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5章 逃出医院/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说过我会走得远远的,永远不再踏入C城一步的。”

“这种话谁信呢?”许雅容绕过她来到办公桌前,拿起桌面上的支票便撕成粉碎,冷笑道:“南宫家给她的金银首饰都不止这个数了。说到底还不是映安的,所以这张支票就免了吧。”

“雅容。”白景平皱眉轻喝了一句。

许雅容冷笑:“怎么?你心疼了?对一个外人你心疼什么?”

白景平无奈,只好沉默了。

许雅容如是又转向白慕晴,咬牙说道:“你就别再试图想歪心思了,明天就乖乖跟我到医院把孩子打掉,否则你就等着给你那个宝贝弟弟收尸吧,这年头医疗事故那么多,想要他死太容易了。”

白慕晴难过地掩住嘴巴,牙齿咬住手心不让自己哭出来,她转向白景平,将最后的一丝希望寄托在他身上。

“爸,一定要这样对我么?即便我不是你的亲生女儿,而是一个路人,也不该得到这样的下场啊。”

白景平虽然觉得残忍。可是在自己的夫人和亲生女儿面前,他还能怎么样?

他闭了闭眼,说道:“就听你小妈的,把孩子打掉,好好生活,然后找个好人家嫁了。”

心里最后的一丝希望落空了。

白慕晴终于哭了出来,盯着他咬牙切齿道:“你不配当我的父亲,从今以后我要是再叫你一声‘爸’就不是人!跟你一样是畜生!”

说完,她转身往书房门口跑去。

听到她这么说自己的父亲,许雅容气得叫嚣着要冲出去收拾她。白景平气愤地冲她吼了一声:“够了!”

许雅容脚步一顿。扭头一脸愤怒地瞪着他:“白景平你什么意思?你这是要承认自己是畜生么?”

“她心里有气就让她骂好了,在乎那么多做什么?你是不是非得逼得她狗急跳墙,跟我们来个鱼死网破才甘心?”

白慕晴刚刚说得对,即便她不是他的女儿而是路人一个,也不应该这样对她啊。

被白景平这么一骂,许雅容心里的气焰顿时消了一半,她当然不希望把白慕晴逼到狗急跳墙。这样的话不仅白映安当不成南宫少夫人。就连整个白家可能都保不住了。

*****

南宫宸在公司忙到九点钟才回家,经过白慕晴卧室门口的时候他停顿了一下脚步,居然有想进去调戏她一翻的冲动。

相处久了,他越来越觉得戏弄她或者和她抬抬杠子挺解闷的。

不过一想到昨晚她在床上的态度,他就放弃了进去的念头。一个无足重轻的女人,凭什么要他去讨好她,逗她开心?

重新迈开脚步打算回自己屋,迎面走来的小绿突然说:“大少爷。少夫人回娘家,今晚不会回来了。”

南宫宸讶然,扭头盯着她:“什么?回娘家去了?”

据他所知,她因为和自己的亲妹妹不合拍极少回娘家的,今天居然回去了,而且还不打算回来。

“是的,说是回去小住十天半个月才会回来。”

十天半个月,似乎有点久。

南宫宸沉吟了一下,点头:“我知道了。”然后推门进了卧室。

不过他走的不是自己的卧室,而是白慕晴的。

站在卧室中央,他环顾一眼四周,似乎什么都没有变过,一如即往的整洁干净。他迈步来到衣柜前将推拉门拉开,里面的衣服也都还在。

什么东西都没带走,看来不会在娘家住太久,但心里隐隐还是有些空落落的。

难道是这些日子以来习惯了有她的存在,所以才会在听到她要回娘家小住时心里一片空空的吗?

南宫宸轻吸口气,实在很不习惯这样的自己。

虽然白慕晴连一秒钟都不想见到白映安,可是为了往后来南宫宸的生活,她不得不放白映安进屋。

白映安坐在她的床上,一本正经地追问:“你在日记中说南宫宸偶尔会犯病,会伤人,这是真的么?”她的目光一凌,睨着她:“可别骗我啊,不然我饶不了你。”

“我没有必要骗你。”白慕晴靠在床头上随手翻看着手中的杂志,却一个字也看不进去。

白映安不屑地低咕一句:“谁知道你是不是在吓唬我,好让我打消回到南宫家的念头。”

“我说了,我没你们这家人那么无耻。”

“你……。”白映安气结,正想羞辱她几句,转念一想自己这十天半月还得靠她改造自己,如是忍了。

她缓了缓语气道:“那他一般什么时候发病?病得严重么?”

“身体不好的时候容易发病,所以你要照顾好他,如果是半夜发病的时候记得不要开灯,因为灯光容易刺激到他的神经,使他不能自控地攻击身边的人。”白慕晴说。

白映安听到她这么说,吓得一愣一愣的。

“那如果他生病了我怎么办?”

“照顾他,陪着他,别对他表现出害怕的神情,不然他会很难过。”白慕晴低喃着说。

“还不能表现出害怕?这怎么可能啊?”白映安不敢置信地低嚷道:“我光是听你说就已经头皮发麻了,怎么可能不害怕嘛。”

“既然害怕,那为什么还要嫁给他?”

“我……这是我的事。”白映安扔给她一句。

偶尔犯一下病没关系,只要不是像传说中病得下不来床就行了,而且不生病的南宫宸……她第一眼看到就迷上了,这么优秀的男人有点小瑕疵又有什么关系?

“对了,他活不过三十岁的传闻是真的还是假的?”

“当然是假的了,不是跟你说过了么?”白慕晴不高兴地堵了她一句。

白映安被她堵得恼火,斜睨着她:“你那么激动干嘛?他熬不熬得过三十岁跟你有什么关系?”

她说完,突然得意地一笑:“不过就算是真的也没关系啊,南宫宸死了,老太太也活不了多长,到时整个南宫家就是我的了,想想就觉得美好。”

“如果你是抱着这种想法去的,那么你就太无情绝义了。”白慕晴忍不住扔下手中的杂志,瞪着她恼火道:“你进入南宫家后,南宫宸就是你的丈夫,你不是应该全心全意地照顾他,让他活到长命百岁么?哪有还没进门就盼着人家早点死,然后继承家产的?”

“你怎么又激动了?我只是说说的。”白映安横了她一眼:“我当然也希望他能够健健康康,长命百岁了。”

“我不想跟你说了,你出去吧。”白慕晴掀过被子盖在头上。

听到白映安的这些话,她真的是生气了,当然更多的是难过,把南宫宸交给白映安这样自私自利的女人照顾,她真的不放心啊!

可是即便是不放心,又有什么办法呢?

“你这是什么态度啊?这里是我家,你居然赶我出去?”白映安火大地瞪着蒙住被子的她,完全无法接受白慕晴对她甩脸色。

她凭什么啊?有什么资格这样子跟她说话?

可是任凭她气得肺都要爆了,白慕晴依然没有将头上的被子拿下来,更没有再搭理她。

白慕晴放在桌面上的手机响了,是属于南宫宸的专属铃声,白慕晴几乎是瞬间从被子里面钻了出来。她伸手正要拿过电话,却被白映安抢了先,手机到了她手里。

白映安扫了一眼屏幕上的‘宸少’二字,冲着她嘲讽道:“怎么一听到宸少的电话就猴急成这样?你不会真的爱上他了吧?”

“把电话给我。”白慕晴瞪站她。

白映安手里捏着依旧响个不停的手机兀自说道:“也对啊,像宸少那么优秀的男人,连我都能对他一见钟情,更别说你这个穷酸货了。”

铃声终于停了,只是不到十秒又重新晌了起来,依然是那个铃声,那个号码。

白映安捏着白慕晴的手机,手里有些恼火,真没想到他们俩的情已经发展得如此之好了。不过转念一想,他们感情好对她来说是好事不是坏事,因为她马上就要代替白慕晴跟南宫宸好了。

白慕晴吞了吞口水,盯着她道:“白大小姐我提醒你啊,南宫宸是被宠坏了的大少爷,从来只有他不接别人电话还没有人敢不接他的电话,如果你不想他气得马上杀过来白家,最好把手机还给我。”

白映安听她这么一说,还真有几丝害怕了,万一南宫宸真的杀过来了,那么肯定会影响到她们的计划。

她不甘不愿地将手机扔回白慕晴身上,白慕晴立刻拿起电话,一边下床往洗手间走一边摁了接听键。

电话一通,听筒里面立刻传来南宫宸不悦的声音:“怎么那么久才接电话?”

“不好意思,刚刚没听到。”白慕晴不理会白映安正在对自己横眉竖眼,甩手将浴室的门关上。

电话那头的南宫宸倒没有生气,而是转口问道:“听说你回娘家小住去了?”

“是的。”

“为了找你那位妹妹报仇?”

“宸少,你觉得我是这么无聊的人么?”

“那是为什么?因为昨天的事情?”

“昨天什么事情?”白慕晴反问。

“如果没事,你哭什么?”

“我……。”白慕晴张了张嘴,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昨天哭是因为想起惨死的外婆,因为林安南告诉她外婆是被他宸少害死的。可是今天问过沈恪后,她虽然仍有疑虑,但心里却安定了不少。

“女人嘛,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心理变态,算我不对,我跟你道歉。”她歉疚地说。

这还差不多,电话那头的南宫宸终于满意了,也不再恼火她了。

“既然不是回去报仇,又不是因为我离家出走,那么你倒是给我一个理由为什么要回娘家小住。”南宫宸说完添了句:“还有,为什么回娘家小住不告诉我,难道在你心里我就那么无关紧要吗?”

“不是。”白慕晴心虚地解释道:“我只是觉得我离开白家太久,太久没有跟我爸妈一起生活了,挺想念和他们在一起的感觉,所以就……回来了。”

这个理由还可以么?她不知道。

但是她听得出来南宫宸对于她回娘家小住的事情不是那么的高兴,虽然她不知他为什么不高兴,但那个男人向来霸道独断,他不高兴的事情别人就别想高兴地做。

南宫宸沉默了几秒,说道:“这个理由不够充分,所以我命令你明天晚上之前回到南宫家。”

“我不回去。”白慕晴本能地拒绝。

“你必须回。”南宫宸的语气坚决。

“为什么?”

“因为……你现在是南宫家的少夫人,所以必须住在南宫家。”南宫宸说,他当然不会承认是因为自己不习惯家里没有她,所以才命令她回去的。

“我不回去,我明后天还要和我妈她们出去旅行呢,而且……我已经跟奶奶告过假了。”

“去哪里旅行?”

“去国外。”白慕晴随口胡扯。

南宫宸又是一番沉默后,有所退让:“好,旅行完了就立刻回来。”

旅行?顶多就一个星期而已,这他还能等。

“嗯。”白慕晴应了声,心想先把他哄住了再说,后面的事情后面再想办法。

“好了,我挂了。”南宫宸说完正要挂掉电话,白慕晴慌忙叫住他:“大少爷,先等一下。”

“还有什么事?”

“我……。”白慕晴咬了咬唇,道:“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想叮嘱你一下,我不在的这些日子里,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少抽烟,少喝酒,少熬夜,还有记得按时喝药。我知道那些药喝起来很苦,但你也不能耍小孩子脾气不喝知道么?不然奶奶会伤心的。还有……。”

“哎!”南宫宸不等她说下去,便不耐烦地开口打断她:“怎么越听越觉得你像是在交待后事?不会是得了什么绝症,所以才……。”

“你才得了绝症!”这次换白慕晴打断他。

“我本来就得了绝症。”南宫宸丝毫不避讳自己的病情。

听到他这句话,白慕晴却是心头一疼,忍不住嗔怪道:“别胡说八道,你的病总有一天会好起来的。”

“好吧,我可以挂了么?”

“等一下。”白慕晴唤住他,握着电话沉默了片刻,才迟疑地说道:“大少,我可以问你件事么?”

“问。”

“你有害死过人么?”白慕晴问出这一句后,感觉空气都在瞬间凝滞了,安静得甚至能够听见彼此的呼吸声。

她知道这么问很冒失,但她实在是太想知道真相了,虽然沈恪的话替她打消了不少的怀疑,但她还是想问问南宫宸。

她张了张嘴,结巴着添了一句:“比如……无意中害死的。”

又是一番沉默后,南宫宸终于吐出一句:“被我害死的人多了,怎么?你怕了?”

他的回答让白慕晴不自觉地倒吸口气,握着手机的手指紧了紧,几乎是沙哑着声音问:“那都是些什么人啊?”

“各行各业,什么人都有,前天还有一个小老板被公司催债催得跳楼了,现在还躯在重症病房里。”南宫宸的声音充满着自嘲:“怎么样?是不是更怕我了?”

白慕晴呆了半晌,才摇头:“不,我没有怕你的意思,我只是突然听到有风言风语说你做事情心狠手辣,不择手段,所以……我才好奇的。”

“如果不心狠手辣,我怎么管理几万人的公司?”

“我还听说你为了拆迁的事情把人家屋主逼死了,是不是?”

南宫宸怔了怔,脑海中突然便闪过朱老太太的面容。

当初他躲在床底的时候,曾见过朱老太太一两回,因为她是救命小恩人最敬爱的人,所以他对她的面容记忆深刻。

“到底是不是真的?”白慕晴追问了一句。

“没有。”南宫宸面无表情地吐出这两个字,然后开始心烦意乱起来。

他干嘛要隐瞒她?干嘛要害怕她知道真想?难道是因为担心她害怕自己,疏远自己吗?他还怕她的疏远吗?

白慕晴却不死心地继续追问:“真的没有吗?”

“白映安你什么意思?”心虚又烦躁的南宫宸火大了,白慕晴甚至可以想象到他紧拧着眉头,面色难看的样子。

“看来你确实不适合跟外面的人接触太久。”南宫宸接着说了这么一句。

听到南宫宸发怒,白慕晴没敢继续深问下去,深吸口气歉疚道:“对不起,你早点睡吧。”

她的话音刚落,南宫宸便立刻将电话挂断。

真是的,好好的又把他惹毛了,白慕晴无奈地叹了口气。转身,看着洗手台镜中的自己,南宫宸说得对,她真是一个不知好歹的人。

幽幽地拿起手机,看着已经黑掉的屏幕,她心里涌起一抹不舍。她还有好多话没有跟他说呢,还有好多事没有好好交待完呢,居然就已经结束通话了。

这大概会是她和他最后的一通电话了吧?

白慕晴走出浴室后,发现白映安仍然杵在她的房里没有离开,她没有搭理她,回到床上掀开被子躺了下去。

****

第二天一早白慕晴就被佣人叫醒了,她洗漱干净下到一楼,一家人已经在餐桌上坐好。

大概是为了照顾白慕晴的情绪,许雅容脸上重新堆出了笑容,招呼她快点过来吃早餐。

白慕晴浑浑噩噩的,根本没有胃口。

许雅容见她不来,也不再搭理她,倒是一旁的红姐见她脸色不好,拿了支鲜奶塞进她手里。

吃过早餐,白慕晴便在许雅容的陪伴下来到一家大型医院。

医院里面人不少,不过许雅容早就动用私人关系预约好了医生,甚至连号都不用挂就直接来到妇产科室。

一位妇女医生将二人迎入办公室后,拿了一份表格递给白慕晴含笑道:“白小姐先把资料填一下,包括有没有什么病史过敏药之类的,填完我们就可以直接进手术室了。”

白慕晴垂眸看了一眼桌面上的表格,半晌才颤抖着拿起签字笔,一项一项地开始填了起来。

女医生看她抖得这么利害,含笑安抚道:“白小姐不用紧张,现象的人流都很简单的,用点麻药,把孩子化成血水清出来,再清个宫就完了。这里每天都要接待几十个人流,每个人都做得挺成功的。”

把孩子化成血水排来,白慕晴拿着笔的手指一紧,抖得更利害了。

她肚子里这个心跳如同小火车,已经慢慢开始长出四肢的宝宝,居然要用点药物将他化成一滩血水?还能再残忍一点么?

她的泪雾,忍不住又涌上来了。

“算了,还是让我帮你填吧。”许雅容不耐烦地夺过她手中的笔,以最快的速度帮她把资料表填好交给医生。

****

南宫集团的大楼内。

南宫宸刚一步入办公室,颜助理便紧跟着走了进去,顺手接过他脱下来的大衣挂在衣帽架上后一脸恭敬道:“宸少,您不是让我派人盯着少夫人这几天的动静么?刚刚侦察员反馈回来消息称少夫人一大早跟着白夫人去了博深医院。”巨阵乒圾。

“博深医院?”南宫宸打开电脑的动作一顿。

“是的,刚到医院。”

南宫宸沉吟了,突然想起这几天白慕晴的反常,还有昨天她交待他的那些话,心想她不会是真的得了绝症吧?

“她去了什么科室?”他问了一句。

“三楼的妇产科。”

妇产科?南宫宸又是一番狐疑,没事她去妇产科做什么?

“宸少,您要过去么?”颜助理又问。

南宫宸迟疑了一下,将大衣从架子上取下来穿上,一边快步往办公室门口走去。

看着他大步流星地离去的背影,颜助理黯然地笑了,心想这位少夫人果然很有魅力啊,总能让这位冷酷无情的男人为之改变自己。

*****

资料填好后,白慕晴便被医生带到手术室。

这是她第二次步入妇产科的手术室,看着那些冰冷的工具,她的心又开始狂跳起来了。

“白小姐,请躺到上面来吧。”医生指着旁边的专用手术台道:“我先给你做一下静脉麻醉,麻药很快就会起效,整个手术过程很短就像睡了一觉一样,一觉醒来你就可以立马出院了。”

白慕晴看着她手中的麻醉针管,如果这种药物注射入她的体内,那么她就再也没有能力保护她的孩子,任人宰割,最终从她的体内离去。

也就是说一觉醒来,她将与她的孩子天人永隔!

“白小姐,你怎么了?”医生好脾气地问。

如此磨蹭,如果不是许雅容的关系,她早就发火了。

“我……。”白慕晴张了张嘴,脚步一点点地后退:“对不起,我不能这么做……。”然后,她的步伐一转,拨腿就往门口跑去。

她不能这么做,她不能为了救弟弟就牺牲自己的孩子,这样一命换一命的方式实在是太残忍了。

坐在手术室门口等待的许雅容看到她冲出来,愣了一愣后慌忙从椅子上站起,只是没等她反应过来,白慕晴已经从她身边擦身逛奔而去了。

她一把抓住医生的手臂情急道:“怎么回事啊?她怎么跑了?”

医生一脸无奈道:“对不起白夫人,白小姐她说害怕不想做,然后就跑了。”

“真是……!”许雅容恼火地低咒一声,眼下最重要的是把白慕晴抓回来,也没心思骂医生了,迈开步伐便朝着白慕晴离开的方向跑去。

刚刚来的时候,白慕晴一直是处在浑浑噩噩中过来的,这会要离开却怎么也找不到下楼的楼梯。

许雅容很快就追上来了,一边追一边情急地叫道:“死丫头!你给我站住!再不停下我饶不了你……!”

白慕晴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她知道许雅容饶不了她,她知道自己这么一走肯定会惹恼她们。可是她管不了那么多了,要她亲手杀手自己的孩子她做不到!

她想离开这里,越快越好!

“给我站住听到没有!你以为你就这么走了这事就能完了吗?你别天真了!站住……!”

无论她怎么吼叫,白慕晴就是停不住脚步,反而越跑越快了。泪水盈满了她的眼眶和面颊,前面的视线一片模糊,就连蹭到了人都管不了了。

终于,她找到了电梯。

电梯刚好停在这一楼,梯门缓缓开启,白慕晴也不管它是不是上行直接倒冲了进去。

然而,她尚未挨着梯门,便一头扎入某人怀里。

那人刚好从电梯里面走出来,身高体长的不用看就是个男人,白慕晴来不及向他说对不起,便要推开他进电梯。

只是被撞的人不但没有给她让路,反而顺势揽住她的身体。

“走开!你给我走开!我……!”白慕晴气急败坏地用双手捶打起那人的胸膛,捶着捶着就僵住了。

透过泪水,她看到那张属于南宫宸的帅脸,包裹着她的,是他独特的气息。

“你在干什么?”南宫宸打量着怀中几乎要被泪水淹没、楚楚可怜的白慕晴,眉头习惯性地皱起。

白慕晴盯着他,半晌都说不出一句话来,所有的委屈和害怕汇聚成‘哇’的一声大哭,她哭倒在他的怀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