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1章 他的改变/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个……我先走了,你们慢慢聊。”姚美扔下这句,转身快步往病房门口走去。

南宫宸看着她走出病房后,方才扭过头来。扫视着脸上泛着紧张神情的白慕晴。

“那个……。”白慕晴看着他,张嘴结舌地问了一句:“你什么时候到的?我……怎么不知道呢?”

“你在这里忙着说自己老公的坏话,当然不知道了。”

“哪有……。”白慕晴心虚地低下头去。

还好,看他的反应好像并没有听到姚美之前说的那些话,也就是并没有发现她怀孕。

“原来嫁给我,让你心里藏了那么多的委屈?”南宫宸嘲弄地淡笑。

“知道就好。”白慕晴低咕了一声。

虽然她的声音很小,可南宫宸还是听见了,他无语地掀了掀唇角,随即说道:“我觉是你朋友说的很对,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所以再怎么委屈也得自己忍着。”

“我已经很努力在忍了。”白慕晴说道。

她的反应让南宫宸很是满意,他将手中的保温瓶放在桌上:“这是何姐给你做的鸡汤,快趁热喝了。”

“谢谢。”白慕晴挣扎着掀开被子下床。

南宫宸见她行动艰辛,如是问道:“你想干什么?”

“我……想上厕所。”

“事还真多。”南宫宸略一迟疑后。上前一把将她打横抱起往洗手机走去,然后将她放在马桶前。

白慕晴在原地站了片刻,见他一动不动。脸色涨红道:“你怎么还不出去啊?”

“快点,我等你。”

“什么意思?你要看着我上厕所?不行啦……当着别人的面我上不出来。”白慕晴的脸色更红了。

南宫宸无奈,只好走了出去。

他在门口站了足有五分钟仍然不见她出来,如是没好气地扬声问了句:“好了没有?”

“好人……。”白慕晴话音刚落。厕所里面突然响起一阵‘砰’的作响,伴随而来的是白慕晴痛苦的低呼。

南宫宸心头一紧,想也一想地推开门板冲了进去。

洗手间内,白慕晴半个身子坐在湿漉漉的地板上,摔得狼狈不堪,脸上尽是痛苦的表情。女司反号。

南宫宸看到她没有大碍,暗松了口气后打量着她没好气道:“这就是逞能的下场。厕所上过了没有?”

“上过了……。”白慕晴难堪地坐在地上,其实刚刚的那一声砰响是马桶盖摔下来的声音,她只是一不小心扯动了伤口才顺势坐到地上的,除了伤口疼外别的地方都没事。

南宫宸俯身将她从地上抱起,离开厕所后将她放在床沿上,然后转走从衣柜里面拿出一套病号服。

她刚刚那一坐,半条裤子都湿了,不换肯定不行。可是南宫宸在场,她实在不好意思,只好佯装出一脸无所谓的样子道:“不用换了,一会就干。”

“等它干了估计你又感冒了,然后又得在这里多住几天。白小姐,我很忙的,哪有那么多美国时间过来照看你?”南宫宸说话间,将她推倒在床上,伸手便将她的裤子扒了下来。

白慕晴被吓坏了,连连尖叫着挣扎:“南宫宸你干什么?我自己来!走开……!”

然而,她还没有抗议完,裤子已经被南宫宸扒下去了。

天啊,这男人连这种事情也要这么霸道,还能不能好好过来?

挣扎已经无用,她只好顺从地配合起他。

她的双腿修长均匀,白嫩嫩的很是诱人,南宫宸看着它们,承认自己的身体起了丝丝反应。如果她不是正在受着伤,他可能就将她摁扒下了。

他抬眸扫了一眼脸色已经红到脖子深处的白慕晴,故意嘲讽道:“又不是没有被人看过,装什么纯情。”

白慕晴的脸不仅红,还热腾腾起来。

她确实被他看过不少,但要他换裤子还是头一回啊,怎么可能不羞怯?

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她故意凉凉地说出一句:“帮女人脱裤子的手法还挺娴熟的嘛。”

南宫宸替她拉好裤子的动作一停,掀起眼睑睨着她,白慕晴被他看得瞬时闭了嘴,呐呐地看着他。

“我还有更诱人的手法,你要不要试一下?”南宫宸盯着她吐出一句,说完还作势要去脱她的裤子。

白慕晴慌忙拉紧自己的裤子摇头:“不用了,你还是找别人试吧。”

“这么大方?”南宫宸双手撑在她身体两侧的病床上,俯身在她耳边吹气:“虽然你话多事儿多,性格也不太好,但总算是有一点可取之处,我就喜欢像你这么通情达礼的女人。”

白慕晴被他的气息撩拨得痉痒难耐,一边扭动着头躲避一边没好气道:“你……少给我灌迷汤。”

他这么夸她,那岂不是他以后想跟什么女人来往她都不能吱声了?吱了声就是不通情达礼。

在这种事情上,她和别的女人一样是绝对通情达礼不起来的。

南宫宸修长的手指滑过她的面颊,触感如同质地上乘的丝绸抚面般,只是出口的话却很不讨喜:“托你的福,本少爷现在女人多得挡都挡不掉。”

白慕晴知道他指的是自己让他公众于世的事情,这件事情也一直是他的芥蒂,好吧,是她不对,是她在自找麻烦。

早知道会这样她当初就不跟白映安杠了,也不至于落得三个月后要跟白映安调换身份的下场。

想到三个月后的事情,白慕晴心里居然有了一抹哀伤,还是头一回对他产生了如此浓烈的不舍。

“对不起啊,我错了。”她歉疚地说。

南宫宸无语,道:“道歉,这不是你的行事风格啊?这么装就没意思了。”

他还是喜欢看到她被他刺激得暴跳如雷,却又拿他没办法的样子,多好玩啊。

见他要起向,白慕晴慌忙用手臂勾住他的脖子,将他的头颅压了下来,在他唇上吻了一记:“不管怎样,希望你以后快乐吧。”

不管他外面有多少女人,似乎都不关她的事了,不过换成白映安的性子肯定是忍不了的,真不敢想象到时候他们两个会把日子过成什么模样。

南宫宸被她这么吻了一下,怔了一怔后,打量着极度反常的她吐出一句:“这又是什么招?”

“贤妻良母的招啊。”白慕晴脸上绽放出一抹笑容。

“这招不适合你。”南宫宸低下头去吻住她的唇,这次换他主动了。

白慕晴没想到他会突然吻住自己,双手抵在他的胸口生怕他会一冲动压了下来,原本想推开他的,心里却又源生起了一抹不舍。

似乎……有好些日子没有被他这么吻过了,依然是她迷恋的独特气息。

他的吻在她的唇上辗转了良久后,稍稍往下,吻在她的颈间。

“宸少……。”她意乱神迷地唤了一声,问道:“你找到她了吗?”

这真是一句很杀风景的话,却也是她这一天一夜来一直想问的话。

南宫宸瞬间停住了对她的热吻,在她耳边微微喘息:“没有。”

“那你为什么要下定决心放弃?”她又问了一句。

她知道南宫宸也许并不喜欢她问这些,可这个答案对她太重要了,她真的很想很想知道。因为那个女人在他的心里份量太足,所以她才会格外的关心。

“不是你教我的么,为一个抛弃过自己的人折腾自己不值得。”南宫宸黯淡一笑。

没错,他想通了,既然她怕他,那就让她走吧,让她去找一个健康正常的男人。而既然决定了放手,那就没有必要再去找她打扰她了。

“你终于想通了?”白慕晴微微一笑。

“嗯。”南宫宸翻身坐起身子,从口袋里拿出烟和火,烟雾瞬间缭绕开来。

记忆中他确实会抽烟,不过抽得很少,上一回见他抽的时候好像也是因为这个女人,这一次他居然又为她抽上了,而且还随身带了烟盒。

烟雾中,他脸上的黯然若隐若现。

白慕晴跟着从床上坐起,点了点床头上的‘禁止吸烟’四个字,然后伸手从他指间将烟拿掉摁灭。

虽然这里是普通病房,而且只有她一个人,可医生说他不可以抽烟,为了他的身体着想她也不能让他抽啊。

“对不起,我忘了。”南宫宸歉疚地说了一句。

白慕晴笑盈盈地安抚道:“其实心烦的时候不一定要抽烟啊,还可以……。”

“喝酒?”南宫宸见她迟疑,如是接下她的话茬。

“当然不是。”白慕晴一时想不出有什么好招,如是指了指自己:“可以像你之前那样,狠狠地骂我一顿出气,反正我也是左耳进右耳出的。”

南宫宸眉眼一掀,愤愤地睨着她。

白慕晴忙用手指盖住自己的唇,添了一句:“其实也不是每次都左耳进右耳出,偶尔也会入心的,分时候分情况嘛,呵呵……。”

“所以……昨天上午我把你骂得这么狠,结果一个冰淇淋就把你搞定了?是因为你压根就当我的话在放屁?”

“哪有?我昨天是真的被你气着了。”想到昨天上午他对自己说的话,白慕晴心里恼火,但自己为什么会被他一个冰淇淋球就收买,这一点还有待研究。

其实她也不是真的那么乐呵,能让他随便臭骂出气的啦,只是她知道很多次他心里郁闷时,都会往自己身上发泄,发泄过后就好了。

如果他非要用抽烟喝酒来伤害自己的话,她宁愿被他炮轰一顿。

“喝鸡汤吧。”南宫宸突然从床上站起,换到沙发上坐下。

见她迟迟不动,他双手环胸地睨着她问了一句:“怎么?还想要我喂你吃么?”

“如果你愿意的话,那就最好了。”白慕晴不快地抗议道:“当初你生病的时候,我可是很尽心尽责在伺候你的,现在轮到我生病了,你不应该以同样的回报报答我么?”

“你这是在跟我讲平等?”某人反问。

白慕晴无语,就知道他肯定会是这种态度的,要他喂自己吃东西?痴人说梦想。

她本来也就是说说的,根本没指望他会喂自己喝鸡汤,如是自己艰难地往床头桌上挪了挪,将鸡汤从保温瓶里面倒了出来。

难汤还有些烫,她一口一口地喝着,而南宫宸就坐在她的对面看着她,看得她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半晌之后,南宫宸突然问出一句:“听说何姐最近经常给你熬鸡汤?”

白慕晴拿着汤勺的右手轻微颤拌了一下,他怎么会突然问出这句话来?不会是觉察到什么了吧?

她甚至不敢抬眸看他,依旧低着头应了声:“对啊。”

“为什么?”

“因为奶奶说我怀不上孩子肯定是太瘦了,所以……。”

“呵,真是愚昧!”南宫宸冷嗤一声。

见他并没有发觉自己怀孕,白慕晴暗暗松了口气,低头喝了两口鸡汤后抬眸看着他。其实她想问问他,是不是一定不能要孩子,可是话到嘴边却生生地整地吞了回去。

如果得到的答案依旧和之前一样,那只会让自己再难过一回,根本没有意义。

虽然他对她的态度确实是有所改变,可难道还能指望他对生孩子的事情也有所改变么?显然是不可能的啊!

*****

白慕晴受的只是皮外伤,原本就可以不用住院的,但是老夫人不放心,非要让她在医院里观察两天才给出院。

好在两天时间很快就过去,她终于可以离开处处充斥着消霉水味道的病房了。

更让她感到高兴的是,居然是南宫宸亲自接她出院的。

虽然这很有可能是老夫人逼迫的,但能看到他亲自过来还是挺高兴的。

“都收拾好了么?”南宫宸问。

“收拾好了。”小绿在一旁代答。

“那就走吧。”南宫宸将目光落向白慕晴。

白慕晴看着他,脸上摆出一副失望的表情:“怎么也不顺手买束花表示一下祝贺?”

一般到医院接人家出院的时候,不都会捧束花过来的么?怎么连这么简单的事情都不肯做一下!

南宫宸无语,扬起眉稍毫不客气道:“你不是花粉过敏么?”

“我只对百合过敏,别的又不过敏。”

“矫情。”南宫宸扔给她两个字,转身便要离开病房。白慕晴慌忙叫住他:“等一下。”

“又怎么了?”南宫宸回过头去,看到她仍然坐在床上没有要离开病房的意思,忍不住又想轰她几句。白慕晴却指了指自己的膝盖,一脸无辜道:“医生说我还不能走路,容易扯裂伤口。”

小绿听不下去了,鄙疑地扫了她一眼,医生明明没有这么说过!

原以为大少爷会气得甩手离去的,没想到他却只是迟疑了一下,便迈步走了过来俯视着白慕晴:“那你想怎样?”

“背我啊。”白慕晴依旧闪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

南宫宸又是略一迟疑后,转个身,背对着她弯下腰去。

白慕晴心下偷偷一喜,倾身,双手攀着他的肩膀爬到他的背上,然后笑盈盈地说了声:“可以了。”

南宫宸站起身子,扶稳她的双腿便往病房门口走去。

一旁的小绿傻眼了,这个女人居然敢让大少爷背她?而最令她震惊的是,大少爷居然同意了。

她在原地呆愣了片刻,才慌忙提上东西快步跟上去。

白慕晴趴在南宫宸的背上,感觉即新鲜又欣喜,不仅小绿没想到,就连她自己都没想到南宫宸会愿意背她下楼,毕竟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呢。

刚刚她只不过是随口说说,试探他一下的,没想到这一试居然试出了意料之外的效果。

走在长长的走廊上,南宫宸的步伐依旧轻快如常,显然她的这点小重量并不曾构成他的负担。

感觉到背上的白慕晴已经笑了一路,他稍稍侧过头去冲她皱眉:“你笑什么?”

“没,没什么。”白慕晴慌忙收住笑痕。

她稍无声息地将环在他脖子上的双臂收紧,脸颊贴住他的耳际,让自己可以更加清晰地感受到他的气息和味道。

他一直是她的太阳,那么刺目,那么遥远。

可是今天,他在他的臂弯里,真真切切地属于她。

这样子的南宫宸,真是太招人喜欢了,她觉得自己再这么下去肯定会爱上他的。明知道爱上他是在自我找虐,可她还是忍不住想亲近他,感受他这难得的好脾气。

很快,两人便到了一楼停车场。

白慕晴扫了一眼四周,不自觉地问出一句:“你怎么不把车停在外头?”

干嘛要停在住院部楼下嘛,停在大门口多好,这里离大门口至少还有两百米呢。

“什么意思?嫌我不够累?”

“不是。”白慕晴立刻摇头。

“那还不赶紧把你的手松开?”

“哦。”白慕晴这才发现自己仍旧紧紧地搂着他的脖子,如是慌忙松开他。

南宫宸腾出一只手拉开车门,直接将她放入车厢内,自己也从另一边上了车子。

将白慕晴送回南宫家,南宫宸便离开了卧室上班去了。

何姐看着南宫宸渐行渐远的车子,笑盈盈道:“夫人,没想到大少爷还会听您的,亲自去把少夫人接回来了。”

老夫人将目光从大门口收回,转头盯着何姐道:“你说他突然变得这么听话,会不会是在跟我玩什么花样?比如说……在偷偷跟那个姓朱的女人交往?”

“应该不会吧。”何姐想了想:“我今早才问过颜助理,她告诉我大少爷这一两天都在忙工作,下了班又去了医院陪少夫人,并没有跟什么女人来往。”

“不应该啊……。”老夫人兀自低喃着。

何姐笑了笑:“夫人,我看大少爷和少夫人去了一趟燕城回来,感情确实好了不少,应该这才是他愿意乖乖听你话的原因吧?”

“可他两天前才去找过那个女人的。”

“这……。”何姐解释不下去了。

这一点也是老夫人最想不通透的,她沉吟片刻,对何姐道:“找人盯紧他一点,发现他跟那个女人碰面后立刻告诉我。”

“好的,夫人。”何姐应允。

*****

出院后的日子,白慕晴特别留意了南宫宸行踪,发现他的日常生活和行动和往常没有任何的不同后,才终于稍稍放下心来。

虽然她不知道南宫宸心里在想什么,但发现他并没有跟那个女人在一起后,总算是稍稍安心些了。看来他并没有骗她,而是真的已经将心里的那个人放下了。

虽然南宫宸最终也不会属于她,但能看到他放下过去,放过自己,她还是挺替他高兴的。

自从嫁入南宫家后,她极少回娘家,因为对那个家根本没有感情。

就连今天许雅容强烈要求与她见面,她都只肯约定在某间咖啡厅内见,不愿回白家。

令她感到意外的是,咖啡厅包房内不仅有讶雅容,就连白映安也在。算起来,她也有挺久没见到这位姐姐了,今日一见,发现她有了些许的变化。

眼角的那一粒小黑痣点掉了,头发也留长了不少,看来她确实很努力在为即将到来的豪门生活做努力。

看到她进来,白映安突然从椅子上站起,走过来挽住她的臂弯笑盈盈道:“妈,你看看,我们两个是不是更像了?”

许雅容打量着姐妹俩,满意地点头:“嗯,确实更像了。”

白慕晴不自在地将手臂从白映安手里抽了回来,她实在不习惯跟这位比陌生人还陌生的亲姐姐表现得如此亲密。

白映安感觉到她的疏离,扫视着她嘲讽道:“白小姐,当初你照着我的样子整容时,怎么不见你对我表现出这种嫌弃的嘴脸?”

“可不是么,别忘了你这张脸是你姐姐的。”许雅容端起水杯喝了一口,脸上也有着不满。

白慕晴苦涩地笑了笑,是啊,她这张脸是白映安的,她的老公是白映安的,她的一切都是……她白大小姐的!

“你笑什么?”白映安气结。

“没什么。”白慕晴敛去嘴角的笑痕,打量着母女二人:“你们今天把我叫出来,不会就为了看看咱们现在究竟有多像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