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6章 后顾之忧/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许雅容在白慕晴刚撞到南宫宸的时候,就已经被吓呆在原位了。

南宫宸怎么会在这里?怎么会这么巧?

即便是像她这么诡计多端的人,心术恶毒的人此时也是乱了方寸,不知该如何是好。她想调头闪人。却又担心白慕晴会坏了自己的事情。

南宫宸见白慕晴只是哭不说话,用手挑起她的下颌追问了一句:“我问你呢,你在干什么?”

白慕晴稍稍回过神来,含泪盯着他:“我……。”

“映安。”许雅容立刻迈步走上去,硬着头皮站在二人面前,牵过白映安的手道:“傻丫头,哭什么呢?这种事情只要是女人都很常见的。”

“妈。”南宫宸对许雅容打过招呼后,紧张地问怀里的白慕晴:“什么事?哭得这么伤心?”

白慕晴心脏扑嗵扑嗵地跳动着,只差一点就要告诉他,她怀孕了,小妈逼她打掉。可是说出来有用吗?南宫宸根本就不要这个孩子,他会不会和小妈一起将她推回手术室?

她不能这么做,她不能到时孩子没保住,母亲和弟弟没保住。就连自己也因为撒谎代嫁而被南宫家一气之下弄死。

心里的那团委屈被她狠狠地压下,她刚要开口,许雅容立马又抢了先道:“宝贝你要是不好意思说,还是让我跟宸少说吧。”

许雅容说完,转向南宫宸愧疚地笑了笑道:“是这样的,我看映安一直怀不上所以带她来医院看看,医生说她因为子宫内膜太薄很难受孕,还有可以这辈子都怀不上,这丫头一听就急哭了。所以……。”

她笑了笑,接着安抚道:“不过医生也说了。一般只要好好调养都能怀上的。迟早的事情。”

南宫宸低头看了一眼垂着头暗自垂泪的白慕晴,语气有些恼火:“为什么没有怀上你自己心里还不清楚么?干嘛又跑来做检查?”

“不好意思,是我逼她来的,因为……我看你们俩结婚都这么久都没怀上肯定是身体出问题了。”许雅容说。

南宫宸点点头,无所谓地一笑:“我不在乎她怀不怀得上,所以,检查还是免了吧。走。跟我回去。”

说完,他便挽过白慕晴往消防梯的方向走去。

他不在乎她怀不怀得上,也许在他心里,她怀不上才是最好的。白慕晴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的她任由着南宫宸揽住自己往楼梯走,

许雅容看到她居然跟着南宫宸离开,情急地唤了声:“映安。”然后走上去,再度拉住她的手笑笑道:“还是跟妈一块回去吧。宸少还要上班呢。”

白慕晴看了她一眼,又望向南宫宸,潜意识里,她只希望南宫宸能将她带离医院。

而南宫宸也没有令她失望,注视着许雅容道:“还是让她回南宫家去吧,没有她,我不习惯。”

“这……。”许雅容无语。

“妈,有什么问题么?”

“是这样的,映安说好了明天跟我和她爸一起去旅行,机票都买好了。”

“这样啊?明天几点的票?我送她去机场。”南宫宸说,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不想让白慕晴跟着许雅容走,大概是被她脸上的泪打动了吧。

南宫宸都这么说了,许雅容实在找不出别的借口,如是将希望转寄在白慕晴身上,注视着她道:“映安,你觉得呢?”

白慕晴迎视着她,感觉到他语气中的警告气息,她略一迟疑后说道:“还是让宸少送我去机场吧。”

总之她不能跟她走,不能打掉这个孩子。

许雅容听到她这么说,虽然气得想掐死她,可碍于南宫宸在场只能继续保持着得体的微笑:“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咱们就明天直接在机场会合吧,千万别迟到误机了噢,不然……你爸会不高兴的。”

依然是泛着淡淡的警告意味,只有白慕晴自己听得懂。

“我知道了。”白慕晴说完,和南宫宸一起往楼下走去。

回到车上,白慕晴默然地靠在椅背上,一切恍如梦境。

她感觉自己刚刚好像是从鬼门关里绕了一圈回来,而且还是南宫宸将她拉回来的,她真的应该感谢他。

南宫宸并未急着启动车子,而是侧着头打量她说了一句:“不能怀孕真那么可怕么?”

白慕晴含泪看着她,有苦难言。

南宫宸抽了张纸巾递给她:“好了,把眼泪擦擦,我说过我不在乎,也并不打算要孩子。”

白慕晴接过纸巾捂住自己的面颊,更多的泪水涌出眼眶,她当然知道他不打算要孩子,所以才没打算告诉他实情啊!

见她自始至终都一言不发,南宫宸也不再开口说话了,启动车子往南宫家驶去。

回到南宫家,老夫人打量着白慕晴,满脸疑惑地问出一句:“不是要在娘家小住一段时间么?”

白慕晴看了南宫宸一眼,南宫宸立马说道:“是我把她接回来的。”

“为什么?”

“还能为什么?平日里不是奶奶让我们要多点相处的么?”

“可是……。”

“奶奶,您就别可是了,我们先回房了。”南宫家揽过白慕晴往楼上走去。

看着他们离去的背景,老夫人不可思议地问道:“他们两个的感情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好了?分开一天都不舍得?”

何姐跟着在一旁担忧:“是呢,这以后可怎么办啊。”

“让他们两个关系好起来,这一步我是不是走错了?”老夫人兀自喃喃道,她之前只是想让白慕过得开心,对宝宝有好处,压根没想到后面的事情。

回到卧室,白慕晴便走到床上靠着床头坐下,并且拉过被子盖在身上。

南宫宸见她仍然一脸的情绪低落,如是问了句:“你没事吧?”

“我没事。”白慕晴摇摇头,随即抬头盯着他:“你去上班吧,不用管我。”

“我也不想管你,但这样子的你真的很影响心情知道么?”

“对不起。”

“算了,你休息吧,我回公司了。”

“嗯,今天……谢谢你。”白慕晴感激道,如果不是恰巧遇上她,她的孩子估计已经不保了。

南宫宸走后,白慕晴将手机调为静音,躺在床上脑子里依旧是乱哄哄的半。她闭上双眼,努力地让自己平静下来,想想接下来该怎么办。

****

白慕晴在床上躺了一天,终于拿起被她静音的手机。巨岛宏圾。

屏幕上显示许雅容和白映安母女俩加起来一共给她打了七十多个电话,看来她们已经快要急疯了。

然后是一条视频微信,当她看到视频内脸色苍白,瘦得只剩皮包骨的小意,还有他哭得一脸痛苦的样子时,泪腺终于崩溃了。

下面还有一条白映安的语音,用她一惯来自信的语气冷笑道:“白小姐,你一定在到处找他们吧,告诉你一个不好的消息,今天他们又搬地方了,你恐怕更难找到他们了。”

白慕晴气愤地将手机砸在床上,然后趴在床上哭了起来,哭得悲恸不已。

她一直都找不到他们,托了千金小姐袁瑰,还托了自己正在欧美留学的好友苏惜一起帮自己找,可就是找不到。

看来白家这对母女想得比她周全,比她细致。

趴在床上哭了一阵,白慕晴才幽幽地从床上坐起,她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因伤心而起伏的胸口一点一点地平静下来。

然后,她爬到床中央抓起手机,回拨了白映安的号码。

电话刚一接通,里面便传来白映安嘲弄的调笑:“好妹妹?终于接电话了?”

白慕晴轻吸口气,淡然道:“在上次那家咖啡,我马上过去。”

“为什么要去咖啡厅?你直接到白家来就行了。”

“白大小姐,你也可以选择不来。”白慕晴说完便挂了电话。

挂上电话后,她走到浴室将自己收拾干净,换了套衣服后往楼下走去。

楼下,老夫人看到她下来,打量着她问道:“映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昨天可是你说要回娘家住的。”

“是大少爷说他不习惯,所以……。”她稳了稳情绪,努力地挽出一抹笑容:“奶奶您放心,我一定会好好保护这个孩子,让他健健康康平平安安来到这个世界上的。”

听到她这么说,老夫人原本严肃的脸庞一缓,满意地笑了:“那就好。”

白慕晴跟老夫人道别过后,离开南宫家。

她去到咖啡厅包房的时候,许雅容和白映安已经在那里等着了,看到她只身一人前来,母女俩稍稍松了口气。

白映安睨着她嘲弄地一笑:“我还以为你会一直躲在南宫宸身后不敢出来呢,看来还是没有这个勇气嘛。”

她的话音刚落,许雅容便接着说:“我会重新跟医生约时间,如果这次再敢通知南宫宸过来,我不会放过你。”

白慕晴深吸口气,定定地凝视着母女俩。

南宫宸根本就不是她叫去医院的,他为什么会出现在医院她也不知道,更没有问过他。今天发生了那么多事情,她也根本没心思去追究这个细节。

她不觉得有向母女俩解释这个的必要,而是睨站她们一脸淡漠道:“我到这里来,就是要告诉你们,这个孩子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打掉的。”

“你敢!?”白映安气愤地从沙发上站起。

相较于心浮气躁的白映安,许雅容倒是沉得住气些,将白映安拉加沙发上后睨站白慕晴面无表情道:“那么你想怎么样?”

“白夫人,你大概还不了解我在南宫家的身份地位,那么我现在告诉你,虽然你一直以高高在上的贵夫人自居,但是南宫家眼里,白家根本就是不登大雅之堂的小门小户,人家也根本看不起你白家的女儿。从一开始,南宫老夫人就并没有打算让我一直留在南宫家,如果不是因为这枚戒指我早就在结婚第二天就被老夫人赶出去了。”她抬起右手,晃了晃无名指上的金镶玉戒指,接着讽喻道:“这么久以来,老夫人对我的态度只有厌恶和鄙夷,连话都不屑于跟我说一句。后来她改变对我的态度,完全是因为这个孩子,她一门心思地对我好也是为了这个孩子。如果这个孩子没了,你觉得她会怎么做?会因为一枚戒指就放过我吗?你的宝贝女儿还能顺利地顶替我进入南宫家吗?”

白慕晴一番话下来,许雅容和白映安虽然气愤她将白家说得那么低微,可她们彼此又都知道,她说的是事实。

许雅容每次去南宫家,老夫人都没有给过她好脸色,甚至连话都不愿跟她说。也正是因为这种无形的压力,让她每次在老夫人面前都表现得跟个下人般低眉顺眼。

“如果你们非要杀死我的孩子,那么我只有一个选择,告诉老夫人一切,有你们白家垫背,我弟和我妈死的也值了!”

“你敢?”白映安气得又要从沙发上蹦起。

“你们要是敢,我就敢。”

许雅容同样恼怒地瞪着她,其实这个问题她自己也有想过,如果孩子没有了,老夫人必定会怪罪她们白家没有把孩子保护好,而老夫人又是个脾气极其阴晴不定的人。

许雅容想了想,开口道:“既然你这么说,那咱们就把时间往后拖一拖,拖到孩子出生的时候再调换身份,届时孩子由映安带回去抚养。”

这是许雅容之前想到的第二个方案,只是被白映安一口回绝了。这第二个方法不好在于孩子是白慕晴的,这就像个隐形炸弹,随时都有可能被她引爆。

这次仍旧一样,白映安一听到母亲这么说立马情急地唤了声:“妈,我才不要!”

许雅容拍了拍她的手,示意她闭嘴后,重新将目光转回白慕晴身上:“你放心,孩子到时放在南宫家抚养,有老夫人疼着护着,肯定比跟着你要幸福得多。”

白慕晴垂着眸,难受得说不出话。

把孩子交给南宫夫人她当然放心,但白映安这个恶毒的女人她实在是信不过啊,然而,这也是她最后能为自己争取到的了。

只要能保住孩子,她已经不敢再奢求更多,以后的事情,还是走一步算一步吧!

白慕晴走后,白映安立刻气急败坏道:“妈,我才不要帮别人抚养孩子,我自己又不是不能生。”

况且还是那个她最讨厌的女人生的,她光是想想就觉得厌恶。

许雅容拍了拍她的手,微微一笑安抚道:“这个孩子虽然不讨喜,但他却是你的护身符,白慕晴说得对,如果孩子没有了,你就算是回到南宫家也会被老夫人虐待死的。相反,如果你能生下南宫家的骨肉,那老夫人肯定会看在孩子的份上对你好的。”

“可是,万一以后白慕晴那个小贱人反悔了,跑去南宫家认儿子怎么办?那我岂不是完蛋了?”

“放心,她有没有这个命去还不知道呢。”许雅容阴险一笑。

既然选择了这第二个方案,她当然后把一切计划得更长远,而白慕晴这个祸害她压根就没打算让她生下孩子后还继续活在这个世界上。

白映安讶然,有些后怕地张了张嘴:“妈,你不会是要……。”

“这是她逼我的。”

白映安虽然觉得这么做有点残忍,不过为了自己的前程,她很快就想通了,因为只有白慕晴彻底地消失在这个世界上,她才无后顾之忧。

*****

晚上,南宫宸发现白慕晴很晚还在露台上画她的油画,如是迈步走过来,打量着她道:“明天不是要去旅行么?怎么还不睡?”

“不去了。”白慕晴抬头扫视着他泛着微红的帅脸:“你又喝酒了?”

“生意场上跑,喝一点是难免的。”南宫宸迈了过来,站在她身后看她画画,一边问道:“怎么又不去了?”

“怕你又半路把我截回来啊。”

“我看你是舍不得我吧。”

“臭美。”

“过来,陪我解解馋。”南宫宸伸手挽住她的腰。

“什么?”白慕晴后知后觉地抬起头望着他,随即摇头:“你还是找别人吧,我得赶紧把这幅画画完。”

南宫宸脸色一沉:“你确定让我去找别人?”

“我……。”

“我告诉你,刚刚还真有一位比你身材好一百倍的女人想替我解馋,你别不识好歹。”南宫家一手夺掉她手中的画笔扔在地上,指住画中的赵飞扬:“你天天对着别个男人的脸端祥来端祥去是想做什么?造反么?”

“我这是在画画。”

“画画也不行啊。”

“南宫宸你能不能讲点理啊。”

“我本来就是霸道冷酷,蛮不讲理的。”南宫宸手臂一手,将她挽入怀中低头吻住她的唇。

淡淡的酒香透过唇齿漫延过来,白慕晴愣了一下,原来他说的解馋是这个意思,她居然大方地叫他去找别人?

“我的手脏……还有,你也没洗澡呢。”白慕晴推打着他的手臂抗议道。

他虽然没有喝醉,但一折腾起来也挺让人受不了的,她有些怕怕。

南宫宸不洗澡自己也感觉到不舒服,如是放开她,往浴室里面走去。

在南宫宸洗澡的时间里,门口传来一阵敲门声,白慕晴走过去开门,是小绿端着南宫宸的药站在门口。礼貌地开口道:“少夫人,大少爷的药煎好了,请问他现在在您房里么?”

“他在洗澡。”白慕晴伸手接过药碗:“给我吧。”

将房门重新合上后,白慕晴回到屋里,将药放在茶几上。

南宫宸洗完澡,一迈出浴室便闻到那苦涩的药味,他的目光扫过药碗眉头便立刻微微皱起。

“赶紧把药吃了吧,凉了就更苦了。”白慕晴道。

南宫宸迟疑了一下,转身走了过来,看了看碗里的药道:“我不想喝,帮我把药倒了。”

“倒了?”白慕晴讶然,指了指药碗:“大少爷,你不会是每次都偷偷把药倒了吧?”

“偶尔吧。”

“你怎么可以这样?”

“为什么不可以?”南宫宸端起药碗递到她面前:“这药的味道你试过么?估计你连一口都喝不下去?”

“可是你病了,病了就得喝药啊。”

“喝了药一样要生病,不如不喝。”南宫宸不耐烦地将药碗伸到垃圾桶上方打算倒掉。

“不行啦。”白慕晴慌忙抓住他的手腕不让他倒,有些气急败坏道:“如果不吃药可能会病得更严重,难道你想像传言中一样活不到三十岁就挂掉么?”

“你恐吓我?”

“你就当是吧。”

南宫宸注视着她,片刻之后说道:“要我喝可以啊,你陪我一起喝。”

“什……么……?”白慕晴张嘴结舌。

“你不是想让我喝么?那就陪我一起喝,不然我活不到三十岁的话……你就要守寡了,多可怜。”

“可是……这是药啊,我身体又没问题……。”他的碗不停地往她跟前伸,她不停地往后退,已经被他逼迫得后背紧紧地贴在沙发上了。

“这是中药,喝不死人的。”南宫宸垂眸扫了一眼碗里的药,随即继续逼视着她:“还以为你有多关心我呢,连这么一点小小的牺牲都不愿意为我付出,看来你和别的女人没什么不同嘛……。”

“不是……我只是……。”白慕晴继续张嘴结舌着,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解释才好。

如果不是因为怀着孕,就算这些药是毒药她也愿意陪他喝下去啊。

“说白了就是不敢喝呗。”南宫宸将碗往回一收,重新递到垃圾桶上方作势必要把药倒掉。

“别倒。”白慕晴慌忙抓住他的手,一脸无奈道:“我喝就是了嘛。”

这是调理身体用的中药,对胎儿应该不会有多少危险吧?大不了等她喝完后再去催吐一下就好了。

“干嘛那么勉强?”

“我因为我不想守寡。”白慕晴端过药碗便喝。

药汁刚入口,她便被苦得一阵反胃,她慌忙放下碗趴到垃圾桶旁干呕起来。

“看看,你连一口都喝不下去却想让我喝一辈子。”南宫宸往她身侧坐了一点,俯身拍着她的背部:“你还好么?”

白慕晴干呕了几下,缓过神来后,起身抽了张纸巾擦了擦嘴:“我很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