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2章 对换身份/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是主要的一点。”许雅容终于从椅子上站起,缓步走到她面前站定,盯着她道:“还有一个月就是你离开南宫家的日子了,我有必要了解一下你和南宫家的人相处得怎么样。特别是南宫宸,还有,你最好不要跟我们玩花样,不然你们一家三口就死定了。”

又拿这个来威胁她,白慕晴倒吸口气,漠然道:“每天的日记不是按时发给你们了么?上面写得清清楚楚。”

“谁知道你有没有偷偷玩花样?”

“放心吧,你们手里握着我母亲和弟弟的性命,我哪敢玩花样?”

“呵,当初为了得到白家的财产你们两母女什么事情做不出来?谁知道这次又会不会为了得到南宫家的财产而视母亲的弟弟的生死不顾呢?”说这句话的是白映安,语气中尽是嘲讽。

白慕晴回她一记冷笑:“我还没有你这么恶毒。”

“你……!”白映安气结。

“我怎么了?我说错了么?”白慕晴毫不示弱地堵回去。

见两人要杠起来了,讶雅容立刻开口制止道:“好了,现在不是你们两个斗嘴的时候,都给我闭嘴。”

两人闭了嘴,许雅容转向白慕晴道:“最近你姐一直没有出现在公共场合。就是为了避开南宫家的视线,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你尽量保持低调。然后找个借口回娘家小住,或者干脆跟南宫家的人说打算和我们一起出国旅行半个月,听清楚了么?”

“听清楚了。”白慕晴轻吸口气,纠结着该怎么跟她们开口说自己怀孕的事。

到时候白映安进入南宫家。肚子里面却没有贷,这一点很不好交待啊。

后面讶雅容还说了些什么她没有听清楚,脸子里面乱哄哄的。

犹豫了好一阵,她突然抬起脸庞盯着许雅容说道:“我怀孕了。”

许雅容倏地闭了嘴,母女俩瞪了她半晌,才结结巴巴地问道:“你说什么?”

“我怀孕了。”白慕晴重新说了一遍。

母女俩又是一番震惊后,白映安突然气得尖叫一声:“你这个贱人!”吼出这句话的同时。她的身体扑上来,将白慕晴一把推到沙发上,狠狠地给了她两巴掌:“贱人!南宫宸是我的!你怎么可以跟他滚床?怎么可以怀上他的孩子?你以为你怀孕了就可以不用把他还给我了吗?你……你想得美!”

白慕晴没料到她会这么震怒,情急之下慌忙用双手抱着小腹侧过身去。

“映安,你先冷静点!”许雅容虽然也气愤震惊,但毕竟要理智一些,拉住白映安的手臂安抚道:“你现在把她打流产了只会坏我们的计划,冷静点!”

“妈!”白映安挣扎着,一副不打死白慕晴势不罢休的样子,嘴里仍旧嚷嚷着:“她是故意的!她分明就是故意的!她想用孩子来保住在南宫家的地位,她就是个贱人!和她妈一样贱的贱人!”

“她如果不要自己的母亲和弟弟,不怀孕也能罢占了南宫宸。你还不明白么?”许雅容说。这句话像是在提醒白映安,也是在警告白慕晴,怀孕不能成为她继续留个南宫家的筹码。

白映安总算停止了挣扎,发丝蓬乱蓬、胸口不停地起伏着站在那里,一双眼睛死死地瞪着沙发上的白慕晴。

许雅容扶着女儿坐在白慕晴对面的沙发上,睨了白慕晴一眼道:“其实这事也没那么难,到时慕晴回了娘家,把孩子打掉然后再谎称注产就行了,并不影响我们的计划。”

听到许雅容的话,白映安渐渐地冷静下来了。

白慕晴却一时间慌了神,她们要她把孩子打掉?!

“我不要打掉孩子!”她本能地摇头拒绝。

“不然你想怎么样?偷偷生下来?”白映安用手抓了一把蓬乱的头发,盯着她咬牙切齿道:“你死了这条心吧,我绝对不会让南宫宸的种存活在这个世界上的!除了我,谁也没有资格生下他的孩子。”

“对,这个孩子绝不能留!”许雅容附和着说道。

白慕晴看着母女俩坚决的表情,心头更乱了,这就是她一直不敢告诉她们自己怀孕的原因啊。

****

从咖啡厅里出来,白慕晴心里沉重得如同被压入了一块大大的石头。

从小她就有一个梦想,嫁一个心爱的男人,生一对可爱的小宝宝。可是如今长在了,她也终于嫁人生子了,却是如此不堪的下场。

嫁的男人不爱自己,她忍了,可是肚子里的孩子……居然是处在四面楚歌的境地,南宫宸不要它,小妈和亲姐姐非要弄死它。

而最可悲的是,她这个做母亲的居然一点办法都没有!

她浑浑噩噩地行走在人行道上,好几次都差一点撞在别人身上都不自知,不知不觉中,她居然走到离南宫集团不远的街道上了。

颜助理刚从客户公司回来,便看到人行道上失魂落魄的白慕晴,她轻踩了一下刹车,缓缓地将车子停在路边后摇下车窗冲着她的背影唤了几句。

人行道上的白慕晴却没有丝毫的反就,依旧像只木偶般穿行在人群中。

颜助理只好重新启动车子,往南宫集团驶去。

她径直上到顶楼,将手中的文件袋递到南宫宸面前一脸恭敬道:“宸少,合同已经签好了,请您过目。”

“先放着吧。”南宫宸正在忙着回复邮件,头也未抬一下。

“那个……宸少,我可不可以跟您说一句私事?”颜助理迟疑着说,公司有规定,上班时间不讨论私事,况且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不是非得跟他说。

“不是跟你说过了么,不用再找她了。”南宫宸仍然没有看他,在他看来,除了这件事情之外便没有别的私事可说了。

“跟朱小姐无关。”

“那跟谁有关?”

“少夫人。”

“那就更没必要说了。”

颜助理看着他一脸认真的样子,点头:“那好吧。”说完便转身往办公室门口走去。

然而,就在她的手掌扶上门把时,身后却响起南宫宸的声音:“等等。”

她将手掌往回一收,回过身去盯着他:“还有事么?宸少。”

“少夫人她……是不是又惹什么祸端了?”他问出一句。

严肃如颜助理,听到他这句话也忍不住笑了,说道:“难道在宸少眼里,少夫人除了闯祸就没有别的事情可干了么?”

南宫宸挑眉,至少在他一直以来对她的了解是这样的。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我刚刚回来的时候看到少夫人一个人失魂落魄地走在北街路的人行道上,好像还哭了。”颜助理说。

一个人失魂落魄,还哭了?

这么大个人哭就哭呗,又不是小孩子哭着哭着就走丢了,他在心里想道,然后低下头去继续忙活起手头的工作。

南宫宸虽然重新投入了工作,却怎么也静不下心来了,心里乱糟糟地盘旋着的既然都是那个闯祸精的脸。

他实在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因为颜助理的一句话而乱了心神,况且自己对那个女人的感情还不至于受她影响心情啊,早知道就不问颜助理最后那句了。

反正工作也干不下去了,他索性合上电话从椅子上站起,掀过椅背上的大衣便往办公室门口走去。

陈秘书看到他打算出门,忙走上来道:“宸少,半个小时后有个销售部的研讨会。”

南宫宸步伐不停,道:“让颜助理主持召开就行。”

说话间,他已经离开办公区域,往电梯的方向走去了。

白慕晴远远就听到熟悉的喇叭声,但她并未理睬,心想南宫宸不可能这么巧也在这的。她继续往前走着,前方刚好是一个的士站台,南宫宸将车子‘唰’的一声停在她脚边。

诺大而熟悉的黑色车身,这次白慕晴想忽视都忽视不了了,她讶然地扭过头去,透过已经落下的车窗,她看到南宫宸正在冲自己打手势示意上车。

她吸了吸鼻子,又摸了摸自己微湿的脸,脸上刚刚挨过白映安的两巴掌这会正火辣辣地疼着,她猜测上面肯定红了。如此狼狈的自己,实在不适合出现在他面前啊。

见她还在犹豫,南宫宸不耐烦地冲她说了一句:“快点,这里不有停车。”

白慕晴只好拉开车门坐了上去。

南宫宸打量着她脸上极其明显的五指山,拧眉问了一句:“你上哪去了?”

“我……。”白慕晴用手捂住自己的脸颊,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才好。

“说话。”南宫宸命令了一句。

“我……回了一趟娘家。”白慕晴如实道,反正就是见了那对母女,跟回娘家没什么区别吧?

“又跟你那位妹妹干起架来了?”

“嗯。”

“真是!”南宫宸一脸鄙视地嘲讽:“每次都干不过人家,还每次都凑上去跟人家干架,你嫌不嫌丢人啊?”

一句话,白慕晴的眼泪下来了。巨圣团技。

她当然也知道自己很没用,可是她也不想的啊,谁让人家白映安是个有爹疼有娘宠的千金小姐呢?而她却什么都不是!

南宫宸看到她的泪水‘嗒嗒’往下掉,倒是有些不知所措了,发怒发疯的她,他很容易就能应付过来,可是受了委屈哭哭啼啼的她,他还是头一回遇到。

“喂,你这是什么意思?想要我出面摆平她?”对付男人他很容易,可是女人……他不擅长。

“不是说这里禁停么?”白慕晴没好气地说道。

南宫宸并没有启动车子,而是抽了张纸巾扔给她道:“如果我是你,以后就少回那个家。”

白慕晴点了一下头,用纸巾拧着鼻子。

“哭够了么?够了我就送你回去。”

“哭够了。”白慕晴继续点头。

南宫宸启动车子,往南宫家大宅的方向驶去。

虽然自己什么都不能告诉他,不能跟他诉苦,可是这个时候突然有个熟悉的人在身边,白慕晴心里还是觉得暖暖的。

她抬头望着已经专心在开车的南宫宸,突然想起刚刚他问自己是不是想要他帮忙摆平白映安。如果她说需要的话,这件事情他能帮她么摆平么?只怕会和那对母女一起逼着她把孩子打掉吧?

回到南宫家,白慕晴担心老夫人看到自己的脸,几乎是贴着南宫宸往屋里走的。

好在老夫人并不在屋里,白慕晴直接就上楼了。

她刚回到卧室不久,便有人敲门进来,是小绿拿着药膏走进来道:“少夫人,这是大少爷让我给您送来的药膏,对消肿很有好处的。”

“药膏?”白慕晴本能地摇头:“不,我不需要。”

“可是……。”

“你赶紧拿出去吧。”白慕晴捂着自己疼痛的脸颊,心想这么点小事搞这么高调,万一让老夫人知道她肯定又要挨骂了。

小绿有些为难地站在卧室中央,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那张脸本来就没有多好看,还肿成这样,你是想丑哭谁?”卧室门口突然传来南宫宸的声音,紧接着是他的身影出现在两人面前。

南宫宸从小绿手里拿过药膏,迈至她跟前道:“把手拿开。”

“我才不要在脸上涂药膏,会更丑的。”白慕晴依旧捂着自己发红的面颊。

“这是透明的,不会让你变得更丑。”

是透明的么?那还可以接受。

白慕晴将手掌从脸颊上放了下来,稍稍侧了下身体,将大红脸伸给他。

南宫宸既也没迟疑,在她身侧坐下后,拧开药膏的盖子,用棉签沾了些药膏涂在她脸上。

药膏里面含有薄荷成份,涂上脸上凉凉的,很是舒服,疼痛也渐渐地消失了些,而且南宫宸的动作比想象中轻柔,白慕晴几乎要陶醉在这种舒适的感觉中了。

要知道这药这么有效果,她早就用了。

“好了。”南宫宸将药瓶递回给小绿,小绿接了药瓶离开了。

白慕晴睁开双眼,感激道:“谢谢。”

南宫宸并未回应她,从她身侧站起时抽了张纸巾擦拭手上不小心沾上的药膏。

“对了,你今天怎么这么早下班?”白慕晴问道,现在才五点钟,下班的时间都还没到呢他就已经到家了,不像他平日里的工作态度啊。

“今天……。”南宫宸停顿了一下后才道:“事情少。”

“噢。”白慕晴点点头,见他转身要走,忙问了一句:“那你今天会在家里吃晚餐么?”

她希望他能留在家里吃,可是他却说:“不了,和客户有约。”

客户还需要他亲自上阵么?不会是约美女去了吧?白慕晴在心里暗想,不过她并没有多问。

很快,窗外便响起了一阵渐行远去的车声。

****

晚餐时,虽然白慕晴的脸颊已经消肿,并且不怎么红了,不过老夫人还是眼尖地发现到了情况,并且关切地问:“映安,你的脸怎么了?”

白慕晴用手摸了一下自己已经不怎么疼的脸颊,摇头:“没什么,可能是有点过敏了。”

“什么东西过敏?擦药了吗?”

“大概是天气转凉的原因吧,已经擦过药了。”她有些心虚地低下头去。

虽然老夫人对她的好是看在孩子面上的,可是她此时的心里还是觉得有些愧疚,因为这个孩子必定是保不住的。

她也不敢想象到时老夫人知道孩子没了时,会是怎样一种反应,大概会气得将白映安掐死吧?

“怎么了?胃口不好?”老夫人扫视着她。

“不,不是的。”白慕晴摇头,然后低下头去吃起碗里的饭。

后面的事情还是到后面再说吧,眼下也只能是走一步算一步了。

******

赵飞扬和袁瑰终于要订婚了,白慕晴答应过要为他们手画一幅巨大的婚纱照。

袁瑰刚拿到婚纱照便很不客气地将相片送给她,号称一个月后的典礼就要用她画出来的作品。

这几天白慕晴都在忙着画画,一专心起来就能将烦心事忘掉不少,这一点还挺好的。

南宫宸一回到家,便看到她站在阳台上专心致志地调色画画,而画架上的婚纱照已经完成了三分之一。

看着油画上亲密相拥,洋溢着浓浓幸福的二人,南宫宸扫了她一眼嘲弄地问道:“你平时经常干这事么?”

“什么意思?”

“画别的男人。”

白慕晴无语地瞅了他一眼:“这是多么美好的事情,怎么到你嘴时就变得这么不纯洁了呢?”

“难道不是么?自己老公不画画别人。”

“如果你有婚纱照,我也可以帮你画啊。”白慕晴突然转过脸去,盯着他问道:“对了,你有拍过婚纱照么?”

她知道他老婆娶了不少,就是不知道有没有跟哪位夫人一起去拍过婚纱照呢?

南宫宸不屑地一笑:“这么幼稚的事情,你觉得我会去做么?”

白慕晴无语了,这么美好幸福的事情居然被他说成幼稚!果然是个心里眼里只有工作和钱,半点情趣都不懂的人。

“怎么能说是幼稚呢?这是幸福的象征,你看现在的年轻人谁结婚不拍婚纱照的?算了,跟你有代沟。”她摇摇头,一副懒得和他说的样子。

南宫宸自然也没兴趣跟她讨论这个话题,如是改口说道:“我劝你有时间的话,不如去学习一下跳舞和社交礼仪,毕竟以你现在的身份不在宴会上不会跳舞是件很丢人的事情。”

南宫宸说完紧接着又说:“这周末有一场宴会需要我出席,你先把手头这些无聊的事情放一放,把跳舞这门功课学好再说。”

身为南宫家的少夫人不会跳舞确实是件挺丢人的事情,不过……白慕晴小手不自觉地抚上自己的小腹,这个时候似乎不太适合去学这个东西吧?

“那个……。”她想了想,有些不好意思道:“我对舞蹈毫无天赋,还是算了吧。”

“那么你的意思是,到时让别的女人陪我去?你应该知道的,宴会上难免要喝酒,喝着喝着一不小心就跟别的女人喝到床上去了。”

“不行……。”

“那你就乖乖去学。”

“可是……。”

“好了,这事你自己看着办,反正我带谁去都一样。”南宫宸打断她,道:“现在赶紧去洗手换衣服。”

“干嘛?”白慕晴不解地望着他。

南宫宸无奈地耸耸肩:“奶奶特地给我们弄了两张电影票,关于这事其实我也很反感的。”

原来是奶奶又在出主意让他们一起出门散心了,为了这个孩子,她老人家还真是操碎了心,白慕晴想了想,放下画笔进去换衣服去了。

她不知道南宫宸是不是真的很反感这种事情,但说实话,她还是蛮喜欢的。毕竟一直以来,能和南宫宸一起出门散心的机会少之又少。

****

两人一起到达电影院时,离电影开场还有二十分钟,南宫宸看了看手中的票,又看了看宣传海报上的内容,眉头几乎拧成了一团。

白慕晴自然明白他在嫌弃什么,老夫人给他们买的是爱情剧,而且还是那种剧情狗血矫情的催泪剧。

以南宫宸的欣赏水平,大概是很难接受这种电影吧。

“其实这部电影票房很好的,口啤也很好,讲述的是一个平凡女孩和豪门公子的爱情,很励志的一部剧。”尽然来都来了,白慕晴自当努力让他对电影产生好感。

谁知南宫宸却用极度不屑的口吻吐出一句:“怪不得总是有那么多的平凡女孩稍尖了脑袋往豪门里面挤,原来是励志电影看多了。”

“我发现你好像各个层面的女人都看不起。”白慕晴无语道。

那谁说得对,受过伤害的男人大多变态!

南宫宸将目光从海报上收回,对她道:“走吧,该入场了。”

白慕晴伸手挽住他的臂弯:“等一下。”

“怎么了?”

“我要吃那个。”白慕晴用手指了指右手边上的爆米花。

南宫宸几乎要习惯性地冲口而出,让她想吃自己去买的,可话到嘴边却吞了回去,迈步往售卖爆火花的柜台走去。

买了一桶爆米花和一杯奶茶,服务员问他们要冰奶茶还是热奶茶,白慕晴忙道:“我要热的。”

“为什么不要热的?”南宫宸问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