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3章 到底谁是凶手/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为……我不想吃冰的,怕坏肚子。”白慕晴接过奶茶,一手挽住他的臂弯往检票口走去道:“走吧。”

南宫宸果然对这类电影一点兴趣都没有,在白晴为女主角的坎坷爱情路哭得梨花带雨时。他只在一边风凉话。

起初还能提醒她那是人表演出来的电影,没必要像个神经病一样较真,并且给她递一下纸巾,到了电影后半部分时,连纸巾都懒得递了。

白慕晴一扭头方才发现他居然靠在椅背上睡着了,睡得一脸安祥。

亏他睡得着!

白慕晴无语地用纸巾擦了一把泪水,担心他着凉,如是将身上的外套脱下来披在他身上。

电影接近尾声时,白慕晴因为内急不得不离开影厅去找洗手间。为了不错过电影最后的高chao部份,她上完洗手间便匆匆往回赶。

当她走出洗手间的时候,意外地遇到了林安南。

脚步一顿,她停了下来,原本打算从他身边错身过去的,林安南却伸手拉住她道:“慕晴。你别走。”

“你放手。”白慕晴气结地挣开他,没好气道:“我警告你,南宫宸就在前面的二号影厅里面,你最好自重一点。”

“我知道。”林安南一本正经道:“我找你有事。”

“你怎么又找我有事?”白慕晴一听到他这个理由便火大了:“你不会又是特地来找我的吧?林少,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咱俩之间没那么熟,也早就没什么交集了。”

“没错,我是专程来找你的。”林安南毫不愧疚道:“最近我约了你几次你都不肯出来,我只好……跟你到这里来了。”

林安南说的是实话,最近他约了白慕晴好几次都被一口拒绝了。刚刚经过楼下的时候碰巧看到南宫宸的车子。如是便跟上来了。

“难道你一点都不怕惹怒南宫宸么?”

“放心,我把话说完就走。”既然敢上来堵白慕晴,他自然就知道南宫宸这会在影厅里面睡得正香。

白慕晴拿他没办法,只好不耐烦地催促道:“那你快说吧,什么事。”

林安南见她没有执意要走了,唇角一弯露出一抹嘲弄的笑痕:“看来你跟南宫宸相处得挺融洽的嘛,关系好到可以一起来看电影了。不过我很好奇。如果你知道他真正的人品和对你做过的事后,会不会还有心情和他一起看电影。”

“什么意思?”白慕晴皱眉。

林安南顿了一下,接着用嘲弄的语气道:“你不是一直都很想知道你外婆是怎么死的么?其实这件事情你应该去问南宫宸,因为他比谁都清楚。”

白慕晴心里划过一抹讶然,本能地问道:“你说什么?”

“我说,你最亲爱的外婆其实就是被南宫宸一手逼死的,就为了你外婆家的那栋小院,他把你外婆逼死了。而你却还傻傻地嫁给他,伺候他,甚至还有心情陪他一起看电影。”

白慕晴怔怔地望着他,他说什么?外婆是被南宫宸一手逼死的?怎么可有?!

南宫宸跟她外婆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要逼死她?这根本就说不通啊!

“你说谎!”白慕晴好不容易才缓过神来,瞪着他低吼了一句后,愤愤道:“你不就是想拆散我和南宫宸么?居然连这种下三烂的手法都想得出来?我告诉你,我是不会上你的当的!”

白慕晴说完便转身要走。

她不相信,绝对不会相信的!

“你到底是不想相信还是不敢相信?”林安南冲着她的背影吐出一句,直击她心底的那一丝抵触。

是啊,她到底是不敢相信还是不愿相信?不愿相信外婆是死在南宫宸手里的?

如果林安南说的是真的,那么她又该如何面对南宫宸?

不,她不会相信这个真相的,绝对不会!

她转过身,盯着他面无表情道:“我不会相信你说的每一句话。”

林安南无所谓地摊了一下双手,说道:“事实就是事实,无论你怎么逃避都一样是事实,想知道真相还不简单,去查查南宫宸名下的房产就清楚了。”

见白慕晴不再说话,林安南往前两步重新站到她面前,微笑了一下:“其实我这么做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希望你能真正认识到南宫宸的为人,以后跟南宫宸分手的时候,不至于太伤心。”

白慕晴难受地深吸口气,感觉连呼吸都困难了。

虽然口口声声说不相信林安南,可是听到这些话后怎么可能做到无动于忠?根本做不到啊!

“你怎么知道我们就一定会分手?”身后突然响起一个冷冽的声音。

白慕晴身体一紧,僵在原地。

林安南也没想到南宫宸会突然出来,电影尚未结束不是么?他有些尴尬地冲他笑了笑:“表哥。”

南宫宸轻挽了一下唇角,臂弯内挽着白慕晴的外套,迈走到白慕晴身侧站定后,抬手轻轻揽住她的肩膀扫视着林安南:“我问你话呢,你怎么知道我们一定会分开?”

林安南张了张嘴,笑得有些尴尬:“我只是听说……表哥并不喜欢表嫂,所以……。”

“所以你觉得我们一定会分?”

“不好意思……。”林安南不自在地搓了搓手掌,含笑看了一眼白慕晴道:“刚巧在这里遇到表嫂,就关心了她几句,那没事我就先走了,再见。”

说完,他转身往电影院的出口走去。

林安南走了,白慕晴却依旧如同僵尸般挺立着身躯。

南宫宸低头打量着她,淡冷地问出一句:“你不打算跟我解释一下么?”

“什么?”白慕晴呆呆地问道。

解释什么?解释自己为什么会空然凭空冒出一个外婆来吗?解释自己的外婆又跟他南宫宸有什么关第?

天啊!他到底是什么时候过来的?又听到了多少?

南宫宸扫了一眼林安南离开的方向,道:“当然是解释你和他的关系了,不会是真的那么巧在这里遇上了吧?”

白慕晴抬起小脸,不答反问道:“你什么时候出来的?”

“刚出来不到两分钟。”南宫宸说。

他一觉醒来发现旁边的位置上空了,如是才走出来找人,结果一转角便看到他们两个正在面对面地聊天,而且聊的还是关于跟他分手的事情。

还好!他似乎并没有听到多少,白慕晴暗松了口气。

“我和他真的只是碰巧遇上的。”她说,心里仍旧沉重得似压了块石头。

“碰巧遇上就能聊到跟我分手的事情上?”南宫宸倾身,将她堵在走廊的墙上,近距离地睨着她调笑:“就那么迫不及待地想要离开我?”

“我没有。”

“那你们……。”

“南宫宸。”白慕晴稍稍别过脸,避开属于他的浓烈气息:“你又不是不知道,不仅仅是他,所有人都觉得我们迟早会分手的。”

“是么?我怎么不知道?”

“因为你根本就不在乎。”

“谁说我不在乎?”南宫宸抬手捏住她的下颌,凝视着他:“就算我真的不在乎,但你现在还是我的妻子,还是属于我,只要是我的东西,我就不喜欢与别人一起分享,你明白么?”

“我明白。”白慕晴眼底涌出泪雾。

“明白就好,下次记得离他远一点。”他松开她,往后退了一步。

南宫宸原本打算转身离开,白慕晴却突然拉住他的手腕,含泪注视着他:“我可以问你一件事情么?”

“问吧。”南宫宸用下颌指了一记她的眼:“先把眼泪擦干,我讨厌爱哭的女人。”

白慕晴抬手擦了一把眼里的泪花,重新注视他的时候却突然什么都问不出来了。

她该怎么问?直接问他是不是害死她外婆的凶手吗?还是问他是不是当年买下朱家小院的买主?无论怎么问最终都会暴露自己不是白映安的秘密啊!

“怎么不问了?”南宫宸看到她脸上的纠结,淡淡地挑眉。

“没什么了。”白慕晴摇了一下头:“走吧,回去了。”

两人一起下到一楼,迈出大门口时,南宫宸将挽在臂弯里她的外套披在她身上。

这个细微的动作,却让白慕晴心下更加难过起来,如果是在遇到林安南之前,她也许会因为南宫宸的这个动作感动欣喜。可是眼下,心里更多的却是悲凉。

如果南宫宸真的是杀死她外婆的凶手,无论他做什么她都不会领情的!

因为……外婆是她从小就最亲最爱的人。

从上了车子开始,白慕晴就一直保持着一个姿势,侧头靠在椅背上注视着窗外忽闪而过的街景。

车子开了有一半路了,她依旧没有动弹。

如此安静的她倒让驾驶座上的南宫宸感到不习惯,他侧头瞅了她一眼,语气不冷不热地说了一句:“你这副样子究竟是还沉浸在与林安南的巧遇上,还是沉浸在那脑残剧的剧情里?”

白慕晴听到他这么说,稍稍回过神来随口道:“当然是剧情里。”

她也想装出一副跟出门时同样快乐的模样,可是她实在装不出来啊。

她看了南宫宸一眼,心想如果今天没有遇到林安南该多好,也许她会在电影结束后缠着南宫宸陪她一起去吃宵夜,或许在电影院附近的街上逛一逛,总之不会像现在一样心情沉重地回家的。

回到家,白慕晴进浴室洗了个澡,连画都没心情画了,直接窝到床上,只是无论她怎么努力想要睡着都始终无法进入梦乡。

她掀开被子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间,已经12点了。

门口突然传来一阵扭动门把的声音,白慕晴倏地转了个身闭上眼装睡,不用猜她也知道是南宫宸进来了。

南宫宸刚在自己的房里洗了个澡,体内突然起了一股想要她的冲动,如是便过来了。

他迈步走到床前,注视了一下‘睡梦’中的她,然后欣开被子躺了进去,还顺手从她后面将她抱入怀中。

每次他想要她的时候,都喜欢从后面抱住她,一点一点地将她吻醒,这次也一样。

他的气息是那么浓烈,他的吻是那么炙热,白慕晴的身体不由得一紧,差一点就低咛出声。

感觉到她身体的僵硬,南宫宸在她耳边低喃责备:“又在装睡?”

被他发觉到了,白慕晴幽幽地睁开双眼,侧身回避着他的吻。

“每次我来你就装睡,有你这么不配合的妻子么?”南宫宸索性将她的身体翻转过来,逼迫她面对自己:“还是我有那么招你讨厌?”

“对不起,我只是有点累了。”

“每次不是装睡就说累了,到底是你想分手还是我想?”南宫宸将她逼视得目光无处闪躲。

白慕晴回答不上来,也无法再拒绝,只好闭上眼,任由着她的吻落在自己的身上。

睡袍的带子在他手中脱落,他炙热的身躯代替了衣衫的温度温暖了她,本该是很美好的事情,她却忍不住流下泪来。

脑海中突然浮现出林安南的话,南宫宸杀死了她的外婆,她却嫁给了他,甚至还在他身下无耻承欢。

如果外婆泉下有知,会不会被她气得死不眠目?

南宫宸的吻重新挪到她脸上,尝试到了苦涩的味道,他的动作一停,稍稍抬起头颅打量着她。

白慕晴闭上眼别过脸,无法与他直视。

她脸上的泪水成功地浇灭了南宫宸的所有热情,他松开她,注视着她的目光泛着恼火:“我说过我不喜欢爱哭的女人,把眼泪给我逼回去,别搞得好像我在强J一样。”巨坑页技。

白慕晴抬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背对着他。

南宫宸还是头一回遇到这种莫名其妙的女人,心烦意乱地翻身下床,拾起地上的睡袍往身上一披,连看都没有再看她一眼便往卧室门口走去。

他走了,白慕晴的心也跟着空了。

此时的她就是这么矛盾,一边无声地抗拒他一边又迫切地想要离他更近。

她知道惹恼了南宫宸的下场,估计又会有好长一段时间得不到他的一个笑容一个正眼了,可是她真的没有办法做到不在乎林安南的话。

*****

自从跟林安南在电影院见过后,一连几天,白慕晴都处在心情低落中,今天好不容易逮到沈恪休息在家。

下午沈恪在健身房里健身,白慕晴趁着无人的当儿也来到健身房。

“嫂子,你也来健身啊?”正在跑步机上奋力跑步的沈恪冲她微微一笑道。

白慕晴点了一下头,站在沈恪旁边的一部跑步机上磨蹭着。

“嫂子,你不会开机么?用不用我帮你开?”沈恪从跑步机上走了下来。

“不用,我一会再跑。”白慕晴说道,看着沈恪重新站回跑步机上后,她才用有意无意的语气问道:“沈恪,我想向你打听点事情可以么?”

没想到她刚问完,沈恪便立马摇头加摆手:“你可别问我,关于祠堂的事情我真的一点都不清楚。”

“我不是问祠堂的事啦。”白慕晴无语,关于祠堂时面的诡异,她早就不想探究了。

沈恪放下心来,笑容重新堆回脸上:“那你想打听什么事?”

“我想知道宸少名下都有哪些房产,你们南宫集团上班,又在南宫家长在,这个应该知道吧?”

“表哥的房产多得遍布全国,数都数不清啊,你打听这个做什么?”

“不做什么,就是……想深入地了解他一下。”虽然明知道这句话说出来沈恪肯定会鄙视自己,觉得自己的动什么歪心思,可她除了这个理由也想不出别的了。

沈恪果然笑容僵了僵,但很快便说道:“表哥的房产真的太多了,我没办法一一给你细数,抱歉啊。”

“那他名下有在燕城的房子么?”为了避免他多想或者跟南宫宸提起这事,白慕晴忙添了一句:“其实我就是挺喜欢燕城的,想有时间的时候去那里长住度假,但没有自家的房子又不是很方便。”

“噢。”沈恪点了点头,微笑道:“这一点你放心,表哥在燕城的房产多得是,比任何地方都多。”

比任何一个地方都多?是因为那个女人么?

白慕晴轻甩了一下脑袋,现在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她想了想后又问:“都有什么样子的房产?”

“唔……别墅、公寓、花园复式房什么样式的都有。”

“那有古城里面的小院么?比如燕西老街那类型的房子。”白慕晴几乎是迫不及待地接了一句。

“那倒没有。”沈恪打量着她:“嫂子喜欢那种房子么?”

听到他说没有,白慕晴心里瞬间一喜。

没有,那是否代表着林安南根本就是在睁眼说瞎话?故意给她和南宫宸制造误会?

“嗯。”她含笑点头:“我挺喜欢那种古朴风的。”

“喜欢还不简单?叫表哥给你买一幢就是了。”沈恪笑眯眯道。

“不,不用。”白慕晴慌忙摇头:“其实我也就是说说的,如果真要去度假,肯定住别墅要舒服许多。”

“那倒是。”

“谢谢了啊。”白慕晴抬手在他的手臂上拍了一下:“我就不打扰你运动了。”

说完,她转身轻快地往健身房门口走去,身后是沈恪狐疑不解的叫唤:“喂!嫂子,你不是说要一起运动吗?怎么走了?”

“我突然想起我还有点事。”她扔给他一句,迈出健身房。

*****

白慕晴回到主屋,意外地看到许雅容坐在一楼客厅的沙发上。

脸上划过一抹讶然,同时也在心里划过一丝不好的预感,许雅容能到这里来还会有什么事?八成是为了让白映安入主南宫家的事吧。

这几天她特意在躲避她们母女俩,不是为了想要一直霸占白映安的位置,而是为了腹中那个可怜的孩子啊。

只要一想起许雅容打算逼她打掉孩子的计划,她就担心得吃不好睡不好。

“妈,你怎么来了?”她努力地往脸上堆出笑容,走过去。

许雅容亲昵地挽住她的手臂入座,笑盈盈道:“我当然是过来看你的啊,听说你怀……。”

“妈,您喝茶!”白慕晴慌忙打断她。

许雅容感觉到她的刻意打断,怔了怔,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对面沙发上的老夫人。

何姐立刻转身冲一旁的佣人道:“你们都各自忙去吧,这里由我来就行了。”

佣人们退下后,老夫人放下手中的茶杯终于发话了,看着白慕晴的目光明显有着责备:“不是说没人知道这事么?”

“奶奶,我妈她……看出来了。”白慕晴说得有些心虚,她知道老夫人不想让任何人知道这事,包括她娘家的人。

许雅容向来很善于察颜观色,几句话就弄清楚事态了,忙附和着白慕晴道:“是啊是啊,老夫人,您说咱们都是过来人了,小俩口又是新婚,一看那神态就知道是怀上了。不过老夫人您放心,这事我绝对不会对外说的。”

“明白就好,特别是宸,千万不能让他知道了。”

“是是,我知道了”许雅容连声应着。

老夫人表现出一抹疲态,准备从沙发上站起道:“映安,你陪你妈妈到楼上聊会悄悄话吧,我想回房躺会,就不打扰你们了。”

“老夫人。”许雅容慌忙叫住她,老夫人如是坐回沙发上,扫视着她:“亲家母还有什么事么?”

“是这样的,老夫人。”许雅容重新挽住白慕晴的手臂,含笑望着老夫人道:“我看得出来映安呆在这座大宅里过得并不开心,所以我想带她回白家住上十天半个月的。孕妇的心情很影响胎儿的发育成长,我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当然也希望她生出来的孩子健康漂亮。所以我想……。”

老夫人看了看白慕晴,又看了看许雅容,有些不高兴道:“说得好像我们南宫家对你女儿不好似的。”

“不,我没有这个意思。”许雅容忙道:“我的意思是映安和宸少毕竟没有感情基础,硬凑在一起生活多少磨擦肯定会有的,况且孕妇本来就容易情绪不稳定。映安呢,从小在白家长在,对那里的一草一木都极有感情,有我和她爸陪着心情也能开朗许多。等她度过了前三四个月,也就是胎儿最重要的发育期,我再把她送回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