泪眼汪汪的样子,也不再责备了,缓和了一下口气道:“你好好休息吧,别想太多了,宸那边我会处理。”

白慕晴点点头,用手摸了一把眼里的泪珠,侧过身背对着她。

其实她并不是个爱哭的女人,从小到大经历过的种种磨难早就将她磨练成坚强的女汉子性格了,可是今天却为了一个不重视自己不爱自己的男人流下眼泪。

这样的自己,她何偿不讨厌?

白慕晴躺在病床上睡着了,睡得还算安稳,就连南宫宸进来了都不知道。

她仍然是背对着门的,缠着纱布的腿露在被子外面,南宫宸扫视着病床上的她,眼底不自觉地滑过一抹愧疚。

他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显然是赶过来的。

他的目光一转,落在何姐身上问道:“她怎么样了?”

“被车撞了,幸好没有伤到筋骨。”何姐说。

南宫宸点点头,稍稍放下心来。

“大少爷,这里交给小绿照顾就行了,您回去休息吧。”何姐说完顿了顿,接着说:“老夫人很生气,您回去的时候注意点。”

南宫宸想了想,点头:“好。”

他也不会照顾病人,更不会陪病人,此时也没有任何的心思留在医院陪白慕晴。略一迟疑后,他转身往病房门口走去。

病房的门重新被合上,白慕晴幽幽地睁开双眼,在南宫宸开口问何姐的时候她就醒过来了,南宫宸只在她的房里呆了不到三分钟就离开,这速度还真是挺快呢。

她甚至都没有来得及问问他找到他的女孩没有,这好几个小时的时间里,他应该能找到了吧?

******

南宫宸回到南宫家,踏入客厅时并没有看到老夫人的身影。

他低头看了一眼不太整洁的自己,觉得有必要先回房换套衣服,省得惹老夫人不痛快。

他刚上到二楼,经过起居室的时候意外地看到老夫人正在里面喝茶。他扫了一眼四周,并没有第二个人在场,很显然,老夫人是刻意在等他回来的。

“奶奶。”他脚步一拐,迈步走了进去。

“终于舍得回来了?”老夫人缓缓地从沙发上站起,迈步行至他的面前站定后,扬手狠狠地一巴掌甩在他的脸上。

不同于平日里的一巴掌甩在他的后脑或者肩膀,这次老夫人是甩在他脸上的,这代表着老夫人这次是真的生气了!

南宫宸并没有反抗,而是垂头立在原地等级待着老夫人的责骂。

“当初你为了那个女人顶撞我,忤逆我,这些我都忍了,因为已经过去了。可是事隔这么多年,你居然又为了她不顾映安的死活,为了她在外面一失踪就是这么大半天,还把自己折腾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你看看你自己像话么?”

南宫宸讶然地抬起头来,眉头轻锁:“白映安告诉你的?”

“谁告诉我的是重点吗?”老夫人说着又要甩他一巴掌,可最终还是没能舍得下手。

当她听到老王说南宫宸是为了追那个女人才害白慕晴出车祸受伤时,气得立刻命人将他找回来,然而不管她怎么拨电话,他就是不接。

“我告诉你南宫宸!五年前我对你们两的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是因为你们彼此相爱,我才不反对你把她养在身边。可是后来是她自己嫌弃你,离开你,这个女人的人品已经很明显连当你的情人都不配了。事隔这么多年,如果你今天还敢跟她继续有牵扯,我绝对不会原谅你,更不会饶了她!”

老夫人狠狠地吸了口气,平复了一下怒火才接着道:“我就不明白了,我们南宫家怎么就出了你这么个没出息的男人,C城什么样的女人没有,非要一直对一个抛弃过自己的女人死心踏地!”

“奶奶……。”

“你敢再去找她,以后就别再叫我奶奶!”老夫人打断他,冷声道:“你还不明白么?那个女人当初听信传言后连招呼也不打就消失了。现在发现你其实并不像传言中克妻,嫁给你不但不会死,还能活得好好的,如是又跑来勾引你了。这种自私自利,贪慕虚荣的女人你要来干什么?”

“她从来就没有试图勾引我!也并没有回来找我。”南宫宸忍不住反驳道:“当初她所做的选择,不是世间所有女子都会做的选择么?她也不过是个普通的女人罢了。难道你还指望她在明知道嫁给我会死的情况下还坚持嫁么?”

“如果她是真心爱你,就不会被一个传言吓跑!”

“真爱不一定非要为对方去死,这是对自己生命的不负责任!”

“好了!”老夫人才没心思跟他在这里探讨爱情的真谛,不耐烦道:“总之我警告你,你在外面养多少个情人我都不管你,但我绝不容许你再跟那个女人有来往,因为她不配!”

“还有,别忘了白映安是你的妻子,麻烦你分一点心思放在她身上。”

“奶奶,是你说白映安她迟早要离开南宫家的,既然她注定要离开,那我为什么要把心思放在她身上?”南宫宸说完,突然冲她嘲弄地一笑:“还有,王大师让我去找的那个命定情人,我很好奇如果我真的把她找出来了,你们会怎么做,是不是不管她有什么瑕疵你们都会接受她,然后把白映安赶出南宫家。”

“你什么意思?”老夫人皱眉。

“我的意思是,如果那个传闻中的命定情人是您最讨厌的女人,您还会接受她么?”

“当然了。”老夫人答道。

她当然会接受,只要是对南宫宸帮助的,无论任何人她都愿意接受,不过目前首先要做的就是让白慕晴把孩子生下来。

“那就好。”南宫宸点点头,转身往起居室门口走去。

“站住!”老夫人突然叫住他。

南宫宸脚步一停,转过身来:“奶奶该说的都说了,还有什么事?”

“映安现在在医院里,你过去陪着她。”

南宫宸皱眉:“不是有小绿在么?”

“小绿是小绿,你是你,映安是国为你受伤的,难道你不应该过去陪陪她么?”

南宫宸迟疑了一下,被迫点头答应:“好,我会去的。”

******

晚上,南宫宸果然来到了医院。

他到的时候,白慕晴正坐在窗台前无聊,看到他,她脸上并没有惊讶,仿佛早料到他会来一般。

南宫宸扫了一眼她缠着纱布的左腿,面色平淡地问了一句:“伤口还疼么?”

“不疼了。”白慕晴望着他,努力地摆出微笑:“这点小伤根本不算事,大少爷不用浪费时间到这边来的。”

“你是这么想的?”南宫宸唇角微欣,露出嘲讽的神色。

“不然呢?”

“如果你真这么想,就不用向奶奶告状了。”

“告状?”白慕晴不解。

南宫宸看到她佯装无辜的样子,心下升起一抹厌恶:“你想利用奶奶来逼迫我放弃她?那么我就提醒你一句,只要我想,就没有人能阻止我喜欢任何一个女人,你最好别把如意算盘打到她老人家那里去。”

在车祸的事情发生后,白慕晴虽然失望难过,但在一天时间的深思熟想中,她逼迫自己意识到一点,南宫宸不爱她,从来就不爱,彼此的婚姻也都不是自愿的。所以哪怕他为了一个女人将她推入车流,自己也不能怨他心狠。

如果在她车祸发生后,他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说,那么她会当这件事情没有发生过。她继续为自己的未来筹谋,他续续寻他的初恋情人,彼此之间井水不犯河水!

然而,南宫宸却出现了,而且是专门责备自己而来的!

叔能忍,婶不能忍,她白慕晴更不能忍!

“被你发现了?”她冲他微微一笑,盯着他:“南宫少爷,你有本事就把她接回来,然后一脚把我踹出南宫家,说这些虚的有什么用?”女央来巴。

“你……别以为我不敢!”

“我从来就没有认为你不敢。”白慕晴冷笑:“怎么?她都已经站到你面前来了,你还是没能找到她么?你家朱小姐猫捉老鼠的游戏玩得可真好,我甚至都能猜到她下一步会做什么……。”

“闭嘴!”南宫宸气愤地吼住她,修长的手指蓦地掐住她的下颌:“你一个为钱出卖自己的人,有什么资格说她?嗯?你是不是觉得自己比她高尚多了?”

“不……。”白慕晴被他掐住下颌,艰难地吐出一句:“她比我高尚,所以……我一直在等着她回来替代我的位置。”

“虚伪!”南宫宸倏地甩开她,后退一步睨着她,然后多一刻也不想呆地转身往病房门口走去。

南宫宸拉开病房的门板,原本躲在门口偷听的何姐被吓了一跳,看到南宫宸后心虚地往旁边站了一步。

南宫宸看站她,脸上明显有着被偷听的不悦,不过何姐身为长辈又是老夫人身边的红人,他再不满也不能拿她怎么样,只好忍了。

何姐见他往电梯的方向走,忙追上去:“大少爷,请等一下。”

南宫宸没有搭理她,反而加快了步伐。

在转过另一条走廊时,何姐终于追上他的步伐,有些气喘不定道:“大少爷,您错怪少夫人了,她没有向老夫人告状。是老王,老王打电话通知老夫人少夫人被车撞了,也是老王告诉老夫人您追朱小姐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